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五十六章賭運昌隆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6-05 01:09  |  字數:5814字

感謝就支持nader兄弟的萬賞。

韓孔雀冷笑道:「漢八刀那麼顯眼,難道我們會忍不住?西漢的漢八刀刀法雖然簡單,但都粗獷有力,刀刀見鋒。

西漢蟬形比戰國時期薄而大,表面琢磨得平整潔凈,線條挺秀,尖端見鋒,鋒芒銳利,其邊緣像刀切一樣,沒有崩裂和毛刀出現,其尾部的尖鋒有扎手的感覺。

其造型準確,寫實性強,身部厚實,邊緣漸落,腹下皮紋橫線條衝破豎線條,線頭見鋒,皮紋有12道,屬皮紋之最,雕工也極其規整,線條凝練挺拔,推磨技巧頗見功底,蟬身平潔,光可鑒人。

我這枚戒指,其銅質純凈,琢雕精良,無論從質地,還是從雕工和拋光來說,實屬在眾多漢蟬中出類拔萃的稀見品,這種品質的蟬,應該稱之為「蟬王」。

「蟬王」尾部的尖鋒和雙翼尖端均有扎手的感覺,就是實物例證,宋代、明代的尖鋒沒有扎手的感覺,因翼端稍稍圓形,這是區別真假的主要特點。

還要不要我再多說點?其實徐小姐從面相上看,也不是那種尖酸刻薄的人,所以你就不要故意找茬了,這太破壞你的形象了,咱們都是明白人,有什麼就說什麼好了,這麼藏著掖著的不斷刺激人,好像並不是好人所為。」

「哈哈,爺爺,我就說這是個聰明人。」徐佳琪笑的彎了腰。

江林此時道:「你那臉就成不了尖酸刻薄相,還是用正常人的語調說話吧!不要用那種欠揍的語氣說話了。再這麼說,我都忍不住想揍你了。」

陳嘉義也道:「像歐陽龍那種二貨的聲音,一般人還真學不來,那是一種,一聽就有讓人有揍他的**,實在是太欠扁了。」

「老陳,我怎麼你了?長江後浪推前浪,你這種前浪早就應該死在沙灘上了,每天沒事去挨著牆根曬太陽等死就行啦!來這裡得瑟什麼啊?」歐陽龍不幹了。

「咦?你小子鑽到我們這裡來幹什麼?」陳嘉義好像才看到歐陽龍似地:「不過,你這腔調實在是太吸引仇恨了。我聽到了就想揍你。」

「不要仗著自己會點功法就老想著動拳頭。等我拜了韓大哥為師,以後你就out了。」說完,歐陽龍立即十分狗腿的走到了韓孔雀身邊。

韓孔雀看了他一樣,這小子變化的也太快了吧?

陳嘉義不再理會歐陽龍。他對徐祥山道:「徐老。既然小韓想要一個私人博物館的名額。我們是怎麼也要給他弄一個的,所以您老提的那些條件」

「怎麼?不答應?你們以為能夠繞開我們這些老傢伙就能辦成事?」徐祥山道。

陳嘉義道:「徐老,現在在說這些就有點沒意思了。私人博物館韓兄弟是一定要有一個名額的,如果您老能夠幫忙是最好,不幫,我們也沒有什麼損失。」

「哈哈,後生可畏啊!看來我們這些老傢伙是真老了。」王桂山此時道。

陳嘉義笑著道:「在歐陽龍那小子的眼中,我們這些人,也是應該死在沙灘上的。」

此時陳嘉義雖然在笑,卻已經沒有了多少笑意,給他們面子,他們還開始倚老賣老了,雖然他們算是行業內的翹楚,但也不是不可搬動的。

徐佳琪看氣氛有點僵,立即道:「我聽說韓先生是古玩行里的後起之秀,不知道除了那艘沉船,還有什麼收穫?」

「還真是沒有什麼收穫,浪得虛名罷了!」韓孔雀道。

此時魔都收藏協會的會長高大山道:「搞收藏雖然是一個人的事情,但只是一個人孤芳自賞,卻又十分沒有意思,不知道小韓是不是這樣認為?」

「還真是這樣,有了一件好東西,自然是想要拿出來讓眾人欣賞一下的,所以東西多了,自然就想建立一家私人博物館,這應該是所有收藏家的夢想吧?」韓孔雀笑著道。

高大山道:「說得好,搞收藏,玩古董,重在交流,收藏了不就是個玩嗎?自己在家裡玩有什麼意思?所以,要想玩得好,入行是肯定的,要不然,受到所有同行的排擠,那可就玩不起來了,小韓有沒有想要加入魔都收藏協會?」

韓孔雀看到陳嘉義點頭,他立即道:「當然。」

「既然有這個想法,那我們這些老傢伙就要倚老賣老,考一考你了,畢竟你可不算是普通古玩愛好者。」王桂山笑眯眯的道。

「每次有人入協會都是考試,這多沒意思,不如這次玩個新鮮的。」徐佳琪跟幾個老頭,一唱一和,這就想要把韓孔雀裝到口袋裡。

韓孔雀道:「行啊,不知道你們想怎麼玩?」

高大山道:「既然是入我們魔都市收藏協會,那就有我出題好了,我們也不用那麼嚴肅,就考一考你的長處吧!鑒定就不說了,這個肯定是你的長項,這個就算一個。

其他的就以評委的特長來出題,聽說你還是一個很高明的玉雕師,那就銘文篆刻也算一項,正好我在篆刻上還有點成就。

王館長擅長書畫,你既然想要做私人博物館,那書畫是絕對少不了的,這樣也算一項吧!」

「你們還這是不欺負人,徐老可是古玩雜項的鑒定大師,王老是書畫名家,高老是我們魔都有名的篆刻家,你們跟小韓比著三項,看來是很看重小韓啊!」陳嘉義沉聲道,看來這三個老傢伙是決定不給他面子了。

此時,陳嘉義已經對劉長發他們的表現十分不滿了,既然是他們組織的,那就要協調好關係。現在劉長發他們對他有所求,居然還弄出這麼多幺蛾子,那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