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五十六章賭運昌隆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組成了一頭火鳳凰,鳳凰就是百鳥,百鳥就是鳳凰,百鳥朝鳳名不虛傳啊1高大山讚歎連連的道。 「雕刻的再好有什麼用,你們比的是銘文篆刻,這指環上好像沒有銘文。」王桂山還在為剛才的事情生氣,自然不會對...

感謝就支持nader兄弟的萬賞。

韓孔雀冷笑道:「漢八刀那麼顯眼,難道我們會忍不住?西漢的漢八刀刀法雖然簡單,但都粗獷有力,刀刀見鋒。

西漢蟬形比戰國時期薄而大,表面琢磨得平整潔凈,線條挺秀,尖端見鋒,鋒芒銳利,其邊緣像刀切一樣,沒有崩裂和毛刀出現,其尾部的尖鋒有扎手的感覺。

其造型準確,寫實性強,身部厚實,邊緣漸落,腹下皮紋橫線條衝破豎線條,線頭見鋒,皮紋有12道,屬皮紋之最,雕工也極其規整,線條凝練挺拔,推磨技巧頗見功底,蟬身平潔,光可鑒人。

我這枚戒指,其銅質純凈,琢雕精良,無論從質地,還是從雕工和拋光來說,實屬在眾多漢蟬中出類拔萃的稀見品,這種品質的蟬,應該稱之為「蟬王」。

「蟬王」尾部的尖鋒和雙翼尖端均有扎手的感覺,就是實物例證,宋代、明代的尖鋒沒有扎手的感覺,因翼端稍稍圓形,這是區別真假的主要特點。

還要不要我再多說點?其實徐小姐從面相上看,也不是那種尖酸刻薄的人,所以你就不要故意找茬了,這太破壞你的形象了,咱們都是明白人,有什麼就說什麼好了,這麼藏著掖著的不斷刺激人,好像並不是好人所為。」

「哈哈,爺爺,我就說這是個聰明人。」徐佳琪笑的彎了腰。

江林此時道:「你那臉就成不了尖酸刻薄相,還是用正常人的語調說話吧!不要用那種欠揍的語氣說話了。再這麼說,我都忍不住想揍你了。」

陳嘉義也道:「像歐陽龍那種二貨的聲音,一般人還真學不來,那是一種,一聽就有讓人有揍他的**,實在是太欠扁了。」

「老陳,我怎麼你了?長江後浪推前浪,你這種前浪早就應該死在沙灘上了,每天沒事去挨著牆根曬太陽等死就行啦!來這裡得瑟什麼啊?」歐陽龍不幹了。

「咦?你小子鑽到我們這裡來幹什麼?」陳嘉義好像才看到歐陽龍似地:「不過,你這腔調實在是太吸引仇恨了。我聽到了就想揍你。」

「不要仗著自己會點功法就老想著動拳頭。等我拜了韓大哥為師,以後你就out了。」說完,歐陽龍立即十分狗腿的走到了韓孔雀身邊。

韓孔雀看了他一樣,這小子變化的也太快了吧?

陳嘉義不再理會歐陽龍。他對徐祥山道:「徐老。既然小韓想要一個私人博物館的名額。我們是怎麼也要給他弄一個的,所以您老提的那些條件」

「怎麼?不答應?你們以為能夠繞開我們這些老傢伙就能辦成事?」徐祥山道。

陳嘉義道:「徐老,現在在說這些就有點沒意思了。私人博物館韓兄弟是一定要有一個名額的,如果您老能夠幫忙是最好,不幫,我們也沒有什麼損失。」

「哈哈,後生可畏啊!看來我們這些老傢伙是真老了。」王桂山此時道。

陳嘉義笑著道:「在歐陽龍那小子的眼中,我們這些人,也是應該死在沙灘上的。」

此時陳嘉義雖然在笑,卻已經沒有了多少笑意,給他們面子,他們還開始倚老賣老了,雖然他們算是行業內的翹楚,但也不是不可搬動的。

徐佳琪看氣氛有點僵,立即道:「我聽說韓先生是古玩行里的後起之秀,不知道除了那艘沉船,還有什麼收穫?」

「還真是沒有什麼收穫,浪得虛名罷了1韓孔雀道。

此時魔都收藏協會的會長高大山道:「搞收藏雖然是一個人的事情,但只是一個人孤芳自賞,卻又十分沒有意思,不知道小韓是不是這樣認為?」

「還真是這樣,有了一件好東西,自然是想要拿出來讓眾人欣賞一下的,所以東西多了,自然就想建立一家私人博物館,這應該是所有收藏家的夢想吧?」韓孔雀笑著道。

高大山道:「說得好,搞收藏,玩古董,重在交流,收藏了不就是個玩嗎?自己在家裡玩有什麼意思?所以,要想玩得好,入行是肯定的,要不然,受到所有同行的排擠,那可就玩不起來了,小韓有沒有想要加入魔都收藏協會?」

韓孔雀看到陳嘉義點頭,他立即道:「當然。」

「既然有這個想法,那我們這些老傢伙就要倚老賣老,考一考你了,畢竟你可不算是普通古玩愛好者。」王桂山笑眯眯的道。

「每次有人入協會都是考試,這多沒意思,不如這次玩個新鮮的。」徐佳琪跟幾個老頭,一唱一和,這就想要把韓孔雀裝到口袋裡。

韓孔雀道:「行啊,不知道你們想怎麼玩?」

高大山道:「既然是入我們魔都市收藏協會,那就有我出題好了,我們也不用那麼嚴肅,就考一考你的長處吧!鑒定就不說了,這個肯定是你的長項,這個就算一個。

其他的就以評委的特長來出題,聽說你還是一個很高明的玉雕師,那就銘文篆刻也算一項,正好我在篆刻上還有點成就。

王館長擅長書畫,你既然想要做私人博物館,那書畫是絕對少不了的,這樣也算一項吧1

「你們還這是不欺負人,徐老可是古玩雜項的鑒定大師,王老是書畫名家,高老是我們魔都有名的篆刻家,你們跟小韓比著三項,看來是很看重小韓啊1陳嘉義沉聲道,看來這三個老傢伙是決定不給他面子了。

此時,陳嘉義已經對劉長發他們的表現十分不滿了,既然是他們組織的,那就要協調好關係。現在劉長發他們對他有所求,居然還弄出這麼多蛾子,那就是沒把他們放在眼裡了。

「哈哈,沒事,交流嗎?不就是想要尋找一些長江後浪嘛!沒有後浪,前浪怎麼上沙灘?」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徐祥山也笑著道:「看來小韓你很有信心,把我們這些前浪拍在沙灘上啊1

「那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嘛!年輕人就得有點銳氣。」韓孔雀笑著道。

「對,年輕人就是要有點銳氣,既然是比試。那就要有點彩頭。不如我們雙方各拿出一些東西來,這樣才刺激嗎?」徐佳琪道。

韓孔雀笑道:「那就賭點彩頭吧!最近我的賭運昌隆,還就是不怕賭。」

「那我們這些老傢伙也不客氣了,如果你輸了。就把你那次東海的收穫。捐獻給我們首都博物院吧1徐祥山毫不客氣的道。

「東海的收穫只有三萬多件瓷器。還有一些金銀,您老想要的是這些吧?」韓孔雀笑著問道。

徐祥山道:「不止吧?你那些箱子不是東海沉船里的?」

韓孔雀道:「做人不能太貪心。」

「就是,韓兄弟存入銀行的東西多了。難道你們還都想要了?」陳嘉義好客氣的道。

「具體沉船裡面有多少東西,這可不好說啊1徐祥山道。

韓孔雀道:「這個不難,當時沉船里的東西,我們回來之後,第一時間就存入了銀行,就以那天的銀行入庫記錄為準好了,現在是不是說一下你們將要付出什麼?不會認為我輸定了吧?」

「如果我們輸了,就滿足你的願望,給你一個私人博物館的名額。」徐祥山道。

韓孔雀搖頭:「這樣的一個名額我隨時可以弄到手,我想我真正需要什麼,你們應該清楚,如果只是一個博物館的名額,還不值得我付出哪怕一隻民國小碗。」

「你想要什麼?」徐祥山認真起來。

韓孔雀笑道:「自然是自由徵集權和自主考古許可權。」

「行,這個條件我答應了。」徐祥山道,反正他不答應,以陳嘉義他們的實力,要想給韓孔雀弄個這種許可權也不算很難,那他還不如順水推舟,獲得一些好處再說。

「那我們現在就開始?」韓孔雀笑著道。

「等等,還有我呢,我看中了你那枚戒指,不如我們也賭一下好了。」王桂山道。

「好,沒有什麼不可以賭的,不知道王老你以什麼來賭我的戒指?」韓孔雀從善如流。

「老頭子我的畫還算值錢,要是我輸了,我就給你現場做一幅畫好了。」王桂山道。

韓孔雀道:「王老的畫現在市場價值多少錢?十萬?還是百萬?」

本來王桂山還在自得,可韓孔雀的話一出口,他那有點紅潤的臉,就有點變白了。

韓孔雀繼續道:「我這件青銅蟬戒指,屬於西漢珍品,價值沒有一千萬,絕對沒有談的必要,如果王老不能提供超過千萬價值的東西,那就作罷吧1

韓孔雀的話一出,這就等於在打王桂山的臉了,不過這王桂山也是不要臉皮了。

他的書畫雖然值錢,但活著的畫家,能夠把自己的作品炒作到每平尺三五十萬已經是很厲害的了,而這王桂山的書畫值多少錢?

人家韓孔雀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就算你的書畫值一百萬一副,那也要十副才能抵得上他的一枚戒指。

而活著的畫家,接連畫出十幾二十副畫,不用想,他的畫立即就會貶值。

王桂山被韓孔雀氣的渾身哆嗦,不過他還是忍著氣道:「那我就用這塊子岡牌來跟你賭。」

說著,王桂山從口袋裡摸出來一塊羊脂白玉雕刻的子岡牌,既然王桂山說是子岡牌,那肯定就是了,這麼一塊玉牌,價值不低於一千萬,到是能夠跟韓孔雀對賭。

韓孔雀有點遺憾,這老頭可是書畫名家,他跟韓孔雀比,肯定是比書畫,而這方面可是韓孔雀的弱項,所以他本來是想把老頭氣死,沒想到老頭不上當,就算被氣得打哆嗦,也沒忘了占韓孔雀的便宜,到底薑是老的辣。

「高老。我可沒得罪你,不知道您老是不是也要跟晚輩賭?」韓孔雀對高大山的態度就好多了,畢竟同在魔都混,抬頭不見低頭見,沒必要把關係弄得太僵。

高大山道:「這種機會可不多見,這樣吧,我不欺負你,我們就比一下篆刻,如果你輸了,我就用我手裡的一副唐寅的字。換你手中的那副唐寅的畫。這樣雖然還是我佔便宜,但沒辦法,誰讓我老頭子贏了呢1

韓孔雀苦笑:「如果晚輩贏了呢?那是不是也要用我的畫換你的字?」

「那是當然。」高大山笑呵呵的說道,不過他話可沒說完:「當然。你要是贏家。你說了算。到時候你真要不想跟我老頭子換,我也不勉強你。」

「您老高明啊,這是怎麼都不輸。」韓孔雀再次苦笑。不過他心中卻有了點暖意,這高大山人不錯,雖然也想沾他的便宜,卻是真心的互相交流,這是拿他當朋友,當晚輩,這樣朋友晚輩之間的輸贏,已經不必太過計較。

「那我們就開始吧?我作為地主,那就我先來拋磚引玉一下,為了節省時間,那就用原來的作品好了,你不會害怕我拿別人的作品來冒充吧?」高大山道。

韓孔雀笑道:「哪能,晚輩還有可能,您老可丟不起這個人。」

「看,就是這玩意,這東西可是我的得意之作,我相信在場的有不少人知道,所以,你也不用害怕這不是我的作品,所以,你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把那副唐伯虎的九九梅花消寒圖換給我?」高大山得意的道。

「毛公鼎?」

「高老三年前雕刻的毛公鼎啊,絕對的巔峰之作。」

「這麼小的鼎上,真的刻了四百多個字?」

「四百九十七個字一個字都不差。」

「真不愧是篆刻名家,那麼多字讓我記都記不全,就不要說刻了。」

韓孔雀看著一個如雞蛋大小的小鼎,鼎內居然有著密密麻麻的銘文,對於銘文,韓孔雀已經很熟悉,這是西周時期的金文風格。

毛公鼎為西周晚期毛公所鑄青銅器,清道光末年出土於陝、西岐、山,收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

毛公鼎本身就不大,鼎高53.8厘米,口徑47.9厘米,圓形,二立耳,深腹外鼓,三蹄足,口沿飾環帶狀的重環紋,造型端莊穩重。

鼎內銘文長達四百九十七字,記載了毛公衷心向周宣王為國獻策之事,被譽為「抵得一篇尚書」。

其書法乃成熟的西周金文風格,奇逸飛動,氣象渾穆,筆意圓勁茂雋,結體方長。

真正的毛公鼎,韓孔雀也只不過在網上看過圖片,但現在他手中的這個仿的毛公鼎,居然跟他記憶中的毛公鼎圖片分毫不差,當然,除了大小之外。

只是這份功底,就足夠驚人的了,所以,現場之中,震驚的不止是韓孔雀一個。

韓孔雀看著這尊毛公鼎,十分不舍的放下:「剛才我應該跟你賭這尊鼎的。」

「吆喝?你小子這是有信心贏我老人家啊1高大山笑眯眯的道。

韓孔雀道:「鹿死誰手還真不一定,您老看看我的作品,雖說不能比您老要厲害,但我相信不會比您那個差,這樣一來也算是晚輩贏吧?」

說著韓孔雀把手伸進口袋中一摸,其實是從玄元控水旗中把一枚戒指拿了出來。

最近家裡的東西,能夠存入銀行的,都被韓孔雀存入了銀行,而一些他要用到,或者是經常看看的東西,全都被他收入了玄元控水旗。

而現在他手裡的這隻百鳥朝鳳指環,就是其中之一。

韓孔雀拿出來的這個指環,可比高大山的毛公鼎小多了,這讓高大山心中一驚,小自然就意味著難度更高。

「這是一枚百鳥朝鳳指環?了不起,在這麼小的指環上,居然能夠雕刻出這麼多鳥,老頭子眼神不好了,小韓能夠不能告訴我,這上面到底雕刻了多少只鳥?」高大山已經完全收起了自己穩贏不輸的想法。

韓孔雀道:「具體多少只鳥,我還真沒有仔細查過,反正超過了一百隻。」

「嘖嘖,你還真是不簡單,從遠處看,這指環上就是雕刻了一些美麗的鳳紋,但近了看,這些鳳紋就會變成了無數小鳥,最難的的是,這些小鳥,還組成了一頭火鳳凰,鳳凰就是百鳥,百鳥就是鳳凰,百鳥朝鳳名不虛傳啊1高大山讚歎連連的道。

「雕刻的再好有什麼用,你們比的是銘文篆刻,這指環上好像沒有銘文。」王桂山還在為剛才的事情生氣,自然不會對韓孔雀說什麼好話。

「人老了不服老不行了,這次比賽就算你贏了,我支持你的想法,以後有需要的可以找我。」欣賞完了指環,高大山十分痛快的宣布自己敗北。

「高大山,你不會故意放水吧?」王桂山道。

高大山看了一眼王桂山後,才不疾不徐的道:「沒想到你王桂山老了之後,不止是眼神不好使了,連心也變小了。」

「怎麼?難道我說錯了?」王桂山道。

高大山道:「不會你們全都沒看出來吧?這指環上那麼大的四個銘文,你們不會沒看到吧?」

「銘文?在哪?我只看到了一隻花里胡哨的鳳凰,其他可沒看到。」王桂山道。未完待續。。

ps:感謝可樂牛奶泡麵、gaijp、xielinyy等兄弟的打賞。感謝sky333、就支持nader、寒月蒼狼、漫遊徘徊等兄弟的評價票。

感謝qiqishishi、雲愛風中飛、金牌醬油黨、地獄第八層、就支持nader、gao2lei、孤月之風、甘洪祥、陶2、宇世人、fengge123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