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五十五章福禍相依(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熟透了的小酸棗,肚子棕紅,亮」晶晶,圓鼓鼓,吃起來,既香又脆,是下酒佐餐的美味,營養豐富的佳肴。 聽了陳嘉義的介紹,韓孔雀只能無語。 陳嘉義笑道:「這就跟我們國內吃螞蚱是一樣的,剛開始...

韓孔雀道:「我現在也沒有多大的追求,理想這個東西太虛無,當官的不斷的為人民服務,希望自己更進一步,商人每天算計,希望自己賺到更多的錢,學生好好學習,希望有一個好前途,我?希望自己好好的生活,希望幸福每一天,現在錢我有,老婆是美人,我不缺什麼東西,所以收藏就成了我唯一的愛好。」

「你要真想玩,我們會給你弄一個名額,雖然要付出一些代價,但我們能夠承受。」江林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江林,道:「我現在才感覺到你的真心。」

「行了,你就不要噁心人了,我跟你有什麼真心,給你弄一個名額不難,但代價還是要付出的,就用你的沉船做為代價吧,其他東西我就不想了。」江林道。

韓孔雀道:「你這麼好?」

「投桃報李罷了,你都沒有任何條件的給了我不少瓷器了,我現在也不能這麼小氣,記得把那些金銀磚,還有鬼見愁和銀冬瓜給我送過來,這些東西都要給我們家老爺子,要不然,以我的分量,還真的沒有本事給你爭取一個名額。」江林道。

「行,不過兄弟也不白占你的便宜,下車時把車裡的那桶水帶走吧!每天早晨讓你家老爺子空腹喝一杯,想來讓他增加個十幾年壽命還是沒問題的。」韓孔雀指了指猛禽後備箱中的一個五十斤的水桶道。

「呃!我怎麼感覺你就是一個神棍?你最近可有點變得神神叨叨的了。」江林愕然的道。

韓孔雀道:「愛信不信,我可說好了,這樣的東西可不多,你自己偷著用就行了,不要滿世界亂喊。到時候人多了,連自己都沒得用了,那時候你可不要抱怨。」

「真有那麼神?」江林道。

韓孔雀道:「紅樓食府的東西為什麼那麼好吃?」

「他們的大廚厲害唄1江林隨口道。

韓孔雀道:「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雖然他們秘制的一些東西很厲害,但最重要的還是那裡的食材好。就像洗手蟹,就算龍鱗家的大廚也做不出來。」

「你不會說就是因為這水的原因吧?」江林不敢置信的道。

韓孔雀道:「你還別不信,等你拿回去化驗一下,就知道這水的厲害之處了。」

「這水是什麼水?」江林道。

韓孔雀道:「古時候叫靈水,現在叫活性水,增強人體免疫力。增加細胞活力,綜合起來增強人體生命力,這活性水也就這麼點作用了。」

「也就這麼點作用了?就這點作用我就很滿足了,還有嗎?我不嫌多。」江林自然知道韓孔雀絕對不會無的放矢,所以他看向那桶水的目光,已經不同。此時他的眼中剩下的只有火熱。

他家老爺子已經九十多了,如果再活個十來年,那他們家族在國內的地位,將誰也沒法替代。

只要他家老爺子能夠活著,什麼都不用做,就沒有人敢動他們,可以說。韓孔雀提供的這種活性水,比給他們一座沉船的寶藏還要有價值。

「大恩不言謝。」江林道。

韓孔雀道:「說什麼,這是你應該得到的。」

「走吧,你不會以為陳老大他們就那麼薄情寡義吧?雖然那些老傢伙不地道,但我們作為小輩,還真不能跟他們翻臉,如果你真想在古玩界混,還是跟他們虛與委蛇一下的好。」江林道。

韓孔雀道:「不知道我不需要他們弄一個名額了,他們還能出什麼蛾子?」

「古玩不是一個人自己搞的,融入大家才能獲得樂趣。如果收到古玩界全體同行的排擠,那可就不好玩了,就像我剛開始帶著警察去古玩街,都找不到人,那樣的情景。我可不想再遇到一次。」江林道。

韓孔雀道:「那麼說,還是要應付一下那些老傢伙了?」

「三山之中,就是王桂山那老傢伙最陰,你要小心一下他,他們可能要想辦法為難你,打擊你在古玩街的名聲,讓你在古玩界混不下去,這樣,你也就沒臉自己建立私人博物館了。」江林提醒道。

「這沒什麼,他們想打壓我,沒準我還能踩著他們的腦袋走向更高處呢!既然他們想玩,那就去跟他們玩玩。」反正現在已經對那些人沒有所求,所以韓孔雀不介意去跟他們玩玩。

「那就跟他們玩把大的,再跟他們賭一次,這些老傢伙就欠有人打他們的臉,只要把他們的臉打腫了,他們就知道應該怎麼充胖子了。」江林壞笑著道。

「你們跟那個劉長發是怎麼回事?」韓孔雀問道。

江林道:「想占我們的便宜沒佔到,怎麼?他也找你了?」

韓孔雀道:「找了,想要好處,還不想付出,一頭老狐狸。」

江林冷笑道:「他們以為他們是誰?現在可不是二三十年代了,我們國內還需要他們支持,現在是他們求著我們,不想付出代價,誰陪他們玩?要不是你弄出來的龍計劃實在太大,我們哪有功夫在這裡跟他們打哈哈。」

韓孔雀也只能苦笑,剛開始他圈起來了十萬平方公里,就已經算是很貪心了,這麼些海域,他們每個人分下來也不過一萬平方公里。

如果去除大部分海域,能夠被他們利用並且建設的,不會超過一千平方公里,這些地方雖然也不算小,但已他們的財力,完全可以玩的轉,就算不能一次建設好,耗費個幾年十幾年,也能建設個差不多。

可陳嘉義貪心不足,一次擴大了十倍,這就讓他們的投資直接要擴大十倍,時間也將大大延長,這就不是他們玩得轉的了。

所以,像中國尋根還有其他一些大家族大勢力,就有了機會。這一段時日,可以說陳嘉義他們比韓孔雀面臨的壓力還大。

聽了江林的嘮叨,韓孔雀心裡也平衡了,只要不是只有他自己被人欺負就好了,這樣才公平嘛!

「走。我們直接上二樓,不得不說中國尋根這個組織還是很有實力的,他們確實準備了不少好東西。」江林道。

走上二樓,這裡的人就要少多了,不過該來的還是都來了,三山都在。那個徐佳琪也在,陳嘉義他們自然也在,就連歐陽龍那小子也在。

此時歐陽龍身邊圍著不少人,看了這次吸取了教訓,找來了不少幫手。

「韓大哥來了,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韓孔雀大哥,我幾次在他手裡吃虧,這可是一位絕對的高手,你們不可得罪,當然。更不能輕慢。」在看到韓孔雀的瞬間,居然是歐陽龍最先跟韓孔雀搭訕。

韓孔雀看到歐陽龍不斷的介紹他身邊的年親人,他的頭有點大:「等等,等等,這是怎麼回事?」

歐陽龍訕訕的道:「韓大哥大人不記小人過,我這不是年輕不懂事嗎?吃了兩次虧,如果還不回頭,那我不就沒救了嗎?」

「你還真是識時務者為俊傑,這樣都行?」韓孔雀不無諷刺的道。

歐陽龍此時已經說開,也就不嫌丟人:「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再說,我們也沒有多大的仇恨,不就是一個女人嗎?

既然韓大哥喜歡,我以後離她遠點就是了。再說,我也從來沒打算現在娶媳婦,不過是玩玩而已,不用太過認真。」

「能屈能伸大丈夫,佩服。」韓孔雀繼續諷刺,他才不信,歐陽龍這樣的小子會忍得祝

「韓大哥,這你就不對了,怎麼能不依不饒呢?殺人不過頭點地,來,這東西我剛得到,送給你一桶。」說著,歐陽龍讓人搬過來了一個白鐵桶。

「你小子不會被坑了兩回就變成好人了吧?」韓孔雀還不知道是接還是不接,陳嘉義就走了過來。

「變好人?難道這鐵桶里是好東西?」韓孔雀問道。

陳嘉義道:「應該是螞蟻,剛才我沒搶到,沒想到被這小子搶到了。」

「螞蟻?」韓孔雀顯然沒弄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陳嘉義道:「你不會以為這個聚會就是用來交易古玩的吧?這裡做的是文化交流,自然餐飲文化就是其中的一方面,像這桶螞蟻,就是哥倫比亞的特產。」

這種螞蟻並不是我們常見的那種黑黃小螞蟻,而是一種比黃蜂還大的紅色大螞蟻。

它產自哥倫比亞同委內瑞拉鄰近的桑坦德省南部的瓜波大、奧伊瓦、聖吉爾和索科羅山區,當地人叫它「科羅納」。

這種科羅納螞蟻和一種叫做「桑加諾」的不能食用的螞蟻同穴而居。

每年四月,當烈日炎炎或雷聲隆隆的時候,「科羅納」們便尾隨「桑加諾」之後,紛紛出洞。

「種羅納」有翅,會飛,但飛得又低又慢,它那肥大的肚子也決定了「科羅納」無法飛遠。

每當「科羅納」出洞的日子,也是當地最熱鬧的時候,往往是男女老幼傾家出動,到野外撲捉這種螞蟻。

他們把活捉的螞蟻放到口袋裡,回家后,投入開水中燙死然後,立即撈出來放到鍋里炒。

炒時,不需加油,只放點鹽就行了,因為螞蟻肥嫩,一炒就出油。

炒熟的「科羅納」,有點象我國熟透了的小酸棗,肚子棕紅,亮」晶晶,圓鼓鼓,吃起來,既香又脆,是下酒佐餐的美味,營養豐富的佳肴。

聽了陳嘉義的介紹,韓孔雀只能無語。

陳嘉義笑道:「這就跟我們國內吃螞蚱是一樣的,剛開始聽說之時,我也不太相信,不過螞蟻不止是營養豐富,而且可以健身,是一種很好的保健食品,所以,既然歐陽龍願意送給你,你收下就是。」

「韓星,拿下去,等回去我們炒一盤嘗嘗。」韓孔雀自然不會跟歐陽龍客氣,既然他相送,那收著好了。

「痛快,韓哥,不知道有沒有需要兄弟幫忙的。我聽說徐祥山那老東西想要算計你,不如我幫你擺平?」歐陽龍湊上前來,十分狗腿的道。

「哪用得到歐陽老大你出面,交給我們兄弟了,等會出了門。我們就打那老傢伙一頓。」歐陽龍剛說完要幫忙,就有急著表忠心的小弟,搶著要拾掇徐祥山了。

韓孔雀看的苦笑不得,而歐陽龍也是一臉黑線:「混說什麼?韓大哥可是真正的高手,如果要打人,還用得著我們嗎?韓大哥。你要有空,多指點一下小弟,小弟是最愛傳統武術了。」

「像你這樣的公子哥,難道還沒有人教你?」陳嘉義此時也諷刺的道。

歐陽龍鄙視的道:「都說你陳老大是高手,不過我看也就這樣了,你能夠把我嚇倒?來。我就站在這裡,你嚇我一下試試?不行了吧?你也不過是占著先認識了韓哥幾天,要是我早認識韓哥,現在還有你們什麼事?」

「你小子還是那麼欠揍。」陳嘉義咬牙道。

歐陽龍一點也不害怕陳嘉義:「什麼明勁,暗勁的,我看你們白練了幾十年功夫,韓大哥。不知道你這算什麼?難道是先天?

也只有先天高手,才能有你那種氣勢吧?能不能跟我說說,你弄到我腦袋裡的那頭猛虎是怎麼回事嗎?讓我做了好幾個小時的噩夢啊1

「弄進腦袋裡一頭猛虎?而且嚇到了這小子?小韓,你不會修成了神念吧?」陳嘉義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這樣一來,還真有可能是傳說中的先天。

他們武者修鍊到最高峰,就是要突破到先天,以打破身體對力量的限制,而先天,卻是誰也沒有見到過的。難道韓孔雀就是這麼一個先天高手?

韓孔雀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屬於什麼境界,所以他乾脆的道:「我只是修鍊了一套特殊的功法,你應該看的出來,我沒有練氣。」

「這我當然能夠看得出來,你的身體雖然強悍。但絕對不是修鍊的內家功夫,沒有內氣支持,你是怎麼修鍊的?」陳嘉義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沒有回答陳嘉義,雖然可以告訴陳嘉義,但他也沒必要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解釋。

而陳嘉義顯然是誤會了:「對不起,我不該問這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更不要說秘傳的功法了,走,我們去那邊包間里談一談,談完了這次交流會也就結束了。」

韓孔雀跟著陳嘉義前行,而歐陽龍也沒有要走的意思,所以他緊跟著韓孔雀,一邊走還一邊小聲嘀咕:「韓大哥,你是不是現在把我腦袋裡的那頭餓虎弄走,如果它還在我腦袋裡,今天晚上我就不用睡覺了。」

「咦?你小子到現在還能記得那頭猛虎的樣子?」韓孔雀身形一滯,有點不敢置信的道。

歐陽龍沒有看到韓孔雀的異樣,他理所當然的道:「那麼可怕的東西,我當然想忘了它,可我就是忘不了,只要我一閉眼,就看到一頭猛虎,瞪著惡狠狠的眼睛,滴著口水想要把我撕碎,這樣的情況下,我怎麼能夠睡得著?」

韓孔雀無語,這餓虎撲食,居然這樣被歐陽龍這小子記在了腦海之中。

他以為是禍,其實這已經算是福了,這還真是福禍相依。

只要他不忘記這幅圖,以後他只要不時觀想這幅圖,而不是害怕的睡不著,那他的元神就會不斷壯大,這就等於他自動觀想出來了餓虎撲食圖。

可以說,歐陽龍這種情況,比錢家角的那個叫錢明的小孩獲得的好處還要多。

錢明腦海之中的那副猛虎下山圖,是韓孔雀刻意留給他的,如果不經常觀想,隨時都可以忘掉。

而歐陽龍這個,只不過是韓孔雀用來嚇唬他一下,沒想到,歐陽龍努力想忘記都不行,從這裡也可以看出,這幅圖在他腦海之中的印象有多深。

當然,如果韓孔雀不教他心齋的修鍊方法,歐陽龍腦海之中的這幅餓虎撲食圖,就始終是嚇唬他的噩夢。

如果韓孔雀按照心齋的修鍊方法,教給他觀想,那歐陽龍立即就會因禍得福,自動修成餓虎撲食圖。

當歐陽龍述說完自己的委屈,就看到韓孔雀正用怪異的目光看著他,而這種目光他實在是太熟悉了,這是他平時用來看禽shu的目光。

想到那些禽shu的下場,歐陽龍頓時一個激靈:「大哥,難道沒辦法消除這幅圖嗎?我是真的害怕了,以後我決定重新做人,絕對不幹壞事了。」

這小子雖然人品不行,但修鍊的資質卻是一等一的啊!

韓孔雀恢復步伐,不再理會歐陽龍,他打算就這樣折磨歐陽龍一段時日,如果他表現好,就幫他一把。

韓孔雀不再理會歐陽龍,快步跟著陳嘉義進入了一個大型包廂。

「!這是誰又回來了?」徐佳琪對不給他們面子的韓孔雀,還是很不待見的。

韓孔雀道:「怎麼?我回來礙著你們的事了?我是不是要見到你們就退避三舍?」

「年輕人,不要火藥味這麼重嘛1徐祥山道。

「對,年輕人太過剛硬了可不好。」王桂山也道。

徐佳琪道:「不要撿了幾次漏就以為自己是高手了,如果剛開始我爺爺不說你手上的那枚枚戒指是西漢時期的,也許你到現在還不知道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