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五十四章宣德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孔雀沒有一份厚實的背景,所以他們都認為自己好欺負,所以都想從韓孔雀這邊突破。 如果韓孔雀想的不錯,陳嘉義他們肯定不會出賣韓孔雀,也只有他們才知道,龍計劃的實施,實際上就是有韓孔雀主導的。...

「怎麼樣?我提的條件不算過分吧?要知道我付出的可是太多了,惆鎦我,我也不是沒有辦法獲得我想要的。」韓孔雀看了一眼陳嘉義他們,他還是沒有正式走入他們之中,要不然,這樣的事情,他也應該有份參與。

不過,現在他知道了也不晚,他們不帶他玩,韓孔雀就在家玩好了。

陳嘉義在聽到韓孔雀的話之後,就知道,他們的一些算計被韓孔雀知悉了,所以陳嘉義道:「小韓,我們可沒有故意瞞著你,這次聚會,就算要給你一個交代,劉理事為了讓他們過來,還是費了一番功夫的。」

韓孔雀點了點頭,王桂山、徐祥山,加上魔都的高大山,人稱收藏界的三山,都是老奸巨猾之輩。

原來韓孔雀手裡沒有多少藏品,所以江林只是打算吸收他手裡的藏品,放入他們的博物館展出。

而現在不同了,隨著韓孔雀的藏品越來越多,他已經有了建立私人博物館的資格,如果這時,陳嘉義他們還瞞著韓孔雀,不講清楚他們辦私人博物館的目的,那他們跟韓孔雀的合作,也就要走到盡頭了。

劉長發這個中國尋根的高層,之所以邀請來了徐祥山、王桂山、高大山,自然是對韓孔雀示好的,這主要還是因為海外的那座人工島嶼。

沒有人比他們那些海外遊子,更希望有一塊完全屬於自己的土地,但他們就是無根的浮萍,雖然他們比陳嘉義韓孔雀他們更有錢,也更有勢力,但他們就是沒法合法的獲得任何一塊土地。

像他們這樣的人。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希望他們獲得一塊獨立的地盤,西方不願意,國內也不願意,所以就算陳嘉義韓孔雀他們輕而易舉的獲得了一塊海外飛地。他們也不敢有任何行動。

到了現在,他們只能通過陳嘉義和韓孔雀他們想辦法,想要在他們的土地上,能夠獲得一些好處,要不然,以中國尋根這個龐大組織的能量。實在是沒必要巴結陳嘉義和韓孔雀這樣的後起之秀。

「你手裡的籌碼還是太少。」想了一會,徐祥山還是拒絕了。

「三萬件瓷器,上萬枚刀幣,還不足以換到一個資格?要知道有這麼多錢,我完全可以買到一個資格。」韓孔雀道。

「你應該知道這不容易,就算是陳嘉義他們。獲得這樣一個資格,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徐祥山道。

「你們想要什麼直說好了。」韓孔雀道。

「東海沉船上的所有收穫。」徐祥山道。

「所有收穫?你知道我得到了多少東西嗎?」韓孔雀好笑的道。

雖然國內一家私人博物館的名額很珍貴,但限制條款太多,特別是出土文物直說保管,就算以後可以買賣,那還不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用一些很可能永遠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把自己原有的東西換出去,到底是不是值得?

徐祥山道:「不過是些錢財罷了,你既然願意拿出那些海撈瓷,那你銀行里保存的那些箱子,全都拿出來也沒什麼吧?」

「你是說我保存在銀行里的所有東西?」韓孔雀不敢置信的道。

「那是當然,要不然,我們怎麼可能隨便放出一個名額。」徐祥山道。

韓孔雀好笑的道:「我存在銀行里的東西,可不全是東海沉船上的東西。」

「無所謂了,反正你想要一個名額,那些東西我們全要了。」徐祥山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不再說話,他直接走出了這個角落,繼續回到了旁邊不遠處的那個賣夜明珠的地方。

「三十萬,你那顆夜明珠賣不賣?」韓孔雀直接道。

韓孔雀明顯看到了那個中年人的猶豫,所以他接著道:「這根本不是夜明珠。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應該是一枚蛇寶石,我想你也應該知道這是一枚蛇寶石,所以,三十萬的價格,已經算是很高了。」

「好,三十萬就三十萬。」中年人終於不再猶豫,既然韓孔雀知道這是蛇寶石,那自然是不可能當做頂級夜明珠來賣了。

韓孔雀讓韓星拿出轉讓協議,雙方簽字,轉賬,很快,那塊蛇寶石就成了韓孔雀的東西。

動物都會趨吉避凶,如果這顆蛇寶石又危害,蛇是絕對不會每天含著的,所以韓孔雀也不害怕這塊天然螢石具有危害性。

「真的好神奇。」韓星韓孔雀這蛇寶石道。

韓孔雀笑道:「大自然無奇不有,我很小的時候就在想,如果我有一塊蛇寶石,那就好了,以後就算家裡停電,我也能夠看書。

那個時候我們村裡的電很不穩定,經常停電,所以就算上晚自習,都會隨時備著蠟燭,這些可能你沒有經歷過,所以不知道就算是普通電燈,也是那時的我們十分渴望的。」

韓孔雀和韓星一邊說著話,一邊瀏覽一些人手裡的東西,這裡的人一般都只帶著一件東西過來,只有一些比較專業的古玩販子,才會帶個兩件甚至是三件進來,不過,這些東西,一般個頭都很校

這裡有精美如官窯的民窯器,有很多大開門的書畫作品,還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冷門藏品,這些東西的價格都不便宜,動輒百萬。

所以,這裡的東西雖然質量普遍很高,但價格也普遍很高。

「大哥,你看這件宣德爐怎麼樣?」韓星拿著手中一個直徑十來公分的宣德爐道。

韓孔雀只是隨意看了幾眼,宣德爐通體發黃,沒有可見的銅綠,這說明這個宣德爐經常被人把玩。

大明宣德年制的款也中規中矩,不過就是在德字的中間,那條橫太過顯眼,這顯然不對。

看到兩個人翻看這件宣德爐,那個老闆也沒有任何錶示。只是看著他們,並不管他們怎麼議論,怎麼看。

韓孔雀道:「你說這個爐子怎麼樣?」

「有橫,應該是後來仿的,不過仿的還不錯。包漿也很自然,工藝不錯。」韓星道。

「那你就把他買下來好了。」韓孔雀道。

本來韓星是想聽聽韓孔雀的意見,沒想到韓孔雀卻直接讓他買下來,這到讓韓星猶豫了。

「老闆,這個爐子多少錢?我們知道這不可能是宣德年的真品,所以老闆你也不用漫天要價了。出個實在價。」

韓星看著那個老闆,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人,一臉的富態景象,看著不像是文化人,但也絕對不是文盲,這樣的人喜歡古玩。那肯定是退休之後的業餘愛好了。

中年人看到韓星認真的樣子,笑了:「小兄弟不用緊張,如果這真是宣德爐,我也不拿來這裡賣了,看你也算是個行家,我也不要你多了三萬,三萬你就拿走。」

韓星摩擦著這銅爐道:「老闆。你這可就是看不起我了,這個爐子這麼新,如果能賣三萬,現在誰還做其他,都做宣德爐好了。」

「小兄弟也不實在啊!你說能夠進入這裡的東西能夠差了?雖然這是一件高仿,但仿的怎麼樣?所以三萬真不貴。」老闆道。

韓星道:「仿的就是仿的,要不是工藝實在不錯,恐怕連看的人都沒有,如果老闆誠心賣,我出一萬。」

韓星說完。就把這個爐子放到了老闆的身邊,用行動來表達他的意思,如果價格太貴,他是絕對不會買的。

老闆也在猶豫,宣德爐從明朝一來仿的實在是太多了。加上現代的仿品,更是讓宣德爐成了爛大街的玩意。

老闆苦笑道:「價格太低了,兩萬,如果小兄弟能夠出兩萬,我就賣了。」

韓星道:「對不起,我絕對這個爐子最多值一萬。」

說完韓星惋惜的看了一眼那宣德爐,還是步伐堅過去。

看到韓星實在沒有回頭的意思,那老闆終於忍不住:「等等,小兄弟你再加點,咱們搞收藏的都不容易,你看我也不是專門買賣古玩的,要的價格並不高,只要你在加點,合適我就轉給你了。」

韓星猶豫了一下,但他還是拒絕道:「老闆,我真的出了最高價,這個爐子要不是那份工藝,不要說一萬,一千也不值。」

看到韓星又向遠處走,老闆這次是真急了:「好了,好了,我算怕了你了,小兄弟就是一萬,讓給你了。」

看到韓星終於轉回,老闆道:「我就是一個以藏養藏的古玩愛好者,要不是最近想要收購件好東西,這個爐子我是怎麼也不可能這麼便宜出手的。」

韓星拿出錢包,直接付了一萬現金,等把爐子拿在手裡,他才道:「我給的價格不低了,你看這裡有多少行家,如果你這真是好東西,不要說三萬,三十萬也早就出手了。」

「哎!這就是我們所有收藏愛好者要交的學費,這個爐子還是我剛剛入行時買的,那時一心撿漏,看到這個爐子的瞬間,我就認為是一件真品宣德爐,等懂得了一些知識,才知道那時的自己有多麼可笑。」

老闆好像想到了自己的第一次撿漏,有點高興,又有點不好意思。

此時的韓星,卻沒有心情跟這個老闆分享他的第一次,他這也是第一次出手,現在還不知道成績怎麼樣。

「大哥,這個爐子到底怎麼樣?」韓星有點忐忑的問道。

韓孔雀道:「你是怎麼想的?既然知道是仿的,你為什麼要花一萬塊買下來?」

韓星看著這個巴掌大的爐子,道:「我感覺這個爐子製作的很精緻,雖然不是明宣德時期的,但也應該有點歷史,不應該是現代的仿品,如果真是這樣,一萬買下來並不虧。」

「哈哈,當然不虧,可以說還小賺了點。」就在這時,劉長發不知道從哪裡鑽了出來,安了一下韓星的心。

韓孔雀笑道:「劉老爺子好1

劉長發道:「都好,都好,不過,我們這些老傢伙怎麼也不如你們年輕人了。小夥子好眼力,如果讓我看到,我也會出手的,一萬塊不貴。」

韓孔雀看到一臉疑惑的韓星,解釋道:「這就是市場定位的問題了。如果是在古玩街,這樣一件宣德爐,早就被人拿走了,是絕對不會留給你的。

但在這裡就不同了,在這裡,買家都是些大收藏家。所以就有點看不上這種不入流的東西,所以才讓你撿了個便宜。」

中國尋根組織這樣的交流會,是搜集大量小商小販或者是一些不能成規模的收藏家,把他們的藏品聚攏起來,讓一些大收藏家挑眩

可以說來這裡的買主,都是些眼力很高的高端客戶。像一些高仿,民窯,都不能入他們的眼,就像剛才韓孔雀看到的那件精品花瓶,如果那是有款官窯,不管價格多貴,也肯定有人買下了。

劉長發還想說點什麼。不過他被此時興奮異常的韓星打斷了:「大哥,這個爐子到底是什麼時期的?」

韓孔雀笑道:「這個宣德款的爐子,底款中的德字太瘦,有橫,這是清中期的特點,這樣清中期的高仿宣德爐一般市場價在八萬。」

「八萬?這麼說我撿漏了?」韓星獃獃的道。

韓孔雀道:「撿漏了,這樣的宣德爐,八萬塊錢應該很好賣,不過,這是你第一次撿漏吧?好好收藏著吧。第一次很重要,要好好保存著。」

沒有了韓星插話,劉長發終於有了機會跟韓孔雀說話:「韓兄弟,怎麼樣,我們去一邊談談?」

韓孔雀笑道:「其實我們也沒有什麼好談的。如果你們能夠給我弄一個私人博物館的名額,而且具有我說的那些權利,陳嘉義他們答應你們的條件,我也不會拒絕。」

「啊1就算劉長髮長期混跡商場,也被韓孔雀打了個措手不及,他狐疑的看著韓孔雀,不知道韓孔雀怎麼知道他們最近的作為,難道是陳嘉義告訴他的?

韓孔雀道:「我想,你們這些大佬,找到我的頭上,也只有這點事情是我可以幫到你們的了?難道不是嗎?」

劉長發道:「對,就是這樣,不過,我們只需要一小塊立足之地,所以韓先生提出的條件實在是太高了,這樣做,我們會得不嘗失。」

劉長發雖然沒有明說,但他的意思卻是,韓孔雀並沒有那個分量,讓他們單獨為韓孔雀求的一個私人博物館的名額。

「那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我們十個人只是一個鬆散的組合,就像是一家股份制公司,我只守著我自己的那份就好了,你們可以尋求其他那九份。」韓孔雀雖然臉上毫無表情,但心裡則是冷笑連連。

這些人都是看人下菜碟,只不過他韓孔雀沒有一份厚實的背景,所以他們都認為自己好欺負,所以都想從韓孔雀這邊突破。

如果韓孔雀想的不錯,陳嘉義他們肯定不會出賣韓孔雀,也只有他們才知道,龍計劃的實施,實際上就是有韓孔雀主導的。

而他們的身後都有一個龐大的利益群體,讓他們就算獲得了再大的利益,也不會有吞不下的事情發生,甚至每次有利益獲得,還都不夠分。

雖然這次的龍計劃比較大,韓孔雀相信,陳嘉義他們背後的勢力,絕對有能力把獲得的好處全部吞下。

所以劉長發這些人,想要從陳嘉義他們那裡獲得點好處是十分艱難的,除非他們付出極大的代價,不過,這樣一來,還不如來找韓孔雀,畢竟韓孔雀看起來比較好欺負,因為他只是自己一個人。

徐祥山他們是這樣,這個劉長發也是這樣想的,現在,接連遇到了這樣的情況,韓孔雀要是再不能醒悟,那他可就真是個傻子了。

想明白了這些,韓孔雀已經失去了在這裡淘寶的興緻,別人給自己安排的娛樂,可是抱著極大的目的的。

而這麼一點小恩小惠,就想從他手裡拿到極大的好處,那簡直是一本萬利啊!

「年輕人,你們還年輕,以後的機會還有很多,為什麼不考慮一下我們合作的事情?一個權力那麼大的私立博物館,肯定是各方博弈的重點,要得到這麼一個名額,付出的代價太大,這可不是一般人有資格插手的。」劉長發再次提醒韓孔雀,不要太過自不量力。

韓孔雀笑道:「算了,這樣的事情還真不是我能夠插手的,所以,我們就不打擾劉老了,這些天太累了,韓星給向月打電話,我們走了,對了,謝謝劉老你們的招待,今天晚上我玩的很高興,收穫也不錯,以後請你們喝茶。」

說完,韓孔雀頭也不回的就走,就連迎向他的陳嘉義韓孔雀都沒有看一眼,直接繞過了他們,走出了這家會所。

坐進猛禽之中,韓孔雀就看到了江林,韓孔雀還沒有說話,江林就道:「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好搞。」

韓孔雀苦笑:「你們這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江林道:「我們在做私人博物館,現在你也橫插一杠子,你沒有感覺到有點不好意思?」

「這有什麼?你們的名額好像已經下來了吧?這其中有我的一份功勞吧?怎麼?你們還沒加入,就不想讓更多的人分蛋糕了?」韓孔雀沒好氣的道。

「你真想玩?」江林認真的道。

PS:感謝騎鳥看貓、每日簽到兄弟的打賞,感謝aassddffxx兄弟的五星評價。

感謝iopup、淡泊人生5000、guojfff、寧姣姣、清灣、騎牛上高速賽寶馬、逸驊、日育、孤僻の小孩、ginmo、書友090215141439400、攬星追月、電之王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