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五十三章出土文物保管權(萬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了,怎麼這麼傲慢?」看到自己的爺爺吃癟,徐佳琪總算是沒有了那份淡然。 韓孔雀不耐煩的道:「小姐,我認識你嗎?我好像不認識你,請以後不要在跟我說話,我討厭不認識的人跟我搭訕。」 說完,韓...

蛇寶石並不是什麼珍品,只是一塊受了熱會發光的石頭。

這樣一塊石頭,白天被太陽曬熱了,到了夜裡不斷地發著光。

石頭髮出來的光引來了許多小昆蟲,於是蛇就游過來抓昆蟲吃了。

所以,蛇寶石的價格,絕對不值一千萬,但賣個三五十萬還是可以的。

「小韓,怎麼樣?」陳嘉義湊了過來道。

韓孔雀笑了笑沒有說話。

正當韓孔雀正在關注蛇寶石的時候,徐祥山他們也走了過來。

「小夥子,剛才對不起了。」這時,在不遠處的徐祥山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老爺子客氣了,沒有什麼對不起的。」

「我的孫女不知道這裡的規矩,希望你不要見怪。」徐祥山再次解釋道。

「沒事。」韓孔雀沒有再多說話。

剛才這徐祥山明明沒有阻止自己孫女的意思,現在又這樣跟他說話,韓孔雀還真是有點看不起他。

「你這個人是怎麼回事?東西不賣就算了,怎麼這麼傲慢?」看到自己的爺爺吃癟,徐佳琪總算是沒有了那份淡然。

韓孔雀不耐煩的道:「小姐,我認識你嗎?我好像不認識你,請以後不要在跟我說話,我討厭不認識的人跟我搭訕。」

說完,韓孔雀直接擠到了另一邊,離徐祥山他們遠遠的,看到這種情況,徐祥山只有苦笑。

王桂山道:「這小夥子還真有性格。」

「那是,他不止有性格,還有錢,很有錢。就算把你們徐家賣了,也不一定有他的現金多。」龍鱗冷笑道。

「你說什麼?」徐佳琪道。

江林苦笑道:「佳琪,你以後說話要注意一下,不是誰都是你可以用錢砸的。」

「江大哥!1徐佳琪看著江林不再說話。

江林道:「韓孔雀不缺錢。」

「不就是一個幸運的鄉下小子嗎?」徐佳琪不解的道。

「是,這就是你可以看不起他的理由嗎?就算他是個幸運的鄉下小子。你又有什麼理由看不起人家?就像他說的那樣,他根本不認識你,你這是在幹什麼?」

江林也有點生氣了,他真不知道這個徐佳琪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平時高高在上的端著也就算了,但不能傷人。這讓人看著很不爽。

「這東西韓哥想要?」龍鱗湊到韓孔雀身邊道。

韓孔雀道:「先看看再說。」

雖然對傳說中的蛇寶石很好奇,但要花一千萬收購這麼一枚蛇寶石,韓孔雀卻敬謝不敏。

「爺爺你不要說出來,剛才你幫別人鑒定了東西,也沒有收到一點感激,反而成仇了。所以現在我們自己知道就好了,沒必要說給別人聽。」這時,徐祥山放下那枚蛇寶石,剛想說話,就被薛佳琪阻止了。

「臧老哥怎麼看?」女英傑看著臧林道。

臧林道:「小女啊!你也看中了這東西吧?」

「不要叫我小女,叫英傑我會感激你的。」女英傑恨得牙痒痒。

魔都市,就他們兩個收藏的夜明珠多。當然,大部分都是螢石,但能夠向今天這塊能夠發出這麼光亮的夜明珠,他們還真是沒有見到過。

雖然他們手裡都有一部分發光的玉璧,但璧和珠畢竟不同,收藏夜明珠的愛好者,更加傾向於現在這裡的這種夜明珠。

韓孔雀就在他們兩個的身邊,所以兩個人的對話,他聽得很清楚,不過臧林和女英傑卻不知道他。

「兩位喜歡這個東西?」韓孔雀在他們沉默的時刻。適時的插口道。

「怎麼小兄弟也喜歡?」女英傑道。

韓孔雀笑道:「當然喜歡,不過價格太高了。」

「沒錢充什麼大頭?爺爺,這顆夜明珠值不值一千萬?如果值,我就幫你買下來。」徐佳琪再次道。

徐祥山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這讓徐佳琪十分不滿。不過她知道自己爺爺的脾氣,所以沒有再說話。

「這位先生可不可以降價?」這時臧林開口了。

「你能出多少?」中年漢子的普通話說的很彆扭,好像真的是少數民族。

「十萬,如果可以,十萬我會收下。」臧林道。

中年漢子直接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顯然是不願意賣。

而旁邊的徐佳琪已經是臉色通紅,剛才她還問她爺爺值不值一千萬,現在就有人出了十萬的價格,這不是在打她的臉嗎?

臧林出了價,人家不願意,所以他也不好再說什麼。

這時女英傑又開口了:「這位先生,十萬已經算是高價了,既然你不願意,那我再把價格提一下,十五萬,怎麼樣?這個價格還不滿意?」

「一千萬,少了太多,不賣。」中年漢子這次說的話比較多,意思很明白,可以降價,但不能降的太多,太多了就不賣了。

韓孔雀搖了搖頭就想走,這明顯是個騙子。

「裝什麼啊!不懂就是不懂,又是搖頭又是擺尾的,做給誰看?爺爺,你說說,這顆夜明珠到底值不值錢,給某些人長長見識。」

「小丫頭不要再給我拉仇恨了,這顆石頭並不是夜明珠,只是一塊螢石罷了。」徐祥山雖然對夜明珠不太了解,但也知道一些關於夜明珠的情況,而且光線減弱的那麼快的夜明珠,很明顯不對。

這就是一個老專家的敏銳感知了,雖然韓孔雀也看出來了這塊石頭的不同,但他並沒有想到,這顆蛇寶石的光線,是始終在減弱的。

不過,韓孔雀也有他的優勢,他博學強記,所以很少有人能夠像他一樣,不用查找資料。不用窮思苦想,就能分析出這顆夜明珠的來歷。

「原來不是夜明珠啊1

「怪不得看著那麼刺眼呢!夜明珠哪有那麼亮。」

「現在的騙子啊1

「可惜了。」

韓孔雀看著不少人離開,而他卻沒動,如果可以,他還想收下這枚蛇寶石的。

「你憑什麼說這不是夜明珠?」中年漢子。拉著了徐祥山。

徐祥山道:「你這塊石頭是不是需要白天曬太陽?如果不曬太陽晚上有可能就不會發光了?」

「你胡說。」中年漢子有點激動。

徐祥山道:「我是不是胡說你很清楚,所以,十萬的價格已經不低了。」

「十五萬,你還要不要?」這時,中年漢子對女英傑道。

女英傑道:「你要不說清楚這是什麼,我是不敢要的。」

這萬一要是有輻射。那他拿回去自殺啊?

「這應該是一塊天然螢石,十五萬賣給我吧1韓孔雀道。

「二十萬,我要了。」這時徐佳琪那女人,也開始競爭。

韓孔雀看了一眼徐佳琪,這個女人從面相上來看,應該不是那種灼灼逼人尖酸刻薄的人。而且從徐祥山和王桂山的表現看,他們好像有點放任她的架勢,這時,韓孔雀要是再看不出一些貓膩,那他就白自以為自己聰明了。

所以,韓孔雀也不再迴避,他看著徐佳琪道:「徐小姐。不用這麼針對我吧?」

「看出來了?不過,不遭人嫉是庸才,你是那麼的顯眼,自然會吸引仇恨了。」徐佳琪用十分欠扁的語氣道。

對這種臉皮厚的美女,韓孔雀還真是拿人家沒辦法,所以他乾脆的道:「劃下道來,我接著就是。」

「痛快,我就等你這句話呢!聽說你很厲害,玩的也很瘋狂,不如今天我們再賭一把?」徐佳琪道。

「歐陽龍是你的什麼人?來替他出頭?」韓孔雀的眼中寒光一閃。那歐陽龍可是在他的必殺名單上,如果有機會,韓孔雀絕對不介意讓他消失。

「我跟那個倒霉蛋可沒有什麼關係,不過是聽說你手裡有些好東西,而你又藏得很嚴實。所以想通過一些特別的手段,來把你的東西掏出來。」徐佳琪到是很痛快,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個清楚。

「你們想要什麼?」韓孔雀更直接。

「你手裡的所有洪憲瓷,戰國刀幣,還有你手上的那枚青銅蟬戒指。」徐佳琪道。

韓孔雀看著手上的青銅蟬戒指道:「想怎麼要?用錢買?而且還是三百萬?」

「如果用錢可以,那是最好了,只要你出個價?」徐佳琪對著韓孔雀拋了個媚眼道。

韓孔雀苦笑道:「錢,也行,我也不吭你,我手裡有幾萬件民國瓷,有價值的洪憲瓷有三千多件,居仁堂款的最多,有兩千多件,剩下的還有一千多件是洪憲御制款。

刀幣的數量你應該知道,還有這枚戒指,你就給我個市場價就行了,你算算,直接把錢打到我賬上,東西立馬給你。」

徐佳琪無語,這麼多東西,她雖然說得輕鬆,可怎麼算都要好幾億,她還真沒有。

「哈哈,你總算是吃癟了,不過,小韓,允許不允許幫忙啊?要不,錢我替她出了,東西我們兩家分。」江林道。

韓孔雀和徐佳琪幾乎同時道:「你想的到美。」

韓孔雀看了一眼徐佳琪道:「你們既不想出錢,又想要東西,難道想要我捐獻?」

「捐獻不是你作為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嗎?」徐佳琪理直氣壯的道。

「我的這些東西,特別是洪憲瓷,都不算是傳承之物,不知道有沒有捐獻的資格?到時候你們不會用移交來應付我,連我撈出這些東西的打撈費,都不想支付給我吧?」

「放心,你不是從我國境內打撈出水,也不是我國海域,應該算你一個捐獻。」徐祥山道。

韓孔雀無語,他們還真是想要自己捐獻。

「捐獻啊,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也有一些條件,比如,一家私人博物館的名額,並且要有一個國家承認的研究所,當然。挖掘考古資質必須要有,最重要的是,我的這家私人博物館,必須要具有同公立博物館一樣的徵集權和採集權。」韓孔雀道。

「這個根本不可能。」薛佳琪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差點跳了起來。這韓孔雀還真是敢獅子大開口。

「不可能?什麼事情都不是不可能的,從現行法規上來說,私立博物館和國家博物館在一般意義上的待遇是同等的。

早在零一年,《首都市博物館管理條例》規定,不管是公立的還是私立的,都是國家的公益事業單位。都享受國家對公益事業單位的優惠政策。

對國家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禁止收藏的收藏品,無論國立的還是私立的,它享受的徵集權和採集權都是一樣的。

現在只有珍稀動物、文物、古脊椎動物的化石等國家有法律明確規定的禁止出境、禁止交易、禁止發掘的物品,其收藏現在對私立和國家博物館的政策是不同的,其他應該都是相同的。

只不過這部分權利,好像始終被握在公立博物館手中。並沒有對私立博物館開發,如果你們能夠給我弄一個名額,什麼事情都好商量。」

本來韓孔雀還不能確定,國家會真的發放這種名額,畢竟這樣的事情,國內已經討論了十幾年,但最近岳幕靈的那份報告。讓韓孔雀的心火熱了起來。

因為岳幕靈挑唆韓孔雀去考古,自然就要想個正經的出身,如果沒有那份權利,那就是盜墓。

在國內玩盜墓,可不像小說中寫的那麼瀟洒,這可是要命的事情,如果真做了,那可是一輩子的污點,隨時都有可能被政府專政的。

沒想到岳幕靈一查,居然發現。私人博物館居然也能夠獲得考古發掘等權利,這樣一來,陳嘉義他們弄得那家私人博物館是個什麼東西,韓孔雀自然就一清二楚了。

如果真能弄這麼一個權利再手,那國內的出土文物。韓孔雀這家私立博物館也有權利進行考古發掘,甚至是留一部分搞研究。

當然,如果有了徵集權和採集全那就更好了,這樣他就可以把自己考古的收穫,全都留在自己的博物館中,這些藏品雖然會被限制交易,但以後這方面的交易肯定要放開。

如果建立私人博物館的目的就是為了增值的話,就最好不要辦博物館,因為博物館在我們國家還屬於公益性的事業。

建博物館就是為了擴大教育面,通過教育面來為國家做一些公益性的工作,國家也相應地給你一些公益性的優惠,比如說像免稅等優惠政策。

事實上,辦博物館是一項需要高額投入的事業,維持博物館的日常運作、館藏品的更新換代更需要大量的經費,因此想以贏利為目的辦館,是不太現實的。

文物法規有這樣的規定,全民所有的博物館、圖書館和其他單位的文物藏品禁止出賣,私立博物館是否也需遵循這樣的規定呢?

國有的博物館因其藏品都屬於國有財產,進入館藏系列就不允許買賣。

因為過去沒有私立博物館這樣一種情況,所以法規設定時也主要是針對國家文物博物館。

因為無論是企業還是私人辦博物館,都不可能永遠只進不出,它必須有一個館藏品的替代、更新和提高。

博物館不可能有很多資金去進行無限制的收購,必須有進有出才能維持藏品的不斷更新和提高。

在藏品入藏以後,如果能徵集到同類更好的文物,就可以履行一定的手續對過去的藏品進行替代,被替代下來的藏品經過批准,從你的館藏系列中退下來后,就可以自行處置,處置的渠道當然也必須是國家法律允許的流通渠道。

私人或企業直接從民間收集文物,在現在仍然是屬於不合法的行為,因為《文物保護法》規定出土文物歸國家所有,不能流通,如果出現出土文物的買賣,就是違反現行《文物保護法》規定的。

出土文物在出土以後一小部分,如為科研所用,可以留在科研單位和發掘單位,其他的由國家指定送到國有博物館。

如果國家將指定收藏出土文物的博物館範圍擴大,使一部分私立博物館也可以替國家代管和保藏出土文物,從而使同樣作為公益性事業的私立博物館,也擁有保護重要文物的權利。

現在,韓孔雀要的就是這部分出土文物的所有權,就算不能買賣,他也可以獲得保管權。

剛才徐祥山也說了,是不可能,而不是不能,所以說,這不過是他們行業內部的潛規則罷了,國家放開了這部分許可權,但作為公立博物館,肯定不會想要給自己增加一些競爭對手。

不過,國內公立博物館的作為,應該是觸及到了一個底線,他們的不作為,和坐享其成已經到了一種無恥的程度。

很多地下文物,不是他們不知道,而是他們不想知道,只有等到盜墓賊猖獗的一次次挖掘,挖的實在是沒法看了,他們才會進行搶救性發掘,如果有人問,他們也只能用一句經費不足來解釋。

既然你嫌經費不足,那就讓經費足夠的單位和個人來干好了,所以私立博物館就進入了政府的視線。

陳嘉義他們之所以建立一家私立博物館,這方面的政策放開,也是一個主要原因。

現在,韓孔雀也知道了這方面的信息,所以他自然也不像放過這個機會。

既然已經有人獲得了等同公立博物館的權利,那先前那些利益既得者,就沒有了再堵住這個缺口的能力,既然不能堵住,那多他韓孔雀一個也不算多。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