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五十二章蛇寶石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經過510分鐘的適應過程才能看到。 那些用手一捂便能看到發光的螢石夜明珠。基本都是假的,就是拿稀土釔做成釔粉水來浸泡而成的。 因此,看到太亮的夜明珠就要打個問號了,尤其是那些動輒幾噸...

每天一萬字更新求月票,求保底月票,感謝上帝之屁屁、碧海晴空!光、笑看天夢百年、疙瘩79、19830515zl、月亮工坊、徽fang、可樂牛奶泡麵等兄弟的打賞。

蟬是中國古代玉器的常見題材,古代的蟬按用途區分主要有含蟬、佩蟬、冠蟬三種。

由於蟬的蛻殼變化,居高飲露,所以被古人賦予兩個寓意:一、脫胎換骨,復活再生二、清高,廉潔,直言不諱。

早在新石器時期的紅山文化中就有蟬形玉器出現,此後歷朝也多有發現。

古代玉蟬的造型不斷發展變化,每個時代的玉蟬都有一定的造型特徵。

佩蟬是佩戴在腰間或胸前的一種裝飾品,通常用繩穿系佩掛,所以均有穿孔,韓孔雀這個就屬於少見的裝飾配蟬,而且是十分少見的首飾類。

廣陵市發現的西漢墓葬眾多,出土的蟬形器不少,但都是蟬,未發現有穿孔的裝飾佩蟬。

一般的蟬質地都是玉、石和玻璃三種,青銅的更是沒有見過,而韓孔雀的這枚青銅蟬戒指,他雖然沒有看的太過清楚,但只是隨意看看,也能夠看出來,這應該不是鑄造,也不是打造,而是雕刻出來的。

刻銅印章,刻銅墨盒他都見過,可就沒有見過雕刻的銅蟬,而且是一隻戒指。

「咦?這是雕刻出來的?」這時,徐祥山也發現了韓孔雀手上的那隻銅蟬,那隻銅蟬靜靜的趴伏在他的中指上,在中指上戴戒指,說明已經戀愛。這樣的戒指,韓孔雀自然是不給其他人看的。

「蟬是琢雕而成,陰刻線深淺粗細不一,邊緣有稜角,普通金屬蟬是模鑄成的。陰線一般較粗,深淺一致,粗細基本相同,無稜角。」王桂山下了結論。

「包漿渾然一體,蟬型薄而大,加上刀工應該是西漢的漢八刀。」徐祥山的實現釘在韓孔雀的手指上。那灼熱的目光,好像要把韓孔雀的那根手指燒斷,最好是讓那枚戒指戴在他的手上。

「哇!韓哥就是韓哥,你可真行,隨便拿出來的一枚戒指就是漢代的。」龍鱗羨慕的看著韓孔雀的手指,表示現在的黃金鑽石玉戒指都弱爆了。還是銅戒指好啊!

「早就聽說過漢八刀的大名,還從來沒有見到過,沒想到這麼一隻小知了上面,居然也能看到漢八刀。」劉鳴玉有點酸酸的道。

「小韓,你這銅戒指哪來的?最近沒有聽說過你撿漏啊?」江林有點嫉妒的道,剛才他才以八隻青花茶船壓了韓孔雀一頭,現在又被韓孔雀翻盤了。

「這隻青銅蟬。看雕工,可跟我們廣陵市發現的玉蟬,琉璃蟬很像啊1王桂山看著那青銅蟬,感覺十分眼熱。

「恩,確實跟你們最近幾年發掘出來的玉蟬很相似,看雕工,應該是同一時代的東西。」徐祥山道。

韓孔雀笑道:「那種蟬我可不敢帶出來。」

漢代出土的蟬,最多的還是玉蟬,漢代的各個時期,蟬都是玉質作品中的重要題材。

玉蟬的用途主要有兩項。一為佩飾,流行於商之前,漢代玉蟬多為逝者口中的含玉,稱為「琀」,在逝者口中置玉是古代的一種入葬習俗。

徐祥山和王桂山說的肯定就是這種含蟬。而韓孔雀肯定不會帶一隻從墓中弄出來的東西。

「好了,東西也看了,我們這交流會是不是可以開始了?我看那邊很熱鬧啊1韓孔雀看兩個老頭不想說什麼,他也不會自動提起,所以很乾脆的轉移話題。

「等一會吧!還沒有正式開始,等一會開始了,那邊的人還會更多,今天你可是要好好睜大眼睛,他們組織的交流會,聚集起來的好東西可不少。」劉鳴玉道。

「韓先生,不知道你的這枚戒指能不能賣給我?我給你三百萬。」就當韓孔雀他們開始討論主辦方的成功之處時,一直在跟賀承前他們說話的徐佳琪開口了。

韓孔雀一怔,他轉頭看向那個笑盈盈的美女,道:「你在跟我說話?」

「這裡還有其他人姓韓嗎?」徐佳琪一臉笑意的道。

「這我還真不知道,不過,我好像不認識你。」韓孔雀毫不客氣的道。

在這裡,只有那些低級會員,也可以說是一些古玩販子,才會在這裡賣東西,而且這也是他們千方百計進入這裡的主要目的。

中國尋根這個很鬆散的組織,吸收低級會員的門檻是很低的,只要你有一件得到他們初步認可的古玩,就可以一直參加他們的這種聚會,直到這件古玩賣出去,如果你沒有了用來進門的古玩,那就失去了低級會員的資格。

「一回生二回熟,我們見面不就認識了嗎?韓先生嫌錢少?你可以說個價,只要合適,我絕無二話,誰讓我爺爺喜歡呢1徐佳琪沒有理會江林的阻擾,繼續跟韓孔雀談價。

韓孔雀摸著手上的青銅戒指,對陳嘉義道:「陳哥,聽說中國尋根這個組織很鬆散?我現在應該獲得了這個組織的低級會員資格了吧?」

「任何人,只要有一件說得過去的古玩,都可以參加這種聚會。」陳嘉義道。

韓孔雀起身道:「那失陪一會,我去那邊轉轉。」

說完,韓孔雀示意韓星,兩個人直接起身離開。

「真是沒素質。」徐佳琪看著起身離開的韓孔雀,居然面不改色,還是那麼的笑意盈盈,不過說出來的話,卻讓人很不喜。

「徐小姐,我們還有事,就先失陪了,徐老,我們告辭了,你們好好玩玩。」陳嘉義看了一眼徐佳琪,直接起身離開。

「咦?陳兄弟這是去哪?不會怪我們招待不周吧?我們今天為了你們可是盡了最大的努力,我們會讓你們看到我們的誠意。希望以後我們能夠攜手合作。」

這時,一個精瘦的老人走了過來,這時中國尋根的以為高級理事,在國外華人圈裡很有威望,當然。他的家族在國外的勢力也很龐大。

這個老人叫劉長發,雖然名字比較土,但人卻是一點也不土,他一電子起家,特別是手機主板的生產佔據了全球市場的一半份額,可以說他的公司是一家絕對的巨無霸。

「劉老真是太客氣了。我們兄弟正想到那邊看看,希望有所收穫。」陳嘉義指著人數最多的交流區道。

「哈哈,我就知道你們年輕人喜歡熱鬧,不如我們一塊過去?」劉長發道。

「真是麻煩劉老了。」陳嘉義說完,當先走了出去,直接把徐祥山等人留在了這裡。

當然。劉長發早就看到了徐祥山等人,不過陳嘉義他們連介紹的意思都沒有,那麼他自然是不想節外生枝的,所以也只當沒有看到,就離開了。

雖然只當徐祥山是首都博物館的副館長,不過也只是一個副館長,這樣一個人物。如果是平時,他也許會跟他結交一下,但現在,就算了。

韓孔雀走進大廳,這裡已經變得很熱鬧,雖然沒有人高聲喧嘩,但四處都可以見到互相交換東西,或者是買賣東西的人。

這個交流會的目的很簡單,就算流通古玩,互相交流。

組織方之所以放低門檻。就是為了吸引有好東西的人來這裡交易,由於組織方可以吸引更多有錢人來參加,所以對那些有東西,卻找不到好門路出手的古董販子,更是具有極大的誘hu力。

韓孔雀走在人群中。心情漸漸的平復下來,一個自以為是的女人,他實在是沒有必要跟她生氣。

看著各式各樣的東西,雖然好東西沒有多少,但這裡的大多數物品的價值並不高。

當然,價值高的東西也有不少,但這樣的東西,往往都具有很大的爭議,如果想要出手,就要憑自己的本事了。

所以,不要以為在這裡就沒有假貨了,畢竟中國尋根這個組織,可沒有給這裡的人提供信譽擔保,所以,這裡也算魚龍混雜。

不過,總體來說,這裡的東西,已經不比古玩街上那些老店鋪里的東西遜色了。

而古玩街上那些老店鋪的好東西,一般人是絕對看不到的,而在這裡,卻可以隨意觀看,如果真心想買,甚至可以上上手。

這裡還是有不少好東西的,像哥窯瓷,韓孔雀就看到了一件哥窯方瓶,不過那方瓶的主人直接要價一千六百萬,並且謝絕還價。

先不說這瓶子是不是真的,反正這瓶子的主人認為是真的了,所以人家出的這個價格,還真是不貴,現在有很多拍賣行,都是以這個價格,作為底價進行拍賣的。

韓孔雀只是簡單的看了看,就直接搖著頭走了,這件哥窯方瓶就算是真的,這麼高的價格韓孔雀也是不要的。

「大哥,那邊出了一顆夜明珠。」正當韓孔雀想要研究一下一隻紫砂壺時,韓星湊在韓孔雀跟前說道。

「夜明珠?」韓孔雀抬頭去看,發現韓星指的方向,已經湊過去了不少人。

「走,我們過去看看。」雖然不是那麼喜歡這種東西,但有個人喜歡,而韓孔雀卻想從他手裡獲得一塊夜明珠。

白曉亦調查過臧林,他就喜歡收藏夜明珠,而那塊疑似垂棘之璧的三角形玉璧夜明珠,卻是韓孔雀必得之物。

夜明珠不一定得是圓的,有人非要強調其中的珠字,那是無知的表現,是沒好好讀歷史書的緣故。

在古代,珠就是珠寶的意思,唐朝還把珠寶稱為玻璃,玻璃叫做琉璃呢;古代的璧字也有寶石的意思,而不是單指有孔的圓環。

所以,那塊殘缺的垂棘之璧,也可能被臧林收藏了。

韓孔雀快步走上前,發現陳嘉義江林他們也在。

韓孔雀沒有打擾他們,他也看向那間特製的小黑屋,此時小黑屋之中,一塊圓形的石頭,正發出又均勻又穩定的光。把周圍的一切都照亮了。

這樣一塊能夠發光的石頭,很神奇,也很漂亮,所以才吸引了這麼多人來觀看。

夜明珠的定義應該是能發出磷光的礦物,這些礦物裡面含有某種稀土元素。經過光照后,把光源去掉,礦物還能持續發光。

不過常見的天然螢石夜明珠,在被窩或暗室里,才能看到非常柔和非常淡的亮光,而且眼睛要經過510分鐘的適應過程才能看到。

那些用手一捂便能看到發光的螢石夜明珠。基本都是假的,就是拿稀土釔做成釔粉水來浸泡而成的。

因此,看到太亮的夜明珠就要打個問號了,尤其是那些動輒幾噸重的螢石夜明珠,更要想想自然界中真有這麼多發磷光的大螢石嗎?

現在夜明珠賣個十萬二十萬是有的,但叫價幾億幾千萬的就沒人要。恐怕主要原因就在於這些造假的把市場搞亂了。

現在科技的發達,要「人造夜明珠」就像人造大理石、人造鑽石、人造水晶一樣容易,在普通礦石中加入一些發光物質,即會發光。

就像以前的鐘錶夜光一樣,假的夜明珠經過強的放射源照射之後,會發出熒光,有的可以保持三五個月甚至一年。

自然界中。目前所知的能發出磷光的礦物大概有二十多種,譬如新、疆的鋰輝石就有能發磷光的。

而歷史上記載的紅寶石夜明珠、祖母綠夜明珠之類是非常少見的,因為能發磷光的天然螢石還相對多一些,所以現在的夜明珠多指螢石夜明珠。

螢石在自然界的量很大,但基本是發熒光的,發磷光的與整體比起來所佔比例非常小,所以螢石夜明珠也挺珍貴的。

像慈禧去世后口含的那顆夜明珠,傳言後來落到了宋美齡手中,據韓孔雀分析,應該也是螢石夜明珠。

由於見過真正的夜明珠。所以現在這個夜明珠,卻給了韓孔雀不一樣的感覺,至於怎麼不一樣,韓孔雀卻又說不出來。

這顆夜明珠的價格是一千萬,一個不上不下的價格。不過,現在的人,被假的夜明珠嚇怕了,所以看得多,真正出價想買的不多。

不過雖然不多,但還是有幾個的,其中一個就是那個臧林,還有一個,韓孔雀雖然從來沒有見到過,但他應該是女英傑,太陽部落的大老闆。

女這個姓氏很古老,姓這個姓的人並不多,所以很容易被記祝

有了這兩個人參與,就算韓孔雀對這顆夜明珠不感興趣,他也堅決的湊了上去,就算不買,先認識一下那兩個人也好。

「我可以看看嗎?」韓孔雀看著那個老闆,一個黑瘦的中年人,看相貌到似雲南那邊大山裡的少數民族。

老闆沒有說話,而是直接點了點頭,所以韓孔雀也毫不客氣的把那棵夜明珠拿了起來。

韓孔雀翻來覆去的不斷查看,沒有一點作假的痕,也沒有讓人不舒服的感覺,這應該不是人工造假的螢石。

但這顆夜明珠,卻跟他手裡的那串夜明珠絕對的不同,到底是哪點不同,韓孔雀卻有說不上來。

最後,他想湊近了細看,但夜明珠發出來的光線雖然不是太過刺眼,但也不能讓他看清這顆夜明珠的樣子。

就當韓孔雀想要放下這顆夜明珠的時候,他卻有了意外發現,他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腥味。

腥味,這種腥味他很熟悉,是屬於蛇類的。

由於出身農村,夏天捉蛇機會每個男孩子都干過,而拿了蛇的手,會有一股很濃烈的腥味,這種腥味,就算是用肥皂或者是洗衣粉清洗幾次都還會保留,所以韓孔雀對這種腥味還是很熟悉的。

蛇的味道,怎麼會出現在了一顆夜明珠上?

答案顯而易見,因為韓孔雀小時候就比較好奇,所以在看了課本上的一些敘事文之後,都會研究一遍。

在斯里蘭卡的熱帶叢林中,大約有五十種蛇,有一種叫阿麗亞的蛇,它的嘴裡有一塊發光的寶石。

這種蛇平時把寶石含在嘴裡,當蛇需要亮光時,它就把寶石放到一塊平坦、乾淨的石頭上,白天讓陽光曬它,自己躺在石頭的對面。

晚上蛇把它含在嘴裡,在夜裡把它放在自己的面前,這完全是為了吞食一切從黑暗中,向神秘亮光撲來的獵物。

這是蛇找到的螢石含到嘴裡,當做了晚上撲食的誘餌,當然這種蛇寶石是可以做夜明珠用的!

這是一種能夠發光的寶石,發的光又均勻又穩定,可以把周圍的一切都照亮。

一般當地的居民,遇到了蛇寶石之後,都是悄悄地爬到一棵樹上,把事先準備好的泥團突然投向發光的寶石。

這時周圍馬上會黑下來,樹底下的草叢中傳來一陣「沙沙」的響聲,可以猜測的到,蛇正在不安地竄來竄去尋找自己的寶石。

過了一會兒,「沙沙」的響聲停止了,但這時蛇還藏在附近,是絕對不能下樹的。

當地居民往往會在樹上呆上整整一夜,等天亮時,看好了周圍的環境,發現沒有了危險,才會從樹上爬下來,這時扒開泥團,蛇寶石就在裡面。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