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五十章端硯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不放心交給別人。 而通過最近一段時間的觀察,也許張向月接近他,是背負了某種任務,但韓孔雀和陳嘉義他們做的一些事情,已經超出了一個普通人應該做的,所以對國家來說,他們已經沒有了茨限制。 ...

求月票,這個月還是每天一萬字更新,算是天天爆發了吧?求月票要趁早,爭取這個月進入分類月票榜前十。

雖然知道了一個大計劃,也許能夠利用這個計劃,韓孔雀可以獲得更多好處,不過他並沒有這麼做,既然他已經佔據先機,那就坐享其成好了,太過貪得無厭可不是好事。

吃完了飯,柳絮已經不能在外面多待,家裡已經幾次打電話催她。

韓孔雀只能收拾了一些錢家角的地形資料,離開了。

韓孔雀知道錢種樹有坑他的意思,但畢竟沒有坑成,反而讓韓孔雀的了一個大便宜,所以韓孔雀不為己甚,並沒有提起錢種樹的齷齪。

這讓錢種樹心裡很是感激,當然,畏懼韓孔雀也是一方面的原因,畢竟,逼的他匆忙賣出傳家寶的歐陽龍,都拿韓孔雀沒辦法,這樣的人,他錢種樹肯定也得最不起。

所以錢種樹榦脆,把手中一些傳承下來的古籍和資料,全都一股腦的給了韓孔雀。

這次出來,韓孔雀收穫極大,自然是高興異常。

如果沒有柳絮家裡不時打電話來催促,那就更好了。

「你家裡找你有什麼事?」韓孔雀問道。

柳絮道:「能有什麼事?不讓我在外面過夜唄1

「你這家教還真好,不過,今天晚上陪我一塊去參加那個交流會啊1韓孔雀想讓柳絮融入自己的生活,當然,也想兩個人盡量多待在一起。

「看看吧!我大姐給我打電話了,好像我姐跟姐夫今天都要到家裡吃飯,這樣我就沒法出門了。」柳絮有點無奈的道。

韓孔雀道:「我什麼時候也能上你們家的門?我可是盼著呢1

「有空我通知你。」柳絮也是無奈。按說以韓孔雀的條件,她的父母應該很滿意才對,可奇怪的是,她的父母居然很反感韓孔雀,這讓柳絮百思不得其解。

回到魔都。韓孔雀把柳絮送回家后,直接來到了公司。

「岳幕靈,陝、西那邊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韓孔雀看到岳幕靈,立即想到了她提出來的那份報告,黃金,他是不嫌多的。

當然。黃金馬什麼的他更是不嫌多,既然漢代的鎏金的銅馬,都能成為各大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如果他能夠弄一匹金馬,那不是牛逼大了?

岳幕靈道:「已經確定了一處地點,那裡地下有一片狹長的砂帶。曾經有人在那裡挖沙時,挖掘到過青銅劍,我想,歷史上的韓、原之戰應該就在那一片,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怎麼把那片地方佔為己有,要知道。先在國家禁止隨意采砂。」

韓孔雀道:「能不能弄到采砂證?通過正規渠道。」

「河道采砂證,專由水利部門發放,一個地方一樣規定,我們從魔都跑到陝、西去挖砂,怎麼想怎麼不靠譜,再說,人家當地政府都禁止采砂了,我們有什麼面子讓人家給我們發放采砂證?」

「說的也是,我們的臉也不必別人大,這樣。如果我們去那邊投資怎麼樣?」韓孔雀想到錢家角的事情,也許以投資的幌子過去,圈下一片地,那還不是隨他們怎麼整都行?

「投資?投資什麼?」岳幕靈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韓孔雀道:「沙地還能幹什麼?種花生,現在的外面賣的花生油可是不能吃了。我們乾脆自己建立一個花生種植基地,這個基地就放在陝、西,既然是投資,投資額度可以適當的大一點,多圈下一些土地,畢竟土地也是不可再生資源。」

「你是老闆你說了算,不過,就像錢家角村的那些水田,一畝兩千元的價格承包下來,加上耕種和人工的成本,種出來的大米,我們能夠賺會本來嗎?」岳幕靈感覺韓孔雀最近的幾個主意都不太靠譜。

「按照畝產兩千斤大米計算,每斤只要賣到一百元,那就肯定賺錢。」韓孔雀嘿嘿笑著道。

岳幕靈翻白眼,但韓孔雀並不在乎,雖然韓孔雀不知道錢家角能夠種出什麼樣的大米,但他知道有了活性水,以後錢家角出產的大米肯定就會有所不同。

這一點從用活性水沁泡過的大豆就能看出來,畢竟現在用那些大豆做出來的豆腐皮包子,已經算是賣出了天價。

現在國內的大米,最貴的是黑long江省的五、常大米,市面上的五、常大米大多能賣到四五十元一斤,一種抗氧化有機米更是賣出了每斤199元的天價。

中糧集團進口的日本大米品種分別是日本新縣產的「越光」和宮城縣產的「一見鍾情,中糧集團在國內選擇的銷售城市僅首都、魔都兩地。

「越光」零售價為每袋2公斤198元,「一見鍾情」為每袋2公斤188。

既然別人都能賣出這麼貴的黑心大米,他韓孔雀自然也可以。

既然大米能夠賺錢,那花生自然也不在話下。

「既然以投資的名義圈下那片地,不過,圈下以後怎麼辦?」岳幕靈有點狡黠的道。

韓孔雀看了岳幕靈一眼道:「當然是留著了,難道還真的要挖沙啊?」

「嘿嘿,老闆,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問題,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岳幕靈看著韓孔雀壞笑。

「你這是什麼表情?」韓孔雀被笑得一身白毛汗。

岳幕靈道:「這可是一個大坑,如果你自己願意跳,以後可絕對不能怪我。」

「不怪你,既然是我願意跳的大坑,那大坑裡肯定有寶藏,說說,是個什麼樣的大坑?」韓孔雀好奇的道。

岳幕靈道:「你前次不是讓我們查了一下魔都那些公子哥的資料嗎?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他們組建的那家私立博物館,居然有自主徵集文物的權利,而且他們這家私人博物館,居然享有很多跟公立博物館一樣的權利。」

「這是什麼意思?」韓孔雀是真驚訝了。

「就是說。他們可以自己考古,並且發掘古代墓葬,而發掘出來的古代墓葬,居然可以留在自己的私人博物館中收藏展出,甚至可以買賣。當然,買賣的對象是國內一些博物館,但這樣的事情也足夠逆天了吧?我想你肯定不知道這個消息。」岳幕靈道。

「真的假的?私人博物館也可以做這些?」韓孔雀簡直不敢相信。

「這樣的文件早在十幾年前就有了,不過當時只是在修正,現在出台了也不奇怪,只不過一般人不會想到要了解這些。所以也就沒有多少人知道罷了。」岳幕靈道。

韓孔雀道:「行了,我知道了,這坑我還真的要跳一跳,你先派人去把地佔下,只要佔下就好了,其他動作都停下來。如果真的跳到了你說的坑裡了,那我們就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去考古而不是盜墓了。」

「這個可不容易,要知道在國內建立博物館肯定是個大坑,不小心可是會栽跟頭的。」岳幕靈有點擔心的道。

在國內,按照國內的法律,就算成立了私人博物館,也沒法用來盈利。這就是一個公益事業,所以國家才會放開。

但韓孔雀決定了,岳幕靈也沒有再說什麼。

過了一會兒,韓孔雀和張向月同時走進了他的辦公室,韓孔雀道:「怎麼樣?」

韓星道:「存進大哥你的專屬寶庫里去了,不過,這樣也不是辦法,單單保管費就太高了,而且那麼多東西,就算放在銀行。也很引人注目。

剛才那個招行的經理,就提到過,如果存入銀行太多東西,這會讓銀行保險庫也變得不是那麼保險。」

韓孔雀一愣,不過一想也真是那麼回事。雖然銀行很安全,那是因為沒有足夠的利益,如果讓人知道,搶一次銀行,可以讓很多人一輩子衣食無憂,還真有可能有人會鋌而走險。

看來他那些東西,給銀行也帶來麻煩了。

但此時,韓孔雀還真沒有地方,保存他那些寶物。

如果韓孔雀想要搞收藏,那他就一定要有自己的收藏室,不過,以他此時收藏的東西,面積太小的收藏室,已經不適合。

最起碼他在古玩街租的房子,是沒法放下太多東西的,不說今天弄到手的大缸和玉碑,只是他弄到的刀幣,地方小了就放不開。

如果想要以後再收集一些好東西,建造一座大的儲藏室,勢在必行。

想到江林他們自己打算建立一家私人博物館,那他也可以,如果他們在錢家角周圍建立他們的博物館,那他韓孔雀也可以在錢家角直接建立自己的收藏室。

平時可以放在江林他們的博物館展出,展出玩了,可以轉移道自己的私人收藏室,這樣一來,就可以解決他那些寶物沒地方放的問題。

還有,如果有足夠的地方,他存在玄元控水旗中的很多東西,也可以拿出來。

畢竟黃金可以始終藏在玄元控水旗之中,但那些珠寶首飾,或者像是拔步床等東西,就不能老是藏在玄元控水旗當中了。

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士來做,這一貫是韓孔雀的信條,所以他直接把建設收藏室的事情,交給了白曉亦負責。

一座專業的收藏室,肯定不會像普通建築物一樣簡單,更何況,韓孔雀想要的可不是普通的收藏室。

他在辦公室里研究了那麼長時間的金字塔能,自然不會白研究。

所以韓孔雀直接把錢家角的建設方案,連同一個具有金字塔結構的收藏室,同時交給了白曉亦,讓白曉亦找專業的建築設計師,整體規劃錢家角的建設方案。

把所有事情安排好了,韓孔雀給柳絮打了電話,沒有意外,她晚上不能出來。

沒辦法,韓孔雀只能自己去參加今天晚上的交流會。

坐在車上,韓孔雀道:「韓星今天晚上沒事情吧?」

「沒事。」韓星道。

韓孔雀道:「那你陪我參加一個古玩交流會吧1

「謝謝大哥。」韓星立即高興了起來,現在韓孔雀參加的交流會,自然不會是普通交流會。

韓孔雀笑道:「謝什麼?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學的再多,也不如多看多領悟,一些東西是任何人都沒法教給你的,就像岳幕靈,那個小姑娘你絕對不能小看。她雖然沒有學習考古,但她整理的資料,絕對能讓你這種科班畢業的大學生膛目。」

韓孔雀想了一下,就把關於古代黃金消失之謎的那份報告,轉發到了韓星的郵箱之中。

「這是岳幕靈整理出來的一份總結性報告,你可以看一下。有很多古墓,都是有跡可循的,岳幕靈不會看風水,她也沒學過考古學,也沒有盜墓賊那種探墓的本事,可她就是能夠通過一些普通歷史資料。分析出一些讓人看了目瞪口呆的事情。」

韓孔雀認真分析了一下岳幕靈的那份報告,特別是指出了岳幕靈搜集的一些古籍記載的詳細出處,這份報告的字數雖然不多,但絕對耗費了極大的心血。

看到韓星在認真看那份報告,韓孔雀不再多說,他面向張向月道:「向月,你有什麼打算?」

「沒有什麼打算。我覺得現在這份工作就很好。」張向月一邊開車一邊道。

韓孔雀笑道:「你家裡給你找的工作怎麼樣了?」

張向月道:「我感覺不太適合我,在工廠里每天朝九晚五的幹活,我怕我適應不了。」

「專門給我開車也不是長法,你原來在部隊幹什麼?」韓孔雀問道。

「剛開始就是大頭兵,後來在團後勤部幹了四年。」張向月道。

韓孔雀道:「這樣,你也幫我做做後勤吧!也許信息公司這邊的後勤沒有什麼幹頭,但龍雲號那邊,需要一個人專門管理後勤,不如沒事時,你把那邊的後勤抓起來?」

龍雲號就是韓孔雀買的那艘十萬噸巨輪。現在基本的改裝已經完成,而且這些時日宋敏他們還出海進行了一次海試。

在這期間,宋敏需要的東西很多,而且很多東西都算是敏感物資,像炸藥。像遠程無線電設備等等,很多東西都可以用作軍事用途,所以,韓孔雀並不放心交給別人。

而通過最近一段時間的觀察,也許張向月接近他,是背負了某種任務,但韓孔雀和陳嘉義他們做的一些事情,已經超出了一個普通人應該做的,所以對國家來說,他們已經沒有了茨限制。

就像今天晚上的交流會,如果不是他們在海外弄出來一座人工島嶼,像中國尋根那麼龐大的組織,怎麼可能這麼巴結陳嘉義和韓孔雀他們,而且還從揭、陽,一直追到了魔都。

國家也是這樣,韓孔雀他們有了那一座島嶼支撐,就算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國內的容忍度也會增加,最起碼一些敏感的東西,他們已經有資格觸碰,並且會得到國內的默認。

既然不用瞞著人,所以韓孔雀也就沒必要對張向月保密,龍雲號的存在,肯定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現在,韓孔雀只要保護好模擬魚的秘密,其他都是可以暴露,並且可以輕易捨棄的。

韓孔雀回到家,看到劉慧玉正在拾掇她那個小攤子,顧小苗在一邊幫忙,而韓榮耀卻在一邊跟老韓說話。

「說什麼呢?」韓孔雀走過去道。

「榮耀在說他上班的趣事。」韓建國此時是滿臉紅光,他的一個兒子就要結婚了,而且還有了一份很體面的工作。

韓孔雀看著韓榮耀道:「既然感覺有趣,就好好乾。」

「這兩天你又去哪了?怎麼老找不到你?」韓建國問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我去其他地方了,今天晚上我不在家吃飯,你們自己吃吧!我一會兒還要出去。」

「你每天就這麼忙?就連你弟弟要結婚了也不知道在家裡幫下忙。」韓建國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韓榮耀道:「沒事時,多幫媽媽做些事情。」

說完,韓孔雀沒有理會老韓,自己走進了地下室,他從枕頭底下拿出一枚青銅蟬戒指,這個東西可以作為古玩交流會的門票。

韓孔雀手裡的這枚青銅蟬戒指,可以說十分罕見,這次拿出來交流,肯定會出點風頭。

這次交流會在魔都市郊外的一家會所之內,會所除了豪華的房間和娛樂設施之外,還有溫泉浴室,可以說所有能夠享受到的,這裡都有。

走進一座輝煌的三層小樓之內,樓內大廳里已經有不少人在。

「韓先生,這邊請。」一個黑衣侍者,在看到韓孔雀和韓星進來之後,立即跟了上來。

「恩?」韓孔雀看著侍者。

侍者道:「陳先生他們正在那邊等著韓先生,說韓先生過來了,讓我們把您請過去。」

「陳嘉義?」

「是的,韓先生。」

「小韓,這次帶了什麼來?拿出來讓我們看看。」劉鳴玉看到韓孔雀身上沒有帶著什麼東西,立即好奇起來。

韓孔雀笑道:「你們都帶了什麼來?先拿出來讓我開開眼界先,如果都是應付公事,按我就用這個應付一下就行了。」

說著,韓孔雀從口袋裡掏出一枚戒指,那是一枚紅寶石戒指,紅寶石不是多麼名貴的頂級寶石,但也是一枚質地純凈的暗紅色天然寶石,鑲嵌在一枚黃金戒指上,看起來很漂亮,但在這種場合,確實只能算是應付公事。

「我帶來的是一塊端硯,你想看就拿去看好了。」劉鳴玉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