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四十九章搶先一步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兒子居然虧空了大筆公款。 這讓已經窮極了眼的歐陽龍,頓時惡向膽邊生,計劃打江林的臉的同時,還想狠撈一筆。 所以歐陽龍很是整治了錢種樹的兒子一頓,也許是錢種樹的兒子被整治的狠了,居然跑...

看到韓孔雀跟江林聊得熱火朝天,歐陽龍的臉色更加難看,他此時對著錢種樹喝道:「錢老頭,你想明白了沒有,這是你們張市長,你不會不認識他吧?」

韓孔雀看著歐陽龍那不善的臉,立即知道錢種樹為什麼會這麼著急的把土地承包給他了。

現在歐陽龍這小子可是沒錢,如果讓他獲得了錢家角的開發權,錢家角的鄉親們可就慘了。

這樣的二世祖,來這裡就是圈錢的,讓他們投錢幫助村民解決以後的生活問題?那簡直是白日做夢。

就在這時,歐陽龍的隊伍後面,有一個眼鏡男沖了出來,跑到歐陽龍跟前,跟他小聲說了幾句。

「錢老頭,你不要你兒子的命了?你居然把東西偷偷的賣了?我不會放過你兒子的。」歐陽龍一聽那眼鏡男的話,立即暴怒起來。

「乳臭未乾的臭小子,居然敢威脅我?你知不知道,我一句話就可以讓你永遠留在這裡?」錢種樹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了那種忠厚老實的形象,而是一臉獰猙。

「老不死,我還真不信,你看我回去,怎麼讓你兒子死無葬身之地。」歐陽龍也是一連獰猙,兩個人這樣看起來都不是什麼善類。

「夠了。」跟著歐陽龍來的那位張市長,喝止了歐陽龍。

「錢村長,你說說是怎麼回事?」張市長是錢家角的父母官,像錢種樹這種老村長,他還是知道的。

錢種樹道:「怎麼回事?我們村子里這麼多地,你們想要多少錢買?八百萬?做夢吧你們,現在我已經把地全都承包了出去。有本事你們就從承包商的手裡拿,欺負我們農村人?你們是瞎了眼。」

「你把你們村子的地承包出去了?誰給你的權利?」張立猛再也沉不住氣,暴怒的道。

他今年才三十五歲,正當壯年,他這樣年輕。可已經是一個縣級市的市長,為了前途不可限量,本來這次錢家角村的工程,是可以作為他的一項閃亮政績,讓他在接下來的官場之中更進一步,沒想到。此時卻出了岔子。

錢種樹冷笑道:「誰給我們的權利,不是你們嗎?你們要是不下放了那麼大的權利,我們怎麼可能把村子里的地,高價承包出去?」

「你利用了我?」歐陽龍怒發如狂,他被韓孔雀和陳嘉義坑了一把大的,急需一大筆資金來填窟窿。所以他利用關係,好不容易把錢家角的承包合同弄了下了,沒想到,現在卻便宜了別人,而這個別人,還是他最不待見的仇人。

歐陽龍惡狠狠的看著韓孔雀,有這小子在的地方。就沒有好事。

「你這樣可是會犯大錯誤的。」張立猛冷冷的對錢種樹道。

錢種樹笑道:「犯錯誤?我這麼大年紀了我還怕什麼?不要以為你是個破市長,既可以在我的一畝三分地上得瑟,惹急了我,把你的車子掀到溝里。

你們這些貪官污吏,我們村的土地每年的出租費用是四百五十萬,而你們給了多少,八百萬就想把我們村子的土地全部買下?

嘿嘿,知道今天我們收到了多少錢?十年的土地承包費四千五百萬,而且是完全屬於我們的,這我們村子里的父老還真要感謝你們。如果沒有你們,我們怎麼可能把這筆錢全部分給村民?」

「你們家的那些大缸呢?難道你真不要你兒子的命了?不要以為有了錢,就可以救你兒子,那些錢可不屬於你這個老不死,而是屬於你們全體村民的。

八百萬的窟窿。我看你們家怎麼堵上,只要你們堵不上,我就能要了你兒子的命。」歐陽龍此時滿臉獰猙的對錢種樹道。

錢種樹此時滿臉怨毒的看著歐陽龍道:「就是你這個小崽子最毒,如果不是你,我又怎麼可能把我們家的傳家寶賣了?你沒想到吧?你三百萬都不願買的那十七隻大缸,我賣了三千五百萬,小崽子,你這麼惡毒,肯定要遭報應的。」

江林此時已經有點傻眼:「李市長,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這裡的地是給我們留的嗎?」

「你做夢呢?就算我沒有得到,你也不可能得到。」歐陽龍被錢種樹起了個半死,轉過身對著江林就噴開了。

江林冷笑道:「我們可是跟魔都市政府有協議的。」

「那又怎麼樣?如果不是這小子橫插一杠子,這裡的地就完全屬於我了,不過現在也不錯,總算是沒有落入你們的手裡。」歐陽龍冷笑。

「張立猛市長,難道你不知道市裡的決定?」李長勝道。

李長勝是魔都市副書記,而張立猛只是一個地方縣市的市長,兩個人的地位相差巨大。

不過,他們畢竟還沒有隸屬關係,所以張立猛並不害怕李長勝:「李市長,現在錢家角還是屬於我們市,你們魔都市是不是管的太寬了?」

「好,你很好,張立猛市長,我希望你能夠始終保持這種工作態度。」李長勝氣急,最近魔都市政府正在醞釀一個大計劃。

這個計劃如果完成,會兼并周圍不少縣市,這樣一來,可以極大的緩解魔都市的人口壓力,不過這個計劃的實施,會影響到很多人的利益,張立猛肯定就是其中一個。

「張叔,不要理會他們,這些人我會處理好的。」歐陽龍安慰張立猛,畢竟他之所以跟李長勝對著干,完全是為了他。

歐陽龍看著韓孔雀道:「你小子給我等著,我的東西不是那麼好吞的,小心撐破了肚皮。」

「哈哈,如果我沒有猜錯,錢村長手裡的那份鑒定證書是你給他弄來的吧?你也太聰明了,那麼大的一隻銅缸,而且還是鎏金工藝的,這樣的東西。居然也能鑒定出一個仿品,真是好,這種大缸如果有人能夠仿造,那也肯定是明朝皇室讓人仿的,真是白痴。」韓孔雀對歐陽龍可沒有一點客氣。

「你」歐陽龍被氣得翻白眼。

韓孔雀還不放過他:「你什麼你?你就是個棒槌。翡翠你不行,古玩你更是外行,現在的年輕人啊!就是好高騖遠,而且還不聽老人言,世風日下啊1

「我們走著瞧,只要有機會。早晚弄死你。」歐陽龍咬著牙道。

「弄死我?那我等著。」韓孔雀猛然向著歐陽龍靠近,頓時,把歐陽龍嚇得直接坐在了地上。

「啊1歐陽龍發出了一陣不類人聲的慘叫。

韓孔雀冷笑的看著歐陽龍,嚇不死你個小子,居然敢威脅我?

剛才韓孔雀的動作,蘊含著餓虎捕食的意境。雖然別人看著韓孔雀只是身體猛然靠近了歐陽龍一下,但在歐陽龍的眼裡,看到的是一頭閃爍著殘忍目光的餓虎,正滴著口水,想要把他撕碎吞食。

「小龍,你怎麼了?你們快點過來。」張立猛一驚,趕忙俯身想要把歐陽龍拉起來。

不少人不斷圍著歐陽龍拍打。總算是把歐陽龍的心神來回來了,歐陽龍看著張立猛:「老虎?有老虎。」

「沒有,根本沒有老虎,你看錯了。」張立猛趕緊安慰歐陽龍。

張立猛一看就知道歐陽龍被嚇到了,而做這一切的,很可能就是韓孔雀,此時他看向韓孔雀的眼神已經不同,現在,他才感覺有點後悔,不應該慣著歐陽龍胡作非為。如果這次的事情處理不好,以後也許會有大麻煩。

這個韓孔雀絕對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張立猛這點眼力還是有的,這樣的人物,當然是不能輕易得罪的。

不過。此時也不是跟韓孔雀拉關係的時候,所以張立猛當機立斷,把歐陽龍塞進了車裡,快速離開了。

只要韓孔雀還來他的地盤,以後他們有的是機會跟他接觸。

「我們怎麼感覺你比陳老大還要厲害?你是越來越厲害了啊1江林在歐陽龍走後,拍著韓孔雀的肩膀道。

「我不如陳老大,陳老大練功多少年了,我才練了幾年,我可沒法跟陳老大相比。」韓孔雀謙虛的道。

江林道:「行了,我這點眼力還是有的,你能夠這麼輕鬆的嚇到歐陽龍,陳老大可做不到,對了,你從這裡收到了什麼好東西?」

「嘿嘿,也沒什麼,只是十七口大缸罷了。」韓孔雀不想多說。

「老天也太過沒眼了,怎麼好像所有寶貝追著你跑,你跑到哪裡,都會遇到寶貝,這種好事也不能全都落到你頭上啊!你就不怕遭天嫉啊?」

「沒辦法,人品好。」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韓孔雀卻知道,他這可不是運氣,就像這次,本身他尋找的靈泉,就不是普通人能夠佔據的,能夠佔據這種傳說靈泉的,就不會是普通人,這樣的人身邊,有寶貝的幾率可以說太大了。

「這裡的地真被你承包了?」知道問不出什麼來,江林很知趣的改變話題。

「當然,你來這裡幹什麼?」韓孔雀問道。

江林苦笑道:「我來這裡幹什麼?我肯定是給你做了嫁衣裳,這裡的土地,已經被魔都市政府預定給了我們,其中一部分會被我的公司開發成房地產,另外還有一部分將要建造我們的博物館,你說現在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剛才你沒有聽人說嗎?這裡可不屬於魔都市管轄,我既然承包了這裡的地,自然是我自己用了。」韓孔雀道。

江林嘿嘿笑著道:「這位是李叔,很大的一位官,要不讓他給你講解一下?」

李長勝道:「我知道你韓老闆,現代版的大善人,一次捐款一億一千萬,了不起啊年輕人。」

「過獎,過獎,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這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韓孔雀客氣的道。

江林道:「那你就再發揚一下風格,把這裡的土地轉讓給我吧1

「這裡的土地我有大用,這個可沒辦法了,不如你們再去別的地方找找,那個地方不埋人。我們又何必非在一棵樹上弔死。」韓孔雀挑眉對江林道。

「你這個傢伙的嘴是越來越毒了。」江林也拿韓孔雀沒辦法,他總不可能用不光明的手段從韓孔雀手裡搶。

「這裡離魔都市很近,是我們建造博物館的最佳場所,我看這樣吧!我們合作,你用土地入股。開發出來了樓盤,給你三成股份。」江林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江林皺了皺眉道:「嫌少?要知道我們先期的投入可不少,三成已經是我權利範圍之內,能夠拿出來的最大份額了。」

韓孔雀搖頭道:「不是,我不是嫌三成股份少。而是我們不能跟你合作,我也不瞞你,我要在這裡做一個大項目,你的那點樓盤你懂得。」

「我的那點樓盤?你看不上眼?你小子在這裡幹什麼?」江林驚訝了,當然李長勝更加驚訝。

韓孔雀嘿嘿笑著道:「你就等著吧,看在搶了你的地方的份上。到時產品出來了,我可以分給你一部分份額。」

「什麼東西?到時候還買不到?」江林這次是真驚訝了,他當然知道,韓孔雀絕對不可能無的放矢。

韓孔雀道:「這次的產品,我可沒有打算對外銷售,能夠分給你一點,你就知足吧1

「好了。我就等著你的好東西了,對了,我還忘了通知你,今天晚上有人專門為了我們兄弟舉辦了一個交流會,陳老大特意讓我通知你們,我們都要出席。」最後江林道。

韓孔雀奇怪的道:「誰這麼大面子?還要讓我們都要出席?」

「中國尋根,上次他們被陳老大擺了一道,這次人家追到家門口了,我們再不跟他們見面,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再說,以後我們走出國門,也需要他們的幫助,他們當中的一些元老,都是海外華人。在海外還是很有實力的。」江林解釋道。

韓孔雀一聽,確實需要重視,以後在外尋寶,肯定需要一些海外關係,多個朋友多條路,去見見也不會少塊肉。

「今天晚上?」韓孔雀道。

江林道:「今天晚上六點開始,這位是嫂子吧?可以攜帶夫人一同前往。」

韓孔雀道:「我們準時赴會,有什麼提示沒有?沒有的話,我們就走了。」

江林道:「到時候帶上一件藏品過去就行了。」

「行了,我們晚上見,現在我們要去跟錢村長一塊吃頓飯,畢竟以後我們就是合作夥伴了。」韓孔雀對這不遠處的錢種樹笑了笑。

雖然錢種樹把麻煩留給了韓孔雀,有點不仗義,可以說,如果不是韓孔雀還能撐得住,不管是江林還是歐陽龍,都能讓韓孔雀血本無歸。

下午就是吃了一頓飯,何向珊把錢種樹和錢大他們灌得酩酊大醉,在錢種樹絮絮叨叨當中,韓孔雀知道了,錢種樹的兒子居然在他們市財政局工作,不過他的兒子卻不是個掙氣的。

這倆年跟著別人炒股,結果被套牢了,而最為嚴重的是,他挪用了一部分財政撥款,本來他差東牆補西牆,還能應付,可在歐陽龍知道江林在錢家角即將有大動作之後,很快查出來了錢家角村長的兒子居然虧空了大筆公款。

這讓已經窮極了眼的歐陽龍,頓時惡向膽邊生,計劃打江林的臉的同時,還想狠撈一筆。

所以歐陽龍很是整治了錢種樹的兒子一頓,也許是錢種樹的兒子被整治的狠了,居然跑回家哭訴,讓錢種樹想辦法,最後,錢種樹實在沒辦法了,只能把注意打到了那十七隻鎏金銅缸上。

不過,後來之所以節外生枝便宜了韓孔雀,完全是歐陽龍這小子太黑太狠,他居然串通了京都博物院的敗類,給錢種樹做了一次假鑒定,想要用極低的價格,把這十七隻門海收到手。

可錢種樹也不是吃素的,他當然看出來歐陽龍不是善類,所以才特意交好韓孔雀,並且順利把那十七隻大缸賣給了他。

可以說,韓孔雀幫他處理了兩個大麻煩,本來他們村子的土地,不管是被魔都的收取,還是被他們市裡收走,他們村子里都不會落到多少好處。

可現在,韓孔雀的承包款,卻全都落入了他們村裡,不管是村裡分了還是干點別的,上面都沒法管。

在錢種樹吐苦水的過程當中,韓孔雀還發現了一條極為重要的信息,他們錢家角村,居然是魔都市衛星城市計劃的一部分。

由於魔都的人口太過密集,城市擴張避不可免,所以為了分擔魔都市的人口壓力,中yang提出了衛星城市計劃,想要有計劃的,把大型城市的人口,向著城外轉移。

而魔都市就是試點城市,錢家角地處偏僻,土地基本沒有被開發,這樣的地方,開發一座衛星城市最為節省成本。

而這樣的地方,自然代表了大筆利潤,只是距離魔都二十公里,如果耗費代價,把錢家角東北的幾個小山丘打通,從東北方向進入魔都,連十五公里都不足,這麼點距離,出入魔都實在太方便了。

這樣的一塊寶地,自然是眾人眼中的肥肉。

而江林的家族棋高一籌,最先獲得了這個消息,不過他們事機不秘,被歐陽龍知道了,所以才有了後面的事情。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