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四十八章截胡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而在廠子里作梗,那可就不要怪他韓孔雀不仁義了。 韓孔雀之所以圈下那麼大一片地方,有一方面是害怕環境被破壞了污染水源,但更多的是擺脫錢家角的限制。 現在韓孔雀承包下的大片地方,已經佔據了...

感謝au_激兄弟的萬賞,又一個舵主出現了。感謝兄弟們的月票支持,今天得了二百多票,但終歸沒有進入分類前十,只差十七票,真是可惜了,不過在這裡還是十分感謝兄弟們的支持,還有其他兄弟的打賞。

韓孔雀無語,但為了不讓錢種樹當自己是騙子,所以他道:「我看這樣吧!我們把事情想到前頭,承包費我們可以一次繳納十年的,當這十年之中物價提升過多之時,我們有義務再補償你們一些,但這些補償卻不能超過承包款的百分之十,怎麼樣錢村長?」

「呃1錢種樹的表情有點獃滯,現在還有這麼大方的老闆。

韓孔雀當然想到了錢種樹的反應,所以他接著道:「當然,好人我們也不能白當,我們既然做到了仁至義盡,以後你們村裡如果再跟我們找麻煩,那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我們多花一些錢,也可以說是買個平安,不知道錢村長覺得怎麼樣?」

「可以,完全可以,我可以保證你們的廠子不會有人去搗亂。」錢種樹是真高興了。

「那就這樣吧,我們儘快簽合同,只要合同簽訂了,錢我們立即給你打到指定賬戶。」這才是韓孔雀的主要目的,主要儘快完成交易,讓他多付點錢也是可以的,省的夜長夢多。

「既然韓先生時間緊,那我們也沒法舉辦個隆重的簽約儀式了,所以。我們村裡就稍微準備一下,這有點怠慢韓先生,希望韓先生不要介意。」錢種樹笑的滿臉褶子。

「沒事,這不過是個形式,我們的合作最為重要,既然是合作,那就不可能讓你們村裡人吃虧,由於這次我們的投資十分巨大,所以股份是不能分配給你們村裡了。

但廠子的用工,可以全部交給你們來解決。不過。我們醜話說在頭裡,最初的管理人員肯定是我們一方的,如果有人不服從管理,那對不起。我們只能請他們走人。如果人不夠。我們就只能請外面的人來工作了。」

韓孔雀出身農村,所以對農村的事情很清楚,這些還是先說明的好。要不然,以後肯定是個大麻煩。

水廠的利益以後肯定會很大,所以韓孔雀不能用利益來捆綁,他現在也只能多給村裡人一些好處,並且把規矩先立起來,如果以後眼紅水廠的利潤,從而在廠子里作梗,那可就不要怪他韓孔雀不仁義了。

韓孔雀之所以圈下那麼大一片地方,有一方面是害怕環境被破壞了污染水源,但更多的是擺脫錢家角的限制。

現在韓孔雀承包下的大片地方,已經佔據了錢家角差不多一半的土地了,雖然只是一些山地,但這麼大的地面,已經完全擺脫了錢家角的包圍。

這樣一來,以後就算跟錢家角的村民翻臉,他這個水廠也可以獨立存在,就算被封了路,他們也可以從其他地方修一條公路,這樣,這座水廠,才能完全被韓孔雀控制在手裡。

「何經理,你把白衣部長請來,合同有她審核,如果沒問題,今天中午我們就簽訂合同,下午我回魔都還有事情要處理。」韓孔雀吩咐身邊的何向珊道。

「沒問題。」何向珊點頭,去一邊打電話了,魔都到錢家角,也不過二十多公里,坐車,也用不了半個小時就能來這裡,就算路不好走,用一個小時也最多了。

「我們公司的律師要等一會了才能來,不如我們現在談一下你的那批大缸,不知道錢村長能不能告訴我,你們的那個鑒定證書,是什麼時候鑒定的?」韓孔雀對這一點,一直心存疑慮。

「其實這一點韓先生完全不用擔心,畢竟我們這裡的十七隻大缸已經傳承了二百年,就算它們是國家特級文物,也只能屬於我們,而不是國家或者是其他人。」錢大此時插嘴道。

韓孔雀認真看了一眼這個小村子里的會計,這還真是個人才。

「那十七塊石碑又怎麼說?我對那些石碑也很感興趣,如果你們能夠證明,它們也是你們傳承下來的,那我也能夠出高價買下來。」韓孔雀的狼子野心終於暴露了出來。

「那些石碑好辦,只要那十七隻銅缸成交,那些石碑就算奉送的好了,所以的證明文件,甚至我們的祖輩研究這些石碑的文字資料,都可以交給你們,這樣一來,自然能夠證明那些石碑的所有權。」錢種樹道。

韓孔雀一頭黑線,還有這樣的好事,能夠買到這種傳承有序的東西,是任何一個藏家的最大心愿,而且現在還買十七送十七,看來這錢村長所謀甚大啊!

「那我們就好好談談那些大缸,這樣的大缸,如果沒有特殊的意義,又沒有銘文,是不可能賣出太高的價格的。」韓孔雀最後下結論。

錢種樹道:「我們的低價是五千萬,少了這個價,我們不賣,當然,對韓先生是例外,如果韓先生想要恢復真水觀的舊觀,我們可以減少一大半的費用,把水缸和石碑放在真水觀里用來展覽,但購買合同上,購買主體必須是真水觀,所以,這些東西,必須保留在真水觀,不能帶去其他任何地方。」

「五千萬?差不多三百萬一只了,這樣的價格,實在是太高了,我沒法接受,如果放在真水觀不能帶走,我還買他們幹什麼?

不如這樣,東西還是你們的,等我恢復了真水觀舊貌,這些東西就放在真水觀展覽,如果有所收入,我們雙方平分怎麼樣?」韓孔雀以退為進。

韓孔雀最害怕的就是他們不賣,既然現在能夠談價格,那也不過是價格的問題。只要價格合適,錢種樹肯定是要賣的,這樣一來,韓孔雀就可以穩坐釣魚台了。

看韓孔雀失去了興趣,錢種樹有點著急,不過就在他先說好的時候,錢大又說話了:「韓先生,我們村子現在急需用錢,要是你不想要,我們就只能另找買主了。

先前還有一個投資商。想要買下我們村子的大片土地。建造豪華別墅區,畢竟我們這裡離魔都市太近了,所以就算在這裡開發一些房地產,對一些有車家庭來說。那點距離就不是問題了。如果沒有辦法。我們只能聯繫他了。」

「他能出高價?你們不實在啊!如果他能出高價,你們也不會賣給我了,我們還是說點實在的。五千萬的價格太高了,如果連帶那十七塊石碑,我可以給你們三千五百萬,簽訂轉讓合同,錢立馬到賬。」韓孔雀還了一個價。

「韓先生是真沒有誠意,昨天下午,只是十七隻大缸,您就出到三千四百萬了,難道我們的十七快石碑才值一百萬?」錢大道。

韓孔雀笑道:「你們的那些石碑是真不值錢,要不然,那些石碑我不要了,我們就以三千四百萬的價格,買你們的大缸好了。」

「四千五百萬,這是我們商量的最低價,如果韓先生真有誠意,就以這個價格買下來。」錢種樹想了這麼一會,終於再次出聲。

韓孔雀沒有在討價還價,他想了一會道:「這樣吧!那十七隻大缸,還有那十七塊石碑,我還是以三千五百萬的價格買下,錢村長不要著急,」

看到錢種樹想要說話,韓孔雀打斷他接著道:「聽我把話說完,東西就值那麼些錢,這一點不能改變,要不然,傳了出去,我的面子不好看,但我也不能一點面子也不給你們。

這樣,剛才你們也說了,有人想要在你們這裡開發房地產,如果真是這樣,以後我的水廠肯定要受到影響,乾脆,你們把山前的這些水田也出租給我好了。

這些水田我不動,以後還是用來種水稻,這樣也不會破壞村子的環境,價格好商量,就按照你們的賠償標準來,一千萬不夠我在加錢,如果多了,就算是預付的承包款,不知道這樣可不可以?」

韓孔雀這是不要白不要,就算單買玉碑和銅缸,四千五百萬價格最終他也要接受,不過如果他不還價的接受了,沒準錢種樹他們又要後悔。

所以,現在這樣,既能降低他們的戒心,又能得到一些便宜,畢竟錢家角的水田還是不少的,看樣子足有四五百畝地,如果按照一畝兩千元的包產價格承包,一年的價格差不多才一百萬,現在他多付出的一千萬,足可以承包下那些水田十年了。

「我們村裡的水田雖然有不少人不種了,但還是有些人家要種的,他們要是沒有了土地,生活就沒有了著落。」錢種樹有點猶豫的道。

韓孔雀立即道:「放心,我們承包了你們的土地,自然也是需要人來幫我們種田的,你可以告訴那些失地的農民,如果他們不願出門打工,完全可以加入我們的農業公司,幫助我們公司種地。

只要加入了我們公司,我們公司以後給他們按月開公司,繳納養老保險,這樣也就沒有了後顧之憂,當然,這還有一個先決條件,服從管理。」

錢種樹跟錢大低聲說了幾句之後,錢種樹走過來道:「行,韓老闆是痛快人,我們也不墨跡,就按照韓老闆說的辦,我們現在就簽合同?」

「可以,我們的律師也要來了,我們回去準備一下,等我們的律師來了就可以簽合同了。」韓孔雀道。

一行人來到了錢家角的村支部,這裡只是一個簡單的四合院,裡面有五六間平房,平時錢種樹他們就是在這裡辦公。

從這裡也能夠看出來,他們這個村子並不富裕。

一個小村子,幾千口人,五六百畝水田,又沒有什麼副業,能夠富了才怪了。

把韓孔雀他們讓進了房間,錢種樹說要給他們拿合同,所以兩個人都出去了,此時房間里只剩下韓孔雀、柳絮和何向珊。

「何經理,韓星他們有消息了沒有?」韓孔雀低聲問道。

何向珊道:「剛才韓星給我發了一條簡訊。好像確實有人要來這裡投資房地產,不過最後好像是被人攪黃了,所以他們村子里的人,才會急著把土地承包給了我們。」

「土地的買賣不是那麼容易的,白衣來了讓她好好看看,不要上當了。」韓孔雀總是心下難安,農村人對土地的執著是任何人都不能想象到,而錢種樹他們,今天卻沒有多少猶豫就把全村的土地全都承包給了他。

雖然韓孔雀提出的條件不錯,但這樣一來可是剝奪了全村所有人對土地的所有權。這樣的事情。如果不是在特殊時期,不要說韓孔雀,就算是當地的鎮長或者是市長,都不可能讓農民這麼痛快的交出土地。

「應該沒有問題。雖然不知道錢村長為什麼那麼著急把地賣給我們。但不管什麼原因。只要我們簽訂了合同,我們就立於不敗之地了。」何向珊到是很自信。

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雙方郎有情妾有意。而韓孔雀還毫不在乎錢財,所以,兩份合同很快就簽訂完成。

一份土地承包合同,每年韓孔雀要支付四百五十萬的承包費用,一次繳納十年,這就是四千五百萬,加上一份鎏金銅缸和石碑的轉讓協議,總價值超過八千萬。

合同簽訂,韓孔雀沒有食言,立即讓公司財務給錢種樹提供的賬號上轉了八千萬過去。

在錢種樹打電話確認了錢已經到賬之後,臉上立即笑開了花,此時他這段日子始終懸著的那顆心,終於平靜了下來。

有了這八千萬,他們可以做的事情就多了。

既然一定要是去土地了,那他們自然是要賣個高價,所以,錢種樹不能不得意。

看著手中的轉讓合同,韓孔雀的臉上也笑開了花,特別是那份石碑轉讓協議,這份協議附帶了完整的傳承記錄,而且韓孔雀特別交代,讓留在村裡的所有錢家角的老人都落了款,留了印,這是預防萬一的做法。

畢竟,這十七塊玉碑,對他實在太過重要,當然,這份附屬協議,也沒有忘了那十七隻鎏金銅缸。

那十七隻鎏金銅缸明顯是明朝時期鑄造的,這樣的鎏金銅缸,如果不是出自故宮才怪了。

雖然韓孔雀不知道錢種樹手中的那份鑒定證書是怎麼回事,但那跟他沒關係,他只要確定,這些鎏金銅缸在他們錢家合法保存了兩百年就行了。

有了這份附屬協議,就算是國家權力部門,也沒有理由從他手中把這些東西收走。

由於東西太過顯眼,而且成交價格是三千五百萬,所以在韓孔雀說明,這些東西他會封裝之後存入銀行保險庫,錢種樹他們也沒有絲毫不滿。

既然已經賣了,也就不用端著架子了,所以就算韓孔雀不做解釋,他們也不會過問。

等幾輛車把十七塊石碑和十七隻大缸全部運走,韓孔雀才徹底鬆了口氣。

這是意外收穫,但這意外收穫實在是太大了,所以到現在,韓孔雀還沒有從興奮狀態之中回過神來。

接下來,韓孔雀跟錢種樹做了友好的交流,說明,韓孔雀的水廠要馬上開工了,所以希望錢家角村的村民,能夠過來幫忙。

如果有願意加入水廠的,已經可以開始報名了,這些事情,韓孔雀當然不會管,而是直接交給了錢種樹。

當然,韓孔雀也沒有忘了那個很有能力的錢大,既然村子里的地全部賣了,他這個會計也就沒有多少事情了,不如來他的水廠幫下忙,反正韓孔雀自己手下也沒有太過信任的會計。

這村子里的會計,沒有受到外界環境的污染,只要籠絡的好,也許韓孔雀可以自己拉起一支會計隊伍了,畢竟財務始終交給外人處理也不是長法。

聽到韓孔雀第一筆投資在五千萬,而且還是工程款,只要一等籌備當中的活性水公司成立,工程立即開始。

而這些工程,將要分包給本土勢力,只是這些工程,就可以讓很多人發家致富。

對這樣的事情,韓孔雀很清楚,就算他想從外地找工程隊來建設水廠,也是不現實的,所以,他乾脆把這塊肥肉送到了錢種樹他們的手裡,藉此拉攏他們一下。

只要控制好質量,其他事情都是小問題。

就當他們聊得火熱時,錢家角大隊部外面又傳來了一陣汽車的轟鳴聲。

接著,一溜小車開進了錢家角的大隊部,擺滿了大隊部不太大的空間。

「你小子?」

「韓孔雀?」

「江林?歐陽龍?」

韓孔雀看到江林和歐陽龍同時來了錢家角,他立即明白了什麼,在看到歐陽龍那拉長了的驢臉,韓孔雀更高興了:「我不會是截了二位的胡吧?」

「你小子怎麼在這裡?」歐陽龍臉色不善的道。

韓孔雀根本不理他,他對江林道:「江公子怎麼有空來這小山村?」

江林終於反應過來:「怎麼走到哪都能碰到你小子?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魔都市的李市長。」

「你好李市長,我是韓孔雀。」韓孔雀看到李市長居然伸出手,跟他握手,很感意外,所以韓孔雀的態度也變得很好。

「你怎麼在這?」江林介紹了雙方,立即迫不及待的道,他可是聽到了韓孔雀說截胡什麼的。

韓孔雀笑道:「我來這裡當然是做投資的。」

「投資?你也要做房地產?」江林吃驚的道。

韓孔雀道:「我可沒有這麼大的胃口,房地產還是你們玩就好了,不過,你這個房地產項目,好像並不受這裡的村民待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