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四十七章猛虎下山圖(真是最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玉碑,運到這裡,就知道,他們肯定是真正的練氣士,是一群追求長生,或者是天道的傢伙。 但就是這麼一群厲害的傢伙,居然被小人本的槍炮欺負了,這不得不說是一個極大的諷刺,他們視普通人為芻狗,可就是普...

韓孔雀小心的從脖子上把玄元控水旗拿了下來,把它放在手心裡,集中精神,他的意識,立即出現在了玄元控水旗中的水之世界當中。

雖然跟平時觀看玄元控水旗沒有什麼不同,但此時,玄元控水旗給韓孔雀的感覺,卻顯得更加清晰。

韓孔雀心神一動,玄元控水旗出現在了韓孔雀的大腦之中,他就好像是在觀想猛虎下山圖,把玄元控水旗在大腦之中觀想了出來。

此時,韓孔雀已經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大腦之中的玄元控水旗,跟他平時見到的不一樣。

韓孔雀的心思再動,大腦之中的玄元控水旗開始放大,不斷放大,知道,玄元控水旗變得再也沒有了原來的樣子。

此時本來用不知道是什麼材料編製的旗面,已經變成了篩子,也可以說是一張大網,在大網之中,有一個水的世界。

水之世界之中的所有東西,沒有一絲遺漏的出現在韓孔雀的大腦之中,水、魚、蝦、蟹、海草,還有一些不知道哪來的沙子。

韓孔雀從來沒有這麼清楚的看到過玄元控水旗中的情況,不過,這不是在他大腦之中觀想出來的一副圖嗎?

韓孔雀猛然驚醒,他看向手中,此時手中哪還有玄元控水旗的存在?

韓孔雀心中一動,腦海之中的玄元控水旗出現,接著,腦海之中的玄元控水旗消失,而此時,他的手中,重新出現了那麼迷你小旗。

「別人的大腦之中都是長瘤,沒先到我的大腦之中長了一面旗子,這樣也不錯,以後也不用擔心這面旗子被人偷了。」韓孔雀搖著頭,重新把玄元控水旗弄進了大腦之中。

韓孔雀一晚上沒有睡覺,全被他用來觀想大腦之中的玄元控水旗了。

雖然觀想猛虎下山圖,能夠讓他的身心舒爽,可以說比早晨鍛煉完身體還要神清氣爽,但觀想玄元控水旗,卻能夠明顯增強他的元神。

只有元神強大了,他控制玄元控水旗才能更加得心應手,而這樣,他控水的神通也就更加厲害。

早晨起來,韓孔雀放出自己的神識,周圍幾百米方圓的所有水分,全都被他感知在心。

隨著韓孔雀不斷走動,周圍地下所有地形,全都出現在他的大腦之中,慢慢的被他勾勒出一副圖。

韓孔雀以真水觀地下水脈為中心,不斷觀察地下水脈的走向,直到把周圍地下水脈圖,完全記憶到大腦之中才停了下來。

此時,他已經圍繞著真水觀周圍幾公里轉了一圈。

真水觀的道人,確實不簡單,他們選擇這裡修建真水觀,肯定是做了詳細考察的。

最起碼,韓孔雀發現的一些蛛絲馬跡表明,這真水觀周圍地下的水脈,是經過了改造的。

不過那些道人改造的地方並不多,只是在一些特殊之處,挖掘了一些水井,打通了一些地下水脈。

不過想到那個年代,幹什麼都是手工,他們能夠完整一個地下活性水網路的改造,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當然,相比改造工程,韓孔雀更好奇,他們在怎麼看出地下水脈的分佈的,難道他們也跟韓孔雀一樣,具有控水神通?

最後,韓孔雀否決了這種異想天開,玄元控水旗作為天地五行旗之一,是絕無僅有的,要想像他一樣這樣獲得控水神通的機緣,幾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真水觀的道人,不是通過控水神通發現的這處活性水生成水脈,那就只有一種可能,風水,通過風水學,來看出地下水脈的走勢,再結合一些適當的改造,才有了真水觀的靈泉現世。

當然,真水觀的道人做這些,肯定不是為了錢,從他們千辛萬苦把十七快玉碑,運到這裡,就知道,他們肯定是真正的練氣士,是一群追求長生,或者是天道的傢伙。

但就是這麼一群厲害的傢伙,居然被小人本的槍炮欺負了,這不得不說是一個極大的諷刺,他們視普通人為芻狗,可就是普通人製造的槍炮,從肉體上消滅了他們。

收起複雜的心思,韓孔雀深深的吸了口氣,這山村的空氣就是好,而且這裡水資源豐富,對韓孔雀更加有利。

這種好地方,最適合鍛煉身體,在這裡修身養性。

韓孔雀尋找了一塊空地,五指分張,然後各自往掌心勾曲有如爪狀,大腦之中一頭猛虎猛然而出,接著猛虎怒髮衝冠,一聲長嘯。

雖然心中猛虎不動,但韓孔雀的身體卻被帶動,他氣沉丹田,力貫指尖,五指抓向前方。

「吼」,隨著韓孔雀的五指伸出,氣力貫透雙臂,更增威勢,手指撕裂空氣,居然發出類似虎嘯的尖嘯。

猛虎下山、惡虎翻山、狂虎打滾、餓虎撲食、黑虎掏心,韓孔雀挑選虎拳之中最威猛的招式,連續不斷的施展開來。

只聽周圍呼嘯之聲不絕,如果是在遠處,就好像是有一頭猛虎在跟敵人戰鬥,虎嘯之聲震動四野。

虎拳是以虎的動作、行姿、撲食、打鬥而創編的象形拳術,此拳兇猛凌厲,以腰帶動,以氣催力,剛健有勁。

韓孔雀身法步如一,手抓、擺、撩、摟、按、壓等;腿蹬、踹、勾、踢,他運用丹田之氣,以意導氣,力隨氣出,做到形、氣、勁、意的完整統一。

雖然只是幾個簡單的動作,但在韓孔雀的手中,卻演繹出無數套路,他的手法多變、腳步多移,逢橋斷橋,無橋造橋,逢空則補,突出近戰短打,防中帶攻,明防暗攻,以剛制剛。

同時他的動作還見力借力,見力化力,硬中見柔,出手真硬,化手真柔。

腿法運用謹慎,起腳三分虛,無搭不起腳。他的每一個動作都發勁兇猛,練時吞喉露齒,常發聲吐氣,闊氣催力,震腳助威,以揚其勢。

韓孔雀的每一個動作,都突出了剛猛勢烈,猛虎無雙的氣勢。

「老闆好帥。」韓孔雀的動作剛剛停下,就聽到了一聲尖叫。

「這是虎拳吧?真的好威猛。」柳絮雙眼之中差點冒出星星了,此時的韓孔雀,渾身熱氣升騰,一股獨特的男人味,籠罩著柳絮,但柳絮卻似毫無所覺。

「你們怎麼來了?」韓孔雀結果柳絮遞過來的手巾,把臉上的汗擦了一下。

柳絮笑道:「你弄出來的動靜這麼大,我們不來才怪了,你看,整個錢家角的人都來了。」

韓孔雀一看,可不,這片真水觀前的空地周圍,已經圍滿了村民,特別是一些小孩子,到現在還在學著韓孔雀的動作,在那裡比劃。

不過,他們的動作雖然形似,卻沒有一點神似,所以,他們模仿出來的形態,就變得有點可笑。

也許是看到了韓孔雀在注意他們,那些小子表演的更加起勁,特別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子,他沒有一點修鍊虎拳的根基,只是看了他的表演,但打出來的拳路,卻已經似模似樣。

韓孔雀看到那孩子收勢,他笑著道:「虎拳可不是這麼練的,這麼練,就算練一輩子,也不過是花架子,看好了,這叫猛虎下山,只要做好這個動作,就能讓你進入一個不一樣的境界。」

「吼」就當那個少年定睛細看之時,韓孔雀在他眼中已經完全變了一個樣。

此時韓孔雀在他眼中,已經變成了一頭猛虎,此時猛虎正在作勢撲擊,他感覺一股無可抵擋的威勢撲面而來,讓他連驚叫也來不及,只能無助的閉上了眼睛,好似接下來他就會被猛虎撕碎。

此時他的頭腦一片空白,只有那具有無敵威勢的猛虎,向著他猛然撲來。

他的大腦之中不斷的響起猛虎的爆吼之聲,連綿不絕,一副猛虎下山圖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怎麼也不能忘記。

柳絮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們只看到韓孔雀靠近了那個少年,並且做了一個向那少年衝擊的架勢,但接下來的變化,卻完全出乎了他們所有人的意料。

本來笑嘻嘻的少年,在韓孔雀沖向他是時刻,居然變得神情獃滯,就那樣站在那裡不再動彈。

周圍少年的父母,看到這種情況,全都驚慌起來。

「不要動,這是明崽的機緣,我想這就是悟道吧?真是沒想到我錢家,經過了一百多年的世事變遷,還能出一個武者。」不知道什麼時候,錢種樹走了過來,阻止了想要拉動少年的一對中年夫妻。

「韓先生果然是異人,我錢種樹代表我們錢家上千人,感謝您的厚賜。」錢種樹深深的給韓孔雀鞠了一個躬。

「錢村長不用客氣,我們能夠來這裡,就是你們村子的村民結下的善緣,所以,這應該是你們應得到。」韓孔雀避了半個身子,只收了他半個禮。

他教授了那孩子猛虎下山觀想圖,也算是他的半個師傅,所以收錢家半個禮,也足夠了。

「走,走,我們都離明崽遠一點,不要打擾了他,韓先生,我們去一邊說話。」錢種樹把錢明的父母直接拉走。

此時錢明的父母雖然還有點擔心,但他們也知道,好像自己的兒子獲得了極大的機緣,所以,雖然他們擔心,但還是離兒子遠了點。

「韓先生真是一代宗師,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威猛的拳法。」錢種樹感嘆道。

韓孔雀側目看了一眼錢種樹道:「那麼說錢村長原來也見到過一些高手了?」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時候剛剛解放,由於我們村子中的真水觀,很是引來了一些豪強,等十年動亂結束,就從來沒有再見到過有人來了。」錢種樹好像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臉色有點難看。

「老闆,剛才的老虎叫聲,是你喊出來的,還是你的動作帶出來的?」湊在韓孔雀身邊的何向珊,此時好奇的問道,她根本不管此時錢村長的心情好不好,那根本不關她的事情。

韓孔雀道:「你說呢?」

「我猜是喊出來的,我看到你的嘴動了,但王緋說是你的動作帶出來的嘯聲。」何向珊指著王助理道,這時,韓孔雀才知道,這個王助理叫王緋。

「你就當我喊出來的吧1韓孔雀笑道。

他剛說完,就聽到了一聲長嘯:「虎1

何向珊跟柳絮面面相覷,剛才她們兩個還不信,以為韓孔雀騙他們,但此時,那個叫錢明的小男孩,卻直接喊了一嗓子,雖然這一聲不如韓孔雀喊得有氣勢,但也已經有點神似。

「可惜了,時間有點短啊1錢種樹有點惋惜的道。

「小明,你感覺怎麼樣?」一直注視著自己孩子的那對夫妻,看到自己的兒子清醒過來了,趕忙跑了過去。

不過,很快他們就以更快的速度爆退,並且發出驚聲尖叫。

「啊1兩聲尖叫,直接把所有人吸引了過去。

此時錢明的身體有點前傾,雙手十指成抓型,做出一副前撲的樣子,不過,他也只能完成這麼一個動作。

此時他好像是定在了那裡,身體再也不動,不過他的氣勢,已經有了點韓孔雀的樣子。

剛才他的父母,就是被他的氣勢所懾。

猛虎下山,擇人而噬,這可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

「好。」剛才還有點惋惜的錢種樹,此時已經大聲叫好。

此時就算再笨的人,也發現了錢明的不同。

「記住你腦子裡的那幅畫,那是猛虎下山圖,只要不斷觀想這幅圖,你的虎拳就會不斷進步。」韓孔雀對完全清醒過來的錢明道。

此時錢明已經震驚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如果一個人告訴你,他可以在你的腦袋中印入一幅畫,一副清晰非常,動態感十足的畫,你絕對會認為他是一個瘋子。

可就是現在,剛才韓孔雀那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就讓錢明的記憶之中,出現了一個難以磨滅的圖畫。

這不得不說韓孔雀還是十分聰明的,他只是藉助了一個簡單的動作,嚇唬了一下錢明。

而受了驚嚇的畫面,人類往往記憶深刻,就算做夢,都會不斷夢到。

韓孔雀就是嚇了錢明一跳,才能讓他記住了那麼清晰的一幅畫。

當然,這也主要是韓孔雀表現出來的猛虎下山的氣勢十足,如果錢明嚇唬別人,最多也就是像他父母一樣,驚叫一聲也就完了。

「我看明崽很有慧根,不如韓先生就收下他這個徒弟?」錢種樹試探的道。

韓孔雀笑道:「以後再說,現在這樣就挺好。」

韓孔雀之所以表現的那麼高調,一方面是臨時起意,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回報錢家。

既然這錢明有點慧根,他也就不介意幫他一把,畢竟他的這種修鍊方法,是從錢家的玉碑上得到的。

這樣一來,也算了斷一下因果。

韓孔雀不想在糾結以這一點,他現在更感興趣的是那些玉碑,所以韓孔雀沒有再給錢種樹開口的機會:「錢村長,不知道你們商量的怎麼樣了?」

錢種樹道:「這片地完全沒問題,就按照韓先生說的那個價,不過承包費要一次多支付幾年。」

韓孔雀剛才把這片地方的地下水脈研究了個明白,只要再修改一下,就可以根據他觀想玄元控水旗看到的那張網,複製到這裡的地下。

這樣一來,韓孔雀相信,這裡的水,經過這種人工大網的過濾,肯定會產生能夠媲美玄元控水旗中的活性水的好水。

只要能夠做到這一點,韓孔雀就可以從繁重的倒騰活性水的工作這種,解放出來。

這樣,以後活性水的來源就有了保證,就算沒有了他,也可以供應陳青他們使用,這樣一來,韓孔雀可就輕鬆多了。

所以韓孔雀答應的很痛快:「錢不是問題,不過我沒有太多時間在這裡,今天下午如果不能簽訂合同,我們就要離開了。」

「合同是現成的,原來就有人想要開發我們這片山頭,不過他們破壞環境太過厲害,所以最後關頭,我們還是拒絕了,只要韓先生願意,我們現在就可以去簽合同。」錢種樹道。

韓孔雀意外的看了一眼錢種樹,這樣也行?

不過這樣也好,只要這錢種樹不要在他們合作的最後關頭拒絕就行,所以他道:「不知道我們需要一次繳納幾年的承包費用?」

「最少也要十年。」錢種樹咬了咬牙道。

韓孔雀笑了:「錢村長可是要想清楚了,我們的承包價格,可是會根據以後的物價水平不斷調整的,如果一次繳納十年的承包費,也就是說,在這十年中,你們可是沒有了調整承包價格的機會了。」

錢種樹道:「只要韓先生同意,我們這邊完全沒有異議。」

韓孔雀詫異的看了一眼錢種樹,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而一邊的何向珊看的卻是很明白,她看韓孔雀不明白,所以湊近了低聲道:「有很多地方的農民都被騙怕了,很多商人,跟農村簽訂承包合同,都是像你說的那樣,一年一付承包費,逐年提高承包費。

可他們的廠子如果稍微經營不善,承包費就沒了,這樣一來,村裡的村民失去了土地,而補償款也沒有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