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四十六章行氣銘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因為盤膝打坐,只要很短的時間,雙腿就會因為氣血不通,從而變得麻木,接著就算腰酸背痛。 可今天,他坐了足有七八個小時,他的身體居然沒有感覺到一絲一毫的異樣。 「這個心齋...

「行氣,深則蓄,蓄則伸,伸則下。」這絕對是一篇道家吐納功法。

氣功氣功在中國已有5000多年的歷史了,古人最初以『舞蹈『的形式來疏導和宣洩生理和心理上的疾玻

從人類蒙昧時代起,在茹毛飲血的原始社會裡,人類為了求得自身的生存及繁衍,不得不與惡劣的自然環境及兇猛的飛禽走獸進行鬥爭,當他們身染疾患時,只有坐以待斃.然而在聽天由命的坐待之中,必將會產生靜極生動的規律。

我們知道,人類原始社會的信息量與當今社會的信息爆炸的反差是不言而喻的,正是由於原始人類的大腦中信息量極少,因而很容易進入到萬念俱無的氣功高境界。

因此,也就能很快地產生不由自主的獲得氣感,這種情況又能解釋為什麼現在的氣功熱潮中,文化層次低的人或是文盲和兒童,能很快地產生氣感,這主要是因為他們的心思更加簡單,沒有太過複雜的心思,自然更加容易抱元守一,修鍊出氣感。

這篇吐納,介紹的就是怎麼行氣的方法。

韓孔雀慢慢的摸索,隨著翻譯出來的銘文愈多,他了解的越多,開頭的一些銘文,明顯是吐納的總綱:「行氣,深則蓄,蓄則伸,伸則下,下則定,定則固,固則萌,萌則長,長則退,退則天。天幾舂在上;地幾舂在下。順則生;逆則死。」

很有規律的文字,就算沒有標點符號,韓孔雀也能夠輕易的翻譯出來。

但翻譯出來了這些文字,韓孔雀迷惑了,他怎麼好像在哪裡見過這片吐納功法?

很快,韓孔雀就知道了他為什麼會感覺這片功法很熟悉,因為它確實很出名。

因為這是國內發現的有記載的最早的氣功記錄,因為韓孔雀激發了玄元控水旗,從而獲得了異能,所以他總是想要尋找一篇修鍊功法。

而行氣銘文就是這麼一片功法的總綱,但行氣銘文的字數太少,所以對他並沒有用。

但這篇我國現存最早的氣功理論文物資料,還是深深的印入了韓孔雀的腦海之中,這篇行氣銘文據考為戰國後期的作品。

這倒是跟韓孔雀推斷的這裡的玉碑的年代差不多,1975年在長、沙馬王堆發掘時,發現了二千五百年前藩王的墓葬中,作為重要陪葬品一塊青玉。

這塊青玉為一杖首,青玉的表現並不算好,有灰黑色暈斑,十二面稜柱體,高5.2厘米,寬3.4厘米,中空但未穿頂,用來套在杖上,頂部為圓形平面,一面下部有一孔與內腹相通,棱面經拋光。

在十二面中,每面自上而下陰文篆刻三字,有重文符號,共計四十五字,記述了「行氣」的要領,是我國目前發現的有關氣功的最早記錄,也是中國古代醫學理論較早的文獻記載,現藏天、津市歷史博物館。

在馬王堆發現的《行氣銘》原文共45字,由於該器為篆字,而且時代久遠,有斑駁脫落跡象,因此導致行氣銘文字有多個版本,其中有幾個字略微不同。

全文為:「行氣,深則蓄,蓄則伸,伸則下,下則定,定則固,固則萌,萌則長,長則退,退則天。天幾舂在上;地幾舂在下。順則生;逆則死。」

如果把這些字翻譯成現代的意思,則是:「這是深呼吸的一個回合。吸氣深入則多其量,使它往下伸,往下伸則定而固;然後呼出,如草木之萌芽,往上長,與深入時的徑路相反而退進,退到絕頂。這樣天機便朝上動,地機便朝下動。順此行之則生,逆此行之則死。」

全文描述了練氣功時,內氣運行的全過程,系統相當完整。

此銘文主要闡述小周天功的作法和行功時的注意事項。

原來那篇行氣銘為現存最早的有關氣功文物,玉器本無名稱,當代氣功界人士把它稱做「行氣玉佩銘」,又稱玉銘和行氣銘。

但天、津博物館不同意此名稱,因為它不是佩在腰間的玉器,而是手杖把頭上的裝飾,因而他們將其定名為「行氣銘玉杖飾。」

這麼一個有名的東西,韓孔雀當然知道,他只是沒想到,這麼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居然有這麼大的發現。

相比這些玉碑,那些金光燦燦的大銅缸,實在是渣的不能再渣的東西了。

看到激悴荒蘢越,渾身都有發抖跡象的韓孔雀,柳絮笑了。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表現的韓孔雀,原來韓孔雀好像對什麼都不太在意,好像什麼都被他看透了,而此次,這些銘文篆字,卻讓他這麼失態,不用韓孔雀說,柳絮也知道,這次她們發現了很了不得的東西。

看到遠處又有村民搬運過來玉碑,柳絮拉了拉韓孔雀,讓他平復一下心境:「這些到底是什麼?居然讓你這麼激動?」

「氣功,兩千四百年前,戰國時期傳承下來的道家氣功。」韓孔雀低聲道。

「道家氣功?這東西對你很有用?」柳絮問道。

韓孔雀看到那些村民放下玉碑離去,他才道:「當然很有用,你不會也認為氣功就是騙人的吧?」

「難道不是嗎?」柳絮看著韓孔雀道。

「當然不是。」韓孔雀回答的很堅定。

「不是?你練過?要不然你怎麼知道不是?」柳絮問道。

韓孔雀一臉尷尬:「原來我倒是練過,不過那些網上流傳的氣功都不太靠譜,所以就沒有練成,不過現在這個可不同,這可是從幾千年前傳下來的,根據這個練氣功,肯定錯不了。」

柳絮無語,而韓孔雀接著道:「你要是嫌煩,就去跟何向珊她們玩一會,我仔細研究一下這些玉碑,如果我修鍊有成,我再教給你。」

柳絮無奈的道:「真不知道你哪來這麼大的信心,那好,你好好在這裡研究吧1

看著柳絮遠去,韓孔雀才沉下心來研究這些玉碑。

由於這些玉碑是整齊的鋪在池底或者池邊的,所以只要啟出一塊,其他就很容易被啟出來了。

很快,在韓孔雀研究那塊吐納碑的時候,其他玉碑已經送來了不少。

韓孔雀一塊一塊看過去,很輕易的,他就發現了聽息、守靜、服食、辟穀,如果加上吐納和房中,已經有六種道家功法了。

當然,這樣的功法肯定是成套的,但也可以單獨修鍊,等十七塊玉碑全都放在了韓孔雀眼前,韓孔雀已經知道,這肯定是早期氣功修鍊方法了。

修鍊功法的內容主要有心齋、坐忘、緣督、導引、吐納、聽息、踵息、守靜、存想、守一、辟穀、服食、房中、行、胎息、外丹、內丹等十七步。

心齋是修鍊的初始,在這塊玉碑上,有這部功法的總綱,要不然,韓孔雀也不知道這十七塊玉碑怎麼排列。

從這部道家氣功的排列順序,也能看出,吐納之前,還有心齋、坐忘、緣督、導引四個修鍊步驟,所以練氣功,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而這一點往往很多人都不知道,現在流傳很廣的氣功,往往都是從吐納開始的,這顯然增加了修鍊成功的難度。

吐納雖然主要內容就是呼吸,這也是氣功的關鍵,主要方法就是腹式呼吸法,但能夠堅持下來的並不多,持之以恆的練習下來的,達到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不會很難。

所以,這一步好像看著簡單,實際上是很高深的境界,如果沒有很好的基礎,要想做到這一步,是很難的。

如果從開始的心齋,一步步的修鍊到吐納,這樣修鍊下去,也許才能最終修成內丹。

當然,如果韓孔雀手裡沒有玄元控水旗,那他也是不會相信這部氣功真的能夠練出內氣來,但更加玄幻的玄元控水旗都出來了,再出現一部功法也就沒有太大心理障礙。

看到周圍清凈,韓孔雀躲入了一個無人的房間,打算試驗一下這部功法到底有沒有用,畢竟他盼著獲得這麼一部功法已經很多年了,現在意外得到,已經讓他有點急不可耐了。

韓孔雀仔細研究了一下第一塊玉碑,只是看了兩遍,就把這塊玉碑上的文字記了下來。

這塊玉碑上的字數最多,除了一部總綱,就是心齋的修鍊法門。

心齋,「齋」即清心之義,心齋指內心清虛寧靜。心齋的說法,最早出自《莊子.人間世》:「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

意思是說:大道至虛至靜,因此人心應當清虛寧靜,以合大道。所以中華道家所講的真正齋法,不是外表吃素謂之齋,乃指內在的心裡乾淨,這也是中華道家修養的高妙義諦之所在。

從這裡也能看出來,這部功法,應該產生在莊子之後,也就是戰國末期,這跟馬王堆發現的那部分行氣銘的時間也吻合。

心齋是入門,其實就是修鍊元神,當然,用現代比較潮的說法,就是修鍊精神力。

心齋就是觀想,當然,你說是冥想也沒錯。

觀想,就是在自己的腦海之中想象出一種東西,任何東西都行。

如果說點簡單的,就像是心算,最簡單的當然是一加一等於二,如果用心齋修鍊,那就要在腦海之中想象出一個算式,就是一加一等於二。

這樣一步一步來,直到變得極其複雜,這種運算的過程當中,每一步是怎麼計算的,都能夠在腦海之中顯現出來才算成功。

這樣就好像是你在記錄本上列出來了算式,一目了然,如果你能夠在大腦之中,像書寫在記錄本上那樣,清晰的看到整個計算過程,你就做到了心算的最高境界了。

這樣,也就等於,把本來用手些在本子上的計算過程,在大腦之中想象了出來,如果你能夠清晰的在大腦之中顯現整個計算過程和步驟,那第一步觀想也算是小成了。

這樣的修鍊方法很簡單,大道至簡,大道至虛至靜,但這些普通人是不容易做到的,所以為了自己的大腦能夠清虛寧靜,以合大道,自然就要想點辦法。

而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自己的大腦認真做一件事情,只要你認真了,其他事情自然從你腦海之中消失,這樣慢慢的修鍊,最終就會可以修鍊到至虛至靜以合大道的程度。

這種觀想法,對韓孔雀來說很容易,畢竟他第一次得到玄元控水旗的認可時,就是心中不斷的求水。

當時他和周美人被困在建築垃圾之下十三天,在這十三天之中,他們不止是要面對黑暗的恐懼,飢餓的折磨,最大的折磨還是乾渴。

十三天不喝水,肯定會變成人干,幸虧當時下雨了,他們依靠雨水,支撐了很長時間,最後,他們實在撐不住了,而韓孔雀在無意識之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要水。

結果,他的這股執念,引動了周美人脖子里掛的玄元控水旗,這其實就是觀想的力量,也可以說是元神的力量。

現在經過了十年,韓孔雀的這種力量已經強大了太多,所以做到一些初步的觀想,是很容易的。

心算簡單,觀想靜物他也很容易的完成了,畢竟有了那麼一副強悍的大腦,在大腦之中模擬出一幅靜態圖,也不過就是記憶下一幅圖的完整細節罷了。

等能夠觀想靜物之後,他又開始觀想景物,從景物,到動物,這是一個最大的難點。

這就好像是電腦繪圖,剛開始的心算,只不過是一些線條,後來的景物,已經是框架,等成了景物,那自然能夠畫出一幅圖了。

如果從景物再次觀想成動物,而且是活動的動物,此時已經算是三G動畫了。

韓孔雀慢慢的進入物我兩忘的狀態,此時,他的大腦中慢慢的勾勒出一幅猛虎下山圖,雖然猛虎不動,只是一副畫,但那種氣沖山河的氣勢,卻讓那頭猛虎表現的淋漓盡致。

猛虎下山,要的就是那氣吞山河的氣勢,要的就是那種凌然無雙的天生霸氣。

如果此時有人進房間來,就會發現,韓孔雀整個人就好像變成了一頭下山猛虎,正要擇人而噬,這種氣勢極其懾人。

這就是心有猛虎。

等韓孔雀從入定之中清醒過來,屋裡的電燈已經亮了,外面的天空一片烏黑,剛才他做了什麼?

韓孔雀立即想到了他心中的那頭猛虎,接著他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心有猛虎,他的身形也隨著他心中的變化,讓他的氣勢也變得如猛虎一樣霸氣。

「好東西啊1本來還有點忐忑,但現在,韓孔雀已經能夠確定,這次他是真的得到寶貝了,就算那些玉碑收不到手,只是獲得了上面的傳承,已經足以讓他睡到笑醒。

韓孔雀慢慢的站起身,活動了一下手腳,他盤膝做了一個下午,手腳居然沒有一點麻木,在這之前,是他完全不敢想象的。

原來他也盤膝打坐過,可就算以韓孔雀的身體素質,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因為盤膝打坐,只要很短的時間,雙腿就會因為氣血不通,從而變得麻木,接著就算腰酸背痛。

可今天,他坐了足有七八個小時,他的身體居然沒有感覺到一絲一毫的異樣。

「這個心齋法,真是個寶貝。」韓孔雀暗暗竊喜。

肯定是在他觀想猛虎之時,帶動了自身的氣血運行,也只有這樣,他的身體才會沒有酸麻的現象出現。

心有猛虎,就算身不動,只要心中的猛虎動,他的身體就能夠隨著心中的猛虎一起行動,所以他的身體氣血才會被帶動,這就是修鍊。

等韓孔雀完全清醒過來,不再想修鍊的事情,韓孔雀才發現,房間的一張書桌上居然有一張字條。

「你還真是可以,就這麼做了一個下午,不言不動,難道真的是入定?行了,我相信你了,醒來之後記得要教我氣功,桌子上有飯菜,涼了之後要自己熱一下,旁邊偏房裡有煤氣灶,柳絮。」

韓孔雀感覺心中升起一陣暖意,現在他還不餓,不如去找柳絮去聊一聊人生,談一談理想。

不過,很快韓孔雀臉上的得意笑容就沒了,他看到紙條的反面,居然還有一溜小字:「我跟何向珊一塊先睡了,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能夠醒來,醒來給我發簡訊,記得吃飯。」

韓孔雀無語,這肯定是柳絮擔心,再一次來看他時,在紙條後面補充的留言。

「哎呀!錯失了跟美人談心的機會啊1韓孔雀哀嘆著,把桌子上的飯菜吃了下去。

等酒足飯飽,他更是想到了飽暖思陰欲,不過此時是沒有機會了,既然精神不錯,那就再次好好學習一下吧!

沒有了雜念,韓孔雀再次走出屋門,來到那些玉碑跟前,把那些玉碑上的文字,一個字一個字的記憶到大腦深處。

韓孔雀信奉,記在自己腦子裡的東西才算是真正屬於自己,要不然,韓孔雀今晚上是絕對睡不著覺的。

沒有了牽挂,韓孔雀再次盤膝坐下,打算觀想一下心中那頭猛虎,不過就在他坐下想要觀想之時,他的心中猛然一動。

此時他是不是可以觀想玄元控水旗?如果他觀想玄元控水旗又會是一種什麼情況?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