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四十五章玉碑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此,信然』。 大意是說嘉靖帝雖然貪戀女色,但在生育後代方面並無建樹,陶仲文呈現的方子不但可以幫助嘉靖帝一夜御數女,最關鍵的是可以有助於生育後代,並且生育出來的後代綜合方面很強,比如智力和體魄等...

本月三十一天啊!今天還是三更一萬五千字,最後一天求月票。感謝兄弟們昨天的月票,第一次得到那麼多月票,簡直是高興壞了,因為投月票的兄弟太多了,我就不一一感謝了,今天的月票不用,可就真的廢了,所以有月票的兄弟,不要浪費了啊!

古代能夠用玉石做碑刻的人,絕對不簡單,這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玩得起的。

藍田玉的質地再差,那也是玉,水池之中的玉碑,雖然被大量土泌覆蓋,讓這些藍田玉看起來就好像是粗糙的石頭一樣,但這樣卻更顯示出它們的歷史滄桑。

這樣的玉碑,真不知道是怎麼出現這裡這個小山村之中,這讓韓孔雀有點百思不得其解。

這真水觀不簡單啊!在這裡不止是出現了十七個可以媲美皇家造物的大銅缸,而且還出現了這麼多玉碑。

這些玉碑,每一塊都有一米半高,一米寬,二十厘米厚,這麼厚重的玉碑,這做水池之中居然有十七塊。

十七這個數字,好像特別受真水觀的道士重視,所以弄什麼好東西,都會弄十七個。

韓孔雀表示沒法理解古人的思維,不過這十七塊玉碑,卻是真正的好東西,不過它們現在卻靜靜的躺在水池之中,鋪滿了整個水池,讓這座小水池,變成了地道的玉池。

藍田玉那美麗的黃綠色,被一層土泌遮掩,已經完全看不出一絲玉石的樣子,如果不是懂行的人,看到這些玉碑,只會認為這是一些特別點的青石碑。

也許是因為這些石碑太過難看。所以柳絮她們的好奇心很快就下去了,這時韓孔雀終於撈到一個機會,走進了那塊露出銘文的玉碑。

玉碑上的一些字跡,也許是因為經常被人撫摸,所以上面的土泌已經散失了一些。此時看了起來已經有了點玉質的晶瑩。

不過,也許是先入為主的觀念,讓這些字跡周圍的光滑稜角,並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這塊玉碑是用陰文刻錄的銘文,銘文很規整,就算相比一些珍惜青銅器上的銘文。也一點不差。

從刻錄的銘文,就能知道,當時刻錄這些玉碑的人,對這些碑刻很重視。

「你認識這些字?」看到韓孔雀一個字一個字的不斷撫摸那些銘文,柳絮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道:「認識一些。」

「那上面寫的什麼?」柳絮更好奇了,不過。她好像沒有看到王助理變紅的臉色。

韓孔雀道:「這個字是若,四個字連起來就是:若要不老,還精補腦。好像有點奇怪,下面是樂而有節,則和平壽考。這幾句話我怎麼感覺很熟悉?」

韓孔雀也有點摸不著頭腦:「難道我翻譯錯了?」

「老闆,你看這兩個字是不是就是石碑的名字?」何向珊此時問道。

韓孔雀道:「應該是,這兩個字有點生僻。讓我好好想想,這兩個字好像念房中。」

「房中?好奇怪的名字?」柳絮奇怪的道。

「對啊!古人怎麼會給這麼一塊石碑起了一個這種名字?」何向珊也疑惑的道。

「走吧,這東西沒有什麼好看的,這樣的石碑,根本沒有什麼價值,如果你們想看這種東西,不如去村長家看看,他家收藏這一些秘本,上面就有不少銘文。」這時王助理爆料道。

韓孔雀沒有聽這王助理的話離開,而是還在揣摩這塊玉碑上的字。到底是什麼意思。

房中,加上他辨認出來的兩句話,這讓韓孔雀頓時想起來了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我曰,誰這麼本事,用銘文書寫房中術。人才啊1韓孔雀看了一眼王助理,怪不得這女人想要拉著柳絮她們離開。

如果韓孔雀猜的沒錯,這塊玉碑上的碑文,這個王助理應該翻譯出來了一部分,所以他也知道這塊石碑上記錄的是房中術。

「不對啊!這玩意的歷史有點長吧?」

商代的青銅器銘文極少,一般只有器名和族徽,到了西周,青銅器除了以上內容外,大量記事內容出現,毛公鼎最多,達499字,直到西周以後,青銅器銘文開始增多。

這樣,說明這些玉碑最大的可能是西周以後的產物,而東周分兩段就是春秋和戰國,這就說明這些玉碑,很可能是春秋戰國時期的東西。

而,春秋戰國時期有誰會研究房中術?

「你嘟囔的什麼?」柳絮沒有被那個王助理拉走,她正拽著韓孔雀的手臂呢!

「你說這是什麼?」韓孔雀好笑的道。

柳絮根本沒有感覺韓孔雀的笑容有什麼不對,她直接道:「是什麼?」

「這玉碑上記錄的應該是房中術,不要告訴我房中術你也不知道是什麼。」韓孔雀笑道。

「啊?」柳絮驚叫出聲。

而在一邊豎著耳朵聽著的何向珊,也是聽的一陣驚愕。

「這石碑上記錄的真是這玩意?」錢種樹有點不敢置信的道。

韓孔雀笑道:「錢村長,這石碑放在這裡這麼長時間了,上面的銘文也不是太過難認,我相信你們一定招惹鑒定過,是不是房中術,我想你們比我要清楚。」

「哎1錢種樹嘆了口氣,沒有再說話。

韓孔雀看到錢種樹的表情,就知道他才對了,這塊房中碑由於字面朝上,所以上面的這些銘文,肯定是被人翻譯過了的。

不過,韓孔雀還真是佩服錢種樹的那些老祖宗,挑來挑去,卻挑選出這麼一塊玉碑,讓上面的字跡暴露出來。

韓孔雀看著那些字形優美的銘文,這上面記載的固然是房中術,但很少有人能夠想到,這房中術,在古代屬於氣功的一種。

如果把這塊玉碑上的文字全部翻譯過來。你就會發現,這絕對不是什麼淫碑,而是一塊記載道家養生功的一塊玉碑。

要知道,房中術在道家養生功法當中,可是十分重要的一支。

這樣的一塊春秋戰國時期的玉碑。就算不是記載的氣功,而是專門記載的房中術,都有極其珍貴的研究價值。

真是不知道,錢種樹是怎麼對那些翻譯銘文的人說的,但韓孔雀很肯定的知道,他們肯定沒有告訴他們。這些玉碑的樣子,也肯定沒有把碑文全部告訴那些翻譯的人。

要不然,能夠翻譯銘文的學者,又怎麼可能發現不了這塊玉碑的價值?

當然,韓孔雀不知道,就算那些翻譯者發現了碑文的價值。他們也沒有錢買下這是十七塊玉碑,而錢種樹如果不是被人逼到了牆角,也不會讓韓孔雀看到這些玉碑。

反正,由於種種原因,讓這些玉碑一直隱藏在這裡,並沒有被世人熟知,要不然。也肯定等不到現在的韓孔雀。

看到錢種樹神情沮喪,韓孔雀笑道:「錢村長,這些石碑上面的銘文很漂亮,這樣的碑文,十分少見,其價值還是很高的,如果錢村長願意賣那些銅缸,這些石碑我也會出高價收下。」

「真的?您能出多少錢?」又是那個錢大開始詢問。

韓孔雀道:「十萬吧!畢竟流傳了這麼多年的石碑,保存還這麼完整,十萬應該可以了吧?」

錢大不說話了。在他們的認知之中,畢竟是一塊石碑,十萬買一塊石碑,實在是天價了,不過。想到那些大缸,錢大的心裡有點沮喪。

而這就是韓孔雀的奸詐之處,他說明了是捆綁收購,如果不賣大銅缸,這些玉碑他也不要,他這樣一說,無意貶低了這些玉碑的價值。

「韓老闆的誠意我們看到了,今天你們在我們這裡好好玩玩,等晚上人全了,我們仔細商量一下,最晚明天給你們答覆好嗎?」錢種樹道。

韓孔雀道:「可以,不過,如果要收購這些石碑,我們是不是先,現在很多石碑的正面我們還沒有看到。」

想到最近村子也許要拆遷,錢種樹一狠心道:「行,我這就讓人來給你拆下來,到時候如果韓先生看中了,就直接賣給你了,哎1

「我們今天不回魔都了?」柳絮拉住韓孔雀的手臂道。

韓孔雀笑了起來:「這不是更好嗎?」

「好什麼啊!我都沒有告訴我家裡人我出來了。」柳絮抱怨道。

「現在可不能走,你也看到了我可是在辦正事。」韓孔雀一本正經的道。

柳絮看了一眼韓孔雀道:「辦什麼正事?買這些石碑?」

「這些可不是石碑,這是玉碑。」韓孔雀看了一眼分散開來的人,小聲道。

「玉碑?你說這些碑是玉石的?」柳絮吃驚的道。

「是。」韓孔雀點頭。

「怎麼可能?玉石怎麼會這樣?這樣太難看了。」柳絮不敢置信的道。

韓孔雀笑道:「古時候的玉石加工技術並不好,開採技術也不怎麼樣,這樣的玉石本來還能看,但在地下埋了幾千年,上面有一層厚厚的包漿,把玉石原來的華美,完全掩蓋住了。

如果是小物件,拿在手裡重新盤玩一下,也許會讓玉石重新綻放它的美麗,可這麼大的玉碑,誰也不能沒事就摸它,所以,它就成現在這樣子了。」

「這麼說,這些玉碑很珍貴了?」柳絮問道。

韓孔雀點頭道:「恩,很珍貴,甚至比外面那些漂亮的鎏金大缸要珍貴很多倍。」

「還真是無奸不商,這麼珍貴的東西,你就出了銅缸十幾分之一的價?」柳絮問道。

韓孔雀得意的道:「這就是本事,在我們行里,這就叫撿漏,不知道你看出來了沒有,今天這個錢村長,表現的太過熱切了,我看這可不是神馬好事。」

「怎麼了?我沒有看出什麼異常來啊?」柳絮疑惑的道。

韓孔雀道:「你說那些流金大缸漂亮不漂亮?」

「當然漂亮了。」柳絮毫不猶豫的道。

「對,你說那麼漂亮的流金大缸,那個錢村長為什麼就會賣給我們呢?這樣的東西,他只要想賣,肯定不缺少買主。」韓孔雀道。

「說的也是。不過,你管他呢,只要你能夠買到手不就行了嗎?」柳絮道。

「恩,以不變應萬變,只要不讓我們吃虧就行了。不管怎麼樣,如果真的把這些東西買到手,這次出來就絕對值了。」韓孔雀點頭道。

柳絮這時好像想起來了什麼,她道:「我還忘了問你,你怎麼想起來這裡找什麼靈泉?能夠包治百病的靈泉?如果真有這樣的靈泉,那還要我們醫院和醫生幹什麼?」

「說包治百病誇張了。但提高人體免疫力,增強人體細胞活力,這些還是肯定的。」韓孔雀道。

「呃!我還真不知道有這樣的靈丹妙藥,不知道韓先生能不能跟我證明一下。」柳絮根本不信。

韓孔雀道:「你聽說過活性水嗎?我懷疑這真水觀的靈泉,其實就是一眼天然的活性水泉眼。」

「活性水?那好像只能作為保健類的飲料來使用好吧?那樣的東西,根本不能作為藥物使用。」柳絮道。

韓孔雀無語。他也沒有想要把這樣的水,當做藥物使用啊!如果他真這麼做了,他不是變成神棍一樣的存在了嗎?

韓孔雀可沒有跟柳絮爭辯的想法,所以他道:「我們現在不是還沒有找到嗎?等找到了做一下鑒定,就知道有什麼作用了。」

「恩,到時候我一定要見識一下,我還真不信有提高人體免疫力的靈水。」柳絮相信科學。相信醫生這個神聖的職業。

「我也不太信,不過存在即合理,能夠傳說幾百年而不衰,總是會說明一些問題的。」韓孔雀一看柳絮又要跟他辯論,他趕忙阻止道:「我們快過去看看,那邊的玉碑被啟出來了。」

等到這塊石碑,被抬到了一邊的葡萄架下,韓孔雀才走了過去,現在他身邊只剩下柳絮,何向珊跟錢大去了真水觀遺址。去圈定他們即將買下的土地了。

韓孔雀看身邊沒有什麼外人,笑著對柳絮道:「你看,這就是土泌。」

柳絮皺了一下眉道:「這也太難看了,我還是看不出這塊石碑跟玉石的聯繫。」

「這樣就對了,如果能夠讓你一眼就看出是玉石。那還有我們什麼事?」韓孔雀笑著道。

「你看看這塊玉碑上記錄的是什麼?如果還是房中術,就算這些全都是玉碑,好像也沒有多大價值吧?」柳絮道。

韓孔雀道:「這可不一定,就算全部記載的是房中術,那也是春秋戰國時期的房中術,也是很有研究價值的。」

柳絮鄙夷的道:「現在誰會研究這個?」

韓孔雀笑道:「研究這個的多了,而且還有成才的,人家父死子繼,到現在都已經成為了傳承世家了。」

「真的假的?」柳絮明顯不信。

「你還別不信,研究房中術,公認的集大成者為明代嘉靖帝時期的陶仲文,其人終嘉靖帝一生都深獲重用,主要就是在於其進獻的特殊的房中術配方。

明代大文豪王世貞在他的《古今雜抄輯錄》中記載了陶仲文真正進階的憑藉:『仲文立朝幾二十年而不廢,唯其呈現內宮子嗣延法為最,傳今上之降復出此,信然』。

大意是說嘉靖帝雖然貪戀女色,但在生育後代方面並無建樹,陶仲文呈現的方子不但可以幫助嘉靖帝一夜御數女,最關鍵的是可以有助於生育後代,並且生育出來的後代綜合方面很強,比如智力和體魄等。

所以,當今的皇帝之所以天資聰慧體格健壯,也和陶仲文有關,到了現代不少達官貴人也使用流傳下來的陶仲文的配方,簡稱「固本精元湯」,陶家後代則以「陶逸堂」命名。」

韓孔雀一邊研究玉碑,一邊還不忘冷落柳絮,柳絮他們家是絕對的書香門第,所以對一些古籍文獻是很感興趣的,所以韓孔雀的話題,在柳絮聽了並不枯燥,兩個人就這樣一問一答,居然有點琴瑟和鳴的意思。

韓孔雀一邊跟柳絮說話,一邊看著黃綠相間的玉碑,玉碑上面帶上了厚厚的一層土黃色的土泌,讓玉石失去了那種通透感,不是內行,很難看出這居然是玉石。

而這麼多年,錢家角的人沒有發現這是玉石,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這些大塊頭的石碑回是玉石做的。

這就是先入為主的作用了,畢竟高一米五,寬一米,厚度在二十公分的玉石,可不是常見的,但現在,一見就是十七塊,這麼大的玉石,就算質地再差,那也是玉石。

這麼多的玉石,就算現在也不容易湊齊,所以,錢家角的人,根本就沒有想到過,這有可能是玉石雕刻出來的。

雖然剛才韓孔雀說的房中術,是吸引柳絮注意的,但也足以說明,古代房中術,並不是現代人認為的那樣膚淺,裡面確實有值得研究之處。

韓孔雀不認為這塊玉碑上記載的也是房中術,他希望能夠跟自己猜測的一樣,這是另一篇道家功法。

果然,在跟自己大腦之中的銘文相比較之後,韓孔雀很快就認出了開頭的兩個銘文,這兩個銘文,翻譯古來是吐納。

這確實是一片記錄道家功法的碑刻,這樣的碑刻,可是十分罕見的,最重要的是,這可能是一塊處在春秋戰國時期的碑刻,而那個時候的道家功法,可不是誰都見過或者聽說過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