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四十四章鎏金銅缸(最後一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於我們錢家角所有錢氏族人的。」 「仿品?你們的這個鑒定證書具有法律效力嗎?」韓孔雀道。 錢種樹道:「我專門請了幾個故宮博物院的專家給出具了鑒定書。他們的結論就在你手上。如果韓老闆真想重...

韓孔雀看著錢種樹,感覺他笑得好像有點不自然。

而錢種樹之所以這樣,是因為,當年他錢家的一位祖先,因為眼饞真水觀的靈泉,才引來了日本兵,把真水觀的道人趕走了。

趕走真水觀之後,他們本來是想要霸佔靈泉的,可後來的結果完全出人意料,在真水觀的道人走了之後,真水觀的靈泉就失去了作用。

等靈泉的作用消失了,錢家人才開始後悔,原來靈泉雖然不屬於他家,但因為真水觀所屬地塊原來就是他們家的,所以他們家近水樓他先得月,一直沾著真水觀的光,日子過得很是紅火。

可在靈泉的作用消失之後,沒有了人再來真水觀求取靈水,他們原來依靠真水觀的生意,一落千丈,最後全部關門。

到了後來他們也知道了,那群道士並不是普通人,那靈泉,也應該不是天然形成的,應該是那些道人的手筆。

所以這次韓孔雀的到來,讓錢種樹確認了當年那些道人是一些異人,既然那些道人是異人,那現在同樣具有尋找靈泉本事的韓孔雀,當然也是異人了。

所以錢種樹才會完全同意韓孔雀在這裡設廠,如果有可能,他錢家也想要在這裡分潤一部分利益。

韓孔雀思索了一會,才道:「錢村長對我們在這裡建設水廠有什麼想法嗎?」

「想法自然是有一點的,如果你們能夠把廠子做大就好了。這樣就可以在我們村子里多招一些工人。」錢種樹道。

韓孔雀道:「這個完全沒問題,這樣吧!就從這山前開始,左右,後方的水庫,加上周圍一些有水庫的小山,這部分全部租給我們吧!不過我們需要最長的承包許可權,而且時間到了之後,要擁有繼續承包權。」

「這個沒問題,不過這面積有點大吧?」錢種樹有點被嚇住了,當然。他不是被韓孔雀的大手筆嚇住了。他是害怕遇到了騙子。

要知道,剛才韓孔雀這麼一劃拉,可是把周圍的十幾個小山頭,五六個水庫全都包括在了裡面。

這麼大的面積。只是用來新開一家礦泉水廠。好像並不是那麼明智。畢竟現在賣礦泉水的不少,而且人家都是老牌子了,新品跟人家競爭。肯定沒有多少優勢。

韓孔雀沒有注意到錢種樹的表情,他也是沒辦法:「錢村長,現在跟以前不同了,以前真水觀的道人,守著一眼靈泉,就可以輕鬆過日子,現在我們還可以嗎?

不說現在的工廠對水源的污染,只是你們村裡的使用的化肥農藥,就能嚴重污染周圍水源,所以我承包下這一大片土地,不止是建水廠,也是在保護周圍的水源。」

「這些可是要花不少錢。」錢種樹有點不安的道。

韓孔雀哈哈笑起來:「錢不是問題,現在有問題的是錢村長你,這麼大一片地,好像你不能做主包給我吧?」

「這個沒事,我跟上面彙報一下就行了,我們鎮上和市裡都有文件,鼓勵我們自己招商引資,對你們這樣的大商人,我們市裡根本沒有理由拒絕,小王助理,你說是吧?」

此時錢種樹到是記起小王助理了,畢竟人家是市裡下來的,而且對上面的文件更為熟悉。

小王助理道:「只要不是惡意侵佔大片耕地,市裡還是支持下面招商引資的,如果不以破壞環境為代價,帶領村民發家致富,我們不止是同意你們在這裡建廠,而且還要支持你們在這裡建廠,如果錢不夠,我們政府甚至還可以幫助你們貸款。」

韓孔雀認真的看了這個女人一眼,年紀並不大,二十四五歲的樣子,不過看她的為人處事,卻很是老練。

韓孔雀可不會認為這女人是真想幫助他們,所以道:「何經理,儘快跟他們擬訂合同,只要合同簽訂了,租金可以先打到他們賬戶上。」

韓孔雀本身就沒有來佔便宜的想法,所以他可以先付錢,當然,如果他付了錢之後,這村裡的人要找他麻煩,他也不會害怕。

錢種樹一聽韓孔雀的話,立即一喜:「錢大,趕緊把文件哪來,仔細算一下我們村北面有多少面積,下午我們就去鎮上和市裡,爭取把文件都跑下來。」

韓孔雀看向錢種樹身邊的一個中年人,這應該是村裡的會計,不過欠打這個名字還真是特別。

錢大聽到錢種樹的話后,立即道:「老叔,我們村裡的這點事情都在我心裡裝著呢!我們村北這些山頭,看著不小,其實並沒有多少地,總共算起來也不過三千多畝。

如果按照三千畝算的話,一年的承包費要三百多萬,水庫有六座,每座的承包款項為一萬二,六座也不過七萬二千元。

除了這些,還有就是一些水田,不過不多,總共只有不到一百畝,就算一畝包產兩千元,也不過二十萬,這些全部算上,一年的承包費也不會超過三百五十萬。」

錢種樹好像早就知道錢大會立即計算出承包費,所以他有所期待的看著韓孔雀,畢竟一年三百五十萬絕對不是小數目。

他們一個村,一年的總產值也沒有這麼多,而現在,只是佔據了不到一百畝水田,就可以換到三百五十萬,如果真的簽訂了合同,他們村裡可就發了,要知道這是每年都有的。

韓孔雀對三百五十萬塊錢到是不太看重,他看中的是村裡人的態度,雖然不會害怕村民搗亂,但關係不和諧,總是讓人心煩。

所以,他雖然知道錢大把所有款項都多報了一些,他也沒有反對。韓孔雀直接就認可了這個數字,所以他道:「錢村長,三百五十萬一年沒問題,而且我們可以先付錢,但我們付了錢之後,有多少東西會屬於我們?比如說這座真水觀遺址?這種東西應該算是國家的吧?」

「不是,這是我們錢家的房子,雖然是一座道觀,但卻不屬於國家,我們家還有這座道觀的房產證。如果這裡被韓老闆承包。只要適當補償我們家一些錢就好了,畢竟這是宅基地,並不是荒山野嶺。」錢種樹道。

「宅基地?這就更好了,我們在這裡建廠房。自然也要建設一些職工宿舍。我看這邊的風水就不錯。還有這真水觀,我想把它重建起來,不知道這真水觀里的東西。到現在還能找回來多少?

當然,我也不會白要相親們的東西,我出錢買,像一些鄉親們用不到的條石,門框,窗戶,樑柱等等,只要用不到的,都可以賣給我。」韓孔雀終於暴露出來了他的目的。

真水觀的地下就是活性水的最佳出口,這個是肯定的,在這裡建房子也是肯定的,所以這片地方,韓孔雀是怎麼都要買下來的。

既然這樣,韓孔雀自然是想要把利潤最大化,而這真水觀,自然是有點價值的,最起碼先前他們提到的那些碑刻,韓孔雀就很感興趣。

雖然沒有見到,但以真水觀的歷史,那些碑刻怎麼也有兩百年歷史了,而從那個小王助理的話語之中,韓孔雀不難發現,那些碑刻應該不簡單。

最起碼,她一個大學生都不能認出上面的字,就算出去找人詢問,也好像沒有什麼結果,這就讓韓孔雀更加感興趣了。

果然,在韓孔雀拋出了誘餌之後,錢種樹不負眾望的咬餌了:「這個完全沒問題,真水觀雖然被戰火毀了一部分,但很大一部分材料,到現在還保存在我們家,如果韓老闆需要,也不要提錢了,算我送給韓老闆好了。」

「這個可不行,做生意就要講究規矩,既然這真水觀屬於錢家,我自然不能讓你們吃虧,該是多少錢就是多少錢。

何經理,你仔細計算一下,每一樣都寫清楚,所有原來真水觀的東西,我們都要,要盡量的恢復真水觀的舊貌。」韓孔雀就像一位合格的土財主,簡直是揮金如雨。

這讓錢種樹更是高興:「韓老闆豪氣,你別說,這真水觀還真是有一些好物件,除了剛才提到的石碑之外,這真水觀最有價值的就是十七口大型銅缸了。

這些東西一般人都不知道,今天也就是遇到韓老闆了,要不然我也是不說的,走,我帶你們去看看那十七口銅缸,那可是真的好東西,我聽說國內就是故宮才有幾隻,聽說是用來救火的,這可真是寶貝。」

韓孔雀有點無語,這難道是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意外收穫?

在一個破舊的寬敞大院之中,韓孔雀在庭院中看到了擺放著一個個大金屬缸。

這些大缸腹寬口收、容量極大,而且裝飾精美,兩耳處還加掛著獸面銅環,這樣的造型,還真是跟故宮的那些大銅缸沒有什麼不同。

這樣的銅缸,原來這是當時故宮裡的一種防火設施。

這種大缸,稱做「吉祥缸」、「太平缸」。

這些銅缸沒有受到一點破壞,甚至說保養的很不錯,保存到現在,個個仍然金光燦爛,光彩奪目,華美無比。

韓孔雀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是鎏金的銅缸,這樣的銅缸,就算在故宮,也不多見,這樣的鎏金銅缸價值絕對不菲。

鎏金銅缸的造價,乾隆年間《奏銷檔》曾有過記載,口徑1.66米的鎏金銅缸約重1696公斤,僅銅缸製造約合白銀500多兩,再加上銅缸上的100兩黃金,共計需鑄造費至少白銀1500兩。

這還真是寶貝,韓孔雀算是開了眼了,他本來想弄到幾塊石碑就算了,沒想到遇到了這種大傢伙。

「錢村長,這東西你想賣給我?」韓孔雀道。

錢種樹撫摸著自己的鬍子道:「這不是你說要恢復真水觀嗎?如果這十七隻銅缸你放到真水觀中,我就賣給你。如果你要運走,那就對不起了,這畢竟是老一輩傳下來的,我們做子孫的,沒有權利把它們賣了。」

韓孔雀看著金燦燦的十七隻大缸,這絕對是真東西,最起碼上面的鎏金不會是假的,這樣的好東西,他能買下嗎?

看到韓孔雀並沒有太過高興,錢種樹道:「韓老闆是不相信我們對這些東西具有所屬權吧?錢大。給韓老闆看看我們的文件。

我們專門跑到了故宮博物院做過鑒定。他們確認這些銅缸是仿造品,並不是故宮的那一批,所以這些銅缸算是我們的祖先自造的,是完全屬於我們錢家角所有錢氏族人的。」

「仿品?你們的這個鑒定證書具有法律效力嗎?」韓孔雀道。

錢種樹道:「我專門請了幾個故宮博物院的專家給出具了鑒定書。他們的結論就在你手上。如果韓老闆真想重建真水觀。就算你不買,我們也願意把這些大缸還有石碑,重新擺到它們原來所在的位置。」

「這些大缸外面是鎏金的。只是這麼一層金子,其價值就不低,如果按照兩公斤黃金計算,加上銅缸的主體,價值不會少於一百五十萬。

如果沒有權屬糾紛,我倒是想收藏,既然是收藏,放在哪裡都是一樣,不知道錢村長對這個價格滿不滿意?」

韓孔雀仔細計算了一下,現在一隻大缸,頂了天也就是一百五十萬、,他相信,別人要接受了錢種樹的條件,不把這些大缸運出錢家角,他們能夠出的價格,絕對不會超過百萬。

「一百五十萬?價格倒是不低,不過我現在沒法做主,我們家族所有人要湊到一起商量一下。」錢種樹沒有拒絕。

韓孔雀笑道:「這是當然,這畢竟是大事,要知道這可是十七口缸,涉及資金幾千萬,慎重一點好。」

韓孔雀雖然表現的不算熱切,但他心中卻是不平靜,這從他抓住柳絮的手就可以看出來。

柳絮可是抗議了幾次了,韓孔雀已經抓疼了她。

「既然來了,韓老闆也過去看看那些石碑?如果您喜歡,出點錢也收了吧1錢種樹試探道。

韓孔雀笑道:「完全沒問題,只是看了這些大缸,我就開始期待那些石碑了,如果你們同意把這些寶貝運出去展覽,我甚至可以再增加一些錢。」

韓孔雀這也是在試探錢種樹,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想讓這些東西走出錢家角。

這從錢種樹沒有說話,就在韓孔雀要失望的時候,跟在錢種樹身邊,一直沒有多說一句話的錢大開口了:「韓老闆能夠出到多少?」

雖然韓孔雀說是運出去展覽,但展覽多長時間就沒數了,所以這也不過是運走收藏的另外一種說法。

當然,韓孔雀的目的,錢種樹知道,錢大當然也知道,既然錢大這麼問,看來錢大是心動了。

韓孔雀笑道:「這麼好的東西,留在村子里我們這麼點人欣賞太可惜了,如果能夠運出去,我可以把價格再提五十萬,你們要知道,這可不是故宮的那些大缸,所以這個價格,已經算是天價了。」

「我們需要商量商量。」錢種樹打斷了即將再次說話的錢大。

韓孔雀哈哈一笑,不再說話,既然是商量,那就說明有門。

「石碑在哪?」看到錢種樹他們停留在了一座葡萄園中,柳絮並沒有看到石碑,所以好奇的問道。

在柳絮身邊的那個王助理,指著葡萄園中心的一個水池道:「就在那裡。」

韓孔雀看過去,那是一座用青石壘砌的水池,水池之中還有幾條金魚在遊動。

「這邊這塊有字,其他的石碑,字面都隱藏在了下面,現在並不能看到,要想看,就只能拆了這座魚池。」王助理道。

她也只看過這塊石碑上的字跡,在她拓印了這塊石碑上的字之後,卻受到了她的同學嘲笑,之所以被嘲笑,自然是因為石碑上的字。

不過,她可不信這裡的人有誰認識石碑上的銘文,所以她直接指出來了那塊露出字跡的石碑,讓眾人觀看。

王助理一說,感興趣的人可不少,柳絮何向珊全都湊到了那塊露出自己的石碑跟前觀看。

「這字跡還真漂亮。」柳絮讚歎道。

韓孔雀無奈了,他們都湊到那邊,他自然也就擠不進去了。

韓孔雀不理會他們,他自己走到一邊,看著被砌進了地面之下的石碑。

這塊石碑只露出來了背面,從遠處看,有點像是青色,但近距離觀看,韓孔雀才發現,這根本不像是青石,因為這塊石碑的顏色更像是黃綠色。

這讓韓孔雀心中起了奇怪的想法,看著黃綠相間的石碑,這塊石碑應該埋在土中很多年,要不然土泌不會這麼嚴重。

現在這些石碑保存在世間最少也有一兩百年了,但那濃厚的土泌還是沒有散去多少,這隻能說明,這些石碑的歷史足夠長。

看了一會兒,韓孔雀苦笑,這哪是什麼石碑,這是一塊玉刻碑,而且是藍田玉,雖然質地並不算怎麼樣,但韓孔雀還是能夠認出來,這應該就是用一大塊藍田玉雕刻的玉碑。

藍田玉是國內開發最早的歷史名玉之一,最少有四千多年的歷史。

藍田玉的特徵很明顯,其主要為蛇紋石化大理岩,蛇紋石主要為隱晶質結構、鱗片變晶結構,這些主要特徵,韓孔雀一眼就看出來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