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四十三章真水觀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就算原來還有點看頭,現在也全都沒了。」錢種樹遺憾的道。 當年就是他帶頭破壞的這座真水觀,要早知道現在的社會發展成這樣,當年就是打死他,他都不會破壞這座真水觀,如果現在這座真水觀還保存在這,沒...

韓、原之戰,是春秋時期發生在秦國與晉國之間的戰役。

公元前645年,秦穆公率軍攻打晉國,秦晉兩國的軍隊在韓、原交戰,晉軍兵敗,晉國國君晉惠公被俘。

這是春秋前期的一次重要戰役,但何處是韓、原古戰場?

直到現在,都還有人在爭論,但韓孔雀想要知道的不是這處戰場在哪,他只要直到這處戰場肯定走過的一條河就行了。

河西古韓國是今陝、西省韓、城縣,也即韓、原,涺水是流經韓、城境內最大的河流,而古河道的查找並不難。

韓孔雀看著陝、西的古墓分析,那裡有劉邦和呂后的長陵,還有安陵,霸陵,四皓墓等等,可以說那裡就是個寶地,也許隨便挖挖,就能挖到一大片漢墓群。

雖然韓孔雀嘴裡說著不挖古墓,但他跑到了一個古墓成群的地方,也許無意之中就有了收穫,想到這裡,韓孔雀奸笑起來。

其實他只是想要去看看,去證實一下,漢代的那些王公貴族,是不是真的沒有黃金,只有找到那種從來沒有被人光顧過的古墓,才能證實這一點,韓孔雀想到自己有可能解開一個歷史之謎,立即興奮了。

當然,他是去清理河道的,可不是去挖掘古墓的,這一點一定要交代清楚。

岳幕靈實在是太壞了,她做出這麼一份報告,到底想幹什麼?

韓孔雀不斷的鄙視岳幕靈,不過他還是很滿意她的工作態度的。好員工就是要走在老闆的前面,想老闆之所想,急老闆之所急。

韓孔雀打算再給她們增加一些福利,怎麼也要對得起她們的這份能力。

韓孔雀現在是越來越滿意那群八卦女了,她們的能力還真是不錯,雖然她們經常分析的都是一些公開資料,但是以她們的視角,就是能夠有一些新奇的發現,這樣的能力,普通人還真是沒有。

有了目標。接下來的一些日子。韓孔雀除了跟柳絮在一起吃飯,就是在魔都周圍到處跑。

他在看了四五處泉眼之後,終於選定了一處泉眼,那處泉眼的地下很複雜。最起碼在韓孔雀能夠感知到水的一百多米的地下。各種縫隙。遍布其間,讓滲透如這裡的地下水,來回激蕩。形成了一部分活性水。

經過一系列滲透,激蕩,形成的活性水,因長期與圍岩相互作用,水中的礦物質和微量元素的含量更是出奇的豐富,營養價值相當高,這種活性水是典型的負離子狀態的小分子團水,這種水質活性較強,喝了對人體很有好處。

活性水,是弱鹼性水,符合人體弱鹼性內環境要求,可以為細胞的生命運動提供良好的內部和外部環境,讓細胞更具活力。

活性水,是小分子團水,它將13個左右水分子抱成一團的普通水,改造成為6個水分子抱成一團的「六角水」,這種水運動速度快、滲透性好、溶解力強,喝下后能夠快速被人體吸收,比大分子團水更好地溶解代謝產物,能夠起到有效清除體內垃圾的作用,體內垃圾少了,疾病自然就少了。

韓孔雀的目的,就是要尋找一個這樣能夠天然形成活性水的地方,讓經過玄元控水旗改變之後的強力活性水,能夠堂而皇之的拿出來用。

韓孔雀選定的這處地方,在魔都市西郊,距離魔都市足有二十多公里,離西湖市那邊的茶園有八十公里,在這處地方建立一座基地,以後去西湖市的茶園就方便了。

西湖市那邊的茶園韓孔雀雖然沒有想過要特意經營,但既然已經是自己的了,那就要做到最好,而他手中的活性水,肯定能夠對茶園起到一定的作用。

忙碌了一星期,韓孔雀終於找到了這麼一個合適的地方,他當然很高興,正好今天是星期六,韓孔雀把柳絮拉了出來,兩個人坐上車,就跑到了這個小山村當中。

這個小村莊叫錢家角,一個人口三四千人的小山村,雖然靠近魔都,但這邊屬於丘陵區,丘陵多了,道路自然不好,所以小山村大部分人都去了附近城市打工,留在村中的大多數是婦女老人和孩子。

這裡雖然跟魔都只有二十公里,卻好像跟魔都是兩個世界,錢家角地處低洼,周圍山丘點綴,樹木環繞,來到這裡,就好像走進了叢林,就算呼吸的空氣,都能感覺到其中蘊含著一種清香,這裡是一個很適合人居住的地方。

錢家角的村長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老頭叫錢種樹,一個很和善很好說話的老人。

韓孔雀看著那座小山,最多也就有五六十米,一座圓形的饅頭山,孤零零的就那麼矗立在那裡。

在山腳下,有一些凌亂的石頭,這裡就是真水觀的遺址了。

韓孔雀已經來過這裡,不過這錢種樹卻不知道。

上次韓孔雀來時,只是悄悄過來考察的,實際上他該了解的都了解了,現在來這裡,只不過是想要這裡的開發權罷了。

錢家角的地理條件極其特殊,在山村的北面,有不少山丘,只有那邊的山丘少了點,所以他們進出都是從那邊。

而北面山丘處,之所以不走人,除了山多,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們在五六十年代,把北面所有的山溝都建成了水庫,這樣一來,北面的一些通道,全都被水庫堵上了。

這樣做雖然不利於出行,但有了水,卻給他們提供了足夠的水源灌溉農田,所以這裡的水田還是很高產的。

但最近幾年,就算田裡再高產。也已經沒有人踏實的在家種田了,因為種一年田,也許還不如他們出去打一個月工的。

所以周圍的稻田,有點荒涼,這種現象,現在已經很普遍了,就是因為沒有多少人種地了,錢種樹才會重視韓孔雀一行人。

只有發展經濟,他們村才有可能活過來,才有可能恢復到當年的那種熱鬧景象。現在村裡死氣沉沉。在小孩子上學之後,整個村莊就好像一下失去了活力,這樣的景象,在一些大城市周圍的村莊中。很是常見。

錢種樹指著前面的一座小山道:「前面的小山腳下就是真水觀。原來這裡香火鼎盛。觀中的靈泉很靈驗,周圍十里八鄉的人都來這裡求水,可是從高我爺爺那輩開始。這裡的水就沒有了那種神奇的特效。

後來我們也請人來探過水源,想要尋找原來那種神奇的靈水,可打了幾口深井,出的水都沒有那種神奇的作用,最多也不過是有點礦物質,就算在礦泉水中也不算頂級的,後來我們也就沒有了開發的想法。」

何向珊已經跟錢種樹接觸過幾次,所以她道:「錢叔,我們大老闆這次過來,就是想要了解一下你們的想法,要知道,只要我們決定在這裡投資,投資額度就小不了,如果你們的村民有不同意見,現在就可以提出來,不能等到我們開發完了,又有其他想法了,如果到時候真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們雙方都不好看了。」

「只要你們真像你們說的那樣,不破壞我們村的環境,你們就可以放心在這裡投資,村裡人的工作交給我來處理就行。」錢種樹說話很有底氣。

韓孔雀笑道:「老人家,我可以跟你說清楚,我們就是沖著你們這裡的那種靈泉來的,你應該知道,這種靈泉如果是真的,其利益絕對是巨大的。」

韓孔雀點到即止,不再向下說,而錢種樹活了五六十年,自然知道韓孔雀的言下之意,所以他道:「你們要是能夠找到靈泉,那是你們的本事,只要你們水廠辦起來了,工人從我們村裡招就好了。」

韓孔雀很滿意錢種樹的話,不過這以後還是要看行動。

何向珊道:「這一點你們就放心吧!我們公司的福利待遇是很好的,只要你們村裡人不找麻煩,我們肯定會合作愉快。」

眾人說著,已經來到了真水觀的遺址上,看著遺址上的巨大條石,所有人都能夠想象到,這裡當年曾經的盛況。

如果沒有一些特殊之處,在這種小山村,是絕對沒有可能耗費巨大財力,建造起一座龐大的道院。

這座真水觀可真是夠大的,從一些痕上看,這座小山居然全在真水觀的籠罩範圍之內,只不過外圍的一些石條,已經被人挖出來用了,但殘存的一些石基,還是讓人清楚的看到真水觀的大體範圍。

「這座真水觀不小啊!難道就沒有留下一些古讓我們瞻仰一下?」韓孔雀問道。

這樣的地方,很容易出現古董,既然來了,陰天打孩子閑著也是閑著,如果能夠收點古董,那就更好了。

「這些年這裡被破壞的太嚴重了,就算原來還有點看頭,現在也全都沒了。」錢種樹遺憾的道。

當年就是他帶頭破壞的這座真水觀,要早知道現在的社會發展成這樣,當年就是打死他,他都不會破壞這座真水觀,如果現在這座真水觀還保存在這,沒準他們村也能成為旅遊區。

「錢叔,我們村不是還保存著不少石碑嗎?那些也算是古啊1這時,一直跟隨著韓孔雀他們的一個女人說話了。

女人的年紀不大,她一直跟著錢種樹,但錢種樹並沒有給韓孔雀他們作介紹,看來是不待見這個女人,所以韓孔雀他們一直沒有跟她說話,沒想到她自己現在卻自動冒了出來。

「我聽說你找人研究那些字,你說那些字到底是什麼玩意的?研究出來了什麼沒?」錢種樹沒有回答女人的話,而是反問道。

女人訕訕的笑了一會,沒有在說話,看來是效果不理想。

不過,韓孔雀對一些碑刻還是很感興趣的,畢竟他最早傳承下來的手藝也是碑刻。韓孔雀的爺爺就是玩碑刻的,小時候,韓孔雀學習的也是碑刻。

錢種樹看女人無話可說,接著開始給韓孔雀他們介紹自己村裡的環境,說明韓孔雀在他們這裡建設礦泉水廠是多麼的英明。

對這些,韓孔雀到是沒有多少興趣,他早就來過了,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了,現在只要他想做,把地下的一些水道疏通一下。把原來地下的活性水。重新引入泉眼,就算是成功了。

不過,這種天然的活性水,要比他的玄元控水旗製造的出來的活性水要差不少。

不過。這他也沒辦法。玄元控水旗太過神秘。雖然韓孔雀得到了十多年,但他到現在,也不過是稍微控制了一點。所以他並不了解玄元控水旗。

雖然能夠猜到,應該是玄元控水旗在吸收外界水源的時候,把進入裡面的水源,變化成了活性水,但這種變化是怎麼來的,韓孔雀就不知道了。

當然,韓孔雀猜想是因為玄元控水旗的結構,就好像是一個天然活性水廠一樣,在經過玄元控水旗的時候,水分被玄元控水旗變成了活性水。

但玄元控水旗這個自動化活性水生產線,他卻沒有辦法複製出來,歸根到底,是韓孔雀根本不知道玄元控水旗的結構。

雖然沒法觀察玄元控水旗的結構,但他卻可以觀察錢家角的地下水脈結構,通過觀察這地下水脈的結構,也許他可以了解一下玄元控水旗的內部結構。

當然,這些只是韓孔雀的想法,具體地下的水脈形成活性水,跟玄元控水旗的結構有多少關係,韓孔雀也只是猜測,並不能肯定有關係。

現在韓孔雀要做的,只是疏通地下水脈,以加大活性水的產出,如果能夠讓這裡的活性水效果更強,能夠比擬玄元控水旗生產的活性水,那就更好了。

「你看你們的廠子建設在這裡行嗎?」說的口乾舌燥,錢種樹最終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韓孔雀看著周圍山清水秀的,而且後面不遠就有幾座水庫,這裡的水源極其豐富,所以道:「就是這裡了,不知道這裡的土地是村裡的還是個人的?」

聽到這個大老闆同意,錢種樹的臉上笑開了花:「放心,這座小山和下面的地全都屬於我們家的,只要你們能用,其他都好說。」

「哈哈,這樣更好,既然是錢村長的地,那我們就好商量了,錢村長說個價,你的這些地我們全都要了。」韓孔雀道。

這樣最好,利益均沾,既然是錢種樹的地,他們買下來也許要多花點錢,但以後肯定會省下不少麻煩。

「韓老闆,我想你們的水廠要想發展壯大,在這邊建廠肯定不合適,這下面到處是水田,佔用耕地是有違國家法律的。

我看你們不如直接去山後的水庫邊上,那邊都是山地,本身出產就低,還不佔用國家耕地,這不是更好嗎?」這是,剛才說話的女人又說話了。

「這位是?」韓孔雀此時不再迴避,直接問道。

錢種樹臉色變得極其難看:「這位是我們村分來的大學生村官,算是我的助理,小王助理,你這就不懂了,這邊雖然要佔用一部分農田,但這裡交通方便,如果把廠子建立在山後,那道路的問題怎麼解決?還有,那邊有平地嗎?平整土地算誰的?」

錢種樹還有一句話沒說,如果投資太大,把韓孔雀他們嚇跑了,那又怎麼辦?

所以說,錢種樹讓韓孔雀在這小山之下建廠,雖然有私心,但也是為韓孔雀他們考慮,現在的老闆都是人精,能夠省下一分錢,他們也不會放過,如果讓他們出錢平整土地,出錢拉電線,出錢修路,是個人都不願意。

此時這個王助理不再相讓,她不管錢種樹的臉色有多麼難看,她用堅定的語氣道:「如果要建廠,廠房絕對不能佔用耕地,我想韓老闆既然想要投資,自然不會看重建廠的那點小錢。」

韓孔雀看著這個有點傲氣的女人,感覺很不舒服,這是怎麼說的?

難道他來這裡建廠,就一定要大把撒錢?

韓孔雀知道,這個大學生村官,肯定是不當家的,所以他根本就不理會她,韓孔雀直接對錢種樹道:「錢村長,我對你們村的這座道觀很感興趣,不知道這座道觀的產權屬於誰?也屬於錢村長嗎?」

錢種樹道:「當然,這座道觀的年代並不算長,滿打滿算也不過只有兩百年,剛開始只是我們家的一座私觀,後來聽說有幾個道士搬了過來,我家祖上就把這座道觀讓給了他們,並且幫助他們擴建了真水觀。

那些道士也是真有本事,在這裡不長時間,就發現了靈泉,出了大名,以後真水觀的香火日漸鼎盛,後來整座小山,都被真水觀佔據。

不過這種盛況在幾十年前抗日戰爭時期,發生了逆轉,當年日軍侵佔魔都時,這裡的道人看不慣日本人的暴行,參加了抗戰,結果真水觀被炮火摧毀了大半,後來這裡的道人就失蹤了。

建國之後,在那動亂的年代,這裡又經過了一遍破壞,後來這裡的石頭被村民搬回家蓋房子,也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你是說那些道人來了之後,這裡的靈泉才被發現的?他們被日本人趕跑了之後,靈泉的作用就消失了?」韓孔雀問道。

錢種樹笑著道:「是。」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