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四十一章腳鏈(加更,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然是韓榮耀出面,也只有他最合適。 「榮耀,你就要結婚了,現在也是成年人了,這些事情你都要想著點,現在你大哥已經提醒你了,你就要儘快辦好。」劉慧玉道。 韓榮耀點頭,態度還可以,不過還要看...

韓孔雀現在都懷疑自己做的到底對不對,如果真讓這小子進入了官場,他能夠在那裡待多長時間?

韓榮耀的話,頓時讓老韓也老臉通紅,韓榮耀不懂規矩,這可完全是老韓造成的。

雖然被韓孔雀打了臉,但老韓還發作不得,當然,他也不敢發作,現在他還靠著這個大兒子呢!

看到了老韓的尷尬,但韓孔雀不以為意,他繼續道:「榮耀和小苗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韓大紅此時介面道:「已經小定,只要大定了,就可以查日子結婚了。」

韓孔雀道:「那就儘快大定,這個事情拖不得,一定要在年前辦完,既然一定是倉促了,那就趕早不趕晚,儘快辦理,這樣,以後就算學校里知道了小苗的事情,也沒有理由追究他們,畢竟他們都結婚了。」

「大侄子你放心,最近兩天就有好日子,這個交給我准沒錯,不知道你們家打算給多少定錢,這個要事先溝通,要不然會出問題,現在小苗也在,正好說說,讓她回家通傳一聲,這會省去很多麻煩。」韓大紅自然清楚老韓家的事情,所以她才會這麼說。

大定,現在有個說法叫千里挑一,就是給女方一千零一十元錢,當然,現在這點錢是根本拿不出門的。

所以最少就是萬里挑一了,這就說明,最少也要給女方一萬零一百元,如果雙方不能很好的溝通。女方要是不滿意,那就比較麻煩了。

因為上面還有一個十萬里挑一,當然,百萬挑一,千萬挑一也有,但是在普通人家,那是不現實的,但十萬里挑一卻是可以的。

所以,韓大紅接著這個機會,說給顧小苗聽。讓顧小苗跟自己的家人商量。不要讓她的家人為難韓家,要是顧家真的要十萬里挑一,那賣了老韓的這把骨頭,他也娶不起這個兒媳婦。

「我們家的情況小苗也知道。實在是買房子花了太多錢。要不然也不會委屈小苗。小苗,你看萬里挑一行不行?」老韓有點低聲下氣的道。

顧小苗確實不錯,她很直爽得道:「沒事。爸,就萬里挑一就行,而且我爸也說了,你們出多少錢,在結婚當天我都會帶回來。」

「好,好,真是好閨女。」老韓滿意的看著顧小苗,還是這二兒子和二兒媳貼心,不像韓孔雀,根本就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動不動就跟他尥蹶子,拍桌子。

「行,既然日子最近就要定下,那我們是不是也要開始籌備婚禮了?婚房有了,可傢具、床鋪,家電等東西怎麼辦?」韓孔雀故意給老韓添堵,這些東西,本來他是準備在新房那邊配齊的,現在,韓孔雀已經沒有這個打算了。

老韓一聽,也有點傻眼,原來他可沒有計劃到這個,所以他根本就沒有在這一方面做出預算。

「酒店定下來嗎?年底結婚的不少,如果不提前預定,到時候很可能找不到酒店舉辦婚禮,到時候可是想多花錢也沒辦法了。」韓孔雀再次道。

找婚慶公司,這又是一筆錢,最少也要小萬把。

「不少說好在陳青家的酒店舉行嗎?你沒有跟你那個結拜大哥說啊?」老韓有點心虛的看著韓孔雀道。

其實老韓根本就沒想在陳青家的酒店舉辦婚禮,他想找家便宜的,沒想到他自己撿了幾個好日子,去了一些看得過汝問了一下,居然全都預訂出去了,根本就沒法接待他們。

本來老韓還想私下再問一下韓孔雀,讓韓孔雀去跟陳青說說,看看場地費什麼的能不能全部免除,就算酒席,也要盡量減少花費,當然,標準怎麼也不能低於他們先前吃的那一桌。

畢竟已經在親家面前吹出去了,如果標準定的太低,到時候惹得親家一家翻了臉,他們也不好看。

最重要的還是,老韓害怕自己的二兒子在兒媳婦的娘家面前沒了臉,這樣以後韓榮耀就在顧家抬不起頭來了。

現在都是兒媳婦當家,這一點老韓還是很清醒的,得罪誰,也不能得罪兒媳婦,要不然,以後他的兒子不好受,他的孫子也不會讓他看一眼。

韓孔雀看著老韓不斷變換的臉色,心裡差點笑翻了,老韓你不地道,也就不要怪做兒子的不孝了,韓孔雀忍住笑繼續道:「那我們定什麼標準的?這個您老人家要先告訴我啊1

老韓看著顧小苗也看著自己,他不得不道:「就以我們那天的標準準備吧!我們農村人家,再好了也承受不起。」

「爸,那樣太浪費了,我們還是減低一點吧!每桌酒席要六千八呢1顧小苗擔心的道。

她也了解了一些韓家的事情,這家裡最有錢的韓孔雀,被老韓和小韓得罪的狠了,現在韓孔雀不管,恐怕老韓根本沒有那麼多錢浪費。

「六千八的酒席也就一般,在魔都一頓飯吃十幾萬的也有,我們就是普通人家,六千八一桌也可以了,再高了就是浪費了。」

韓大紅是看熱鬧的不怕事大,韓孔雀好像記得她家大表哥結婚時,定的酒宴連兩千都不到的吧?

本來老韓還想借坡下驢,減少一下費用呢!現在韓大紅這麼一說,他到是沒話可說了。

「還有不到兩個月就要過年,年底的一個月舉辦婚禮的太多,所以要想順利舉辦婚禮,還得這個月,如果這樣,日子就比較緊湊了。

現在要做的事情很多,買傢具、家電、床上用品,還得預定婚禮現場,酒店,如果自帶煙酒,現在也可以買了。

還有通知雙方親友,看看到時怎麼來。如果沒有意外,我們要派車去接,老家離這裡四五百公里遠,接一趟可不容易。」

韓孔雀十分好心的給老韓提個醒,他不要只顧著抱孫子了,在抱孫子之前,要乾的事情還很多。

老韓聽了韓孔雀的話,再也無心吃飯,看著自家兄弟耷拉著臉,韓大紅自然知道是為什麼。所以她此時也沒有心思在這裡吃飯了。她剛忙吃了幾口,就吆喝著要走。

沒辦法,老韓只能讓韓榮耀出去給韓大紅找了輛出租,把她送走了。

韓孔雀相信。最近一段時間。她應該不敢來他家了。萬一老韓要是開口跟她借錢,她要不借就難看了。

借錢肯定是沒門的,但不借。以後可就不好再上們來佔便宜了。

「孔雀,你幹什麼去?」看到韓孔雀要走,劉慧玉叫住了他。

劉慧玉雖然不說話,但她比誰都明白,更加明白自己這個大兒子那不吃虧的個性,所以此時到是不能放他走。

「媽,有事?」韓孔雀問道。

劉慧玉道:「你幫你爸仔細計算一下,榮耀結婚到底要花多少錢,現在要辦什麼事,都寫明白了,我們現在就開始籌辦,如果錢不夠,我們要儘快想辦法,總不能事到臨門了,我們才發現沒錢了。」

韓孔雀看著他媽,雖然她媽不太說話,但她卻是家裡最有算計的,雖然平時老韓在家裡比較強勢,但在大事上,還是要聽劉慧玉的。

「我粗略算了一下,只是辦酒席,就要花費十來萬」韓孔雀忍住笑,再次寄出誅仙劍。

但是他還沒有說完,就被劉慧玉打斷了:「行了,你不要老拿這個說事,你這是在噁心你爸呢?」

劉慧玉好笑的打斷韓孔雀的話道:「我們村裡誰家孩子結婚定這麼好的酒席?小苗,也不要怪媽說話不好聽,我們家真的沒錢定這麼貴的酒席。」

此時韓建國的老臉一陣通紅,牛皮吹得震天響,沒錢這就等於吹破了,而且還是當著自己兒媳婦的面吹破的。

「榮耀,雙方的親友你統計了沒有?你結婚,到底給誰發請柬?」韓孔雀問韓榮耀道。

本來在在一邊沒心沒肺看熱鬧的韓榮耀,更不就沒想到還有自己什麼事,現在韓孔雀一問,直接問住他了,他支支吾吾說不上什麼來。

「你問他幹什麼?他懂什麼?」老韓看自己二兒子受為難,立即開始打掩護。

韓孔雀無奈的道:「我們家的親戚我自然知道,所以能來多少人我心裡有數,小苗那邊呢?爸,你知道?那你就說說他們那邊來多少人?還有小苗和榮耀的同學朋友,你都給我說說,我仔細給你計算一下。」

老韓直接傻眼,他知道的並不比韓孔雀多,他也只知道自己一方的親友,其他的還真的要韓榮耀去辦,協調顧小苗那邊的親友,自然是韓榮耀出面,也只有他最合適。

「榮耀,你就要結婚了,現在也是成年人了,這些事情你都要想著點,現在你大哥已經提醒你了,你就要儘快辦好。」劉慧玉道。

韓榮耀點頭,態度還可以,不過還要看行動啊!

韓孔雀到是對顧小苗很有好感,這是個識大體的姑娘,反而是自己的兄弟,他看不上眼。

韓孔雀道:「榮耀計算的比我清楚,剛才我說的這些,反正你們也都知道了,就讓榮耀計算一下要做到事情,需要準備多少錢,這些事情榮耀完全可以自己處理好。」

「大哥,那婚宴怎麼辦啊?」韓榮耀到是聰明,他知道,這個才是所有花銷當中最大的一筆。

韓孔雀沒好氣的道:「想定六千八一桌的我們家有錢嗎?我跟陳青說說,按照我們那天吃的標準,把菜的分量減去四分之三,按照他們酒店的標準來,這樣誰也說不出我們的不是來,而我們還能節省下不少錢。」

「那能節省多少錢?」老韓一聽能省錢,剛才的不快立即消失了。

韓孔雀道:「按照兩千來吧!不過你們不要對外瞎嚷嚷,就算我們兩千一桌的酒席,人家陳青家的飯店也是賣六千八的,要是傳出去了。他們會很不好做。」

「知道,知道,我們實話實說就是了,那就是六千八一桌的酒席嘛1這時老韓的反應倒是最快。

韓孔雀膛目,其他人都高興,既然原來就是六千八的價格,那他們能兩千元拿下,那就是他們的本事。

這樣就算事情傳出去,他們也不會丟面子,反而讓人更感覺有本事。所以這種事情。肯定是皆大歡喜的。

韓孔雀看著喜笑顏開的眾人道:「事情都說了,你們就自己慢慢的一項項準備吧!這些事情韓榮耀都可以做了,確定了的,就讓韓榮耀去做。我累了。去睡覺。」

現在全家都住在樓上。所以地下室就空了下來,上面沒有自己的位置,韓孔雀自然還是回到了地下室。

走進地下室韓孔雀就開始苦笑。地下室里除了書架和一張床,幾乎什麼都沒剩下。

傢具電器,全都被搬到了上面,韓孔雀懷疑,要不是上面的床足夠多,而且下面這張床不好搬動,他相信,就連床也不會給他剩下。

看了好一會,韓孔雀才自嘲的一笑,這樣也好,反正這裡他也不打算住了,畢竟這裡不是自己的房子,也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

不過,看著這裡的每一處地方,韓孔雀心裡總是捨不得,畢竟在這裡住了十年。

如果那個老頭要賣這房子就好了,現在一千多萬對他根本不算什麼,如果能夠買下這座房子,好好裝修一下,這裡才是最舒服的家。

在這裡一片住了十年,韓孔雀還真是不想離開,所以,他想著,明天就去附近的房地產中介公司看看,也許附近的院子有人賣呢!

如果遇到合適的,在附近買一座院子住就是了,雖然在城市裡待了十年,但韓孔雀還是喜歡住院子,而不是憋屈的樓房。

搖了搖頭,把紛雜的思緒甩出腦袋,他管好門,走進空曠的客廳,想了一下,韓孔雀一揮手,放出來了幾隻箱子。

想了一下,韓孔雀又把箱子收了起來,此時,韓孔雀明顯感知到玄元控水旗之中的幾隻箱子發生了變化。

原來這些箱子是完全泡在玄元控水旗中的水中的,而現在,卻是一個水泡,包裹著一隻箱子,這說明,水泡之中是有空氣的。

就是多了一些空氣,讓水跟箱子分離了,這樣一來,韓孔雀可以保存到玄元控水旗中的東西就多了。

韓孔雀這種想法,在他存入玄元控水旗中的東西越來越多之時就有了,不過他一直沒有來得及做實驗,沒想到今天做了一次就成功了。

這樣一來,韓孔雀存入玄元控水旗中的箱子,他就可以隨意打開了,以後就算沒有了防水油布或者蠟封,他也不會害怕箱子里的的東西泡壞了。

韓孔雀用了一個多小時,把存入玄元控水旗的所有箱子,全都用水泡包裹了起來。

那些很重的,韓孔雀直接又收了起來,而一些用油布蠟封的,則被他留了下來,他打算拆開一些看看,裡面到底有什麼。

韓孔雀沒有動那批太平天國的寶藏,因為箱子封的太嚴實了,沒有工具,那種實體的銅箱子並不好開。

所以他找了幾個李秀成的大軍搶掠的箱子,這些箱子雖然要包裹著油布,但密封的並不是很嚴實。

一連開了幾個箱子,裡面除了金銀就是金銀器,當然,裡面也有一些銅器,不過銅器並不多,大部分是金銀器。

這跟韓孔雀想的一樣,李秀成的大軍,大多是農民,他們也就認為金銀器是貴重物品了。

「咦?這是什麼?」韓孔雀又開啟了一隻箱子,發現這隻箱子里居然都是首飾。

金銀釵,頭面首飾,項鏈,手鐲、戒指耳環應有盡有,金黃銀黑,一眼看過去,金銀分明。

韓孔雀把黑色的銀飾划拉到一邊,仔細清點起那些黃金首飾,有很精緻的手鏈,也有很漂亮的金手鐲。

本來在韓孔雀的認識當中,帶金手鐲是很土氣的行為,但當他看到製作精美的金手鐲之後,他才發現,這也是一種極致的美。

韓孔雀翻了很長時間,才選出來一對金手鐲,這對金手鐲很漂亮,就算沒有手鐲上的鳳紋,單是那璀璨的金光,就讓這對金手鐲漂亮的不像話。

韓孔雀喜滋滋的收起手鐲,想了想,韓孔雀又拿出一對小巧精緻的金手鐲。

把兩對鐲子放好,韓孔雀又挑選出幾條特殊的鏈子,這幾條鏈子很特別,如果韓孔雀沒看錯的話,這應該不是項鏈,也不是手鏈。

因為作為項鏈太短,作為手鏈又太短,所以他推斷,這應該是腳鏈。

現在很多青春活潑的靚女,若嫌金屬透明的水晶鞋不夠搶眼,都帶上用純銀或黃金所制的各款腳鏈。

在呈現或纖巧或粗獷或濃艷或風li的夏日浪漫時,一雙玉足會顯得更為嬌巧可愛。

這時赤足走在夏日的沙灘上、客廳里,柔美而浪漫,韓孔雀想到手中的黃金腳鏈,大小合適的貼服在柳絮的足裸上,應該讓她的玉足更具美感。

柳絮不喜歡佩戴手鐲項鏈等東西,所以韓孔雀一直想給她挑選一種合適的禮物,現在看到了腳鏈,韓孔雀立時有了主意。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