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四十章記吃不記打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個孩子小時在遠處,韓孔雀怎麼都感覺到有點不對,但他一時又想不到哪裡不對。 「老闆,我們去哪?」老陳啟饋 「送我回家吧!你知道我家在哪裡吧?」韓孔雀問道。 「知道。」老陳早有準備...

活性水,只有在那種地形複雜的地方,才有可能形成,是泉水在地下反覆衝撞,反覆激蕩,才會形成活性水。

這樣的地方,受到地理條件的限制很大,很容易就會消失,所以原來能夠治病的泉水,過來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會變得毫無作用,這不是不可能的。

礦泉的限制較少,所以流傳的比較久遠,這樣的名泉,就算韓孔雀找到了,也不可能被他利用,反而是那種原來有名,現在無名了的泉眼,更像是活性水泉眼。

因為活性水的生產條件,太過依賴地質條件,周圍地形稍微變化,就有可能讓生成活性水的條件消失,所以這種原理很有名,現在默默無名的泉眼,是最有可能出活性水的泉眼。

尋找這樣的泉眼,還有一個更大的好處,就是容易被韓孔雀霸佔。

有了事情做,何向珊他們的效率還是很高的,很快就匯聚起來一些基本資料。

當然,這些都是一些有名的泉眼,任何一個的獲得,都不是那麼容易,但只要有可能獲得,何向珊還是把它們的資料收集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韓孔雀這個大老闆想怎麼運作,但既然老闆說是大項目,那肯定就是一個利潤豐厚的項目,所以何向珊帶著人,懷著興奮的心情,忙碌了起來。

下午,韓孔雀又打磨拋光出來一隻草綠色是手鐲,就離開了公司。

韓榮夏還沒有回家。等會兒他要去接上她,並且要安撫一下她,要不然,被老韓和韓榮耀問出了一些事情,可就麻煩了。

公司里現在買了好幾輛車子,而且司機也配齊了,除了白曉亦她們的車子和司機,還有兩名司機是誰都可以用的。

韓孔雀叫了一名司機,開上了他那輛凱迪拉克,去了學校。

韓孔雀來的時候。學校周圍已經有不少車子在等著。這是家長來接學生的,這座二十中,在魔都也算是一座好的學校。

雖然也是公辦學校,但投入的師資可是不校所以就算是一些有錢人家的孩子。也會想辦法進入這座公立學校。而沒有進入條件更好的私立學校,畢竟私立學校放開的時間還不長,相比一些好的公立學校。他們還差了一些底蘊。

韓榮夏和陳小竹因為是一個村的,所以從小學一直道中學,他們都是在一個學校上的學,所以算是老同學了,這次韓孔雀就把韓榮耀安排進了陳小竹的班了,這樣韓榮夏可以更容易融入她們的班級。

韓榮夏沒有手機,所以在下課之後,韓孔雀直接給陳小竹打了電話。

放下電話,韓孔雀看著正在擦車的司機,韓孔雀掏出一包煙,抽出一根扔給他道:「老陳,你不用忙了,我看這車子你保養的很好。」

老陳是一根年紀五十來歲的老司機,原來是開出租的,年紀大了,出租這個活也就沒法幹了,在退休之後,被白曉亦招進了公司。

在八卦公司,雖然工資不高,但福利好,活還不累,雖然只是幹了幾天,老陳就喜歡上了這個工作。

韓孔雀他是第一次見,所以他有點緊張,這位可是公司的大老闆,平時就是相接觸也接觸不到的,所以要好好表現。

「老陳的孩子不小了吧?」閑著沒事,韓孔雀問道。

老陳收起韓孔雀扔過來的煙,並沒有抽,雖然他也是老煙鬼,但在那麼好的車子上抽煙,異味會保持很久,所以在開車時,他並不會抽煙。

「我們那個時候結婚晚,大兒子今年才二十四了,小女兒十八,今年上高三了。」老陳道。

「咦?也上學?我耽誤你去接孩子了吧?真是對不起,現在還不晚,你趕緊開車過去好了,我這裡沒有什麼事了。」韓孔雀一愣,他沒想到老陳的孩子居然還在上學。

老陳急忙道:「沒事,沒事,我女兒在上了中學之後,就沒有讓我們接過。」

「呃!我妹妹剛來魔都,今天是第一天在這裡上學,她還不認識路,所以我才來接她。」韓孔雀解釋。

老陳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趕忙道:「我不是那個意思,現在的世道多亂,小心點好,小心點好。」

「大哥。」正當老陳有點不知所措的時候,韓榮夏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他們的身邊。

「怎麼樣?有什麼不適應的嗎?」韓孔雀看著韓榮夏,感覺小姑娘應該是很高興。

站在一邊的陳小竹看著韓孔雀,辦了個鬼臉:「小鳥哥,你這是不信任我嗎?」

「怎麼會,陳女俠自己在學校里都吃得開,現在加上了榮夏,兩個人雙劍合璧,應該能夠天下無敵。」韓孔雀笑著道。

「不說了,我們還有事,大哥你自己回家吧!第一天來學校,我要請新認識的同學吃飯。」韓榮夏有點興奮的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幾個小姑娘,應該就是她們,所以他笑著道:「等等,大哥有東西忘了給你,小豬,也有你的一份。」

說完,韓孔雀結果老陳送過來的東西:「一台筆記本,一台平板,還有一個手機,早就想送給你們,一直沒有得空,這次都給你們買齊了。」

說著,韓孔雀把手中的幾個大小盒子送到兩個小姑娘面前:「呀!謝謝孔雀哥哥,我早就想要了,我大哥一直不同意給我買。」

「怎麼辦?你們帶著還是我給你們送回家?」韓孔雀看著兩個小姑娘抱著幾個盒子,感覺她們應該拿不了。

「不用,我們有同學幫忙。」陳小竹道。

韓孔雀好笑的看著陳小竹把東西送給了幾個同學幫著拿,他再次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手鐔次出差。給你們一人一個手鐲,小豬適合嫩黃色的,榮夏適合這個草綠色的,你們兩個一人一個,還有,榮夏,這是大哥給你辦的一張卡,裡面有些錢,你自己買點需要的東西,記著。要保密。」

最後韓孔雀叮囑了韓榮夏幾句。最主要的是讓她保密,韓榮夏是很了解老韓的,老韓對金錢的追求,絕對要超過她這個女兒。

所以。韓孔雀一提醒。韓榮夏立即把銀行卡塞到了自己的小包包里。還拍了拍,看樣子會好好保管。

「小豬,你帶著你同學去紅樓食府。如果碰到你哥,就說我請你們,今天是榮夏第一天上學,好好跟你們的同學玩玩。」

韓孔雀覺得,這陳小竹從很小就跟著陳青賣包子,她絕對是個人際關係高手,對付一些不知愁滋味的學生,應該沒問題。

看著五六個笑笑鬧鬧的小姑娘做著計程車離開,韓孔雀只能無奈的搖搖頭,她們這個時代真是幸福,這是他想比也比不了的。

看著走遠了的小姑娘們,韓孔雀正想上車,卻意外看到了一個人,那是周建人。

這老傢伙怎麼有時間來這裡?這個點,來這裡的都是接孩子的。

很快,韓孔雀就看到一個小男孩從學校里走出來,孩子不大最多也就十一二歲,雖然沒有看到正面,但韓孔雀還是能夠感覺出來,這個孩子長得好壯。

從他走路的姿態來看,就好像是一個小老虎一樣,他經過的地方,自然吸引不少前來接孩子放學的家長的圍觀。

這所學校包裹小學、初中和高中三部分,是魔都大學的附屬學校,從這裡畢業的孩子,可以優先被魔都大學錄齲

所以,這所學校不止是師資力量強,只是因為魔都大學,就能夠讓不少家長,擠破頭了也要把孩子送進來。

看到周建人摟著那個壯如猛虎的孩子走進了車裡,韓孔雀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看著那個孩子小時在遠處,韓孔雀怎麼都感覺到有點不對,但他一時又想不到哪裡不對。

「老闆,我們去哪?」老陳啟饋

「送我回家吧!你知道我家在哪裡吧?」韓孔雀問道。

「知道。」老陳早有準備,在出車時就詢問好了。

回到家,韓孔雀發現,他大姑居然還在:「大姑,還沒回家?」

韓孔雀本來無意中的一句話,卻讓房間里的氣氛一滯。

「你這孩子是怎麼說話的?你大姑當然是在這裡吃了飯再走。」老韓看了一眼臉上有點尷尬的韓大紅道。

「啊?你們還沒吃飯啊?我還以為你們吃過飯了,這時間也不早了你們怎麼還不做飯?」韓孔雀說著,這才六點,看樣子他大姑是要在這裡吃晚飯的節奏。

早晨他回來,他大姑就在,現在都晚上了,這還不走,這是在這裡待了一天啊!

不得不說,老韓請回來的這個便宜媒人還真敬業,這是賴在他們家白吃白喝沒完了,這也就怪不得韓孔雀早先留在家裡的那麼多魚和肉兩天就沒了。

「你媽在做飯,你去幫幫你媽。」老韓看著站在房間里的韓孔雀,感覺這大兒子怎麼獃頭獃腦的,一點也不會來事。

韓孔雀有點厭煩了,房子是他的,現在老韓他們有點反客為主了啊!

「韓榮耀呢?」韓孔雀根本沒有心思應付老韓,直接問道。

老韓絲毫沒有感覺出韓孔雀的不快,而是隨口道:「他在陪著小苗,現在我孫子可是最重要的,晚上一定要做點好吃的,給我孫子好好補補。」

「大姑再等一下,我們一塊吃點好吃的,哈哈,這是沾了我弟媳婦的光了。」韓孔雀笑了笑,打算退出來,不再聽老韓說話,省的自己被氣死。

這時韓大紅說話了:「不用客氣,有什麼吃什麼就好了,你說我給別人家做媒,別人都是大包小包的送著,好吃好喝的伺候著,但我們是什麼關係?

我跟你爸可是一個奶奶,就這樣的關係,你們送我東西我也不好意思要。哈哈,聽說孔雀你有車?等會兒把你大姑我送回去就行了。」

韓孔雀無語,而老韓的臉皮明顯哆嗦了一下,這讓韓孔雀看的好笑。

這是引狼入室了啊!

只是過來當個現成的媒人,韓榮耀和顧小苗的婚事,什麼都不用她操心,他這大姑還當真了?還大包小包的送給她?

看來這好吃好喝的伺候到是應該,沒送她大包小包還是韓家失禮了,這讓韓孔雀有點哭笑不得,這還真是什麼人都有。

「孔雀聽到了沒有?等會兒吃完了飯。你送你大姑回家。」老韓看這韓孔雀不說話。有點不耐的道。

韓孔雀看了老韓一眼道:「你沒聽榮夏說啊?車子現在在外地還沒回來,我們是坐飛機回來的。」

「榮夏?你不說我還忘了,榮夏呢?」老韓這時才想到,他還有一個女兒跟著來魔都了。

韓孔雀差點忍不住翻白眼:「榮夏被我送去上學了。以後他住在陳青家裡。正好跟陳小竹作伴。我們這邊住著不方便。」

「上學?你是說要讓榮夏在魔都上學?這可不容易啊!要不要讓你姑父幫幫忙?你姑父怎麼說也是魔都本地人,認識很多有權有勢的大人物。」韓大紅是個絕對不容人忽視的人物,任何話題。她都能接的上。

「不用麻煩我姑父了,我已經安排好了,今天榮夏都上了一天學了。」韓孔雀笑容有點僵硬的回答道。

「你這孩子真是,花了不少錢吧?你要是早告訴我,讓你姑父出面,最多也就是給人幾條煙,以後記著有事找你大姑,我們是什麼關係。」韓大紅一臉遺憾的道。

韓孔雀差點冒出一頭冷汗,就是因為他大姑的這種得性,所以後來他就算留在魔都過年,他也沒有在上他大姑的門。

沒想到這次老韓自己吧她招到了家裡,以後家裡可就熱鬧了,希望老韓能夠有那份度量,容忍他這個大姑的貪得無厭。

韓孔雀現在被韓大紅說的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站在房間里不知道該怎麼辦好,直接走了,這是長輩,小輩這麼做不合適,不走,他又是在是聽不下去了。

幸虧這個時候,韓孔雀的媽媽走了出來:「孔雀過來幫著端菜。」

韓孔雀頓時如逢大赦,自己跑進了原來陳青那個房間,在老韓夫婦住進來之後,陳青一家很乾脆的搬走了,人家不願意在這裡跟他們攙和,所以這間房子就被老韓當做了廚房,廚具是從地下室搬出來的。

飯菜很豐盛,一隻小雞燉蘑菇,一盤燉魚,一盤紅燒排骨,一盤豬耳朵拌黃瓜,這樣的菜,在農村已經算是很豐盛的了。

自從韓孔雀出來家門,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再吃過他媽媽親手做的小雞燉蘑菇了,雖然只是用油鹽簡單的煮烹,但這種農家手法做出來的雞,才能給韓孔雀家的感覺,這是任何山珍海味都沒法相比的。

劉慧玉幹活是很麻利的,四個菜都是用的大盤,分量很足,所以就算有六個人吃,也應該吃不了。

「都是農家菜,大姐你嘗嘗,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劉慧玉客氣的道。

韓孔雀好笑的看著自己的媽媽,人家可沒有跟他們客氣,此時韓大紅已經開吃了,當然,不止是他吃了起來,韓榮耀也想下手,幸虧顧小苗還算懂事,直接把想要幫她夾菜的手給擋住了。

韓大紅啃著一隻雞腿道:「確實是家常菜,這種菜在農村吃吃也就算了,以後如果再來客人,如果不會做菜,就去飯店。

如果覺得在飯店吃不合適,就訂餐,這樣才是待客之道,當然,我們是親戚,我是無所謂了,如果是你們的親家來了,這麼做就很失禮了。」

韓孔雀無語,他只是笑嘻嘻的看著,並不摻合他們的話題,他自己找了一隻小碗,把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夾了一些,放到小碗里,就開始悶頭吃。

「兄弟你不喝酒?男人不喝酒不抽煙,那還叫男人?」韓大紅看著只顧吃飯的韓孔雀還有韓榮耀,他們都沒有喝酒的意思,所以只能對韓建國說起了風涼話。

韓建國立時醒悟:「你看,我這都忙糊塗了,孔雀,趕緊給你大姑倒酒。」

韓孔雀一聽,臉色立即就變了,他抬起頭,看了一眼老韓,把筷子放到了桌子上道:「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

「這孩子,我讓你給你大姑倒酒,你難道沒聽到。」老韓猛地放下筷子,看來是生氣了。

「榮耀,趕快給大姑倒酒,你看什麼?」看到韓榮耀不動,而韓孔雀寒著臉,好像就要發作,顧小苗到是很懂事,直接指示韓榮耀,讓韓榮耀倒酒。

韓孔雀看了一眼顧小苗,這老韓真是老糊塗了?

在他們家鄉,酒桌上,輩分年紀最小的才會倒酒,如果韓榮耀不在桌子上,韓孔雀肯定是無話可說,也不會生氣,給長輩倒酒不丟人。

但現在這裡有韓榮耀,如果韓孔雀倒酒,他是不是也要給自己的弟弟和弟媳婦也倒酒?

看到了顧小苗的動作,老韓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他訕訕的看了一眼韓榮耀道:「榮耀,趕緊給你大姑倒酒,也給你大哥倒一杯。」

韓孔雀沉聲道:「小苗你不用忙活,讓榮耀倒酒,這麼大了,用不了多長時間都做別人的爸爸了,如果不懂規矩,以後怎麼教育你們的孩子?」

韓孔雀又做了下來,等著韓榮耀給自己倒酒,這小子就是個記吃不記打的,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知道做。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