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三十九章葯泉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5-29 00:54  |  字數:5820字

今天二十九號了,月底投月票了,繼續加更求月票。

柳絮笑的更甜:「知道了手藝人,等會兒我可是要好好看看你這個手藝人的成就,我們這是去哪?還有多遠?」

「不遠,前面就有一家聽說非常不錯的魚館,我們去吃魚。」韓孔雀道,他記得柳絮喜歡吃魚肚的,當然,這裡的魚肚並不是花膠,而是真實的魚肚子。

不過,花膠吃一點也不錯,花膠也就是現在人所稱的魚肚,是從魚腹中取出魚鰾,是魚的沉浮器官,經剖制晒乾而成,一般有鱘魚肚、鯢子魚肚等,屬四大海味之一,近代被列入「八珍」之一。

花膠這可是好東西,切開晒乾後而成含有豐富的蛋白質、膠質等,滋陰補腎,食療滋陰、固腎培精,令人迅速消除疲勞。

不過這個東西坐起來比較麻煩,還是去飯店吃划算。

用已經發好的花膠來炖雞湯,也要花費四個多小時,一般人還真是沒有這種耐性。

「歡迎光臨。」剛剛走進這家看著不大的小店,就有人跟他們打招呼。

兩個人走進裡面,發現,裡面居然別有天地,除了樓上,魚館後面居然是一個大院子,院子的上空被封閉了起來,形成了一個類似餐廳的地方。

「我們要個包間。」韓孔雀一看外面人多嘈雜,立即決定跟柳絮單獨相處。

韓孔雀點了一個花椒炖雞湯,再就是一個清水煮魚,就要了這麼兩個菜,柳絮不喝酒,所以韓孔雀也沒有要酒。只是要了兩瓶果汁當水喝。

菜要等一會兒,韓孔雀起開果汁,打算給柳絮倒一杯,柳絮拒絕道:「不用浪費了,我不喝這個。」

「怎麼?沒發現你還挑食啊?」韓孔雀道。

柳絮道:「這東西的防腐劑太多。還有,用的材料也不好,如果沒必要,還是少喝點好。」

「你怎麼知道?」韓孔雀有點意外。

柳絮道:「我大學期間在一家水果罐頭廠打過暑期工,就像這個桃汁,最好的桃子切開之後。完整的大個頭的,製作了罐頭,碰傷的,沒法取出太大的果肉的,就只能切碎了做什錦,就連做什錦都不行的那部分。也不會浪費,全都用來做了果汁了。」

「不會真像我聽說的用爛桃子做果汁了吧?」韓孔雀問道。

柳絮道:「碰傷的,爛了的,都是做果汁的材料,所以」柳絮有點調皮的看著韓孔雀道。

「那我們喝茶。」韓孔雀叫來服務員,讓他們給上一壺好點的紅茶。

「咦!這茶盤子好特別。」柳絮看著服務員送上來的茶碗,下面的茶托居然是船型。

「這叫茶船。也就是茶托,但不是茶盤,這種東西是明朝時期經常用,現在到是不常見了。」韓孔雀也被那船型青花茶船吸引了。

「茶船」,又名「茶托」或「盞托」,亦稱茶托子、茶拓子。

其用途以承茶盞防燙手之用,後因其形似舟,遂以茶船或茶舟名之。

清代寂園叟《陶雅》中提到:「盞托,謂之茶船,明制如船。康雍小酒盞則托作圓形而不空其中。宋窯則空中矣。略如今制而頗樸拙也。」

可見船形茶托出現於明代,在茶具這個龐大的家族中,茶船雖處於從屬地位,卻不可或缺。

「茶盤和茶托不是一回事?」柳絮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拿起一隻茶船,仔細看了起來。他一邊看,還沒有忘了回答柳絮的問題:「茶船形狀有盤形、碗形,茶壺放在其中,盛熱水時供暖壺燙杯之用,又可用於養壺。

茶盤則是托茶壺茶杯之用,現在常用的是兩者合一的茶盤,即有孔隙的茶盤置於茶船之上,這種茶盤的產生,是因為烏龍茶的沖泡過程較複雜,從開始的燙杯熱壺,以及後來每次沖泡均需熱水淋壺,雙層茶船,可使水流到下層,不致弄髒檯面。」

「怎麼樣?這個是不是明朝的茶船?」看韓孔雀看的那麼認真,柳絮問道。

韓孔雀好笑的道:「怎麼可能,要是在這裡也能遇到真品,那還了得?」

飯店裡的這種東西,肯定是一大批的,如果這裡的兩件是真品,那說明這家店裡肯定還有更多。

「你怎麼鑒定是不是真品?」柳絮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道:「最簡單的一個辦法,就是看外表,你看這茶船是不是嶄新?就好像有一層寶光籠罩,看起來很漂亮,這在行里叫賊光,只有燒制不長時間的瓷器上才有。」

「看著是蠻新的,難道這樣的瓷器都是現代燒制的?」柳絮端著茶船仔細看。

韓孔雀道:「這到不一定,有些瓷器由於施釉厚,就算時間久遠,也能見到這種寶光,我手裡就有兩件青釉三足香爐,等有空拿出來讓你看看,那是北宋耀州窯的精品,足有上千年了,看著還嶄新如故。」

「沒想到我居然瞎貓碰到了死耗子,無意之中居然抓住了你這麼個土豪。」柳絮笑道。

「說什麼呢?你不是瞎貓,我也不是死耗子,我們這是緣分,誰能想到,相個親也能陰差陽錯相錯了。」韓孔雀道。

兩個人吃著飯,說著話,氣氛極其融洽,他們沒有聊聊我我,只是談著一些自己身邊的人和事,有不平,有辛酸,有趣聞。

不知不覺之間,柳絮就吃了不少,最起碼那魚肚雞湯她就喝了不少:「不行了,今天吃多了。」

柳絮吃了一碗米飯,還把清水煮魚的魚肚子全都吃了,雞湯當然也沒少喝。

「這裡的菜味道還真是不錯,真不愧是百年老店,雖然花樣不多,但每一道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