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三十九章葯泉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東西並不好,他們很多同事出門,都會送給他們一些東西,價格都不會很貴,這只是一份情誼,如果價格高了,就不好說了。 「這東西成本是多少?」柳絮問道。 韓孔雀道:「不會超過一千,你就說是八百...

今天二十九號了,月底投月票了,繼續加更求月票。

柳絮笑的更甜:「知道了手藝人,等會兒我可是要好好看看你這個手藝人的成就,我們這是去哪?還有多遠?」

「不遠,前面就有一家聽說非常不錯的魚館,我們去吃魚。」韓孔雀道,他記得柳絮喜歡吃魚肚的,當然,這裡的魚肚並不是花膠,而是真實的魚肚子。

不過,花膠吃一點也不錯,花膠也就是現在人所稱的魚肚,是從魚腹中取出魚鰾,是魚的沉浮器官,經剖制晒乾而成,一般有鱘魚肚、鯢子魚肚等,屬四大海味之一,近代被列入「八珍」之一。

花膠這可是好東西,切開晒乾后而成含有豐富的蛋白質、膠質等,滋陰補腎,食療滋陰、固腎培精,令人迅速消除疲勞。

不過這個東西坐起來比較麻煩,還是去飯店吃划算。

用已經發好的花膠來燉雞湯,也要花費四個多小時,一般人還真是沒有這種耐性。

「歡迎光臨。」剛剛走進這家看著不大的小店,就有人跟他們打招呼。

兩個人走進裡面,發現,裡面居然別有天地,除了樓上,魚館後面居然是一個大院子,院子的上空被封閉了起來,形成了一個類似餐廳的地方。

「我們要個包間。」韓孔雀一看外面人多嘈雜,立即決定跟柳絮單獨相處。

韓孔雀點了一個花椒燉雞湯,再就是一個清水煮魚,就要了這麼兩個菜,柳絮不喝酒,所以韓孔雀也沒有要酒。只是要了兩瓶果汁當水喝。

菜要等一會兒,韓孔雀起開果汁,打算給柳絮倒一杯,柳絮拒絕道:「不用浪費了,我不喝這個。」

「怎麼?沒發現你還挑食啊?」韓孔雀道。

柳絮道:「這東西的防腐劑太多。還有,用的材料也不好,如果沒必要,還是少喝點好。」

「你怎麼知道?」韓孔雀有點意外。

柳絮道:「我大學期間在一家水果罐頭廠打過暑期工,就像這個桃汁,最好的桃子切開之後。完整的大個頭的,製作了罐頭,碰傷的,沒法取出太大的果肉的,就只能切碎了做什錦,就連做什錦都不行的那部分。也不會浪費,全都用來做了果汁了。」

「不會真像我聽說的用爛桃子做果汁了吧?」韓孔雀問道。

柳絮道:「碰傷的,爛了的,都是做果汁的材料,所以」柳絮有點調皮的看著韓孔雀道。

「那我們喝茶。」韓孔雀叫來服務員,讓他們給上一壺好點的紅茶。

「咦!這茶盤子好特別。」柳絮看著服務員送上來的茶碗,下面的茶托居然是船型。

「這叫茶船。也就是茶托,但不是茶盤,這種東西是明朝時期經常用,現在到是不常見了。」韓孔雀也被那船型青花茶船吸引了。

「茶船」,又名「茶托」或「盞托」,亦稱茶托子、茶拓子。

其用途以承茶盞防燙手之用,后因其形似舟,遂以茶船或茶舟名之。

清代寂園叟《陶雅》中提到:「盞托,謂之茶船,明制如船。康雍小酒盞則托作圓形而不空其中。宋窯則空中矣。略如今制而頗樸拙也。」

可見船形茶托出現於明代,在茶具這個龐大的家族中,茶船雖處於從屬地位,卻不可或缺。

「茶盤和茶托不是一回事?」柳絮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拿起一隻茶船,仔細看了起來。他一邊看,還沒有忘了回答柳絮的問題:「茶船形狀有盤形、碗形,茶壺放在其中,盛熱水時供暖壺燙杯之用,又可用於養壺。

茶盤則是托茶壺茶杯之用,現在常用的是兩者合一的茶盤,即有孔隙的茶盤置於茶船之上,這種茶盤的產生,是因為烏龍茶的沖泡過程較複雜,從開始的燙杯熱壺,以及後來每次沖泡均需熱水淋壺,雙層茶船,可使水流到下層,不致弄髒檯面。」

「怎麼樣?這個是不是明朝的茶船?」看韓孔雀看的那麼認真,柳絮問道。

韓孔雀好笑的道:「怎麼可能,要是在這裡也能遇到真品,那還了得?」

飯店裡的這種東西,肯定是一大批的,如果這裡的兩件是真品,那說明這家店裡肯定還有更多。

「你怎麼鑒定是不是真品?」柳絮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道:「最簡單的一個辦法,就是看外表,你看這茶船是不是嶄新?就好像有一層寶光籠罩,看起來很漂亮,這在行里叫賊光,只有燒制不長時間的瓷器上才有。」

「看著是蠻新的,難道這樣的瓷器都是現代燒制的?」柳絮端著茶船仔細看。

韓孔雀道:「這到不一定,有些瓷器由於施釉厚,就算時間久遠,也能見到這種寶光,我手裡就有兩件青釉三足香爐,等有空拿出來讓你看看,那是北宋耀州窯的精品,足有上千年了,看著還嶄新如故。」

「沒想到我居然瞎貓碰到了死耗子,無意之中居然抓住了你這麼個土豪。」柳絮笑道。

「說什麼呢?你不是瞎貓,我也不是死耗子,我們這是緣分,誰能想到,相個親也能陰差陽錯相錯了。」韓孔雀道。

兩個人吃著飯,說著話,氣氛極其融洽,他們沒有聊聊我我,只是談著一些自己身邊的人和事,有不平,有辛酸,有趣聞。

不知不覺之間,柳絮就吃了不少,最起碼那魚肚雞湯她就喝了不少:「不行了,今天吃多了。」

柳絮吃了一碗米飯,還把清水煮魚的魚肚子全都吃了,雞湯當然也沒少喝。

「這裡的菜味道還真是不錯,真不愧是百年老店,雖然花樣不多,但每一道菜都算是精品。」韓孔雀讚歎道。

「我要上班了,你下午要幹什麼?」柳絮道。

「下午?下午我再去接你出來吃飯。」韓孔雀道。

柳絮搖了搖頭道:「算了。你還是不要來了,我晚上要值班,下午一般沒空出來。」

「今天值夜班,那明天不上班吧?」韓孔雀問道。

柳絮道:「看情況,有事也是要上班的。如果沒有意外,明天不會上班。」

「明天早上,我去接你。」韓孔雀道。

柳絮道:「明天下班我不睡覺啊?」

韓孔雀委屈的道:「我也沒說不讓你睡覺啊?我接了你,送你回家不行?」

「行,你可真夠狗腿的。」柳絮好笑的道。

韓孔雀道:「那是,這麼美麗的老婆。我是一定要看好了,你們醫院那麼多狂蜂浪蝶盯著你呢1

「行了,要是受他們吸引,我也不會認識你了。」柳絮起身。

韓孔雀出去付賬,出來后,柳絮坐在韓孔雀的寶馬車上。摟著韓孔雀的腰就笑了起來。

「所笑為何?」韓孔雀問道。

柳絮道:「我這是坐在自行車後面笑,沒看到啊1

「一般人都願意坐在寶馬車上哭啊!你怎麼這麼特別?」韓孔雀道。

柳絮道:「這隻能說是我眼光好,捉住了你這種的潛力股,現在我是想做寶馬做寶馬,做夠了寶馬做自行車,不行?」

「坐寶馬?要是把那猛禽賣了,還真能換輛寶馬。這樣也不錯,猛禽在市區根本沒法開。」韓孔雀笑著道。

「你拉到吧!快點,我要遲到了。」兩個人笑鬧著,很快回到醫院。

「等等,你看我給你帶什麼來了。」就在柳絮想要走時,韓孔雀想起來他剛雕刻的一些玉佛。

男戴觀音女戴佛,柳絮的那些朋友,肯定都是女的,所以,韓孔雀乾脆全都雕刻的玉佛。彌勒、佛祖、羅漢,各式各樣全都有。

「呀!好漂亮。」柳絮驚訝的看著手中的雕件。

韓孔雀看著柳絮手中拿的一尊羅漢雕像,那瘦骨嶙峋的樣子,怎麼也不能跟好看兒子掛鉤,不過他可不會那麼傻缺。提出反對意見。

「這是一塊黑翡雕刻的降龍羅漢,送給你的朋友這些最合適。」韓孔雀道。

「恩,這個在外面的市場價是多少?」柳絮問道。

韓孔雀道:「應該能夠賣兩三千元吧?具體我也不知道。」

「這麼貴?那手鐲呢?用這種材料做的。」柳絮驚訝的道。

韓孔雀道:「手鐲要四五萬。」

「怎麼會這麼貴?你不是說很便宜的嗎?」柳絮奇怪的問道。

韓孔雀道:「明料很便宜,加工一下,價格就會增加,如果流通進入市場,自然就更貴了,你就告訴你的同事朋友,這種東西我們自己做的,價格不貴,這樣她們就會很高興的收下。」

柳絮還是有點不願意,不是不捨得給朋友價格太高的東西,而是送價格太高的東西並不好,他們很多同事出門,都會送給他們一些東西,價格都不會很貴,這只是一份情誼,如果價格高了,就不好說了。

「這東西成本是多少?」柳絮問道。

韓孔雀道:「不會超過一千,你就說是八百買的好了。」

送回了有點小糾結的柳絮,韓孔雀不想回家,直接去了公司。

此時公司里已經很熱鬧了,不過,後遺症也很明顯,幾乎每個人的辦公桌上,都很凌亂,到處是核桃殼。

他們的上班時間比較晚,要到兩點,所以此時不算是上班時間,所以員工們看到了韓孔雀進來,也沒有什麼驚慌,現在正干著什麼,就還干這什麼。

他們大多數在吃核桃,當然,吃速食麵的,喝咖啡的也不少。

「你們中午就吃這個?」韓孔雀看著何向珊道。

何向珊道:「最近沒有大活,就只能吃這個解決溫飽了,存錢買房子。」

「最近你們都賺了不少啊?以這樣的速度,你們很快都能成小富婆了,不要這麼摳,速食麵可是垃圾食品,吃這個不好。

還有。那什麼果汁都不要喝了,我們公司的礦泉水很好,都喝礦泉水吧!我們公司的礦泉水美容養顏排毒,樣樣都行,你們有福了。」

「那是礦泉水嗎?是聖水吧?」何向珊翻了個白眼道。

「咦?你這一說還真有個好項目在這裡。如果做好了,你們的房子就有著落了。」韓孔雀聽到了聖水,立即心中一動。

聽到有好事,頓時四周安靜下來,何向珊猛然挺直了腰桿問道:「大項目?」

韓孔雀看著何向珊的動作,這女孩本來就長得比較生猛。這麼猛然挺胸,更是波濤洶湧,幾乎讓韓孔雀看直了眼。

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道:「你們就好好查一下,魔都市周圍有沒有什麼不老泉。治病泉,神仙拳等可以媲美聖水的泉水。

這樣的靈泉應該都是出現在一些名山古剎當中,你們就對著一些旅遊景點或者是名勝、寺廟等等地方查,如果真找到了,那你們可就要發財了。」

「這種迷信的事情你也信?」何向珊有點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老闆道。

「你還別不信,世界上空穴來風的事情不是沒有,但傳說之所以成為傳說。剛開始自然不會是空穴來風,我國這樣的名泉可不少。

像泉城的斗母泉,還有傳說更為廣泛的不老神泉,其他一些小地方的娘娘泉等,都有著一些很神奇的傳說。

如果那些泉水的功用都是造假造出來的,那世界各地那麼多神奇的泉水都是編造的?就像一些科學現象,在我們不了解時,都會把他們歸類為迷信,這可是不可取的。」韓孔雀道。

這些韓孔雀可不是亂說,像傳說中的葯泉。可不是只在一處地方發現,只說國內,像內蒙、古,黑龍、江,雲、南。都有葯泉。

內蒙、古呼倫貝爾草原上的葯泉,氣味熏鼻,泉流雖然透明澄凈,但泉水到處,就被染成黃色.常飲葯泉之水,可治療胃玻

在這片不到20平方米的範圍內,分佈著7眼泉,泉水溫度3~8℃,低於當地的平均氣溫,這種泉叫冷泉。

這7眼泉雖然挨得很近,泉水的化學成分卻各不相同,具有不同的醫療功能,許多病都可以在這裡「分科門診」、「對症取水」進行治療。

這7眼泉都有編號和名字:1號心臟泉,2號萬能泉,3號頭泉,4號眼泉,5號耳鼻泉,6號胃泉,7號冷浴泉。

還有黑龍、江的葯泉,更具有傳奇性,傳說古代有一個獵人追趕一隻被他射傷的鹿,追了好遠也沒有追上,卻累得筋疲力盡,口渴得十分厲害。

這時看見眼前有一股清泉,他急不可耐地捧起泉水一通猛喝,喝下之後,感覺泉水清涼,還有點辣味,但他喝完之後頓時覺得身輕氣爽,精力旺盛。

消息傳出之後,附近的人們都跑來汲取泉水,喝了以後確實健身爽神,於是人們給這處泉取了個「葯泉」的名字,這個葯泉就在黑龍、江省北、安市西北方的訥謨爾河畔的葯泉山麓。

這裡有南泉、北泉、南洗泉、翻花泉、洗眼泉等許多泉,泉水裡含有許多對人體有益的物質,對很多疾病都有一定的治療效果。

這些泉眼都是真實存在的,如果不知道的,怎麼說怎麼神奇,但這就是大自然的偉大。

「這樣的名泉我們找到也沒用啊,怎麼也輪不到我們開發。」何向珊苦笑。

韓孔雀奸笑:「我們找那種名氣不大,就算原來有名,現在無名了的也行,我有辦法讓它重新煥發青春。」

「你是說,你可以造就一處名泉?那我們還費那個勁幹什麼,直接找一處水源豐富的泉眼,你炒作一下不就完了?」何向珊道。

韓孔雀鄙視的道:「炒作出來的能夠成為名泉嗎?」

「這有什麼?我們中華的廣告神器,把糖水都能變成治療百病的神葯,我們的泉水為什麼不可以?」何向珊反對道。

韓孔雀道:「我可不想要這種神葯,你有沒有想過,既然傳說過泉水能夠治病,會不會跟當地的地理條件有關,之所以後來沒有名聲了,只能是因為當地的地質結構有了變化,或者說,泉水被污染,或者地下水道變向。

反正,原來那個地方出過能夠治病的泉水,後來由於各種原因泉水失去了治病的效果,我們就找這樣的,只要找到,就有可能讓這泉水重新變成治病的神泉。」

韓孔雀的目的很明確,他就是要給自己的活性水找個出路。

泉水又不是葯,為什麼能治病呢?原來的古人認為是老天所賜,而現代人卻有了科學的說法。

泉是地下水流出地面形成的,地下水是地面水滲入地下的,在下滲和在地下流動的過程中,要經過不同的岩層,水中也就溶解了不同的礦物質。

地下水流經的路線不一樣,流程長短不一樣,碰到的岩石不一樣,水中溶解的礦物質就各不相同了。

當它們經過岩層裂隙湧出地面之後,就成為礦物質成分不同的各種泉了。

如果泉水中含有某種疾病有治療作用的礦物質,這個泉就是所謂的葯泉了,它的學名應該叫礦泉。

礦泉的種類不同,治療的疾病不同,治療的方法也不同,有的用於洗浴,有的可以飲用。

韓孔雀想找一個能夠天然形成活性水的泉眼,就算現在不行了,他也可以適當引導一下,重新讓拿出地方產生活性水。

現在的活性水,大都是人工製造的,當然,韓孔雀相信,尋找一處天然形成的也不是不可能。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