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三十八章手藝(再次加更,求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看到白曉亦想走,韓孔雀頓時又想起了一件事:「還有,我這次去南邊出差,弄回來了不少翡翠明料,我們公司除了我和韓星,都是女的,就一人給你們一個手鐲,你統計一下數據,看看都是要多大的?」 ...

「呃!這不是錢的事情,是我的人品受到了懷疑,我看你人品不錯,這樣,這一百元你拿著,你要記得還我九十九元。」韓孔雀把一百元塞入女孩手中后道。

「你這個人還真有意思。」女孩看著韓孔雀,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韓孔雀道:「我人品不好,很容易把你那一塊錢的帳給忘了,你人品好,我那九十九塊錢,我相信你是一定會記著還我的。」

「大叔,這樣搭訕女孩子不會覺得無恥嗎?所以,我是不會給你留電話號碼的。」說完,女孩直接把錢重新塞入韓孔雀的手中。

這次輪到韓孔雀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我長得就那麼無恥?你多大了?我要去找你們老師,看怎麼教育的孩子,你這麼小,我能下的去手嗎?」

「我大點你就能下的去手了?」女孩沒有一絲猶豫,立即問道。

韓孔雀順嘴達到:「那是當然,你現在還是個孩子,所以不要冤枉好人。」

「我長得面嫩行不行?不信?我已經大學畢業了,所以,大叔,那邊涼快,你去那邊歇歇?」女孩指著下車處道。

韓孔雀一看,大學路到了,他搖著頭道:「現在的孩子,真是人小鬼大。」

剛走下車,韓孔雀就看到了那個女孩也走了下來:「怎麼?想明白了?等我一會,我很快下來。」

「不用,我沒時間了。」女孩指了指不遠處的魔都大學。

「大學生?你到底多大了?不會超過十八歲吧?今年的新生?」韓孔雀再次看向這個女孩。

鄭千惠無奈的摸了摸自己那張永遠長不大的臉道:「大叔,我真的大學畢業了,這次是被一個學姐叫回來幫忙的,所以。你能離開了嗎?不要糾結那一塊錢了,ok?」

韓孔雀好笑的走進公司,這個時候,公司里的員工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所以韓孔雀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多大的轟動,他自己走進自己的辦公室。

剛走進辦公室,白曉亦同志就駕到了:「公司有什麼事情沒有?」

「沒有,不過我們公司得到了上級部門的褒獎,這應該是你的功勞,真是大手筆。你不會是受到威脅了吧?要不然怎麼會一次性捐出那麼多錢?」白曉亦十分八卦的道。

韓孔雀笑道:「獲得了一大筆財富,心下不忍,忽然良心發現,就捐了那麼一些,現在告訴你,這裡面你們也有一些功勞。所以,我打算改善一下我們公司的福利制度。」

「我們也有些功勞?最近我們沒有進行什麼大項目啊?」白曉亦有點摸不著頭腦。

韓孔雀笑了笑,沒有說話,太平天國寶藏是誰都不能說,要不然可是很麻煩,畢竟陳嘉義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知道的只是李園寶藏。

白曉亦當然知道公司的制度。保密第一,既然韓孔雀不說,白曉亦也就很識趣的不問。

白曉亦道:「老闆,你讓我尋找的管理人才我已經找來了,現在就在外面,你要不要見一面?」

「碰到了就見一面。」韓孔雀道。

很快,韓孔雀就見到了一個意外的人:「你不會真的大學畢業了吧?」

「變ti大叔?」鄭千惠詫異的道。

頓時,韓孔雀滿頭黑線,而白曉亦大笑出聲。

「白總,趕快幫我還給這個小妹妹一塊錢。因為這一塊錢,我的節操都要掉一地了。」韓孔雀道。

白曉亦忍住笑道:「千惠,這這是我們老闆,韓孔雀先生。」

韓孔雀很滿意這個鄭千惠,道:「鄭小姐。白總告訴你來幹什麼了吧?」

「說了,要管理一家茶業公司是吧?」鄭千惠道。

韓孔雀道:「我感覺你不太合適,白總好像沒有跟你說清楚,現在要管理的雖然是一家茶業公司,可現在這家公司的資產,只有一座茶山,而且這座茶山還在西湖市近郊,你覺得你能夠過去管理嗎?」

很意外的,鄭千惠答應的很乾脆:「可以,我家就是西湖市的,既然離那邊不遠,我可以回家住,而且我們家原來就有一片小型茶園,所以對管理一家茶業公司應該沒有什麼難度。」

「行,既然白總把你找來,你的能力應該不錯,那這家公司就交給你了,我們公司的工資福利你應該知道了,這座茶園就算是一個項目,你可以每年得到白分之一的提成,算是給你的獎勵,至於你能夠拿多少獎勵,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韓孔雀道。

那座茶山的面積可是不小,如果經營得好,一年利潤上千萬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這樣,提成百分之一,就是十萬,這些獎金也不算少。

安排好了鄭千惠,韓孔雀又吩咐白曉亦道:「你安排幾個人去我家,我家現在你知道地方了吧?我買了不少核桃,你讓人拉回來。

反正我們公司有的是地方存放,你單獨隔離出一間庫房,把核桃存在庫房裡,平時你們餓了就吃點核桃,我們是腦力勞動,平時多吃核桃補腦。」

看到白曉亦想走,韓孔雀頓時又想起了一件事:「還有,我這次去南邊出差,弄回來了不少翡翠明料,我們公司除了我和韓星,都是女的,就一人給你們一個手鐲,你統計一下數據,看看都是要多大的?」

「翡翠手鐲?這個還用問嗎?當然是越大越好。」白曉亦毫不猶豫的道。

韓孔雀一愣:「越大越好?給你弄個二十公分直徑的難度你用來當項圈啊?」

「可以當項圈,越大不是越值錢嗎?如果誰的手腕太細,要個小很多的手鐲,那不是太虧了嗎?」白曉亦理所當然的道。

韓孔雀哭笑不得:「你這反映還真夠快的,這樣,如果尺寸小的。可以給一些補償,像小型的掛件,指環,耳釘、等小東西。」

「我們的手腕都不粗,所以都是小號的。你就每人都給配齊一套就對了。」白曉亦又說了一句讓韓孔雀目瞪口呆的話。

「你反應還真快,行,就給你們一人一隻手鐲,一個掛墜,一對耳釘,不過拋光就算了。你們自己去找家珠寶店進行拋光,錢找公司財務報。」

韓孔雀雕琢一隻手鐲的時間很短,但拋光的功夫不能省了,所以,他乾脆一個都不拋光,讓白曉亦他們出去找家珠寶店拋光更省事。

「那我出去安排了。」白曉亦道。

白曉亦離開之後。韓孔雀把自己辦公桌上的那座近一米高的金字塔拿起來,看著金字塔中的一個盆子當中的黃瓜,發現這隻黃瓜始終保持著新鮮,這讓韓孔雀更堅信了金字塔能的存在。

最近一段時間,韓孔雀雖然不經常來辦公室,可辦公室的桌子上,始終保持著一座金字塔。而且金字塔的個頭也越來越大了。

從剛開始的十幾公分,一直到現在的一米多高,裡面放的東西也開始千奇百怪。

這次出去,韓孔雀在裡面放了一個水盆,水盆之中放了一隻鮮黃瓜,沒想到他出去了一個多星期,這隻黃瓜還是那麼新鮮。

看來有水,保存在金字塔中的東西會更好,就連脫水狀態也消失了。

如果他以後建立一座金字塔樣式的收藏室,這間收藏室只要保持適當的濕度。儲存在收藏室中的文物,就可以省下大筆保養費了。

如果不怕氧化,很多文物都可以長時間保存,這對一些大型博物館肯hu力。

既然驗證在神秘的金字塔能的存在,韓孔雀也不再做實驗。畢竟在辦公桌上擺放一個大型金字塔,怎麼看怎麼怪異。

白曉亦她們就曾經不斷吐槽,說韓孔雀想挖墓想瘋了,就連在辦公室中,都要放上一座金字塔的模型。

就因為這個,好像岳幕靈還給他準備了一個盜墓筆記,好像很專業的樣子,不過這份報告韓孔雀一直當個笑話,所以沒有仔細看過。

看著手中的黃瓜,韓孔雀還是沒敢吃,而是扔到了垃圾桶中,放了一星期了,雖然看著沒壞,誰知道內部有沒有什麼變化?

水盆中的水,韓孔雀沒有倒掉,他把剩下的化玉粉,倒進去了一些,把帶回來的一些翡翠明料放進水盆之中沁泡。

韓孔雀帶回來的大部分是零碎的小料,這些料子之中,雖然沒有能夠切出成對手鐲的,但是能夠切出一隻手鐲的還是不少的。

韓孔雀挑出來了大大小小二十來塊明料,把他們一股腦放進水盆之中。

對處理這樣的明料,韓孔雀已經是輕駕就熟,再說手鐲的取料是最簡單的,如果不怕浪費材料,只要明料夠大,怎麼取都沒問題。

當然,韓孔雀不可能這麼敗家,他挑選出來的這些明料,還是很適合取手鐲的,所以在被化玉粉軟化之後,韓孔雀快速的開始切割。

每次都是先把手鐲的中間部分掏出來,這樣才不會浪費材料,等把手鐲內部掏空,再根據玉料的厚度,切出一隻手鐲。

韓孔雀用的材料都是單色料,所以,也不用注意切壞了顏色,這樣的切割,二十副手鐲,他很快就切了出來。

等把邊邊角角的修整好,一些掛件和耳釘的材料也有了。

韓孔雀的手藝很好,就算現在手鐲沒有拋光,也很漂亮了,被化玉粉軟化之後的翡翠,很容易被韓孔雀休整成型,就算不拋光,現在也可以帶了。

掛件和耳釘的個頭都很小,在被化玉粉沁泡之後,更容易雕刻,往往韓孔雀快速休整出形體,加上寥寥幾筆的勾勒,就能完成一個掛件。

等白曉亦再次走進韓孔雀的辦公室時,韓孔雀正在擦拭一隻嫩黃色的手鐲,這樣的手鐲一共解出來了三隻,雖然種水不好,但顏色顏色是太漂亮了,加上被韓孔雀打磨拋光,手鐲帶著一絲盈盈的閃光,一下就把白曉亦吸引住了。

「我就要一隻這樣的就好了。」白曉亦脫口而出。頓時把沉浸在工作中的韓孔雀驚醒了過來。

「你怎麼回來了?恩?幾點了?」韓孔雀反應過來。

白曉亦道:「快十一點了。」

「這麼快?核桃拉回來了?」韓孔雀一邊收拾桌子上的東西,一邊道。

「拉回來了,錢我也讓財務打到你說的賬號上去了。」白曉亦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那隻黃色的手鐲。

「這隻不行,不過。這裡還有兩隻沒有打磨拋光的,你想要就自己去拋光。」韓孔雀把自己拋光出來的這隻手鐲裝到了口袋裡。

「你一個大男人要那麼鮮亮的手鐲幹什麼?」白曉亦有點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道。

「你也知道這種手鐲鮮亮啊?這是給十五六歲的小女孩帶的,你還真敢裝嫩。」韓孔雀嘲笑起白曉亦來。

白曉亦道:「我今年才二十三歲,不用裝嫩,我就是嫩。」

韓孔雀笑道:「好,你嫩好了吧?我走了。桌子上的東西你自己處理,還有,核桃既然拉來了,每個員工分一些,剩下的放在公司里,誰願意吃誰拿。不過記住,剩下的那些作為工資福利發放,記吃不記拿。」

「知道了資本家。」白曉亦根本沒看韓孔雀,她此時的心神都被桌子上的各色手鐲吸引了。

大紅,猩紅,粉紅,淡綠。楊柳綠、濃綠,墨綠,淡紫,藍色,各式各樣的手鐲,讓白曉亦看的眼花繚亂。

她知道,韓孔雀拿出來的,肯定是正品行貨,這樣的非常,每一隻沒有三五萬都是買不來的。更何況現在是一套。

到了這個時候,白曉亦迷惑了,她老闆到底發了多大的財,居然這麼出血?

韓孔雀可不管這些,他快步走出公司。準備去接柳絮下班了,雖然柳絮下午還要繼續上班,但中午一塊吃頓飯還是不錯的。

韓星和張向月要開車回來,所以他們現在還沒有回到魔都,現在韓孔雀只能是打車去接柳絮。

不過在經過一家戶外用品店的時候,韓孔雀發現這邊有賣自行車的。

他立即下來買了一輛,買的是山地車,後面帶著一個不小的座位,雖然價格不便宜,但絕對結實。

韓孔雀的家離公司不遠,而他家離柳絮工作的醫院更是只隔了一條街。

當韓孔雀花了二十分鐘,又跑了三分鐘走到柳絮所在的樓層之時,正好看到柳絮穿著白大褂從辦公室里走出來。

「嗨1韓孔雀很風騷的跟柳絮打招呼。

「柳醫生,又增加了一個追求者?不過這個可是差遠了,怎麼連束花都沒帶?」走過的一個小h士道。

柳絮道:「這可不是追求者,是我男朋友,所以你們以後要注意了,不要隨便替我收花了。」

「啊!這是你的男朋友?」小h士震驚的看著韓孔雀,不知道這個大塊頭是怎麼抱得美人歸的。

韓孔雀哈哈笑著走了過來:「走,我帶你出去吃飯。」

柳絮跟旁邊的小h士打了個招呼,直接韓孔雀走了出去,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小h士,還站在走道中央。

「你可真夠可以的,原來一個月都見不著幾次,現在居然巴巴的追到醫院來了。」柳絮抱怨的道。

韓孔雀笑道:「原來跟現在能一樣嗎?原來我們是什麼關係?現在是什麼關係?現在我可要盯著你,讓你吃的白白胖胖的,每天吃食堂,對身體可不好。」

「我現在可是有錢了,就算吃食堂,也是吃好的。」柳絮道。

「需不需要換身衣服?」韓孔雀問道。

「不用。」說著柳絮脫下了外面的白大褂,裡面是一件半袖襯衣,下身是一條白色長褲。

看著腳上的黑色高跟鞋,韓孔雀道:「每天沒有多少時間坐下吧?」

「恩。」柳絮道。

韓孔雀道:「那穿著高根鞋不累嗎?」

「有些變ti喜歡高跟鞋。」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

韓孔雀哈哈笑著,擁著柳絮快速走下了樓:「為了你的高跟鞋,我今天請你吃好的。」

「去吃什麼?最好不要走遠,下午一點就要上班。」柳絮看了一下表道。

看著韓孔雀拉出來的自行車,柳絮無語,當然,有更多的人在樓上看著他們,對韓孔雀的坐騎,他們也都表露出來了強烈的鄙視。

韓孔雀對這種效果還是很滿意的,不過柳絮就不是那麼滿意了:「這是在裝嗎?你不怕遭雷劈啊?」

「不怕,再說,我可沒有裝那啥,車子現在還沒回來,而寶馬我是真沒有,所以臨時買了這麼一輛。」韓孔雀道。

「就因為跟我吃頓飯,就買了這麼一輛車?」柳絮坐在了車后,笑了起來。

韓孔雀道:「我可沒有這麼無聊,我怎麼也算是個手藝人,真算起來也算是藝術家,怎麼可能做這麼無聊的事情?送給你朋友的東西,我準備好了,今天中午正好給你送過來。」

「那些傢伙問了我一個上午了,算你有心,不過,東西漂亮嗎?」柳絮摟著韓孔雀的腰,很高興的說道。

「當然漂亮,以後我們一家可是要指著這個吃飯的。」韓孔雀高昂著頭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