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三十七章錢到用時方恨少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么都晚了。」 「行,我去警告他一下,儘儘人事吧!他們不聽,也怪不到我頭上了。」孟光濤無奈的道。 孟光濤其實也知道韓孔雀說的那些,要不然他當時手裡的那隻小碗,也不會通過韓孔雀和胖劉出手,...

柳絮道:「柳樹雖然看起來不正經,可他是好孩子,以後也不可能長歪了。」

「這一點我同意,不過,他是不是也需要自己經歷些風雨?」韓孔雀道。

柳絮道:「你就是因為這個,才不幫助你的兄弟姐們?就是想讓他們經歷風雨,最後得見彩虹?」

韓孔雀苦笑道:「你說我是不是很不孝?父親在家辛苦種地,養活幾個兄弟,而我明明有錢可以幫助他,卻始終在一邊看熱鬧?」

「你有你的想法,我支持你。」柳絮道。

韓孔雀道:「對我這麼信任?」

「對我這種認識幾天的人,你都可以拿出一億兩千萬,就不要說對家人了,我想,你肯定有你的想法。」柳絮道。

韓孔雀道:「你有錢了,你會不會給柳樹很多錢?」

「當然不會了,只要不是生死攸關的時候,我才不會給他錢?難道給他錢讓他出去敗壞?」柳絮很理所當然的道。

韓孔雀無奈的道:「我們家的情況還不如你們家,畢竟你們家的環境,讓你們姐弟受到了很好的教育,而我們農村出來的,在家庭教育方面,不可避免的出現了差錯。

所以,現在我只想扶持一把我的兄弟們,讓他們都能有自己的事業和家庭,我能做的,也就這麼多了,至於以後他們幸福不幸福,那就看他們自己了。」

外面下雨,一伙人也沒有了興緻出去玩,在一塊吃了飯,聊了會天之後,就分散開來各自去玩了。

第二天一早。韓孔雀他們在飛機上吃了早飯,下飛機之後,韓孔雀先把柳絮送回了家,有急忙領著韓榮夏去了學校。

等把韓榮夏安排好,已經早晨九點多了。當韓孔雀回到家之後,發現,孟光濤居然在院子里跟老韓說話,在老韓身邊,還有一個女人是韓孔雀的大姑韓大紅。

老韓這一輩,他只有兩兄弟。所以這個大姑是韓孔雀三爺爺家的,並不是親姑。

韓孔雀跟他們來往的並不密切,就算韓孔雀在魔都生活了十年,也只不過去了他這個大姑家幾次,而且每次都是去跟他們拜年的。

那是韓孔雀剛來魔都的幾年,後來因為他這個大姑一家對他也不是那麼親熱。韓孔雀也就不去了。

這次他大姑過來,想來是為了韓榮耀的婚事,所以她在這裡,韓孔雀也沒有多少意外,畢竟韓大紅可是跟韓建國是同一個爺爺奶奶,關係還是不遠的。

「小韓回來了?」老孟第一時間看到了韓孔雀走進院子。

「孔雀?哎呀,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看到韓孔雀一身精緻的衣服。跟原來迷彩服可是沒法比,所以韓大紅還是很驚訝的。

跟韓大紅打了招呼,還跟她的兩個兒女說了幾句話,韓孔雀才對孟光濤道:「孟叔怎麼有空過來?」

「過來找過你幾次了,聽說你今天回來,這不,我就來你家等你了。」孟光濤無奈的道。

「有事?孟叔有我的電話吧?怎麼不打電話?」韓孔雀奇怪的問道。

孟光濤苦笑道:「小韓你不要怪我,我是來問問你上次那個嘉靖玉壺春瓶的事情,那的東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那個學美術的小子?他那個瓶子上的獅子畫的像綿羊,就他還學美術的?那東西要成了真的才怪了。」韓孔雀笑道。

孟光濤無奈的道:「小韓我可不是懷疑你的本事。而是那個小子從你這裡走了之後,就去了一家叫明瑞的拍賣行,他過去一鑒定居然是真品。

一連幾個專家說是極其罕見的嘉靖官窯,並且經過層層鑒定,最後還驚動了拍賣行的一個副總。才給他估了一個天價,你都不會想到,那件瓶子居然被拍賣行估價一億以上。」

韓孔雀冷笑道:「這是好事啊,不過,那瓶子賣出去了?」

「問題就出在這裡,這都過去好幾個月了,各大拍賣公司的秋季拍賣也全都結束了,他那個說要送到香港進行包裝拍賣的瓶子,居然還是毫無動靜。」孟光濤道。

韓孔雀道:「孟叔,你跟那個美術家是什麼關係?」

孟光濤道:「也算是老朋友了,李勤他爸,也就是那個瓶子的主人,他跟我是老鄉,不過人家從家鄉出來的早,所以混的比我好,這不,因為是在古玩行里,所以那次他想出手那個瓶子,就找到了我這裡。」

「老鄉啊!你去告訴你那個小老鄉,如果不想上當受騙,就去報警吧!如果給他估價一億,那他們收取他的服務費不少於一百萬吧?

那些人會告訴他,收的那點錢是用來給他的瓶子做前期宣傳?

這樣的拍賣公司都是皮包公司,根本就是忽悠人的,他們賺取的只有服務費,是不會給他拍賣的,可以這麼跟你說,就算你拿個普通的玻璃瓶子去那種拍賣行,他們也會給你鑒定出來一個皇帝御yng琉璃盞的結果。

而且估價肯定要超過千萬,這樣按照行規,他們可以收取百分之一的服務費,這就是上十萬,他們賺取的就是這個服務費,對外的說法,就是給你的藏品進行宣傳包裝。」韓孔雀道。

「這麼說,你能夠確定那個瓶子是贗品了?如果真是贗品,他可能就上當了。」孟光濤嘆息道。

韓孔雀道:「還是趁早準備,如果拍賣公司關了門,就什麼都晚了。」

「行,我去警告他一下,儘儘人事吧!他們不聽,也怪不到我頭上了。」孟光濤無奈的道。

孟光濤其實也知道韓孔雀說的那些,要不然他當時手裡的那隻小碗,也不會通過韓孔雀和胖劉出手,就是因為他知道拍賣行良萎不齊,他擔心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所以才沒有走拍賣行。

等韓孔雀把孟光濤送走,韓大紅首先走了上來:「孔雀,早就聽說你搞古玩收藏了,沒想到你這麼有本事。現在都能給人做鑒定了,不知道你師從哪位大師?

你看你表弟現在還在家裡沒有個正當工作,不如讓他給你當個師弟,我們知道規矩,拜師費用是不會少的。」

韓孔雀無語,這魔都人看不起外地人。全國都知道,就算他大姑這個半個魔都人,都不例外,所以,雖然是對韓孔雀有所託,但說話的口氣就像施捨。

韓孔雀道:「我就自己研究著玩玩。根本就不認識什麼大師,我可不敢耽誤了我表弟的前途。」

「媽,我早就說了,大表哥肯定是小打小鬧的玩玩,你非不信,現在信了吧?我還有事,先走了。」馬明亮說完。也沒有跟韓孔雀說聲再見,轉過頭就走了。

這時,在馬明亮跟前的一個女孩,他是馬明亮的妹妹馬小燕,她對韓孔雀笑了笑,轉過頭對韓大紅道:「媽,我還有個約會,也走了。」

「你看著兩個孩子,吃了飯再走也好,來給你們表弟幫忙。怎麼也要留下吃頓飯。」韓大紅到是不見外。

「爸,榮耀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韓孔雀問坐在一邊的老韓道。

老韓看了自己的堂姐一眼道:「有你大姑在,還能有什麼問題嗎?」

「對,有我出馬,那種窮鄉僻壤出來的家庭。還有理由拒絕?」韓大紅以她特有的大嗓門道。

韓孔雀早就知道這個大姑的得性,愛顯擺,看不起人,而且還很愛侃大山,所以他也不湊合,韓孔雀道:「那我出去一趟,大姑,你吃了飯再走。」

「孔雀,你中午買點菜回來,家裡的菜沒了。」看到韓孔雀要走,韓建國立即出聲道。

韓孔雀身體一頓,他才離家兩天,他記得在離開之時,可是在冰箱里放滿了魚肉,只是魚就有二十斤,更何況還有韓榮耀愛吃的大蝦什麼的,加上買的肉,這麼多東西,兩天就吃光了?

「我要到公司一趟,中午不一定回來,而且中午我買菜回來也晚了,菜市場離這裡不遠,讓榮耀去買點吧1說完,韓孔雀頭也不回的走了。

「你等等,孔雀,你等等。」韓孔雀小看了老韓的韌性,他直接追著韓孔雀走出了家門。

韓孔雀頭痛,他不差那幾個錢,但這樣的父親,這樣的兄弟,他給了錢真的好么?

「爸?你還有什麼事?咦?怎麼沒看到我媽?」韓孔雀無奈的轉身道。

「你媽那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一個閑不住的人,她看到了我們原來用過的那個蒸籠,現在去外面擺攤了,說不能坐吃山空。」老韓道。

韓孔雀瞪著老韓,他媽是閑不住,可他媽去擺攤了,老韓他們在家裡幹什麼?

「家裡沒錢了,我又離不開,榮耀的事情,每一項都要我拿主意,我叫住你不是讓你出錢,我也知道你的錢不多了,家裡運過來的核桃到了,你幫著賣了吧!要不然可真的撐不下去了。」老韓也是無奈。

上次來魔都,他是被韓榮耀規劃的前景眯了眼,一心想著賺錢,所以並沒有帶多少錢在身上,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來給二兒子成婚,他自然是帶足了錢的。

當然,這是他想當然的,是他自認為自己的錢不少,可真到了魔都,他才知道,就他那點錢,還真是少。

他這些年,從大兒子和大女兒身上要了不少錢,但這些錢都供養了另外的三個孩子,雖然韓榮夏花錢不多,但韓榮耀和韓榮光可沒少花錢。

所以,這些年他也不過存下了五萬多元錢,這些錢,在鄉下已經算是很多了,但到了魔都,他才知道,這點錢根本就不叫錢。

這兩天,他給韓榮耀和顧小苗訂了親,小定給了顧小苗六千六,還要給顧小苗買兩身衣服,沒想到兩身衣服下來,又是六千多沒了。

幸虧辦酒席是在家裡,有了韓孔雀留下的魚肉,他們沒有多花錢,但這樣下來。也是一兩千進去了,所以只是這兩天,就花了老韓一萬五六。

這還是小定,如果要結婚,結婚之前還要大定。大定顧小苗家裡提的條件也不高,只要萬里挑一,也就是說,最少要給女方一萬零一百元,這樣一來,他帶來的存款就去了一半。

所以。老韓一算賬,他的心就有點涼,本來對出售核桃還沒有多麼著急,現在眼看著存款就要見底,他也急了。

這還沒有算結婚用的錢,如果辦婚禮。辦酒席,可還需要五六萬,這麼算下來,老韓手裡的那點錢,根本不夠,就算高價賣了今年的核桃,也不過勉強夠用。

本來花了那麼多錢。以老韓的個性,是怎麼也要想辦法佔一下韓孔雀的便宜的,這次之所以挑明了說不跟韓孔雀要錢,是他真的被嚇住了。

本來韓孔雀哭窮,他還不信,有三百多萬買房子,怎麼擠出一點也夠給韓榮耀舉辦婚禮的了,可他去韓孔雀那房子呆了半天,就完全沒有了這種想法。

因為要在那座房子里結婚,所以這兩天韓榮耀對房子的裝修十分上心。幾乎是沒事就泡在那裡,跟孫小明商量房子的裝修問題。

由於韓孔雀只是派了財務在這了付賬,其他事情財務不管,要購買什麼材料,都有財務核實之後付款。

雖然不能從中漁利。但涉及到了自己的婚房,韓榮耀也沒有虧待自己。

由於顧小苗懷孕了,這種新裝修的房子,一定要用一些天然材料,要不然新房裝修之後的污染,對小孩很不利。

所以,裝修這棟房子,韓榮耀比韓孔雀還要上心,什麼材料都用最好的。

廚房、壁紙、地板、門窗,燈具,什麼都用最好的,那價格,就算韓榮耀這種自以為見識過大場面的,都有點心驚肉跳,就不要說沒有來過魔都幾次的韓建國了。

韓建國從來沒有想到,那些花花綠綠,一大簇一大簇的燈,居然每一個都要上萬元,上下兩層樓,兩個客廳,一間書房,加上廚房衛生間和室的燈具,居然花費了五萬多元。

燈具還是小事,最讓老韓不能接受的還是地板和壁紙,地板花錢多也就算了,畢竟就算在不懂,老韓也知道,稍微好點的地板都不便宜。

讓他最不能接受的還是壁紙,那麼薄薄的片片,憑什麼要好幾萬?這個是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的。

但韓榮耀說了,這還是用的低檔貨,如果用好的,用國外進口的,把整棟房子裝修完,要花費十幾萬,上百萬都不稀奇。

在韓孔雀的房子里呆了一會兒,韓建國就看到那個中年女人,把自己大兒子的錢放出去了十來萬,這讓老韓真正見識到了花錢如流水。

這時,他才意識到,為什麼城裡人對房子那麼執著,就好像自己的堂姐,對自己在魔都有棟房子,是那麼的得意。

原來老韓還很不理解,有什麼好得意的?跟他們家的房子相比,他堂姐的那棟樓房,就跟他家的雞窩似地,這樣的小房子,有什麼好值得炫耀的?

現在他知道了,房子不要看著小,那就是一棟用金山壘起來的金屋子,在城市裡能夠有這麼一棟樓房,還真是值得炫耀一輩子的得意事。

真是不到魔都不知道自己錢少,用韓榮耀的話來說,就是錢到用時方恨少。

韓孔雀當然不知道老韓的這些想法,他只是詫異於老韓的好說話程度,所以他答應的也很痛快:「核桃放在哪了?找到了買主我就給你賣了。」

韓建國笑的滿臉褶子:「在你的地下室里,你不在,那房子也沒人祝」

「行,一會我讓人來拉核桃,錢我直接打到你的卡上。」韓孔雀也沒有廢話。

走出家門,韓孔雀在路邊等了一會,居然沒有等來一輛出租,沒辦法他走出街道,在一個公交站牌邊上等著。

等了十分鐘,才等來一輛公交,上了車,才發現,自己居然沒有硬幣。

看到司機瞪著自己,韓孔雀的老臉有點通紅:「誰能幫個忙?我沒有零錢?」

韓孔雀拿出一張一百元的,這段時間他根本沒有花錢,所以身上只有一百元的大鈔。

車上的乘客全都翻白眼,在這裡充什麼大款,有錢人是根本不會來這裡做公交的。

這樣的想法聰明的韓孔雀自然也想到了,但他總不能沒有一點表示。

「謝謝。」韓孔雀站了一會,終於有一個小女孩走了過來,幫他投入了一枚硬幣。

小女孩對坐在身邊的龐然大物有點不安,在向另一半靠了靠之後,才道:「不用謝,出門不帶硬幣,你說有人會信你嗎?」

小女孩看著年歲不大,最多也就十四五歲,長的小巧玲瓏,扎著一個馬尾,看著就活力十足。

韓孔雀無語,等了一會,他才道:「我的公司在大學路那邊,要不然你在那邊一塊下車,我回公司找同事換一下零錢還你。」

小女孩毫不客氣的白了韓孔雀一眼道:「為了這一塊錢,我還要下車浪費時間,等重新上車,我還要搭上一塊錢,你說是我傻,還是你傻?」

PS:感謝可樂牛奶泡麵、一一帆風順、超?裂魂者、秋只一臆的打賞。感謝haoshuduo、葡萄帝國、撒旦守護這、SK0716、今天咋就不下雨、聖人重返都市、峰218891等兄弟投的評價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