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三十六章溺愛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進他的懷中,韓孔雀就醒了過來,現在看到柳絮皺著小鼻子,好像是聞他身上的味道。 韓孔雀道:「我身上有異味?」 「沒有,只是有一些汗味,你的身體很乾凈,這說明你的身體很健康。」柳絮隨口道。...

昨天收了一百多張月票,今天再次三更一萬五,月底了,月票留著也不能孵小雞,求月票。

柳絮不知道其他有錢人的夢想,但她的夢想就是,如果她有了錢,她肯定不會看著病人在自己面前慢慢的等死。

在柳絮思緒紛雜的時刻,韓孔雀讓張向月在路邊停了車。

「你們在這裡等一會,我們很快回來。」韓孔雀拉著柳絮下了車。

在路邊,有一家招行的分行,兩個人快步走了進去。

一邊走,韓孔雀一邊掏出電話,給遠在魔都的那個叫張國通的招行分行經理打了電話。

「韓先生?」對面傳來張國通的聲音。

韓孔雀道:「張行長,打擾你了。」

「沒事,沒事,韓先生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直接吩咐就是。」在那邊的張國通很上道,像韓孔雀這種人,沒事,是絕對不會找他這樣的小人物的。

韓孔雀有點不好意思的道:「張行長,剛才有沒有一筆款項到我們公司的賬上?」

「已經到了,一億兩千萬。」張國通毫不含糊的道。

韓孔雀道:「這樣,能不能麻煩你一下,我現在在揭、陽這邊,我正去這邊你們的一家分行,你能不能讓他們,把這一億兩千萬轉到我老婆的賬上?」

「請問貴夫人貴姓?她用的是哪家銀行的卡?跨行轉賬有點麻煩,不如我讓人給你夫人辦一張我們銀行的卡?」張國通道。

韓孔雀道:「可以。不過我們趕時間,能不能讓這邊的工作人員快一點。」

再三確認了柳絮的身份,韓孔雀在一堆銀行工作人員的陪同下,花了不到十分鐘,就完成了一筆巨額轉賬。

韓孔雀把銀行卡遞給柳絮,心裡卻不是滋味,一億兩千萬現在不放在他眼中,可在普通人眼裡,卻是一筆天文數字。

他雖然看好柳絮,但還是有點擔心。萬一。柳絮把持不住本心,那就太可惜了。

默默的接過銀行卡,柳絮突然笑了:「你在擔憂?你不會認為我會像趙本山一樣,高興的抽過去吧?」

聽到柳絮的話。韓孔雀頓時放鬆了下來。他有點小看柳絮了啊!

柳絮這樣的美女。實在是太容易弄錢了,所以,能夠面對十幾年誘hu還能堅持本心。沒有du落的一個美女,難道會那麼不堪?

「我是重視你,我希望你還是原來的你。」韓孔雀實話實說。

柳絮道:「你的秘密似乎很多,我也希望你始終保持現在的樣子,不會有所改變。」

這次韓孔雀是徹底放下心來了,他輕鬆的道:「你要幫我把韓榮夏擺平,這個小姑娘可是人小鬼大,現在她不信任我們家老韓了,所以投靠到了我這邊,這次讓她見到了很多事情,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你隱藏的可真夠深的,陳蕊他們一家不知道也就罷了,好像你全家都不知道你很有錢?」柳絮奇怪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可不想柳絮有什麼誤會,他解釋道:「我們家的情況你不知道,就像今天發生的事情,如果我們家的人在場,他們全都能高興瘋了。

他們做不到你跟柳樹的洒脫,所以,就算有錢,我也不敢拿出來太多,有時候,太多的金錢,往往不會讓家庭更幸福,反而會讓家庭關係變得一團糟。」

一夜暴富的例子很多,特別是近幾年,彩票中獎的普通人很多,但這些人獲得了大筆財富,真的就幸福了嗎?

別人韓孔雀管不到,但他不會讓自己的家人,變得像其他人那麼不堪。

他們回去正吃飯時,傾盆大雨就來了,看到這種情況,韓孔雀樂了。

所謂人不留人天留人,下這麼大的雨,他們肯定走不了了。

所以在吃過了飯之後,所有人只能回到酒店房間里休息。

吃完了飯,已經是下午四點了,這麼長時間,所有人都累了。

柳樹跟韓榮夏洗了個澡就回房間休息了,韓星和張向月自然也不會留在房間里當電燈泡,所以房間里很快就只剩下了韓孔雀和柳絮。

「我也累了,去休息了。」柳絮穿著長裙,把剛洗完澡的身體包裹的嚴嚴的。

韓孔雀道:「我們都累了,同去同去。」

還沒等柳絮反應過來,韓孔雀就擁著柳絮進了房間。

「真累了。」柳絮笑著錘了韓孔雀一下。

韓孔雀抱著柳絮倒在床上:「睡覺,我更累,所以你不要打擾我。」

「行,我不打擾你,但你的手也不要動。」柳絮把在自己身上亂摸的手打掉。

韓孔雀道:「我在給你進行撫摸療法。」

「不用,你還是撫摸自己吧1柳絮道。

「恩,不懂享受就算了,好了我們睡一會,今天確實累了。」一晚上的時間長了,所以韓孔雀也不用那麼急色。

「你抱著我,我睡不著。」柳絮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道。

韓孔雀道:「沒辦法,這個必須要適應。」

柳絮露出了笑臉,不過她很快就翻過身,不讓韓孔雀看到。

不知道什麼時候,柳絮醒了過來,她從來沒有想到,她居然會在一個男人的懷中睡的這麼踏實。

也許是真累了,韓孔雀沒有醒來,柳絮是親眼看到韓孔雀解石的,那麼大一塊原石,他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解了出來。

雖然看到韓孔雀的動作很輕鬆,一刀刀的直接刺入原石內部,但柳絮是拿手術刀的,她很清楚,就算是割肉,如果連續割一個多小時,也是很累的。更不要說切石頭了。

睡著了的韓孔雀,臉部表情變得更加柔和,讓他那濃眉大眼,變得無限溫柔。

這個男人的身體和表現,完全就是兩個極端,如果只看體型,這本應該是個粗豪的人物,可只有接觸了,才會發現,他完全就是一個內秀的人。而且是個內秀十足的才子。

他好像什麼都懂。而且記憶力很強,很多東西,明明他也是第一次接觸,但只要你問。他就可以說得清清楚楚。從這裡。也足以看出他的用心。

從上小學,追求柳絮的男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如果加上那些暗戀他的,組成一個加強師也沒問題,但那些人卻全都沒有韓孔雀給她帶來這種安心的感覺。

柳絮帶著淡淡的微笑,無意識的向著韓孔雀的懷中靠了靠,等完全貼到了他的懷中,柳絮聞到了濃烈的男人味道,才清醒過來。

雖然剛洗了澡,但男人的汗水,還是帶了一些有點酸澀的味道,本來柳絮是最討厭這種味道的,如果是做公交或者是做電梯,她都會特意避開人多的時候,就是因為受不了這種味道。

但現在,柳絮卻沒有一點討厭的感覺,甚至心中還會想到,這就是姐妹們說的男人的味道吧!

柳絮的動作,韓孔雀自然都感覺到了,從柳絮靠進他的懷中,韓孔雀就醒了過來,現在看到柳絮皺著小鼻子,好像是聞他身上的味道。

韓孔雀道:「我身上有異味?」

「沒有,只是有一些汗味,你的身體很乾凈,這說明你的身體很健康。」柳絮隨口道。

「職業玻」韓孔雀身體一動,直接把柳絮壓在了自己的身下:「我也聞一聞你的味道,看看你的身體健康不健康。」

「好了,時間應該不早了,我們起床吧!要是讓柳樹遇到了就不好了。」柳絮趕忙阻止韓孔雀的動作。

「你平時就是缺少運動,我們運動一下,等會兒起床好吃飯。」韓孔雀直接把柳絮的嘴堵上,不讓她在說話。

韓孔雀早有預謀,在兩個人笑鬧的時候,就把柳絮的長裙弄到了她腰上,所以,此時方便了他。

感受著柳絮滑膩如脂的肌膚,韓孔雀慢慢的,極其珍惜的,吻遍了她的全身。

「你太壞了。」柳絮不知道暈了幾次,等終於把韓孔雀弄好了,他卻始終抱著她不讓動。

韓孔雀道:「怎麼了?我可是十分為你著想,如果我只顧自己,以後你就會失去興趣,那多不好。」

「是,餘韻很重要,但此時你是不是應該下來了,這樣我很容易懷孕。」柳絮無奈的道。

「美女,你多大了?難道還想玩玩?我們要時刻準備著,一刻都不能耽誤,這樣我們可以有一年的戀愛時間。」韓孔雀道。

柳絮詫異的道:「一年?」

「如果你懷孕了,我們就結婚了,當然,如果結婚後,你還想跟我談戀愛,我也是不反對的。」韓孔雀道。

「萬一在這期間我們感情不合呢?畢竟我們是意外認識的,而且認識的時間並不長。」柳絮道。

韓孔雀道:「我爸媽也是意外認識的,他們生了我們五兄妹,現在感情都好的不像話,所以愛情是需要經營的,只要人品不壞,能夠為別人著想,我相信我們會磨合的很好。」

「如果都有你這種想法,那相親的都會成功。」柳絮道。

韓孔雀道:「這需要雙方都聰明,而且不能鑽牛角尖,那種好時好成一個人,反感了,就看對方什麼都不對,這樣的人是最自私的,如果能夠易地而處,稍微為對方著想一下,就沒有那麼多矛盾了。」

「是啊!人無完人,是個人都有自己的缺點,戀愛時不住在一起,看到的都是最美好的一面,等結婚了,才發現,原來他是不洗腳的,一雙襪子居然能夠穿一個月,臉有時居然也是三天洗一回。」柳絮笑著道。

韓孔雀也不客氣:「有些女人在外面看著很光鮮,美腿絲襪高跟鞋,但只要走進了她的房間,你就會知道,沒有吃完的速食麵爬滿了小強,灑在地上的牛奶帶著酸臭味。小內內,絲襪、罩罩更是仍的滿天飛。」

「我可沒有這種習慣。」柳絮道。

韓孔雀懊惱的道:「怎麼辦,我有時候真的要一星期才洗一次澡。」

「沒事,有很多地方的人,洗澡不方便,人家都是半年洗一次,不也一樣正常過夫妻生活嗎?」柳絮對這韓孔雀眨眉。

「你有點潔癖吧?」韓孔雀笑著問道。

柳絮挑眉道:「是,本來我以為我受不了男人的味道,不過現在感覺還好。」

「哈哈。」很明顯,柳絮的話取悅了韓孔雀。

「高興吧?等到什麼時候我忍受不了你的時候。我們兩個就真的要出問題了。」柳絮道。

韓孔雀道:「我是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你要吃我一輩子的口水。」

「幹嘛說得這麼噁心?」柳絮不樂意了。

「難道不對?你要知道,既然口水都吃了,別的都是毛毛雨了。」韓孔雀笑道。

柳絮也笑著,笑的很媚:「我身體有點發酸。我發現你的撫摸療法很管用。你給我撫摸撫摸。」

韓孔雀的得意神色一滯。剛才他可是折騰的柳絮不輕,要不然,柳絮早就起床了。現在柳絮提出這種要求,這是只管自己點燈,不讓別人滅火啊!

「快點,要是一會兒我起不來床,柳樹那死小子肯定要發現問題。」柳絮催促道。

韓孔雀苦笑:「走,我帶你去泡澡。」

幸虧韓孔雀早有準備,所以在前次洗澡時,他就準備好了水,這次過去,只要加點熱水,就能用了,給柳絮多泡點活性水,讓她更加美麗。

韓孔雀把柳絮抱緊了浴室,兩個人同時躺在水池之中,韓孔雀把柳絮直接放在自己身上,他一般泡澡,一邊給柳絮按摩。

「你的手法真的很好,如果不是很多時候對著一些敏感部位用功,我會更舒服。」柳絮眯著眼睛道。

韓孔雀感受著柳絮移動身體時的滑膩,而雙手更是不閑著,從她的手臂,腰肢,大腿,一直到玉足,可以說她全身任何地方,都是韓孔雀留戀之所。

「怎麼不說話?心虛了?」柳絮沒有聽到韓孔雀的辯駁,有點不甘。

韓孔雀道:「我在讓你享受。」

柳絮無語,過了好一會兒,她感覺到剛才劇烈運動帶來的疲勞已經消失一空,才從韓孔雀的懷抱中掙脫。

柳絮拽過放在池子邊上的長裙,直接罩在了身上,讓本來還想欣賞一下美人出浴的韓孔雀很不滿:「你動作那麼快乾什麼?又不是沒看過。」

「既然已經看過了,現在還急著看什麼?」柳絮不理會韓孔雀,自顧自的穿好衣服。

韓孔雀道:「你應該多買幾身衣服了,總是穿這件長裙並不好。」

「我幾乎沒有多少機會穿這種衣服,買多了就是浪費。」柳絮道。

韓孔雀道:「以後你也有家有男人了,不能每天都在醫院值班了。」

「知道,你以為我願意每天待在醫院幹活?」柳絮嘆息著道。

韓孔雀跳出水池,一邊穿衣一邊道:「怎麼不高興了?」

「沒什麼,如果能夠幫助那些病人,在醫院累點也沒什麼,可現在的醫院,真是沒法說了。」柳絮無奈的道。

韓孔雀笑道:「我早就知道了,不是從電視上知道的,而是從上次你告訴我醫院的工資水平時知道的,像你這樣能夠主刀做手術的主治醫生,每個月的工資居然不超過三千,這正常嗎?」

「是不正常,所以現在的人,為了錢,什麼都敢幹。」柳絮道。

兩個人從房間里走出來,走在後面的柳絮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想拿這筆錢幹什麼?」

韓孔雀道:「你喝點什麼?」

「白開水就好,昨晚我喝的那種,沒想到這五星級酒店裡的白開水居然也那麼好喝。」柳絮道。

韓孔雀笑了笑,從冰箱里拿出一個空杯子,注入了一些活性水,昨晚韓孔雀給柳絮喝的就是這個,不得不說,這柳絮的感覺還真是強大。

「你的夢想是什麼?」韓孔雀突兀的道。

柳絮道:「小時候的夢想是做老師,大了點又想當兵,等上了高中,因為奶奶的病,我想當醫生,所以我考進了醫學院,並且順利當上了醫生,可此時,我爺爺奶奶都去世了。

等真做了醫生,我的夢想已經變成了有自己的一家醫院,自己完全做主的,可以真正治病救人的醫院,而不是坑蒙拐騙的醫院。

本來,我以為這種夢想會始終是夢想,沒想到遇到了你,我發現,我的這個夢想即將實現,你呢?你有什麼夢想?」

「我?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一定要有錢有勢,只要有了本事,在我種地時,就可以有人來給我幫忙,他們都會來巴結我。

等大了點,我想有一個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再後來,就沒有夢想了,直到你出現,這時,我想有個溫馨的家。」韓孔雀道。

「還忘不了你那個前女友?」柳絮似笑非笑的道。

韓孔雀苦笑:「十年了,你說現在還有那種一生一世的痴情男女嗎?相見不如懷念啊!那個女人對我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可以說是她帶著我融入了現代化的大都市,要不然,也許我此時正在家鄉種地。」

聰明的女人,自然不會追著男人的把柄不放,所以柳絮轉移話題道:「看你很顧家的,怎麼聽說你對你弟弟很不好?」

「怎麼才算好?我發現你們太過溺愛柳樹了,這對他並不好。」韓孔雀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