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三十五章夢想(加更,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內部情況肯定是很複雜的,雖然韓孔雀相信裡面還有翡翠,但大小就不好說了。 隨著原石被不斷切開,韓孔雀發現,越往裡,原石的質地越堅硬,質地堅硬了,裂紋就越少了。 等切除了四分之三,此時剩下...

由於韓孔雀也是玉雕師,所以,他解出來的每一塊翡翠,都是有針對性的,這樣才能發揮出這些翡翠的最高價值。

等最後一塊色彩斑斕的翡翠,被張向月抱到了裁判們面前,所有人都無語了。

這塊翡翠才是集所有顏色之大成,剛才他們見到的所有顏色,幾乎都能夠在這塊翡翠上見到。

赤橙黃綠青藍紫黑白,九種顏色都能在這塊如籃球一樣的翡翠明料上見到,這樣的一塊翡翠能夠做什麼?

顏色多了也是個愁啊!

等韓孔雀把水池裡的誰放干,又打開噴水管,把水池清理了幾遍,直到確認沒有了化玉粉的殘留,韓孔雀才從水池裡出來。

此時擺在那些裁判面前的翡翠,大大小小各式各樣,幾乎看花了他們的眼。

零碎的,不能解出兩隻手鐲的翡翠,韓孔雀並沒有送到那些裁判面前,而是直接讓柳絮他們裝進了自己的背包之中。

整個翡翠原石,韓孔雀解出來的翡翠明料,絕對超過了五百公斤,當然,也沒有超過多少,而這麼多翡翠明料,他解出來的不能製作翡翠手鐲的碎料,絕對不會超過一百公斤。

所以,被送到裁判們面前的翡翠明料,足夠四百公斤,這麼多明料,都是韓孔雀切出來的大料。

這些,全都是可以出成對手鐲的極品明料,這樣的明料,價值才會高。

最後。所有裁判一致認為,這批翡翠明料的價格超過一億兩千萬。

「怎麼可能?只有四百公斤翡翠,最高價也不過是十萬一公斤,能值四千萬就到頂了,你們不會是欺負我不懂行吧?」歐陽龍一聽裁判的結論,直接傻了眼。

「怎麼不可能?你自己都說你不懂行了,所以你就不要在這裡丟人了,這是什麼翡翠?還十萬一公斤,如果你有這樣的翡翠,你有多少我要多少。加一倍的價格也行。真是棒槌。」陳嘉義毫不客氣的道。

「你們合起伙來騙我1歐陽龍看著周圍的人,他明顯感覺到,這裡的人都對他有敵意。

「真是世風日下,現在的年輕人。自己不守規矩。還怪別人破壞規矩。」

「沒辦法。被父母慣壞了。」

「不知所謂。」

聽到所有人的議論,歐陽龍更是氣急敗壞:「徐黑子,你說。他們是不是騙我?」

徐文祥苦笑道:「歐陽,他們沒有騙你,你沒看到這些取出來的玉料都是大料?而且這些都是適合取鐲子的,就算有些不能取鐲子,那也能夠做出精品把件等高附加值的東西。

所以這樣的翡翠料子,價格自然不能用小料的價格來計算,這樣的翡翠明料,市場價要高多了,你要不信,你去裡面明料區問問就知道了,這樣的明料,三十萬一公斤也有價無市。」

「你們不是說這塊原石中的翡翠取不出大料子的嗎?」歐陽龍憤怒的問道。

徐文祥感覺很冤:「你要不信,你隨便找人問問,他們如果有本事取出這樣的料子,我把腦袋送給你。」

「這麼說是那小子的原因了?」歐陽龍笑了起來,好算計,但算計他歐陽,可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韓星,讓人把原石弄出來,把所有鑽了空的地方,全部切除,其他地方看錶現,如果還有翡翠,就全部解出來運走。」韓孔雀換了一身乾衣服之後,對韓星交代剩下的事情。

反正他已經贏了,剩下的原石,就算一點翡翠不出,他也不會心疼,反正是白得的。

走到正在看著那堆翡翠的柳絮姐弟二人跟前,韓孔雀道:「怎麼樣?結果出來了沒有?」

柳絮道:「出來了,你贏了。」

「姐夫,你真厲害,這些翡翠都是你的了。」柳樹雙眼放光的道。

「收拾收拾,我們走吧!在這裡也沒意思了,本來想買點中檔翡翠明料,沒想到有冤大頭一次給送了這麼多。」韓孔雀笑著道。

「等等,韓兄弟,剛才我們可是說好了,我給你擔保,這些翡翠可是要賣給我的。」陳嘉義此時攔住了要收拾翡翠的張向月和韓星二人。

韓孔雀奇怪的道:「剛才好像是答應給你價值一億兩千萬的翡翠,可沒有說全都給你,你說,這些翡翠值多少錢?」

「三十萬一公斤你還嫌便宜?」陳嘉義驚訝的問道。

韓孔雀道:「你一次賺了十二億,也沒見你送給別人多少,我弄這點翡翠也不容易,自然不能賤賣了。」

陳嘉義道:「雖然這批翡翠不錯,但那是要加工成成品的,要知道,有時候加工費可是比原料都貴的,這樣的翡翠,加工之後的價格,可以比現在高出三五倍,但這部分利潤,應該是我們珠寶公司的,你不會想要侵吞我們這部分利益吧?」

「我還真有這個想法,你應該知道,我也是一個玉雕師,雖然不算厲害,但加工個手鐲雕件什麼的,實在是沒有什麼難度。

這樣一來,價值翻三倍應該可以,你說,我能夠這麼賤賣給你嗎?當然,我也不可能說話不算數,這些翡翠你挑二分之一走,作價一億兩千萬,這樣我不算坑你吧?」韓孔雀道。

陳嘉義稍加思索之後,道:「可以,你剩下的那些翡翠怎麼處理?」

「自然是雕刻成成品后再出手。」韓孔雀理所當然的道。

陳嘉義道:「那這批貨我全要了,等出了成品,你直接送到我公司,我們幫你出手,反正你也沒有銷售渠道。」

「行。」韓孔雀痛快的答應了,賣給誰都是賣。雖然他有其他渠道可以銷售,但一次性能夠買下這麼多翡翠的,還是真就陳嘉義他們一家。

「料子你來挑吧,只要我們這邊的大師傅認可,錢我直接讓人轉到你的公司賬號上。」陳嘉義道。

韓孔雀也沒有廢話,他挑選那種齊整的,容易出手鐲的,這種最容易計算價格,這樣很快就挑選出價值一億兩千萬的翡翠明料。

實際上這樣的價格,一公斤就達到了六十萬元了。這樣做成翡翠首飾雖然還有利潤。但利潤已經不算多。

但誰讓陳嘉義現在急需翡翠料子,來支撐他手下龐大的店面呢!

要是店面斷了貨,那可不是損失一億兩億的事情。

當著歐陽龍的面,韓孔雀和陳嘉義把他的翡翠瓜分了。這讓歐陽龍氣的心肝疼。但沒辦法。他現在欠下了陳嘉義十二億,這可是一筆巨款。

現在不是陳嘉義擔心了,而是歐陽龍擔心了。他可沒有那麼多錢賠付給陳嘉義。

這一點陳嘉義知道的很清楚,但他也不想過分逼迫他,畢竟歐陽龍這一方,代表的可是現在國內的當權派子弟。

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直接跟陳嘉義他們這一方對抗。

要知道,陳嘉義他們一方,代表的可是一些老牌勢力,他們的長輩雖然大多數從工作崗位上退了下來,但其潛勢力,卻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消除的。

所以,也就是歐陽龍他們這些人,才有可能跟陳嘉義他們對抗,這不是意氣之爭,而是資源的爭奪。

當年陳嘉義他們的長輩當權之時,陳嘉義他們也是這麼走過來的,他們從前面一波大家族子弟的手裡,搶奪下來了一些暴利行業的經營權。

所以現在,當他們的父輩退了下來,新晉崛起的小輩,又開始走他們的老路,想要把他們的利益搶奪下來。

既然父輩已經退休,該讓的利益,就一定要讓出來,只不過是怎麼退場的問題。

當然,如果他們支持的潛力股重新走上前台,他們也可以一絲利益不讓。

韓孔雀根本不管歐陽龍,在他眼裡,這不過是個小丑,如果他願意,這樣的人,他隨手都可以捏死。

所以歐陽龍這樣的,在韓孔雀眼裡就是螞蟻般的存在,實在是沒有絲毫威脅可言。

「你這些東西我幫你運回去吧!你只要封裝好就行了。」陳嘉義看著暴怒的歐陽龍離開,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那謝謝了,我們自己運還真是個麻煩。」

「這次公盤結束,我們的這次活動也算結束了,你打算怎麼回魔都?」陳嘉義問道。

韓孔雀道:「自然是做飛機回去,你那朋友的飛機有空吧?」

陳嘉義道:「沒問題,已經說好了,不過,今天晚上好像不行,看樣子又要下雨。」

韓孔雀笑道:「正好,我們明天一早走就可以。」

把成品翡翠裝好,韓孔雀有指揮著人,把那塊剩下的原石不斷的分解,幸虧這公盤上有大型切石機,直徑一米多的大型切割片,切這種大型原石實在是太方便了。

由於原石被鑽了空,而且有很多裂紋,所以在沁水之時,韓孔雀就把這塊原石內部的情況了解的很通透。

在他的指揮下,一大塊,一大塊的石皮被切掉,這些都是些普通石頭,就算有點翡翠,也是地道的狗屎料。

這麼大一塊原石,其內部情況肯定是很複雜的,雖然韓孔雀相信裡面還有翡翠,但大小就不好說了。

隨著原石被不斷切開,韓孔雀發現,越往裡,原石的質地越堅硬,質地堅硬了,裂紋就越少了。

等切除了四分之三,此時剩下的原石,已經只是一塊高兩米,長四米,厚不足一米的方形原石。

在幾處切面上,此時都發現了霧,有霧有有綠,雖然不知道翡翠的質地,但這塊剩下的原石內部還有翡翠,已可以確定了。

切到了這種程度,只要是稍微懂行都知道,韓孔雀這次賺大了。

特別是歐陽龍的一些留下來看結果的手下,臉色更加的難看,剛才取出來對那些翡翠明料。算是他們技不如人,而現在剩下的原石,可是被他們判了死刑的,可現在,韓孔雀卻又翻盤了。

這讓他們像吃了死老鼠一樣的噁心,不過沒辦法,誰讓他們只想到了歪門邪道,而沒有膽量把這塊原石全都切開呢!

「一般人還真是沒有這個膽量。」在一般看熱鬧的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如果沒有點特殊手段,那些翡翠明料也不過價值五六千萬,如果這裡面不出翡翠。可就賠死了。」

「所以。一般人還真是不敢解開這塊原石。」陳嘉義感嘆。

他可以說是看著韓孔雀發跡的,只是這麼短的時間,他的家底,都趕上他一二十年的積累了。

「不解了。剩下的原石。陳哥你幫我運回去吧1此時已經下午兩三點。他們還都沒有吃飯,而且天空陰的越來越厚了,隨時都有可能下雨。所以韓孔雀不再耽擱,還是會酒店吃飯吧!他不怕餓,柳絮和韓榮夏肯定餓壞了,她們早晨可沒有吃多少東西。

雖然被陳嘉義打包走了不少翡翠,但韓孔雀他們身邊,還有一百多公斤零碎的明料。

一百公斤,分配在五個背包當中,韓孔雀、韓星和張向月的背包最大,裝了絕大部分,柳絮和韓榮夏只是個小背包,不過她們兩個也背了二十來斤,反而是柳樹,他根本沒有背包,到是一身輕鬆。

不過,韓孔雀怎麼看,怎麼感覺他一臉幽怨,所以韓孔雀在上車之後,忍不住問道:「你怎麼了柳樹?」

「我也想背一背包翡翠。」柳樹道。

柳絮沒好氣的道:「想背?那好辦,都在車後面呢,你過去隨便背。」

「我是說我想背回家。」柳樹道。

「做夢吧你?」柳絮很直接的道。

柳樹道:「我到現在還感覺暈暈乎乎的,感覺就像是在做夢。」

柳絮沒有再理會柳樹,反而轉身對韓孔雀道:「這些翡翠你打算怎麼處理?」

韓孔雀詫異的道:「你怎麼這麼問我?」

「恩?那要怎麼問?」柳絮道。

韓孔雀道:「你應該問,我們怎麼處理,這次出來,消費可都算你的,我果然很有先見之明,所以我佔有一半股份,所以,處理這批翡翠的權利,我也有一半。」

「這可是你拿命換來的,我可不要,你不會認為,你要輸了,那個歐陽龍不會要你的命吧?」柳絮有點無奈的道。

她家四姐妹都很漂亮,由於她的姐姐們結婚早,所以是非也少了,反而是她,剛開始戀著前男友,沒有結婚,到了後來,就算她想結婚,也不是那麼容易了。

因為很多男人,都受不了追求她的一些人的威脅,退卻了,那些不斷威脅在她身邊出現的男人的,歐陽龍只不過是其中之一。

之所以接受韓孔雀的追求,只不過是感覺韓孔雀不是那麼好欺負,所以也就試著跟他交往了一下,剛開始甚至也只是互相利用。

就連柳絮,也沒有想到,他們能夠走到這一步。

在這裡面有陳蕊的功勞,但也有她那些追求者的功勞,可以說就是像歐陽龍那樣的人對她的糾纏,讓她義無反顧的投入了韓孔雀的懷抱。

她感覺在韓孔雀的懷中,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我是認真的,錢夠花就行了,所以沒必要為了錢糾結,我原來的錢就足夠花了,所以這些錢,你完全可以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安排,我們可以用這些錢買房子,可以用這些錢出去旅遊,就像這次一樣,全都花你的錢。」韓孔雀道。

柳絮不在說話,韓孔雀看著臉色不斷變化的美女,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

韓孔雀現在也在糾結,這有錢了,反而更讓人不安,有些人在金錢面前,很容易失去自我。

柳絮會不會這樣韓孔雀不知道,但他知道,他的家人如果知道他有這麼多錢,肯定不會像柳絮,甚至是柳樹表現的這麼洒脫。

柳樹這小子看起來沒心沒肺的,但他卻始終能夠保持一顆真心,就算面對那麼大的誘hu,他也能夠肆意開玩笑,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通過柳樹,韓孔雀對柳絮一家充滿了好奇,是一家怎樣的人家,居然教育出來了這麼多優秀的兒女?

當然,韓孔雀不知道,柳樹其實就是一個被寵壞的孩子,他從小衣食無憂,自從他懂事開始,不管是父母,還是姐姐,後來又加上了幾個姐夫,都是對他有求必應,他從來都不知道憂愁,所以他根本就對金錢沒有什麼概念。

這其中有他父母的功勞,當然也有他幾個姐姐的功勞,這小子甚至可以說有點不知世事,這是被過度保護的結果。

這樣的結果,讓柳樹沒有沾染上什麼壞毛病,可以讓他失去了抵抗社會風險的能力。

柳絮跟柳樹雖然年齡相差不大,但她經歷的事情要更多,見過的人間險惡也更多,在醫院,幾乎每一天都要見識異常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場景。

這樣的場景,看得多了,醫生都有了一副冷硬的心腸。

當然,由於家庭教育,或者說年輕,所以柳絮還做不到面對人間慘事而視而不見,所以她像很多少男少女一樣,都懷揣著一個夢想。

如果她有能力,也許可以幫助一些人,從而避免一些人家悲劇,這不是說柳絮的人格又多麼高尚,反而是國內傳統文化教育的結果。

齊家治國平天下,自己有能力了,可以惠及身邊,等能力更大了,可以輻射鄉里,能力通天了,可以平天下。

沒有能力,只能看著無助者默默的死去,而有了能力,出點錢幫助一下有需要的人,難道不是每個人的夢想嗎?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