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三十四章對賭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琢玉刀,還是能夠很輕易的把原石內部的翡翠剜出來的。 韓孔雀把所有看熱鬧的人全都趕走,水池邊上只留下自己人。 陳嘉義他們在外圍,正在跟歐陽龍他們那些人扯皮。 賭局已經開始,雙方...

「哈哈,蟲子還能跟你們客氣?最少也要鑽兩米,嘿嘿,剛才還有傻子吆喝著要花一億接收,如果不是出現了意外,不要說一億,八千萬我也會賣。

哈哈,那邊露出來的翡翠,價值絕對超不夠四千萬,我現在就想看看,你們怎麼給我解出超過一億兩千萬的翡翠,來人啊,給我那個小板凳來,我要在這裡看熱鬧。」歐陽龍不能不得以。

歐陽龍看不慣陳嘉義他們的作為,所以處處跟他們作對,他們有一家騰龍珠寶,所以他也想弄一家珠寶公司,可這種公司並不好弄,在他第一次出手時,就弄回來了這麼一個東西。

其實徐文祥根本就是他的小弟,能夠從緬甸弄回來這麼大的一塊原石,絕對是歐陽龍背後勢力的功勞。

但他們沒想到,第一次出手,就被人坑了,後來他們才知道,雷打場的原石,質量並不怎麼樣。

歐陽龍身邊聚集的,都是年青一代,普遍要比陳嘉義他們小個十歲左右,所以他們有銳氣,但缺少經驗,資本也沒有陳嘉義他們雄厚。

只是這麼一塊原石,就壓住了他們七八千萬的資金,雖然不說是傷筋動骨,但也讓他們十分不好受。

畢竟才是二十來歲的青年,就算依靠家族的力量,也弄不到多少錢,他們跟陳嘉義相比,差的就是時間的積累。

年輕人想要出頭,自然要頂翻那些已經功成名就的前輩。所以,走正道,是很不容易的。

歐陽龍他們弄得這塊原石,已經被他們無所不用其極的研究了個遍。

除了正面出翡翠的地方,他們沒有敢動,害怕破壞了那邊的翡翠,從而更不值錢,其他地方,他們幾乎都開了孔,研究了裡面的翡翠分佈。

由於翡翠太硬。而他們又不能用太大的鑽頭。所以他雖然說蟲子鑽了兩米深,其實他們是做不到這一點的,就連一米深也是勉強。

不過就算這樣,他們五面鑽孔。每邊都有個一米來深。這也差不多讓他們把整塊原石內部的情況探明了。

現在也只有最中心的。和偏向解出翡翠的那面,他們沒有探查清楚,其他地方。根本就沒有絲毫讓他們滿意的表現。

就是因為這樣,他們才重新請高手偽裝了,想要來這裡坑人,當然,要是能夠坑到他們的死對頭陳嘉義,那就更好了。

現在一舉兩得,不止是把陳嘉義坑了,還連帶上了一個跟他搶女人的韓孔雀,這讓歐陽龍得意非常。

剛開始看到隱藏起來的那些小孔,還真嚇了韓孔雀一跳,不過在水分漫過那些小孔之後,韓孔雀放心了,通過滲透入原石的水分,韓孔雀發現,這些小孔最多的也就不過鑽進了一米深。

畢竟這些小孔太小,直徑不足一厘米,這麼細小的小孔,需要強度很高的鑽頭,在原石上鑽孔,並不是那麼容易。

這塊原石足有四米高,六七米長,厚度也有三米多,這麼大的一塊原石,就算在六面鑽孔,都深入一米,也還有兩米多厚的原石他們探測不到,所以他還有機會。

了解了這塊原石被破壞的程度,韓孔雀也放下心來。

他沒有理會歐陽龍的囂張,在他看來,這次是怎麼也不會輸的,所以說,還是陳嘉義老謀深算,他知道的沒錯,韓孔雀是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

如果普通人解石,只能是用切割機分解,所以對裂紋比較多的翡翠原石,這樣切割很不好控制,一個不好就容易把沒有裂紋的翡翠切壞。

而切割機的震動,有時候也會讓翡翠的裂紋加深,讓內部的翡翠碎裂的更厲害,最主要的是,別人解石,因為不了解呃逆不到情況,所以對這種複雜的翡翠,破壞內部翡翠是必然的。

而韓孔雀就沒有了這方面的困擾,也許其他原石他也不能了解原石內部情況,但這塊不同,因為這塊裂紋太多了,只要水能夠進入的地方,韓孔雀就能了解裡面的情況。

就算不知道裡面的翡翠是什麼樣的,但他能夠知道翡翠碎裂的情況就行了,只要順著翡翠的裂紋切割原石,自然會最大限度的保存翡翠。

韓孔雀現在打算手工解石,用化玉粉軟化原石表面的翡翠,先把這部分明料解出來。

如果使用正常手段,這樣解出來的翡翠明料,肯定會受到很大的破壞,畢竟這塊雷打石的裂紋太多,要想依靠機器,順著裂紋切割,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韓孔雀用手工切割,卻沒有了這個問題。

由於這塊翡翠原石的裂紋太多,這反而讓化玉粉的效果,更容易滲透進原石內部,這反而更方便韓孔雀解石。

現在韓孔雀不用把翡翠原石弄出水面,這樣始終讓化玉粉中泡著,翡翠就會一直保持在一種較軟的境況當中。

這樣泡在化玉粉中,雖然不能說跟豆腐一樣軟,但依靠韓孔雀的蠻力,使用一把特製的琢玉刀,還是能夠很輕易的把原石內部的翡翠剜出來的。

韓孔雀把所有看熱鬧的人全都趕走,水池邊上只留下自己人。

陳嘉義他們在外圍,正在跟歐陽龍他們那些人扯皮。

賭局已經開始,雙方都找來了一些裁判,這些人都是這次公盤的發起人,要不就是在賭石界很有名望的一批人,他們是為了判斷韓孔雀切出來的翡翠價格的。

這塊原石露出來的翡翠面積非常大,長足有三米,寬也有兩米多高,在這麼大一塊刨面上,只要翡翠吃進去二三十公分,就足可以切出幾百公斤翡翠。

就算是些零碎的翡翠,價值也不可能低了。但離一億兩千萬肯定有很大差距,這也是歐陽龍自信的來源。

一般情況下,按照最高價十萬一公斤算的話,這塊原石解出幾百公斤明料,也不過是價值幾千萬的翡翠,所以就算出現的翡翠數量翻一倍,這塊原石的價值,也不太可能超過一億。

這也是陳嘉義和周家,都不想出高價買下這塊原石的根本原因。

按照蛋面、戒指、掛件的價格計算,一些小型翡翠明料的價格。十萬一公斤已經不算低了。但是,要是能夠取出手鐲料,那就完全不同了。

一件中檔手鐲怎麼也值個一兩萬,就算按照質量最差的。也值個三五千。像這塊雷打石上的翡翠。雖然種水不好,但色好,這樣的手鐲。做出來,賣個一萬兩萬完全沒有一點問題。

常人佩戴的手鐲,不是太薄太小的那種,一般在60-90克之間,具體看大小了,而高手取料,更是能夠合理利用翡翠明料,如果解出來的明料合用,一公斤明料,最少也能出個十隻手鐲,這就是二三十萬。

相比十萬一公斤的小料,韓孔雀取料,直接可以提高兩三倍的價格,所以,只要這塊翡翠原石表露出來的這些翡翠,不是作假出來的,他想要取出價值上億的翡翠明料,還是不算難的,這就是一個好的玉雕師的價值所在。

所以說,這個賭局,韓孔雀是精準計算好了的,不管怎麼賭,韓孔雀都不太可能輸,當然,如果歐陽龍賭這塊翡翠的價值超過一億兩千萬,韓孔雀的把握就不算太大了,畢竟他不知道原石內部的情況。

對賭價值超過一億兩千萬,歐陽龍還有可能贏,但是他賭不足一億兩千萬,那就是必輸無疑。

如果歐陽龍賭超過一億兩千萬,就算外面暴露出來的翡翠他解不出多少有價值的,但原石內部還是個未知數,總還有一線贏的可能。

而現在,可以說歐陽龍已經輸定了,不管內部還能不能出翡翠,歐陽龍都輸了,可以說,自從他答應跟韓孔雀對賭,就已經算是掉入韓孔雀給他設置好的坑裡了。

韓孔雀就是賭歐陽龍不是那麼老實,只要他不老實,對這塊內部原石做了窺探,他就輸定了。

這主要是因為現在歐陽龍把這塊原石拿出來賣了,這就說明他不看好這塊翡翠,既然不看好,他就一定會賭價值不會超過一億兩千萬,所以從賭局開始,歐陽龍就算是掉進韓孔雀挖的坑裡了。

韓孔雀拿的這把琢玉刀,足有二十公分長,他在一塊紅色的翡翠切面上摸了摸,這邊有一條長裂紋,由於翡翠泡在了水裡,裂紋之中滲透進了水,所以,此時韓孔雀更加清晰的感知到了這塊翡翠內部裂紋的走勢。

隨著化玉粉的沁泡,翡翠的質地在變軟,韓孔雀手中的刀,一下順著裂紋刺入了翡翠內部。

韓孔雀就像一個高明的屠夫一樣,用他那如庖丁解牛般的神通,只是一轉,一塊長三十公分,寬二十公分,厚度在十公分的血紅色翡翠明料掉了下來。

雖然翡翠的形狀不太規則,但只是這麼一塊翡翠明料,就可以解出三十隻手鐲,而血紅色的手鐲,雖然種水不算好,透明度也不行,但這樣的一隻手鐲,賣個三五萬跟玩似地。

所以,只是這麼一塊明料,其價值就超過九十萬。

這塊明料,是韓孔雀完全順著翡翠的裂紋,稍微切開了一些跟原石連接的地方,就簡黨隼矗可以說沒有損害一絲一毫的翡翠。

就這麼簡單,一小塊價值九十萬的翡翠明料就解出來了。

接下來,韓孔雀順著這個地方,向著四周開始分解能夠看得到的翡翠明料。

從韓孔雀挖出這塊血紅色明料的地方,韓孔雀能夠看出來,這片翡翠,吃進原石並不算深。

雖然這邊是原石的邊緣地區,但從這裡也能看出,原石邊緣的翡翠,最多也就三十公分厚,在這麼厚的翡翠之中,縱橫交錯著無數裂紋。

有些翡翠,只能取一公分的蛋面,有些卻很大。足可以切出半米長寬的大型翡翠明料。

不過,這樣的大塊翡翠,都隱藏著無數翡翠裂紋當中,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裂紋的分佈,是絕對切不出來的。

韓孔雀從邊角開始,小心的一步步分解這塊翡翠,一邊分解,他還一邊調整下手的部位。

如果完全按照裂紋分割,雖然能夠最大限度的取出大料,但這樣並不能體現這塊翡翠原石的最大價值。

所以。每次在韓孔雀聽下刀之後。他都會不斷的構思,想要用即將切下的翡翠明料做什麼,所以在他深思熟慮之後,往往會切出一些極品明料。

像兩色翡。三色翡。甚至是四色和五色。只要有可能切出來,他都會想盡辦法,把盡量多的顏色。保存在一塊翡翠明料上。

這雖然要破壞一部分翡翠,但只要能夠切出這樣的一塊,就能提高十倍的價值。

公盤的管理方,早就知道了歐陽龍他們的齷齪,原石造假,還做的那麼明顯,本來這樣的人是要被驅逐出去的。

但歐陽龍他們都不算是行里人,他們不害怕破壞行規,所以就算是賭石協會,甚至是珠寶協會,都拿他們沒辦法。

陳嘉義是他們的大客戶,這次揭、陽賭石協會和珠寶協會,聯合中國尋根舉辦的這次公盤,可以說就是為了陳嘉義他們舉辦的。

在國內陳嘉義他們的騰龍,還有鳳凰珠寶,算是他們最大的客戶,加上中國尋根這個組織很看好陳嘉義,所以在陳嘉義把他們找來做裁判時,他們也勉為其難的過來了。

「這麼大一塊血翡?」陳嘉義在看到柳絮拿過來的翡翠之後,立即驚訝的喊了起來。

韓孔雀不讓他們看解石,就算本來最相信韓孔雀的陳嘉義,心裡也有了點忐忑,但在看到柳絮報抱過來的翡翠之後,他立即吃了一驚。

「這麼大的血翡?可惜了,種水太差了,如果種水夠好,只是這一塊的價值,就超過十億。」

「水太幹了,又是雷打石出品,加上透明度太差,跟真正的血翡差遠了,這塊翡翠,最高也不過值百萬元。」周建人平價道。

「恩,價值百萬還是少說了,如果製作一件玉山子,賣出個三五百萬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另外一個老頭道。

「高會長說的對,但明料就是明料,所以,這塊翡翠明料,還是作價百萬好了。」

最後他們所有人一致同意,這塊翡翠價值百萬。

楊天福此時在周建人身邊道:「小韓還是很有本事的,這麼快就能在那塊裂紋無數的原石上,切下這麼大一塊翡翠。」

周建人也不得不點頭道:「是有點本事,如果切割不好,不能取出大料,以這塊翡翠的種水,就算顏色再好,也不會賣出三十萬。」

「可惜了,如果我們早發現小韓有這種本事,給他好點的待遇,讓他留在我們公司就好了。」楊天福可惜的道。

周建人不說話了,這小子的本事何止這一點,雖然他極力阻止女兒跟他見面,但韓孔雀這些年的所作所為,他可是很清楚的。

周建人從來沒有小看過這個年輕人,但就是這個年輕人的強勢,讓他不得不把他拒之門外。

想到這裡,周建人只能嘆息,他只能選擇對不起自己的女兒了。

就在周建人無限糾結的時刻,柳絮再次過來了,這次,她帶過來的還是一塊紅翡,不過這塊紅翡很特別,淺紅,大紅,粉紅,三種紅色,居然合理的糾纏在了一起。

「這也算是三色翡吧?」周建人雖然見多了翡翠,但這麼其他的紅色翡翠,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真是可惜了,這要是玻璃種,不,就算是冰種,糯種都行啊,只要種水不是這麼干,這快翡翠就要賣出個天價啊1

歐陽龍此時道:「怎麼回事?不就是一塊比拳頭大不了的翡翠嗎?夠一斤沉嗎?五六萬塊錢的玩意,至於這麼大驚小怪的嗎?」

陳嘉義直接道:「白痴,不要不懂裝懂,這是三色翡翠,而且都是紅色,不同的三種紅色組成的三色翡,十分少見,只是這麼一塊明料,出一對手鐲完全沒問題,賣個三五百萬更是沒問題。」

「這麼點小東西就值三五百萬?你當我是白痴啊?」看著那塊比成人拳頭大一半的翡翠,歐陽龍怎麼也沒看出這塊翡翠哪邊值三百萬以上。

「嘖嘖,這是怎麼切出來的?」

「還真是高手,這樣的翡翠都能挖出來。」

「這是雷打石啊,可是很不好切。」

「這塊明料,絕對要找個大師來加工,要不然,很容易弄廢了。」

「你們別說,這還真像是從原石裡面掏出來的,這種解石手法,也就怪不得人家不讓我們看了,看來是有真本事埃」

「這種習慣要不得,掃帚自珍,讓我們多少精粹流失在歷史長河裡了。」

所有人都無語了,在座的誰沒有點獨門手法?

不說那些玉雕師,就算是賭石師傅,都有自己的獨門絕技,他們這些人,誰也沒說把自己的絕技拿出來讓眾人分享一下。

「又是一塊三色翡?這全都是紫色的吧?太漂亮了。」

這次是韓榮夏拿過來的,有純正的紫色,有淺紫色,有藍紫,有深紫,這算是四種顏色了吧?

接下來,韓孔雀除了接觸一些單色翡翠之外,其他的幾種顏色交雜的,也會不時出現。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