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三十三章傾國傾城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家人可就要受到報復了,這樣的事情,韓孔雀可不想發生。 韓孔雀以為自己的殺意隱藏的很快,應該不會有人注意到,可他沒想到,此時就是有人注意到了。 站在周建人身邊的周美人,神情恍惚,此時她...

今天拼了,三更一萬五千字求月票,有月票不投的同學,祝福他再長一個小**。如果月票長的好,這個月剩下的幾天,每天三更。

感謝就支持nader兄弟的五萬幣打賞,第一盟主誕生。

韓孔雀可不是好脾氣的人,被歐陽龍這個小子幾次三番的挑釁,他不發火,他還以為自己是病貓呢!

韓孔雀身體剛一動,就感覺挽著他手臂的柳絮把他拽住了。

「不要理他,他就是個瘋狗。」柳絮的聲音雖然低,但周圍所有人卻都能聽到。

「對,我就是瘋狗,得罪了我,就要小心了。」歐陽龍極其猥瑣的看著柳絮,用眼睛吃完了豆腐,還挑釁的看了一眼韓孔雀:「沒本事就躲在娘們褲襠里,千萬不要露出來,露出來了就要受打擊。」

韓孔雀沒有理會歐陽龍,而是拉著柳絮走向一邊,不過他並沒有走遠,不沖著歐陽龍過去,不過是給柳絮寬寬心,韓孔雀自然不會吃這麼大的虧。

「喜歡這塊石頭的顏色嗎?這麼大一塊原石,如果內部的翡翠足夠多,我們買下來,做一些桌椅板凳,肯定漂亮。」韓孔雀道。

柳絮笑道:「這不是太奢侈了嗎?皇帝也做不起這麼豪華的板凳吧?」

「你坐得起。」韓孔雀道。

柳絮道:「我們買不起。」

韓孔雀認真的看了一眼柳絮,他笑了:「好。我們買不起,不過,有人想要送我們,我們自然要利用一下,買不起,也許能夠通過別的辦法得到這塊原石。」

「姐夫,你不是說真的吧?」柳樹本來就跟在他們後面,兩個人說的話,他聽到清清楚楚。

雖然家裡幾個姐夫都算是有權有勢的人,但那畢竟是姐姐姐夫家的。柳樹雖然從小衣食無憂。但也不算錦衣玉食,價值上億的翡翠,他還真的沒有見過,現在卻有機會得到其中的一部分。他自然激動。

韓孔雀自信的道:「你姐夫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那你就弄過來。那個小子也太囂張了。不就是因為他爺爺當大官嗎?有了錢,誰還怕他們,大不了我們全家移民好了。」柳樹道。

「相信我。」韓孔雀對柳絮道。

「恩。」韓孔雀都說到這個程度了。柳絮自然不好在反對,在反對就要傷到男人的自尊心了。

他們說著話,韓孔雀擁著柳絮圍繞著這塊巨大的原石繞了一圈。

「縮頭烏龜。」看到韓孔雀,歐陽龍不肖的道。

韓孔雀對著他漏齒一笑道:「你很想把這塊原石賣個高價啊1

本來得意洋洋,一副高高在上神情的歐陽龍,身體不可察覺的一顫:「那是當然,反正我又不是做翡翠生意的,能夠讓人難受,我又何樂而不為?」

「不如我們賭一把,我賭這塊原石能夠解出超過一億兩千萬的翡翠。」韓孔雀篤定的道。

「這有什麼?跟我比錢多?我既然出價一億兩千萬,自然也是相信這塊原石裡面的翡翠值一億兩千萬了。」歐陽龍不知道韓孔雀想幹什麼,所以十分保守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你不是很囂張嗎?難道不敢接受我的對賭?如果沒有意外,這塊原石應該不屬於徐兄弟了吧?」

韓孔雀看著徐文祥,這個傢伙可沒有一點原石主人的樣子,反而這個歐陽龍,更像是原石的主人,畢竟就是他蹦躂的厲害。

徐文祥並沒有解釋什麼,他直接不說話了,就當自己是啞巴,這裡的任何一個人,他都不想得罪。

陳嘉義走了上來,看著歐陽龍哈哈大笑起來:「我說你怎麼這麼大方,這塊原石被你買下來了吧?真是好,恭喜你,不知道你花了多少錢買下來的?不會真是一億兩千萬吧?

雷打場的原石,最多也就是出點中檔的料子,這塊原石的表現已經很不瓷就能算是中檔品質,不過,賭石不是誰都能玩的,料子再好,取不出大料,價格就高不了,你這次的陷阱,布置的太過拙劣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我倒是從來沒有被人說過膽小,所以在我的字典里,就從來沒有不敢二字,你說怎麼對賭,我都接著。」歐陽龍對韓孔雀道。

陳嘉義搶在韓孔雀面前道:「現在誰還跟你對賭?這塊原石你拉回家做假山吧!恩,做假山真的很合適,這麼多好料堆積起來也不容易。

不過你一定要注意了,最好在這座假山上打個涼棚,要不然,風吹日晒的,這原石很容易風化,萬一上面的一塊翡翠滾了下來,很容易傷到人。」

韓孔雀無語,他還不知道,陳嘉義居然也有這麼刻薄的時候。

「沒種的傢伙,現在不想理你,大個子,怎麼賭,我等著你呢1歐陽龍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你既然說這塊原石的價格超過一億二千萬,那我們就以這個價格做個分水嶺賭一下,如果價格超過一億兩千萬,算你贏,不到一億兩千萬算我贏,不知道這個賭局你接不接。」

「接,為什麼不接?不過,輸了之後,你要賠什麼?我看你也沒什麼好賠的了,不如這樣,你要輸了,就隨便找個十幾層高的樓房,從上面隨便一跳就可以了,當然,是向外跳,可不是讓你向里跳。」歐陽龍玩味的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可以,不過,萬一我贏了呢?」

「你贏了,這塊原石就算你的,這應該就是你的目的吧?」歐陽龍一臉你是白痴的樣子看著韓孔雀。

「對,我們是窮人嘛!沒錢給老婆買點好東西。自然就要想點其他辦法了,窮人窮命,我就用我這條命,跟你搏一搏,不知道可不可以。」韓孔雀笑的一臉褶子。

雖然韓孔雀在笑,但看著韓孔雀這種笑容的人,全都打了一個哆嗦。

此時的韓孔雀,渾身散發出強大的威勢,他給人的感覺,就像一頭正要擇人而噬的猛虎。強大、兇悍。

「我接受你的賭局。不過我們可是要簽訂協議的,如果誰輸了也就沒法賴賬了。」歐陽龍笑的一臉人畜無害。

「沒問題。」韓孔雀則是笑的一臉沒心沒肺。

「我就不信這塊原石的價值會超過一億兩千萬,跟他賭。」陳嘉義惡狠狠的道。

他公司里的很多賭石師傅,都不看好這塊原石。其根本原因就是不容易取料。裂紋太多。

翡翠又太過堅硬。取料時,這種雷打場出品的翡翠,很多都會碎裂成小塊。這樣的小塊雖然也能夠賣錢,但價格跟能夠掏出手鐲,或者是直接做成雕件,是根本沒法比的。

「如果有人輸了,拒絕履行合同怎麼辦?」此時,柳絮很意外的插口道。

歐陽龍道:「有人擔保就好了,如果你身邊的這個男人沒有辦法履行合同,我也不為己甚,讓他賠償翡翠原石的十倍價值就行了,如果沒錢,就讓擔保人一塊給我做工抵債,是那種我讓做什麼就要做什麼的工作,你懂得。」

說完,歐陽龍還無限猥瑣的對柳絮聳了聳下身。

韓孔雀的眼中寒光一閃,不過,他很快就把這種暴戾的殺意隱藏了起來。

能夠跟陳嘉義他面對著乾的,肯定背景不簡單,這樣的人雖然討厭,但不可能簡單粗暴的對待。

如果直接殺了他,韓孔雀雖然有自信不會被人發現,但總會被人懷疑,也許他沒有事情,但他的家人可就要受到報復了,這樣的事情,韓孔雀可不想發生。

韓孔雀以為自己的殺意隱藏的很快,應該不會有人注意到,可他沒想到,此時就是有人注意到了。

站在周建人身邊的周美人,神情恍惚,此時她滿腦子的都是那雙充滿了暴戾的雙眼,接著,這雙眼睛,在她的腦海中會出現很神奇的變化,從冷冽暴戾殘忍,一直化為一雙桃花眼,那滿眼的柔情,好像能夠把她融化,讓她心中立時充滿濃濃的幸福。

她見過這麼一雙眼睛,就是這雙眼睛的主人,每天都要進入她的夢中,讓她感到厭煩,又極其不舍,這好像是對她很重要的一雙眼睛,她不想失去,也不忍忘記。

「不要在這裡噁心人了,你旁邊那個,把合同擬定完了吧?」韓孔雀不耐煩的道。

「我提的條件你必須要答應,本少爺才會跟你賭,一億兩千萬的原石呢!如果不是在這裡,也許你一輩子都不可能見過這麼多錢。

現在我給了你機會,讓你有可能平白得的這麼一塊天價翡翠,所以你要好好把握機會。」歐陽龍得意的道。

「行,輸了不認賬不就是賠十二億嗎?老陳,你給我擔保,如果我不認賬,十二億就有你來幫我賠,怎麼樣?」韓孔雀道。

陳嘉義道:「我也不能白擔保啊?如果你贏了,你要給我提供價值一億兩千萬的翡翠明料,畢竟我們是來買原石的,這塊原石也是我們的必得之物,現在卻用來給你們做賭注了。」

「怎麼也不可能給你,就算給你,也會是一個天價,這次要不是這個小子狗屎運的猜到了這塊原石是我的,現在你已經上當了。」歐陽龍不肖的對陳嘉義道。

「就你那小子的小伎倆也能騙得到我?你以為我們公司的那些老師傅是白吃飯的?我們最多也就是花一億就頂天了,誰像你這麼傻,如果我猜得不錯,你花了一億兩千萬從徐黑子手裡買的吧?也就是你這種傻瓜,才會花這麼多錢買這麼一塊廢料。」陳嘉義哈哈大笑道。

「少廢話,簽合同。」歐陽龍有點惱羞成怒的道。

韓孔雀一看合同,立即笑了:「怎麼?你不是說這塊原石的價格超過一億兩千萬嗎?怎麼現在成了你賭這塊原石的價值不值一億兩千萬了?」

「少廢話,敢不敢賭?既然給了你機會。你就要把握,要不然,你這樣的窮鬼,也能讓我出一億兩千萬的原石跟你對賭?」歐陽龍冷笑道。

韓孔雀笑容滿面的道:「說的也對,白得的東西,還廢話什麼,我簽字。」

「小韓。」

「韓大哥。」

「姐夫。」

「哥哥。」

韓孔雀回頭看了一下身後叫住自己的人,道:「相信我。」

「紅顏禍水,感受到了嗎?」陳嘉義在一邊自言自語的道。

韓孔雀毫不在意的道:「傾國傾城。」

陳嘉義無語,這小子還真有城。雖然現在沒有國。但離這個目標也不遠了,他有實力保住紅顏,不讓紅顏變成禍水。

韓孔雀沒有說什麼,直接簽字。在看到歐陽龍簽完字后。韓孔雀直接哈哈大笑起來。

不過他一笑就止。因為此時不止是他在笑,歐陽龍也在笑。

不過歐陽龍聽到韓孔雀大笑之後,立馬收聲:「你笑什麼?」

「你又笑什麼?」韓孔雀反問道。

歐陽龍笑道:「我笑我將要收穫十二億巨款。你們最近不是挺能得瑟?沒有了這十二億,我看你們還怎麼得瑟。」

最後,歐陽龍是對著陳嘉義說的,看了他對陳嘉義他們的怨念,不比對韓孔雀的校

聽了歐陽龍的叫囂,陳嘉義很反常的沒有反駁,他看著歐陽龍也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剛才你說要一億買下我這塊原石?要不我們在簽次對賭協議?如果這塊原石的價值不足一億,你陪我十億好了,如果價值超過一億,我陪你十億,傻子一樣的人,居然敢嘲笑我?」歐陽龍冷笑道。

陳嘉義看著歐陽龍道:「你很自信啊?看來這塊原石你確實做了手腳,不過如果我跟你賭,你有那麼多錢嗎?」

歐陽龍道:「不就十億嗎?敢不敢賭?」

「賭,擬協議。」陳嘉義道。

他還就不信了,韓孔雀敢賭,他又害怕什麼?

自從認識韓孔雀之後,他還沒見過韓孔雀做沒把握的事情,既然這歐陽龍自己要跳進來找死,那他也不介意幫忙推他一把。

失去了這十幾億,相信歐陽龍這小子也要蹦躂不起來了。

如果借著這個機會,把歐陽龍收拾了,那他以後會省下很多麻煩。

在陳嘉義和歐陽龍重新擬定協議的時候,被韓孔雀吩咐出去辦事的韓星和張向月回來了。

張向月直接把猛禽開了過來,韓孔雀走上車,開始忙碌起來,剛才他讓韓星和張向月出去買的材料,他將用這些材料調製化玉粉。

如果沒有化玉粉幫忙,他也沒有把握在那塊雷打石上解出足夠多價值的明料。

化玉粉的材料配置起來並不難,不過化學反應複雜,一步都不能錯,最後弄出來的東西,韓孔雀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

畢竟這東西也不能送到別的檢測機構去化驗,要是他真這樣做了,這化玉粉也不是他的獨門絕技了。

配置出化玉粉之後,那塊巨大的原石已經挪了地方,被放到了市場前面的一個噴水池當中,本來在水池之中的一些錦鯉,因為韓孔雀的需要,已經搬家了。

當韓孔雀走出來時,發現陳嘉義他們的臉色極其難看:「怎麼了?」

韓孔雀離開的時間不長啊!怎麼才這麼一會,陳嘉義他們就好像吃了蒼蠅一樣。

「你看那邊。」陳嘉義臉色難看的道。

韓孔雀一看,那邊掉落了不少石皮,應該是在搬動巨型原石時,掉落下來的。

韓孔雀走過去一看,很自然的石皮,沒有作假的樣子,不過,這掉落的也太多了吧?

韓孔雀走到水池旁邊,水池不算大,長寬都有七八米,深度只有一米半,原來裡面的水只有一米深,現在放進了一塊幾米高的巨大原石,裡面的水已經溢出來了。

雖然被水遮掩住了一部分,但韓孔雀還是能夠清晰的看出來,這塊原石原來被風化石包裹的背面,有一大塊掉落了下來,露出來的還是粗糙的石頭,一點出翠的意思都沒有。

韓孔雀把手中一大包東西,直接撒入水池之中后,對韓星道:「用你們剛買的小水泵抽水,仔細清洗一下這塊原石。」

「嘿嘿,本來只想騙一個傻子,沒想到這次接連騙了兩個,怎麼樣,兩位高手,這塊原石還不錯吧?」說著,歐陽龍哈哈大笑起來。

「破開了點皮,對這塊原石根本沒有任何影響,不知道你在高興什麼?」韓孔雀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歐陽龍。

歐陽龍絲毫不以為許:「誰是傻子,我們很快就能知道,次奧,這次能夠把這東西脫手,我還真的感謝你。」

「大哥,你快過來看看。」就在韓孔雀想要反唇相譏時,旁邊的韓星喊了起來。

他的喊聲,立即把在場的人全都吸引了過去,歐陽龍此時笑的更加大聲:「哎呀,稀奇稀奇真稀奇,從來沒有聽說過翡翠原石還能長蟲的?這是被蟲子蛀了?」

歐陽龍指著被清理乾淨的原石表面,上面暴露出來了一些黑色斑點,只要仔細一看,這是鑽了孔之後,有用東西堵上的小孔。

「不知道蟲子鑽的有多深?如果太淺,對這麼龐大的原石,也是沒有什麼影響的。」韓孔雀鄙視的看著歐陽龍,這小子做的還真絕。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