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三十二章相爭(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我們這些正經人身上,就很不合適了。」 「行了,我也沒挖你牆角,不過,你還真的小心一下那個傢伙,看到沒有,他應該就是這次古董案的幕後主使。」陳嘉義臉色變得有點陰沉的道。 韓孔雀看了那個年...

韓孔雀看了一眼柳絮道:「挑刺的才是買家,這塊原石不錯,但價格太貴了,風險就太大,所以這些人才聚在這裡想壓價,但他們又怕便宜了別人,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最後只有可能便宜了那個老闆。」

「小韓,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我站在這裡這麼長時間了,你也不給介紹介紹。」陳嘉義忍無可忍,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連頭都沒有轉會,而是對著柳絮道:「介紹什麼?柳家四姐妹的艷名可是名滿魔都,我不信你會不知道柳四小姐。」

「瞎說什麼,說的好像我們四姐妹多麼不堪似地。」柳絮錘了韓孔雀一下道。

韓孔雀道:「你們是什麼人我不知道嗎?主要是這些狂蜂浪蝶,就不能給他們一點機會,要不然,比蒼蠅還煩,是不是,我們柳四小姐對這一點做得最好。」

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她知道,這是韓孔雀在報復自己,原來自己知道韓孔雀的底細而不說,現在韓孔雀表明,她的事情,韓孔雀也知道的很清楚。

不過,這沒有讓柳絮感到一點不舒服,反而完全放鬆了下來。

像她這樣的美女,如果說沒有一個追求者,那才怪了,現在韓孔雀知道了,她也就完全放下心來。

陳嘉義被韓孔雀堵得難受,又看到兩個人在眉目傳情,心裡更是有氣:「小韓,你想抱得美人歸,可沒有那麼容易,我們之中,可是有不少人對柳四小姐念念不忘。」

韓孔雀很直接,他直接把柳絮攬到了懷裡:「對不起。我已經抱得美人歸了,所以,對那些別有用心的,只能說聲不好意思了。」

陳嘉義看了一會,最後只能搖頭:「你這小子。」

「你們這些中年男人也太噁心人了。家裡老婆孩子一大幫,還想幹什麼?只要有點腦子的女人,你們這樣的都應該棄之如敝履。」韓孔雀不肖的道。

陳嘉義再次搖頭:「你可要注意了,柳家姐妹實在太過出名了,四姐妹各各嬌艷如花,而且找的女婿又全都是有錢有勢的大家族子弟。現在柳四小姐名花有主,你這仇恨拉得可不低。」

「我現在還怕誰?」韓孔雀看了一眼柳絮道。

陳嘉義無語,他看不下去兩個人在秀恩愛了,既然沒法娶柳絮,他自然是沒有一點機會的,但這麼美麗的一朵鮮花。讓韓孔雀這個如狗熊一樣的傢伙采了,看著還真是不舒服。

陳嘉義一抬頭,就看到了一個對頭,他幸災樂禍的道:「你的情敵來了,這小子可不好對付。」

韓孔雀兩人同時抬頭,這時柳絮低聲道:「又是這隻蒼蠅,討厭死了。」

韓孔雀有手撫摸了一下柳絮那如軟玉一般的腰肢。讓她不要擔心。

「自古紅顏多禍水啊1陳嘉義自言自語的道。

韓孔雀看了他一眼道:「不要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算,我想你家嫂子也應該算是禍水吧?你這天天在外面眠花宿柳的,也不怕嫂子被人挖了牆角。」

「你小子的嘴可真毒,柳四,你可要想清楚了,這小子可不是什麼好東西,他最常用的一句口頭語就說,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像他這樣豪爽的傢伙。肯定不會對老婆多重視的。」

韓孔雀笑道:「我說過這句話嗎?陳大哥,我現在才發現,你的小學白上了啊,這兩句話的意思用不用我給你解釋一下?

兄弟如蜈蚣的手足,老婆如過冬的衣服。蜈蚣要那麼多手足幹什麼?所以斷掉一兩個也沒什麼,但是冬天的衣服是隨便能夠脫的嗎?

冬天多冷啊?衣服怎麼能輕易的換掉,那是要凍死的,而且古人說的女人指的不是妻子,而是qingren,她們有可能被別人穿走,所以這句話對你最合適,用在我們這些正經人身上,就很不合適了。」

「行了,我也沒挖你牆角,不過,你還真的小心一下那個傢伙,看到沒有,他應該就是這次古董案的幕後主使。」陳嘉義臉色變得有點陰沉的道。

韓孔雀看了那個年輕人一眼:「年紀不大啊1

「後起之秀,家裡的背景很厚實,所以有點看不起我們這一代了,用現在的年輕人的話來說,那就是我們這些老傢伙擋了他們的路,所以就要毫不猶豫的把我們全都踢開。」陳嘉義用極其諷刺的聲調說道。

「不要看他年輕,很陰沉,很暴戾的一個人,心思太過陰暗,這樣的人,看什麼都像是陰謀。」韓孔雀詫異的看著柳絮,居然是柳絮給那個年輕人下了結論。

聽到了這話的陳嘉義,也是一連的訝然:「柳家姐妹果真是名不虛傳。」

柳絮不為所動,根本不看陳嘉義,這人,也曾經湊熱鬧,去她們醫院找過她的麻煩,在柳絮眼裡,他也是狂蜂浪蝶中的一隻。

韓孔雀看到陳嘉義吃癟,立即悶笑出聲。

「有什麼好得意的?你也不過是比我晚結婚幾天,才會佔了先機,要是我沒有結婚,哪還有你什麼事?」陳嘉義不服的道。

柳絮道:「就算你現在離婚,也沒有你什麼事。」

韓孔雀直接大笑起來,他摟著柳絮,這美女還真是有點腹黑,不過他喜歡,他喜歡這樣的柳絮。

「柳姐,看到老朋友也不打聲招呼?不會是在新男朋友面前裝不認識我吧?小弟歐陽龍,不知道這位大哥怎麼稱呼?」這個歐陽龍確實很狂傲,根本無視了陳嘉義。

陳嘉義好像早就知道這小子的得性,所以好不以為意,他正一臉興緻勃勃的想看韓孔雀的笑話。

韓孔雀看著柳絮低聲道:「走,看來這塊原石我們沒有機會了,本來還想給你用這塊原石雕刻一把椅子的,這麼大塊頭,做一把七彩繽紛的椅子肯定不錯。」

說完。韓孔雀摟著柳絮,不理陳嘉義,走向了柳樹他們那邊。

韓孔雀的無視,直接讓那年輕男子變了臉色,不過很快他的臉色就調整了過來。並且笑了起來。

而一邊的陳嘉義更是大笑起來,他也沒有理會這個歐陽龍,直接走到了另一邊,那邊周家好像要出手了。

「周叔可是很長時間沒有露面了?怎麼國內的一個小公盤,就把您老人家引來了?」陳嘉義走到周建人身前道。

周建人本來正神色嚴肅的看著那塊原石,聽到陳嘉義的話。立即變得和藹起來:「聽說這次公盤有些好東西,所以我老人家也忍不住過來看看,沒想到這塊寶貝,切出來的居然是這種東西。」

說著,周建人還連聲嘆息。

陳嘉義心中腹誹,說這些誰信?

徐文祥手裡有這麼一塊原石。他一年前就知道了,所以,周家這一行人來的蹊蹺。

要知道周家在緬甸可是有礦坑的,雖然沒法走私過來,但他們自己的東西,想要倒騰出境,總比走私要容易的多。

現在。這裡的這麼一個兩天的公盤,居然把周家吸引過來了,這也就怪不得江林他們對這個公盤重視了。

陳嘉義若有所思的看著周建人,不知道這個老狐狸又有了什麼想法,難道是單純的打擊騰龍的貨源?

「周叔打算出多少?我們之間雖然是競爭關係,可也不能便宜了徐文祥這個小子。」陳嘉義看著徐文祥直笑。

徐文祥也只能苦笑,這裡的人,他誰也得最不起。

「一億兩千萬風險太大,如果真要這個價格,那就要允許我們詳細的鑒定這塊原石。不知道小徐你怎麼說?」周建人道。

徐文祥道:「這塊原石就放在這裡,隨你們怎麼鑒定,只要不破壞原石就行。」

周建人深深的看了徐文祥一眼,這等於什麼都沒說,就像韓孔雀遇到的那種作假手段。如果不一點點的推敲,是很不容易看出來的。

「八千萬,這個價格你應該賺很多了。」周建人微笑著出價。

徐文祥搖了搖頭,沒有說話,現場有能力買下這塊原石,並且對這塊原石有想法的不止是一家,最起碼騰龍也想要,既然有兩家想要,他自然是想價高者得了。

「這塊石頭值八千萬嗎?」柳絮在一邊小聲的問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這個很難說,如果這塊原石只開了這邊一面窗口,八千萬還是可以賭一下的,如果其他地方開了窗,又被主人隱瞞了,那就不好說了。」

「就像我們遇到的那塊一樣?」柳絮道。

「對,不過,這種大型賭石,應該利用的手段更高明,如果一不小心,也許就會曾下一塊石皮,但這塊石皮是怎麼掉下來的,就值得思考了。」韓孔雀道。

在這種大型賭石交易之中,一般沒有人敢作假,因為太容易被人發現了,萬一作假被人發現了,以後這種大型交易,你也就不用來了。

雖然在這種情況下不容易作假,但也不是沒辦法,有些手段高明的商家,完全可以把開窗處修補一下,造成撞擊或者是划傷的痕,平時不注意,只要一搬動,也許這原石就可能出現損傷。

這樣,買主還真沒法說是賣主做的手段,這樣的情況,在一些大型賭石上更是長見,因為大型賭石個頭大,在一些隱秘的角落開了窗,只要手段高明,一般人還真是不容易發現,而且這種大型賭石,搬動費事,只要一不小心,損傷點石皮太容易了。

所以,黑心點的商家,直接在這種大型賭石上四處開窗,以觀察其內部的翡翠分佈,從而獲得最大利益。

現在徐文祥這塊原石,就有很大的風險,這完全是因為徐文祥,就是因為他沒有繼續切,而是拿出來賣,就讓人懷疑這塊原石,是不是被動過了手腳,這種小動作,買主就算髮現了,也沒法找徐文祥的后賬。

因為徐文祥有太多的理由推脫了,只是一個意外損傷,你就沒法再找他說理了。

雖然這塊原石。都猜到了徐文祥做了手腳,但你沒有證據,再加上這徐文祥不屬於行里人,所以也沒法用行里人的規矩約束他,這就更是讓這塊原石存在了巨大的風險。

如果是行里人就好說了。如果發現了這塊原石作假,以後徐文祥就沒法在這行里混了,可他不是做這行的,你就算是發現了這塊原石的貓膩,也拿他沒辦法,大不了他以後不做這一行的生意。

雖然面臨的風險巨大。但不管是周家還是陳嘉義他們的騰龍,都不想放棄。

主要是因為,就算徐文祥做了手腳,肯定也不敢做的太大,如果在這麼大的一塊賭石上,開一些小型窗口。就算看到內部表現不佳,也不一定就判定這塊原石沒有價值了。

畢竟這塊原石的個頭實在是太大了,所以這些人才會不死心,現在他們糾結的不過是價格問題。

周建人出了價格,而陳嘉義卻沒有攙和,這讓徐文祥有點把握不準了,不過還有半天時間。他還不著急,所以他也咬著價格不放。

「聽說你們的日子也不好過,既然有人出價,就賣了吧1這時,很意外的,歐陽龍居然走了過來,攙和了一下。

這不止是周建人意外,就連陳嘉義也意外的看著歐陽龍,這小子是出了名的不懂規矩,現在有他攙和。可不是什麼好事。

徐文祥這時高興了,他趕忙對歐陽龍道:「八千萬的價格太低了,如果是這個價格,我們是不會賣的。」

「聽說你們很需要錢,我做事情。從來不會落井下石,九千萬,怎麼樣,不管你想不想買,我都算是幫了你的忙。」歐陽龍笑的很奸詐。

他知道,最有可能買下這塊原石的是鳳凰珠寶和騰龍珠寶,當然,還有很多勢力能夠買下這塊原石,就像中國尋根這個組織內部的很多高級會員,他們都有實力,而且不怕周建人、陳嘉義他們,但這次,很多人卻給了陳嘉義面子。

如果沒有周家過來搗亂,陳嘉義他們早就拿下這塊原石了,就是因為明白這一點,歐陽龍才會過來搗亂。

看到陳嘉義還是那麼沉得住氣,歐陽龍道:「聽說陳老大最近花銷很大啊!不會現在沒錢了吧?」

陳嘉義冷笑道:「有錢也不是這麼敗壞的,八千萬以上,這塊翡翠就沒有多少利潤了,我倒是很希望看看歐陽少爺的實力。」

「你們要是不出價,我還真願意九千萬買下這塊石頭,買回去做一個假山也不錯,這花里胡哨的,做假山肯定漂亮。」歐陽龍撫摸著原石中的翡翠道。

場中所有人都無語,這什麼審美觀,不過,真要用這塊原石做假山,還真是吸引眼球,但是,要真的把這塊原石做成了一座假山,也許連兩千萬都不值了。

這塊原石最大的價值,其實就是內部的翡翠大,如果出的料子少,根本就不值多少錢。

「真是沒意思,姐夫,我們走吧1柳樹此時已經不耐煩了,這塊原石太貴,他們又不買,在這裡想看熱鬧也沒法看,這些人冷嘲熱諷的,又不動手打架,看著也沒意思。

「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在面臨機會時,一定要把握機會,錯過了,可就晚了。」歐陽龍看著韓孔雀他們這邊道。

柳絮根本就不看歐陽龍,而是對韓孔雀道:「我們走不走?」

韓孔雀拍了拍她的肩膀,讓他稍安勿躁,他們先看看再說。

沒有得到回應,歐陽龍臉色稍微變了變,畢竟才是二十二歲的少年,雖然生性陰沉,但畢竟閱歷不足,還不能做到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

「徐黑子,你到底賣不賣,你劃出個道來,那一億兩千萬就不要提了,就出個最低價,沒準我還能幫你抬得更高,你總要仍出個肉骨頭,要不然那些想啃骨頭的,也不會上鉤啊1歐陽龍刻薄的道。

徐文祥也知道,潛在的買主也就是這幾個了,所以他道:「那好,我就給歐陽你個面子,就是九千萬,如果沒有人出高價,這塊原石就算你的了。」

「好,這個面子我的兜著,現在肉骨頭你仍我手裡了,我看誰想啃,如果沒有想啃的,我就拿這塊骨頭回家喂我的入雲龍了。」歐陽龍笑的極其燦爛。

他還就不信陳嘉義能夠沉得住氣,上次陳嘉義擺了周家一道,最近一段時間,周家可沒少整治騰龍珠寶,最起碼在翡翠行業,騰龍珠寶如果不在想點辦法,收點貨源,他們可就要被周家擠兌垮了。

「歐陽,做人流一線,日後好想見啊1陳嘉義臉色終於變了。

「怎麼?你們騰龍最近不是很牛嗎?現在沒錢了?沒錢了就說啊!我可以借給你們一點,我的要求也不多,把那小子踢了就好了。」歐陽指著韓孔雀道。

陳嘉義看著歐陽龍,看了好一會,他卻笑了起來:「你還是年輕啊,這麼天真?好,既然你想玩,那我們就玩玩,一億,你敢跟嗎?如果你敢繼續叫價,我轉頭就走。」

「哈哈,佩服,佩服,陳老大好魄力,不過我也不是被嚇大的,一億兩千萬,徐黑子給哥們面子,哥們就要兜著,既然說了一億兩千萬,我總不能讓自己的朋友吃虧,我這個人就是這樣睚眥必報。」歐陽龍看著韓孔雀冷笑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