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三十一章巨型雷打石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這塊原石上有七種顏色,但實際上上面的顏色更加精彩,像黃色,有金黃,有赤黃。有橙黃,綠色也不少,從淺綠到深綠,幾乎都可以在這塊原石上找到。 這塊原石就好像是要展現它是怎麼形成的一樣,各種顏色,從...

再次感謝庄john兄弟的五萬幣打賞,本書第一個盟主就這麼出現了,有點意外驚喜,十分感謝。

在這明料區里,有看好了的明料,直接談價就行,明料的出價一般根據原料的種、水、色等品質,結合原料的形狀等其他因素,按公斤直接計算。

明料的價格相對賭石來說比較透明,除那些未經拋光的明料,需要憑經驗再做些判斷外,基本上和我們日常在市場買東西沒有太大的區別了。

但翡翠市場的原料銷售是沒有明碼標價的,所以這時候最重要的是判斷這塊原料的價值,並以此為依據,與賣家討價還價。

與賭石相比,買明料對購買者的經驗要求相對少些,風險也小了很多,但對應的肯定是利潤的降低。

明料買家需要清楚地知道,這時候已經沒有「撿漏兒」的可能,必須出到合理的價格,並且給賣家留出合理的利潤才有可能交易成功。

明料買賣的過程和賭石相比,少了些樂趣,但多了份穩妥,可以說各有利弊。

因為明料已經沒有多少風險,所以對一些實力不大的珠寶公司來說,購買明料是最安全的一條途徑。

「好漂亮。」柳絮看著一些拋光出來的明料,立即被迷住了。

明料區的明料各種各樣,除了沒有很好的料子,其他什麼都有。

好點的,價格很好的有玻璃綠、艷綠、陽俏綠、黃楊綠、淺楊綠、鸚哥綠、蔥芯綠等,這些明料不多,但價格不低。

其他的低端翡翠就多了,這些在行里人來說。這是勉強能看,但這些才是市場上最多的產品,很多人,就連這樣的低端翡翠首飾,都買不到天然a貨。

其實像豆青綠、菠菜綠、瓜皮綠、瓜皮青、絲瓜綠、蛤蟆綠等。如果種水好,顏色純正,製作出的首飾也是很漂亮的。

這些明料的價格雖然不便宜,但這是相對來說的,由於韓孔雀會雕刻,所以他自己買下來了一大批。只要是顏色純正,沒有雜色,質地通透的,不管種水孬好,他全都買了下來。

往往只要韓孔雀看好的,會直接進行交易。這裡交易並不需要投標,也不需要拍賣,低端翡翠明料,明碼標價,只要老闆願意賣,顧客願意買,就可以直接成交。

「你買這麼多幹什麼?」看到韓孔雀揮金如土。柳絮有點不適應,只是短短的一會,韓孔雀就買下了價值超過八百多萬的明料。

韓孔雀感覺到了柳絮的不安,所以道:「你知道我是玉雕師,這些翡翠買回去之後,我會雕刻出成品,賣給騰龍珠寶公司,也就是我的那些朋友,我總不能每天無所事事,要想上你家提親。怎麼也要有個正式工作吧?」

「說的也是,你那個八卦公司,怎麼聽怎麼不靠譜。」柳樹此時道。

「好多錢呢!知道你是財主,沒想到你的本錢這麼雄厚。」柳絮道。

韓孔雀道:「我發了筆意外之財,你見到過的那些血翡。就是其中的一些成品,其中兩件被我賣了,賣了三千多萬。」

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這些事情,總歸是要讓柳絮知道的。

聽了韓孔雀的話,柳絮沉默了,反而是柳樹興奮了,他這個姐夫還真是有錢。

他的那些姐姐,本來在家裡猜測韓孔雀有多少錢,最多的就是猜測有一千萬,畢竟他明面上有一家公司,還有一輛價值二百多萬的車,所以有個千把萬,是很正常的。

但要是再多,他們就認為不可能了,畢竟韓孔雀只是一個鄉下孩子,在魔都十年,能夠掙下一千萬家底,已經是很了不起了,再多,他們認為就沒有多少可能了。

現在柳樹一聽,他的家人猜測的都不對,還是他姐的眼光好,直接挑中了一個大富翁。

這些人里只有韓星在心裡吐槽,三千萬雖然不少,但這些錢,現在也不過是韓孔雀的一個零頭罷了。

「怎麼不高興了?」韓孔雀擁了擁柳絮,道:「在魔都,有三千萬塊錢的有錢人多了去了,可以說是一抓一大把,這麼點錢,在這裡還算是錢嗎?」

韓孔雀指了指旁邊不遠處的一塊巨大的原石,上面標價兩千萬。

柳絮的目光落在上面,立即震驚了,看到她的反應,柳樹他們也被吸引了。

那是一塊巨大的原石,這塊原石足有四米高,六七米長,厚度也有三米多。

這麼大一塊原石,蹲在那裡,就好像一座小山一樣,不過,這麼大的一塊原石,居然要價不高,才標了兩千萬。

當然,就算這樣,這塊原石也是柳絮他們見到的最貴的原石了。

雖然這塊原石的價格很高,但相比它的個頭,這個價格就顯得很低了。

歸根到底,是因為這塊原石解出來的翡翠,並不是太過理想。

這是一塊雷打場區出的原石,雷打場位於緬甸后江上游的一座山上,該區主要是出產雷打石,因而得名。

比較大的場口是那莫和蘭邦,那莫即雷打的意思,雷打石多暴露在土層上,缺點是裂綹多,種干,硬度不夠,難已取料,低檔貨較多。

但是一旦遇上可取料的貨,也有較高的價值,92年前蘭邦不斷發現中檔色貨,特別是92年年終,雷打場傳出驚人的消息,發現一塊巨大如屋的上等翡翠,已由政府組織開採。

所以在看到這塊雷打石之後,韓孔雀並沒有感到太過例外,相比如屋子一般大的原石,這塊已經算是小的了。

這塊原石雖然不小,但雷打石的特點它都具有了,切開的這一面,裂綹很多,而且種很乾。還明顯硬度不夠,這更加讓人難已取料。

除了這些,這塊原石最大的特點就是色太雜,在那絕大的刨面上,幾乎什麼顏色都看到了。

翡翠的顏色非常豐富。可分七色:黃、白、綠、紅、紫、黑、藍,並且可以同時在一塊翡翠上出現。

雖然說這塊原石上有七種顏色,但實際上上面的顏色更加精彩,像黃色,有金黃,有赤黃。有橙黃,綠色也不少,從淺綠到深綠,幾乎都可以在這塊原石上找到。

這塊原石就好像是要展現它是怎麼形成的一樣,各種顏色,從深到淺。幾乎都能在它上面見到。

雖然這塊原石上的顏色都很正,但這些各色翡翠摻雜在一起,讓這塊原石內部的翡翠全都凌亂起來,這就更不容易取料。

但這塊原石的個頭實在是太大了,就算很多不同顏色的翡翠被分割,但幾米高的巨大原石,還是有不少練成一片的翡翠。

要不是翡翠中的裂紋太多。這快原石就算種水再差,也會因為其個頭而賣出一個天價,但現在,兩千萬的價格,居然也讓人觀望,而不敢買下。

雷打石的質量本來就不算好,現在刨開的這塊巨大切面上,還有一些白絮和黑癬,這就更讓這塊原石的內部情況沒法琢磨。

現在這塊原石的主人想來也是很饒頭,原石不再動。就這樣賣,這些暴露出來的翡翠雖然色雜,不容易取料,但還有一定的價值。

如果再繼續切割,誰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表現。萬一裡面沒有好料子,那外面的這些廢了,而裡面的那些還不一定有外面的這些暴露出來的翡翠有價值。

韓孔雀最擅長賭半賭石,但此時他也變得極其小心,主要原因就是,這塊原石內部的情況太複雜了,而且塊頭又大,雖然能依靠切開的表現分析一下內部情況,但內部這麼複雜的翡翠原石,韓孔雀還是第一次見到。

如果想要買下這塊原石,就算以韓孔雀的超級大腦,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夠分析清楚其內部翡翠分佈的。

不過,其中韓孔雀最拿手的就是賭裂了,畢竟這些裂紋都是很明顯的,只要簡單的分析一下這些裂紋的形成和分佈,就可以大體摸清內部的翡翠有沒有被裂紋破壞。

「你是老闆?」韓孔雀看到一個長相十分彪悍的年輕人,他的個頭也在一米八以上,骨骼粗壯,雖然不如韓孔雀威猛,但也絕對是一個彪形大漢。

兩個人如果站在一起,沒準還會有人認為他們是兄弟,如果說兩個人有做大的不同,就是韓孔雀的皮膚很白皙,而這個大漢,就顯得比較黝黑了。

「徐文祥,大哥怎麼稱呼?」大漢道。

韓孔雀笑道:「韓孔雀。」

大漢一愣,他沒想到這個比自己長相還威猛的男人,居然會叫這麼一個名字。

「破六韓孔雀,這個名字最早是我一位先祖的名字,我爺爺看著我長得粗壯,就重新用了這個名字,作為我們的名字。」韓孔雀解釋道。

「破六韓?現在還有姓這個的嗎?」大漢徐文祥又是一愣。

韓孔雀道:「改了,所以現在姓韓,名孔雀。」

「我知道這個姓,破六韓拔陵,破六韓滅魏。」這是一個瘦高個走了上來道。

韓孔雀笑道:「破六韓拔陵這個人有,而破六韓滅魏則是虛構的,我們的家譜上並沒有記載這個人。」

「看來韓大哥是名門之後啊1徐文祥道。

韓孔雀道:「什麼名門之後?匈奴都滅了多少年了,我們現在也是漢族。」

「不說這個,韓大哥看上這塊原石了?」徐文祥道。

韓孔雀道:「這麼好的原石自然是看上了,只是不知道價格怎麼算?你不可能只賣兩千萬吧?」

「怎麼?韓大哥難道想出個高價?」徐文祥奇怪的道。

韓孔雀道:「如果沒有人競爭,兩千萬我也不要,但如果有人搶,四千萬也買不到手吧?徐兄弟是真心出手,還是想待價而沽?」

徐文祥道:「既然韓大哥動問,我就直說了,這塊原石是從緬甸走私過來的,當時花了我三千萬。運出來又花費了三千萬,雜七雜八總共花費了我們近七千萬現金。

這也怪我們兄弟不懂行,只看到這原是個頭大了,就當成了個寶,沒想到這雷打場的石頭出的料這麼差。找了不少買家,都嫌風險大。

結果,這塊石頭在我們手裡壓了快一年,也沒有找到買家,沒辦法,我狠了狠心。直接解開了,沒想到這解開了更難出售了。

從現在解開的部分看,這塊原石最多也就值兩千萬,如果吃入進去的深,價格還能翻幾倍,但不管怎麼翻。都不太容易回本,所以就成了現在的情況。

韓大哥既然看好,那就應該知道,這裡面的翡翠,都是向里延伸的,也不知道這塊石頭是怎麼形成的,居然越向里種越老。

如果裡面的翡翠還是這樣。如果翡翠質地變硬,那取料就容易,這樣,價格自然就上去了。

雖然繼續切有風險,但我們做了開頭,已經證明了這塊石頭的可賭性,所以我們怎麼也不能賠本賺吆喝,現在我們兄弟的心理價位在一億兩千萬。」

韓孔雀估算了一下,這徐文祥說的還真沒多多少水分,這塊原石單純從表皮的表現看。價值也不可能低了。

如果走正規途徑,從緬甸公盤上競標,沒準能夠炒到一千萬歐元,這還是因為是雷打場出的原石,如果是其他場口的。價格肯定還會高。

這徐文祥能夠以六千萬的價格,從緬甸運出來,絕對算是有本事的人,現在加上壓的這一年時間,這塊原石的成本也不過七千萬,現在他賣一億兩千萬,其實也不算高,不過這塊賭石的風險就太大了。

正當韓孔雀想要拒絕時,又有人走了過來,韓孔雀抬頭一看,眼睛眯了起來,來的人居然是周美人的父親,周建人。

這個老傢伙可真是個賤人,當年要不是他當著,韓孔雀就算死纏爛打,也能讓周美人回到自己身邊,可就是這個老傢伙的阻攔,他才會十來年都沒有見過周美人幾次。

「真是好東西,就是價格太貴了點,風險太大了,一般人還真是玩不起。」周建人根本沒看韓孔雀,走上來,撫摸著那塊翡翠原石,就開始感嘆上了。

這是跟著周建人的一群人,也走了上前,其中有周美人,有楊天福、朱錦琮、周成雲等人。

韓孔雀看了一眼周美人,發現她還是一如既往的那麼冷清,就算跟自己人,也沒有什麼話說。

周建人離韓孔雀最近,他貼近韓孔雀,用只有兩個人聽到的聲音道:「年輕人,我早就說過,愛情是最信不過的,這不,你終於另結新歡了。」

韓孔雀也低聲道:「你女兒總有一天也是我的一個新歡。」

「你也太自信了吧?年輕人還是謙虛點好。」

「走著瞧。」韓孔雀不再多說,他看向徐文祥道:「徐兄弟打算怎麼賣?」

徐文祥還沒說話,一個聲音就道:「徐黑子,你也不用跟這個傻大個廢話了,他買得起嗎?真是不自量力。」

說話的是周成雲,他什麼時候都是那麼欠揍。

「誰買不起?韓兄弟,不會是說你的吧?哈哈,這裡可真熱鬧。」不知道陳嘉義是從哪裡鑽出來的,他身邊也跟著不少人,這些人應該是騰龍珠寶的賭石專家,這些人韓孔雀都不認識。

「真是好東西,這是紅色、淡紅色、紅褐色、純紅色十分罕見啊!還有淺紫色、藍紫色,這是什麼米黃色,這樣的翡翠更少見,就算種水不好,也無傷大雅。」陳嘉義旁若無人的在那裡大肆點評。

「不要不懂裝懂,再好的翡翠全部碎了也是廢物。」一個站在楊天福身邊的年輕人道。

陳嘉義好像沒有聽到那個年輕人的說話,他轉過身對韓孔雀道:「韓兄弟對這塊翡翠怎麼看?我身邊的老師傅,最看好的只有種水,其他都不行。」

看好種水,這就是認為內部的種水還有變化,這倒是跟韓孔雀推斷的差不多。

韓孔雀道:「種水是沒問題,但表現出來的翡翠,反應了內部的一些情況,其內部的翡翠,應該不如外面的多了,所以,這塊翡翠原石如果想要賣出高價,單純這麼一個切面是不行的,如果從背面再切一刀,看看錶現,如果跟這邊相同,那價值就高了。」

在這裡的這些人沒有一個是傻子,韓孔雀說的這些他們也都明白,這塊翡翠那麼好,這些人也都不差錢,為什麼放在這裡一天多了還沒有人買?

這要沒有貓膩才怪了,所以韓孔雀直接挑明了,看徐文祥這些人是什麼反應。

如果有可能,他也想參一腳,可他並沒有太多時間在這裡浪費,如果沒機會,他就直接放棄了。

看著徐文祥在思索,韓孔雀問陳嘉義道:「你怎麼過來了?」

「聽說這邊有人出價了,所以就來看看,如果價格便宜,自然是不能落到別人的手裡,價格高了就算了,這塊原石的風險太大。」陳嘉義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圍著這塊原石的人,想來周家也是這個情況,他這邊才開始問價,對這塊原石有想法的人就都知道了。

韓孔雀只能苦笑,看來這塊原石的價格絕對便宜不了。

「沒有機會就算了,我聽了這麼長時間,就沒有一個人說這塊石頭好的。」在一邊的柳絮道。

PS:感謝宅閑、可樂牛奶泡麵、龍過、笑看天夢百年、羅大路等兄弟們的打賞。感謝伍阿布、xjet、天空漆黑的夢、夜初初、羅馬的國、小白熊等兄弟的評價票。

感謝庄john、mofeezuzu、老書蟲、『小火『、害蟲修真、hy1978、qwe79、天空中的風雪冷、動人楚楚、魔神2004、愛的慾望哎隨便了、xiaoyusss、adati、黑夜的孩子、方華、青龍俠客、淫書蟲、愛看書的翔子、dxia、問鳥、小企鵝、惰落的蚴魂、你活我死、開心珞巴、小月飛阿二當家gg、oasisw、qeazy、地獄的深淵、huangxw621、天空漆黑的夢、柿子不哭、月影ddddddd、紫流刃影、逍遙123q、qqqqqq、馮輝華、夜初初、無情也無毀、孤峰邀月、一心子、wanggong-gw、acite、施家鵬少、乖乖、willieLian、蘇蘇當、au_ji、我的地盤,5210、紫鑫王、毛嘴、滴滴這廂有禮了、非常人通天、小白熊等兄弟們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