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三十章小公盤(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量和底價,不過底價一般都很低。 所有毛料都公開展出,翡翠商們對所有展品一件件觀察,從中挑選出自己需要的毛料,然後評估其價格。確定出最佳的投標價,投入投標箱中。 對於同一份料,由於有多人...

幸虧這裡是酒店的高級套房,隔音設備還算不錯,要不然,柳樹那小子沒準就能殺了過來。

等到柳絮迷迷糊糊的時候,韓孔雀再次誘供:「你是怎麼想的?」

「眼見為實唄!你不要動,我們好好說話。」柳絮斷斷續續的,把她的想法都說了起來。

剛開始,柳絮是用韓孔雀來應付家人,可後來通過陳蕊,知道了韓孔雀的很多事情,才真有了請韓孔雀幫忙的念頭,所以那次柳絮把韓孔雀叫了出來,陪著她去了前男友的婚禮現常

後來的幾次酒吧聊天,讓她知道,韓孔雀這個人,果然如陳蕊說的那樣好,雖然看著粗豪,卻是個十分內秀的人,最重要的還是有擔當,這是最吸引柳絮的。

在對韓孔雀有了一定了解之後,她也只是想到要跟韓孔雀交往一下,並沒有想到要跟韓孔雀發展的太快。

但這種想法,在被她的閨蜜知道之後,就受到了大肆貶斥,現在純純的愛戀上哪裡找啊?

現在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你不給他嘗點好處,別人誰會陪著你玩?

這麼一轟炸,柳絮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不過,在見到韓孔雀的時候,他們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跟韓孔雀在一起,她感覺到了踏實。

有了朋友的挑唆,有了陳蕊的保證,有了韓孔雀的表現,終於,柳絮兩眼一閉,選擇信任一次韓孔雀,沒想到,韓孔雀到是沒有辜負她的信任。直接把她吃干抹凈了。

「希望我沒有看錯人。」柳絮渾身一哆嗦,接著身體緊繃,身體又癱軟了一次。

韓孔雀抱著她,在她的耳邊道:「我是個好男人。」

柳絮喘息著,等稍微恢復了一些。她抱住韓孔雀,不再讓他動彈:「好男人最吸引女人的注意了,所以好男人出gu找外欲的理由更加充分。」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如果你們女人把男人榨乾凈,沒有了能力,我看男人怎麼出去找外欲。」韓孔雀動了動身體道。

「你這是在給自己找借口。都說戀姦情熱,我們這才剛開始,你就給你自己出gu找理由了,看來我以後要好好看著你。」柳絮道。

「努力吧!美女,我以後出不出gu,這可全看你的了。」說著韓孔雀再次開始攻伐。

「隨你的便。我實在是沒辦法了,你簡直不是人。」柳絮說完,就完全放鬆了身體,完全放棄了抵抗,她實在是太累了。

韓孔雀可不想明天柳絮下不來床,所以他一邊動作,一邊給柳絮做全身按摩。疏通她是血脈,要不然,做了這麼劇烈的運動,明天柳絮肯定渾身酸痛,要是真的表現的那麼明顯,柳絮肯定會不好意思。

「你的雙手好像帶著魔力,摸得我好舒服。」柳絮有點無意識的道。

韓孔雀嘿嘿笑著道:「早就告訴你了,這是撫摸療法,你還不信。」

「行吧,你就繼續撫摸。我是沒精力陪你玩了,你自己慢慢玩,我要睡了。」柳絮閉上了眼睛,隨韓孔雀怎麼糟蹋她,現在她是什麼都管不了了。

韓孔雀搖晃了她一下:「真睡著了?這樣你也能睡得著?哎呀!命苦啊!原來那個老婆嬌嫩。沒想到這個也好不了多少,看來以後還是要把周美人抓來,這兩個都是好女人,自然是不能放過。」

韓孔雀現在也想開了,柳絮不能放過,周美人自然也不能放棄,那個女人雖然失去了記憶,可到現在還是獨身呢!

雖然她忘記了韓孔雀,但她也不會再接受其他男人,想到這裡,韓孔雀只能暗暗的偷笑,等著吧,早晚有一天,那個女強人,會像原來一樣乖順。

想到了周美人,再看看柳絮,韓孔雀更是興奮,反正柳絮說了讓他隨便,那就把這些年的憋屈,一次發泄個夠吧。

韓孔雀拿出柳絮的背包,裡面有她的一些換洗衣服,他也不嫌麻煩,給柳絮一連換了幾身,等他折騰夠了,才安心的抱著柳絮睡著了。

早晨,柳絮睜開眼,接著就是一驚,她瞬間把手放在了重要部位,果然,已經跟原來不同了。

看著摟著自己的男人,那雙手還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不過,她怎麼感覺觸感有點異樣呢?

柳絮一抬頭,發現自己居然又穿上了衣服,黑色的絲襪和內k都卷在小腿上,一段白得耀眼的大腿完全暴露在空氣當中,一隻小腳裹在絲襪里,橫陳在床邊上,一隻黑色的高跟涼鞋穿在她的腳上,還有另外一隻,則在地上躺著……

「你個變ti」看到自己的這種情況,柳絮自然知道她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韓孔雀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已經醒了,此時正在偷笑,他笑的很甜:「過獎,過獎,我可是嚴格貫徹您的吩咐。」

「我讓你給我弄這一身穿上了?」柳絮沒好氣的道。

「你不是讓我自己隨便玩的嗎?」韓孔雀很無辜的道。

「離我遠點,我要穿衣服了。」柳絮看他那厚臉皮的樣子,知道自己是白說,所以也就不浪費口舌了。

不過,她可沒想到韓孔雀的臉皮有多厚:「我來幫你。」

韓孔雀的動作很快,直接拿過身邊的一套衣服,是一條齊膝連身短裙和一雙肉色絲襪,配上一雙黑色高跟涼鞋。

「你先出去,我要去洗澡,洗了澡在穿衣服,渾身都是異味,昨晚上你到底幹了什麼?」柳絮皺著眉,摸著自己的胸,還有自己的雙腿,總是感覺不太舒服。

看到韓孔雀有點猥瑣的樣子,柳絮更是羞惱:「你不會是做了什麼下流的事情了吧?」

韓孔雀不以為恥的道:「我是為你好,要不然你今天還能起得來床?」

柳絮證實了自己的想法,頓時滿臉通紅,不過她確實沒有感覺到身體的太多不適。

反正身邊就有昨晚韓孔雀給自己穿的衣服。柳絮自己整理了一下,直接下了床,這讓韓孔雀更是看呆了眼。

經過了做完一晚上的滋潤,柳絮爆發出來的魅力更加濃厚,最起碼。本她有點蒼白的皮膚,此時已經帶上了一絲健康的紅潤。

雖然韓孔雀知道這只是暫時的,只是因為做了劇烈運動之後的一些後遺症,但這樣漂亮的膚色,還是讓韓孔雀忍不住一陣火熱。

「我幫你洗。」沒等柳絮反對,韓孔雀就快速的擁著柳絮進了浴室。

這次韓孔雀沒有搗亂。他在柳絮不注意的時候,又放出來了大量活性水,把柳絮泡進了裡面。

等柳絮一身清爽的出浴之後,韓孔雀早就沖洗完了。

柳絮換好衣服走出來,就奇怪的看著韓孔雀。

韓孔雀被看的老臉有點發紅:「怎麼了?」

柳絮道:「真是奇怪,我沒有一點感覺呢1

「沒有一點感覺?不可能的吧?你難道是木頭。只有木頭人才會沒有一點感覺。」韓孔雀tio戲她道。

柳絮白了他一眼道:「我是說不痛呢1

「真不痛?」韓孔雀看著一連詫異的柳絮道:「要不你跳一下,好好感覺一下。」

他沒想到,柳絮還真的跳了一下:「不痛。」

韓孔雀無語,過了好一會兒才道:「你是醫生,如果奇怪,你就自己診斷一下,不要緊我不看。你自己摸摸,看有沒有傷口。」

這次輪到柳絮無語了:「你還真是無恥。」

「好了,不要奇怪這個,我們快出去,要不然柳樹這小子沒準會闖進來。」說完,韓孔雀擁著柳絮就向外走。

「怕什麼,我們不做虧心事,不跑鬼敲門。」柳絮理直氣壯的道。

韓孔雀道:「恩,雖然是這樣,但瓜田李下。還是撇清關係的好。」

說完,韓孔雀還忍不住,啄了一下柳絮的紅唇。

「你要注意一下,形成了習慣就不好了。」柳絮錘了他一下道。

「我自己的老婆,親一下又不犯罪。」韓孔雀不以為然。

「有姦情。你們什麼時候這麼親密了。」柳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他們門口,看到了柳絮跟韓孔雀打鬧,立即出言道。

柳絮道:「有什麼姦情?你哪隻眼睛看到了?」

「四姐?你很不正常。」柳樹盯著柳絮道。

柳絮沒有理會柳樹,她十分鎮酵餉嫻目吞,道:「有什麼不正常?」

「你居然穿短裙了?而且穿上了肉色絲襪,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還是昨天晚上姐夫沒有化身成狼,你今天打算勾yn他?」柳樹看著肉光緻緻的一雙美麗小腿,有點不可思議的道。

「臭小子看什麼呢1柳絮還沒說話,柳樹的目光,就被韓孔雀遮擋住了。

柳樹更感覺奇怪:「絕對有姦情。」

韓孔雀道:「行了,我們先吃飯,吃完了飯,我領你們去公盤看看,今天公盤開始投標了,去晚了好東西就見不著了。」

「走啊!不是去吃飯嗎?」柳樹向外走了,居然看到姐姐和韓孔雀都做到了沙發上。

韓孔雀道:「叫客房服務不花錢,出去吃不得付錢啊?」

柳樹狐疑的看著兩個人,不過他還真沒看出什麼來,他四姐最是腹黑,表情始終是那麼冷靜,更是看不出什麼來。

「柳絮,你吃什麼?」韓孔雀此時可顧不得柳樹,現在先顧著柳絮就行了。

「吃昨天晚上的擂茶吧?弄得稀薄一點,你們吃什麼?」柳絮想吃點粥,補充一下水分,想到昨天晚上的美味,直接點了擂茶。

「我還是吃蚝烙就行了。」柳樹道。

看到韓星他們出來,韓孔雀道:「你們吃什麼?」

「也吃蚝烙吧!這種餅,做的還真好吃。」韓星道。

韓孔雀道:「那我們都吃蚝烙,再每人配上一碗河婆擂茶。」

眾人吃完了飯,被張向月拉到了公盤的入口,在這裡陳嘉義早就安排了人接韓孔雀。所以他們很順利的就走了進去。

這次其實就是個小公盤,只有兩天的時間,昨天是展示期,今天是交易日,到今天下午。整個公盤就會結束。

翡翠公盤通常的講,就是賣方把準備交易的物品在市場上進行公示,讓業內人士或市場根據物品的質料,評議出市場上公認的最低交易價格,在進行拍賣。

翡翠毛料的「公盤」,是翡翠毛料交易的盛事。它是較獨特和公正的一種拍賣方式,大公盤一般歷時10天左右的時間,不過現在緬甸對翡翠資源的管理嚴格,只有通過緬甸「公盤」才可交易出境,其他一律視為走私。

所以在國內大公盤越來越少見了,翡翠公盤就如翡翠商們的「擂台賽」。在正式公盤之前,所有翡翠毛料都編好號,註明了件數、重量和底價,不過底價一般都很低。

所有毛料都公開展出,翡翠商們對所有展品一件件觀察,從中挑選出自己需要的毛料,然後評估其價格。確定出最佳的投標價,投入投標箱中。

對於同一份料,由於有多人競爭,而且相互之間都不知道對方的投標價格,為暗標方式。

因此投標價的確定是非常微妙的,價高了要虧損,價低了又怕別人買去,在公盤時經常發生標價低幾元或幾十元錢而失去可以賺幾百萬元翡翠毛料的事例。

在正式下標的次日開始正式逐一公布每件料中標的公司、中標的價格,毛料則由中標者在付款后才能運走。

從2009年10月起緬甸公盤實施保證金制度后,國內也緊接著實行了保證金制度。即每位來公盤投標的玉石商人,要先交納1萬歐元的保證金,方能辦理入場證,到了國內,就是十萬元現金。所以只是一個保證金制度,就把很多看熱鬧的人擋在了門外。

雖然需要交納保證金,但翡翠原石的價格,卻並不是當天全部交付,而是在交易會結束之後一個月內,付清中標玉石價格的10%,公盤結束3個月內付清全部玉石貨款,如有違約則沒收保證金。

由於國內翡翠市場需求量越來越大,而翡翠資源卻越來越短缺,因此翡翠價格一直在升,這就不可避免的催生了走私活動。

國內公盤上出售的翡翠原石,大部分是走私進來的,其他有少數是從緬甸公盤上競標買來的,不管是怎麼進來的,其價格都不會低了,當然,相比從緬甸公盤上競標買下,價格自然是低了點,但絕對低不了多少。

由於數量更少,時間更短,一些極品翡翠的價格,也許會被炒的更高。

一路走來,韓孔雀的心直接涼了,看著一塊塊巨大的原石,直接被切除一個大面,原石內部的情況一目了然,這樣的已經不算半賭石了,就跟明料差不多了,所以價格高到了一個讓韓孔雀咋舌的程度。

只是門口,韓孔雀就看到了幾十塊上百公斤的大型半賭石,這些半賭石都露出來了大片的綠,雖然種水不盡相同,但價格之高,絕對讓人側目。

這些半賭石的切面都做了拋光處理,所以看著很漂亮,這讓柳絮他們看得十分過癮,當然,那價格,也惹來他們一陣陣驚呼。

韓孔雀看著這些半賭石,這裡絕對是依靠實力來說話的,任何作假,在這裡都沒有市場,如果誰真做了,那純粹是自己丟人。

所以,在這裡沒有任何貓膩可以隱藏,好的東西不用你說,自然有人看好,有瑕疵的你也藏不住,所以這裡好東西真有,而且很多,但價格也很高。

除了半賭石,全賭石在這裡也不少,不過這種全賭石更坑,價格便宜點的小型賭石,或者是表現不好的,公盤舉辦方,完全按照緬甸公盤的做法,直接打包處理,質量好的壞的,堆在一起,一塊賣。

這樣一來,又是一個拼資本的出售方式,你想只買好的,那是不可能的,要是有看重的全賭石,那就只能把一大堆賭石附帶買下來。

所以在這裡,小家小戶根本就沒有機會,只有那些大型集團或者是資金雄厚的家族,才有那個本錢玩玩。

在這裡的全賭石,一般都是這樣處理的,那種單獨拿出來賣的,其表現又都好的你沒話說,當然,那價格也絕對讓你看了沒話說。

「姐夫?你不是要幫助你朋友賭石的嗎?我們什麼時候去?」柳樹看多了翡翠,也就沒有什麼興緻了。

其實這裡的原石和半賭石,還真是沒有什麼看頭。

韓孔雀苦笑道:「我那些朋友只是客氣一下,不會讓我真去幫忙的。」

在這裡,那麼多原石,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除非你真有透視眼,要不然,每一塊原石都要研究一下,那累死你,你一天也看不了多少,如果有了任何疏忽,那就是幾萬幾十萬的損失。

果然,韓孔雀想的很對,在這裡,最熱鬧的地方就是賣明料和極品原石的地方,至於其他高價賭石,那些是大財團玩的,一般人是玩不起的。

所以在賣明料的地方,和一些明碼標價的地方,自然吸引了大量個體戶,就像是韓孔雀這樣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