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二十八章憋著壞(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讓一個清冷的美女,變得有點風情萬種? 因為此時已經是晚上,所以他們也沒有走遠,而是直接在這五星酒店裡吃的。 畢竟是大酒店,本地的特色菜很齊全,晚上吃飯,全是韓孔雀點的菜,韓孔雀早就對這...

「下班帶也可以啊!要是做成了雕件,就只能擺在家裡了。」韓孔雀還是想,濃綠色的項鏈,掛在潔白如瓷一樣的脖子上,是一種什麼樣的效果。

「做的好看一點,放在你辦公室里好了,怎麼說也是個大老闆,擺譜還是很需要的。」柳絮道。

韓孔雀苦笑:「不就是騙了你那麼一次嗎?你問韓星,我那家公司,真是小公司,註冊資金只有三萬,我當時花了十萬收購的,總共也就二十來個人。」

「知道了,我又沒有多少什麼?反正這塊原石我不要,你明天再去給我尋找一些材料,做幾個手鐲,我送給我的朋友。

她們都知道我來這裡了,如果不給她們帶禮物回去,她們可不會放過我,不用太好的,太好的她們也不好意思收。」最後柳絮道。

「行,我肯定給你們每人都弄件滿意的作品,我告訴過你們吧?我還是一個雕刻師,不管是玉雕石雕還是木雕,我都能雕刻。」韓孔雀可沒有吹牛,這些也就是材質不同,只要了解了材質特點,雕刻什麼都是一樣的。

當然,要想雕刻出精品,那就要看個人的奇思妙想和手段了,手熟,加上一些靈感,往往就會出精品。

看完了翡翠,其他人也累了,全都在沙發上休息。

柳絮走了一天,也很累,不過她更受不了滿身的灰塵,特別是幫助韓孔雀擦石的時候,總是有些石粉不可避免的飄起,弄得她滿身都是。

「現在天還早,我去洗個澡。洗完了澡,我們再一塊出去吃大餐。」柳絮伸了個懶腰,讓坐在她對面的韓孔雀看直了眼。

柳絮穿了一件白色的寬大t恤,本來她的身材被t恤完全遮掩了,現在她一伸懶腰。t恤繃緊,那完美的身材,直接暴露在韓孔雀的眼下。

柳絮有點瘦,所以韓孔雀實在是沒想到,柳絮居然有那麼大的本錢,畢竟中國女人的玉峰。相比國外女人,總是小了不少。

現在看到了那優美的曲線,還有那傲人的山峰,讓韓孔雀頓時感覺丹田一熱,一股暖流四處亂竄,這就要上火。

「我幫你去放水。你好好泡一下,今天擦石弄了一身十分,不好好洗洗,石粉在身上會很難受。」韓孔雀道。

韓孔雀趕忙轉移視線,順便看了幾眼韓星和張向月,示意他們可以走了,自己的女人那份嬌態。別人是不能看滴!其他男人還是有多遠走多遠的好。

「不用那麼麻煩,我自己放水就好了。」柳絮有點不好意思。

韓孔雀道:「你們都回去洗洗,」打發走了其他人,韓孔雀道:「我去放水,放好了,我出來叫你,放心,我不會耍賴跟你一塊洗的。」

「你想得美,就算耍賴,我也不可能跟你一塊洗。」柳絮本來還不好意思。被韓孔雀這麼一說,頓時笑了起來。

韓孔雀可不是故意表忠心,而是他想改善一下柳絮的體制,柳絮的皮膚太白了,有點近乎蒼白。這肯定是出於亞健康狀態。

所以韓孔雀想給他放一些活性水,讓她泡一泡,等到什麼時候,她的皮膚變得白里通紅,那就更美了。

韓孔雀放出活性水,兌了些熱水,調試好了溫度,才叫柳絮過去泡澡。

幸虧現在是秋季,在這裡還是很熱,所以就算直接用冷水洗澡也沒什麼,所以韓孔雀只是放了很少的一些熱水,其他全部是活性水。

剛才雖然是韓孔雀的真實想法,但此時柳絮的戒心肯定很重,所以韓孔雀也沒有幹什麼沒臉沒皮的事情。

等柳絮洗完了澡,他也不過是看了一處美人出浴圖罷了。

由於柳絮很瘦,所以她有著一副天然的美好身材,特別是那雙美腿,又長又筆直,加上潔白如雪,看了起來更是誘人。

就算柳絮是那麼落落大方的一個美女,被人看習慣了,此時也有點受不了韓孔雀那火熱的目光,所以,受不了的柳絮,直接躲在了自己的房間里不出來了。

等吃飯時,韓孔雀才叫起換了一身長裙的柳絮,柳絮穿的是他原來送給她的那身雪紡長裙。

在看到韓孔雀時,柳絮對著他一笑,這讓韓孔雀又是一瞬間失神,這個女人是越來越媚了。

本來柳絮算是一個清冷的美人,可現在,不知道為什麼,柳絮這次跟他出來,反而多了一絲媚態。

這是從韓孔雀再次見到柳絮時就有的感覺,看來柳絮身上發生了一些韓孔雀不知道的事情。

不過,韓孔雀怎麼也猜不到,到底是什麼事情,能夠讓一個清冷的美女,變得有點風情萬種?

因為此時已經是晚上,所以他們也沒有走遠,而是直接在這五星酒店裡吃的。

畢竟是大酒店,本地的特色菜很齊全,晚上吃飯,全是韓孔雀點的菜,韓孔雀早就對這裡的特色菜,做了詳細的了解,所以很是熟門熟路。

韓孔雀指著上來的一盤金黃色的雞塊道:「看,這就是豆醬雞,這個此菜為廣、州八大名雞之一,八大名雞指大、同脆皮雞。伴、溪香液雞、北、園花雕雞、廣、州文昌雞、大三元茶香雞、東江鹽雞、利口福口福雞、南園豆醬雞。

孔子《論語》曰:「不得其醬不食」,善於用醬,是廚藝的一個關鍵,「豆醬雞」的醬料,選用普、寧所產的豆瓣醬,並加芝麻醬、糖等,調勻而成。

這種醬料味醇而辛香,用以烹制的雞,皮色金黃,肉質嫩滑,鮮香濃烈,是潮、汕地區的傳統雞餚。」

「那這是什麼?」韓榮夏指著一些圓形的肉塊道。

韓孔雀笑道:「這東西是鮑魚,這裡的靖、海鮑魚很出名,其他那些是地、都青蟹、淮山炒木耳,脆皮豆腐,格藍炒魷魚、竹筍炒肉。都算是當地名吃。

其中地、都青蟹,跟海中的梭子蟹有所不同,這種螃蟹盛產於榕、江下游江海交匯水域,蟹肉鮮美,有「青、嶼蟹甜過蜜」之美譽。

青蟹有二類。肉蟹和膏蟹,肉蟹是普通海蟹,膏蟹俗稱赤蟹,全是雌蟹,其體內蟹黃積蓄多,背殼隆起。呈赤色,肉質肥厚堅實,最是好吃。

因地處榕、江入海口,屬於「活水」地帶,故出產的海蟹身上有「四美味」,大腿肉絲短纖細。味純鮮美;小腿肉絲長幼嫩,鮮而不腥;身上肉,潔白晶瑩,鮮美細膩;殼下膏,脂黃香嫩,真可謂是色味俱佳。」

「你做的功課十足啊!那你說說這是什麼湯。」柳絮想到了在韓孔雀在酒吧的表現,立即為難的道。

「嘿嘿。你們還真難不住我,這是鯰魚湯,用惠、來菜脯煮的,很好喝,你們嘗嘗。」

「果然很香。」柳樹喝了一大口后,滿足的嘆道。

韓孔雀一邊說話,一邊幫助柳絮和韓榮夏,把她們身邊的螃蟹拆開,要說好吃,還是要算螃蟹和豆醬雞。不過女人對肉有一種天然的拒抗,所以韓孔雀只能讓她們吃螃蟹了。

「要不要喝點酒?」韓孔雀問道。

「你要願意喝就喝,我不喝,柳樹和榮夏當然也不能喝。」柳絮剛說完,就看到柳樹要開口。她立即幫他做了決定。

韓星道:「我也不喝,表哥你喝不喝,反正晚上又不開車。」

張向月此時也在吃螃蟹,聞言道:「我們在部隊上也沒有喝酒的習慣,吃飯就可以了,這麼好吃的東西,要說喝酒,就顧不得品嘗了。」

「這豆腐好好吃。」榮夏吃的滿嘴油,因為不敢多吃肉,所以最後只能集中消滅那盤豆腐。

「我們吃什麼飯?只吃菜我吃不飽。」柳絮道。

韓孔雀道:「早就讓人準備好了。」

韓孔雀早就注意了,柳絮的飲食習慣很規律,不管什麼都不多吃,沒有一般女孩隨時隨地吃零食的習慣,也沒有挑食的習慣。

「這是河婆擂茶和蚝烙,都很好吃,兩樣都可以少吃一點。」

「這不是大米飯嗎?怎麼叫河婆擂茶?」柳樹奇怪的端著一個小碗道。

韓孔雀道:「我特意讓人弄得稠了點,其實這是一種茶,叫河婆擂茶,是具有客家特色的傳統食品,合格東西坐起來很麻煩,要先把茶葉、花生、芝麻等放在擂缸里擂成醬,加一點食鹽,當然願意吃甜的也可加糖,后將沸水衝進缸里,即成擂茶。

吃擂茶,是把擂茶舀進大米飯里,混成粥狀,加上蝦米、花生、蔥、韭菜、大蒜、蘿蔔乾等炒熟配料,配料可按各自口味選擇,少則三、五種,多則二十餘種。

這些我按照你們的口味吩咐好了,你們就不用動手了,我看到我們這裡大部分人都是喜歡吃甜的,希望我沒有看錯。

要是吃不飽,還有這個餅,這東西叫蚝烙,是用鮮蚝、雪粉、大米粉、蔥粒等混和,加水拌勻,在平底鍋內以旺火煎烙,再淋上蛋漿,煎至兩面呈金黃色,撒上芫荽,蘸魚露或辣椒醬就可以吃,外脆內嫩,香酥鮮美,要是感覺喝了河婆擂茶還不飽,可以吃這個。」

韓孔雀要的東西並不多,可都是當地很出名的特色菜,加上他細心,平常觀察了其他人的口味,所以他點的菜,很多在座所有人的胃口。

一頓晚餐雖然菜不算多,但他們吃的都很滿意,韓孔雀計算到了骨頭裡,就連飯菜的量都計算的正合適,等他們吃飽,飯桌上也就沒剩下什麼東西。

柳絮對韓孔雀很滿意,從平時的一些小細節,就能看出一個人的為人處事。

韓孔雀和柳絮都是一樣的人,做什麼都會事先想一下,就像今天的晚餐,雖然有巴結柳絮的意思,但韓孔雀還是沒有鋪張浪費,而是做的恰到好處。

「真貴,要兩千多呢1吃完飯,柳絮看了看賬單,他們吃的雖然不多,但價格卻是不低。

韓榮夏就坐在柳絮身邊。她的飯量更小,所以吃完的也很早。

柳絮看飯店裡的菜譜,她也跟著看,兩個人還不時嘀咕兩句。

韓榮夏聽到柳絮的抱怨,因為是嫌自己大哥浪費。所以趕忙道:「大嫂,在我們那裡的小縣城,吃頓好點的還要一兩千元呢1

「就是,姐,你不要把你那小氣吧啦的毛病帶到外面,我丟不起那個人。」柳樹也鄙視的道。這裡可是五星級大飯店呢!花兩三千吃頓飯,已經算是很節省了。

「我說什麼了嗎?不就兩千多塊錢嗎?姐不差錢,還有,吃白食的沒有發言權。」柳絮皺起鼻子,對柳樹道。

「聽到了沒有,張大哥。韓星哥,我姐讓你們不要發言。」柳樹很會轉移火力。

柳絮白了柳樹一眼道:「他倆是吃白食的嗎?這裡好像只有你一個是吃白食的。」

「還有一個。」韓榮夏很自覺的舉手。

看到韓榮夏的動作,所有人都笑了。

「姐,你們那小金庫的資金不多了吧?夠不夠我們明天吃的啊?還有這酒店的房價應該不低吧?」柳樹故意刺激柳絮。

柳絮一聽,又皺起了眉,韓孔雀一見,立即道:「其實這次出來是有冤大頭買單的。酒店是他們定的,所以我們不用花錢。」

「這樣啊?早知道我們就叫客房服務了,在客房裡吃,那樣我們吃飯也不用花錢的吧?」柳樹眼珠子一轉,立即想到了好事情。

韓孔雀笑道:「確實不用花錢,就算現在,我們也可以不用結賬,結算房費的時候,可以讓那些冤大頭付賬。」

「還可以這樣?姐夫你比我還黑,那我們不付帳了?」柳樹佩服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恩。完全可以,還有,晚上你們可以隨便叫客房服務,那些都不用我們花錢。」

柳絮知道韓孔雀不可能騙他們,但他的那些朋友也太好了吧?

「你的那些朋友真是冤大頭?難道就是傳說中那些人傻錢多速來的那種?」柳絮奇怪的道。

「對。就是那種,不過人家可不傻,我們公司做成了一個大項目,所以他們才會請客。」韓孔雀最後解釋道。

「那麼說,就算我們多吃點,他們也不會吃虧?」柳樹高興的道。

韓孔雀道:「對,我們吃的再多,他們也不會心疼,因為他們那些人吃的比我們浪費的多。」

人多了就是熱鬧,眾人有說有笑的回到客房,聚在一起聊天看電視。

在外面逛了一天,誰都不在想動,而現在天還早,也沒有睡意。

「姐夫,你以後就經營你那家八卦公司啊?」柳樹一邊吃西瓜一邊道。

「你問這個幹什麼?還有,剛剛吃完了飯,你吃什麼西瓜?」柳絮斥道。

柳樹道:「反正又不花錢。」

韓孔雀道:「不要吃太多,要吃也要過一會,等消消食再吃,我們還是喝點茶,聊聊天。」

「姐夫,我看你賭石很厲害,不如你就專門賭石好了,這個多賺錢啊!那家小公司玩著也沒意思啊1柳樹挑唆道。

柳絮看不過了:「賭石賭石,跟賭沾邊的就沒有好事,你只看到我們賭贏了,沒看到當時有多麼驚險,這次是運氣好,萬一運氣不好,我們就算是被騙了。」

「對,賭這個東西太依靠運氣了,偶爾玩一下還沒什麼,陷進去了可就麻煩了,十賭九輸,十賭九詐,這可不是說著玩的。」韓孔雀道。

韓星和張向月沒有湊趣,他們只是做了一會,就會自己房間上網去了。

「大哥,我去睡覺。」韓榮夏不知道怎麼想的,很快也走了。

此時只剩下了柳樹,在他不停換了一會著電視頻道后:「我也去房間上網,這電視看著沒意思。」

「早點睡,明天還有得你玩,要是睡晚了,明天沒精神,你可虧了。」柳絮害怕柳樹上網的時間太長,所以只能誘hu他道。

柳樹白了柳絮一眼道:「不要做壞事,要是被咱媽知道了,會打死我的。」

「小屁孩,你知道什麼,趕緊滾蛋。」柳絮頓時化身修羅,跳起來就要收拾柳樹。

柳樹很知道自己大姐的反應,所以在說完之後,根本沒有給柳絮機會,立即一溜煙的跑到了自己房間去了。

柳絮氣急,不過她也拿她這個弟弟無可奈何,沒有抓到他,她一回頭,就看到了韓孔雀的壞笑:「不要跡想佔便宜沒門。」

「我可沒有這麼壞,不過,我看到你錘了腿好幾次了,來,我幫你做做按摩,我可是高手,做一次你就渾身輕鬆了。」韓孔雀一本正經的道。

「你還真憋著壞呢1柳絮狐疑的道。

韓孔雀可沒有給她機會反應,所以一下就把她攬了過來,但他並沒有佔便宜,而是把柳絮放到了沙發上,讓她打橫做著,兩條長腿,則放在了韓孔雀的大腿上。

韓孔雀的動作很快,在柳絮反應過來之前,就把她放開了,不過在短暫的接觸當中,韓孔雀的感受卻不同。

柳絮嬌軀渾無半點贅肉,腰肢纖美,qiaotun渾圓緊繃,雙腿雙長又直,一看就知結實有力,連那雙玉足,都生得極纖美精緻。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