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二十七章化腐朽為神奇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了,如果讓她真解出來了好翡翠,那還不知道她能囂張到什麼程度呢!你可不能幫著我姐騙我。」柳樹有點不信的道。 柳絮這時得意了道:「你知道什麼?本來想藏拙一下的,沒想到你這麼不知好歹,等回去了就讓你...

感謝庄john大俠打賞的50000起點幣,本書又一個掌門誕生。

訂閱本書滿十塊錢后,就會有一張只能專投本書的免費評價票,出了的請投給本書吧,謝謝!!!在多說一句,求的是五星評價啊,昨天求到了那麼多評價票,可不少是四星,到現在,百分比沒增反降了,哭死。

柳樹卻已經看出來了什麼,他對韓榮夏道:「小傻子,你沒看出來?你大哥的錢包,肯定是被我姐控制了,要不然我姐才不會這麼大方,請我們吃了那麼多東西。」

「小子你就這麼看不起你姐?為什麼不會是花的你姐的錢?」柳絮不高興了。

柳樹鄙視的看了一眼柳絮,並沒有說話。

「死小子,你那是什麼眼神。」柳絮更不幹了。

不過柳樹只是翻著白眼鄙視柳絮,並沒有再出言頂撞,那可是就是找死的節奏了。

這次出來白吃白喝白玩,已經很不錯了,如果惹怒了他姐,這些都會離他而去。

柳樹很了解柳絮的錢包,給那前男友結婚隨了一份禮,就讓她吃了半個月米飯,就這樣的身價,請得起他們這麼多人吃小吃?

雖然小吃便宜,但架不住他們人多,而且有四個大男人吃,每次都能吃不少,這麼一路走下來,兩三千塊就沒了。

以柳樹對柳絮的了解,他姐身上有三千塊現金就不錯了,如果只有這麼點錢,柳絮是絕對捨不得今天下午全部花光的。

以柳絮的高傲,肯定是不會佔韓孔雀的便宜,而最大的可能。就是aa制,這裡面花的錢有一半是韓孔雀的。

看到柳樹七個不服八個不忿,柳絮自然也不服輸的道:「你們今天上午都幹什麼了?」

韓榮夏道:「什麼也沒幹,就是在看別人切石頭,沒有意思。」

「那些石頭太貴了。如果不是姐夫吝嗇,我一定能夠賭出一塊極品翡翠的,可惜了我看好的那幾塊石頭啊1柳樹道。

「幸虧沒有答應給你們買原石,如果這樣,你還不翻了天,就憑你。還能賭出極品翡翠?」柳絮鄙視的道。

柳樹道:「說的好似你們賭出了極品翡翠似地?你以為翡翠是你醫院裡的病人啊?來了一撥又一波。」

「讓你們開看眼界。」說著,柳絮拿出來了自己的包,把裡面那個被她小心收藏著的冰種藍翡拿了出來。

「這是什麼啊?這麼難看?」柳樹毫不在意的搶到了手中。

他認不出來,而他身邊的韓星卻是認識,他脫口而出:「藍翡?」

柳絮道:「怎麼樣?冰種的!知道什麼是冰種嗎?就是翡翠當中第二好的頂級翡翠,而且我這個還是藍翡。更是少見。」

韓孔雀看到柳絮這種如孩子一樣的表情,有點哭笑不得,不過柳絮這種有點得意洋洋的樣子,還真是好看。

「這麼難看,你不會是從什麼地方弄了塊黑玻璃,拿來哄我的吧?再說,你就算想要顯擺。也弄快大點的啊!這麼小,顯擺什麼?」柳樹怎麼也不信這是柳絮解出來的極品翡翠。

「你還嫌小?知道這塊翡翠值多少錢嗎?你給我拿好了。」看到柳樹在手中,一掂一掂的上下扔著這塊翡翠,柳絮頓時緊張了。

「多少錢?一塊錢一斤?」柳樹用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道。

「小子,你仔細點,這麼小的一塊要三萬塊錢,如果給我弄壞了,我就給你抽筋扒皮,拿你去換錢。」柳絮惡狠狠的道。

柳樹吃驚的看著這塊翡翠:「姐夫,這真值三萬塊啊?」

韓孔雀笑道:「現在不值。打磨拋光了,鑲嵌在戒指上還差不多。」

「那就是說,這東西還是能值不少錢的?姐夫,這不會是你解出來的吧?」柳樹雙眼放光的道。

韓孔雀從善如流的道:「這是我解出來的,」在看到柳樹對柳絮投過挑釁的眼神后。韓孔雀接著道:「不過,你姐解出來的那塊,價值更加驚人,在這裡沒法讓你們看,等回了酒店,就讓你們開開眼。」

「呃!姐夫,你可不能騙我,我姐現在都這麼囂張了,如果讓她真解出來了好翡翠,那還不知道她能囂張到什麼程度呢!你可不能幫著我姐騙我。」柳樹有點不信的道。

柳絮這時得意了道:「你知道什麼?本來想藏拙一下的,沒想到你這麼不知好歹,等回去了就讓你好好佩服一下你姐的眼光,到時候你可不要吃驚。」

「你們真買到好東西了?你會賭石?姐,就算你想買石頭,你有錢嗎?」柳樹懷疑的道。

柳絮氣憤的道:「我怎麼沒錢?我看不準賭石,但我能夠看準人,我拿出來了三千塊當本錢,跟韓孔雀一塊賭石,我們賭贏了,三千塊變成了三萬,而且還剩下了這塊冰種藍翡沒有賣。

我們又花了一萬五,買了一塊大賭石,解出來了好東西,不過,不相信我,就是不給你看。」

在柳絮姐弟二人的笑鬧當中,韓星他們都知道,韓孔雀解出了一塊玻璃種滿綠翡翠,雖然不知道什麼樣,但他們的好奇心也被勾出來了。

等他們休息夠了,張向月開來了車子,一眾人回到了酒店,酒店是陳嘉義他們定下的,這個時間他們都在忙碌,也就顧不得韓孔雀。

今天公盤還沒有正式開始交易,但在交易開始之前,他們反而更忙,鑒定賭石,計劃投標,再加上晚上出去看石,雖然公盤還沒有交易,但他們此時的交易額已經不校

陳嘉義他們作為騰龍的大股東,現在全都忙著購買原石,根本就顧不上韓孔雀了。

「五星級酒店?這次出來真是值了,姐夫,以後有這種好事絕對要記著我。我聽話乖巧好打發,有我在,我家裡人放心,而我肯定也會讓你滿意,不該出現的時候。我絕對不會出現。

我這麼好的小弟,您絕對不能落下我,帶我出門,好處多多,一定要記得。」柳樹看到超級豪華的套房,立即把自己的姐姐賣了。

韓孔雀笑道:「那我就看你的表現了。表現好,以後走哪都帶著你。」

「死小子,你不要在這裡噁心人了,以後再也不帶你出門。」柳絮道。

柳樹笑道:「不帶我出門,你也出不了門。」

「那我就不出門。」柳絮氣憤的道。

「那要看姐夫的手段了,姐夫。我看好你。」柳樹挑眉對韓孔雀道。

看到柳絮有點要惱羞成怒,韓孔雀趕忙轉移話題道:「還看不看翡翠了,不看你們都回去休息吧1

韓孔雀放下背包,把那塊石板狀的原石掏了出來,放在了酒店的茶几上。

幾個人全都圍了上來:「哎呀!怎麼這麼校」

一看原石的樣子,柳樹就失望了,雖然那絲綠意很喜人。但也太小了。

韓星也有點失望:「被破壞的太嚴重了,實在是可惜了。」

柳絮到是很知足:「我們只花了一萬五,能夠解出這點極品翡翠已經很幸運了。」

韓星看著原石的表皮道:「大哥,這是黑烏紗吧?黑烏紗可是出高翠的原石,你們怎麼可能用一萬五買下來?這麼大的原石,沒有十多萬買不下來吧?」

韓孔雀笑道:「我們算是佔了一個便宜,如果沒有意外,這樣的原石,最少也要一萬多一公斤,這塊原石。足有十幾公斤,這和你說的價格差不多。

不過,這是一塊被開了窗的原石,而且是開了七八處,不過解石人比較倒霉。他開窗的地方,開出來的全都是癬,一點綠意也沒見,所以那些開窗被他們做了假,標了一個低價放在那裡想騙人,沒想到我們意外買下來,居然解出來了這種結果。」

「這麼小的翡翠能夠幹什麼?」柳樹的手在翡翠上比劃著,實在想不出,這麼點翡翠,能夠做成什麼。

韓孔雀道:「這塊原石里的翡翠,完全可以挖出十來個兩公分直徑的蛋面,不管是鑲嵌戒指也好,還是做項鏈,都是不錯的原料。」

「做戒指不是要做十來個?姐夫,有沒有我的份?」柳樹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客氣。

他剛說完,腦袋上就挨了一下,柳絮氣憤的道:「你怎麼什麼都敢要?你知道這麼一點小東西值多少錢嗎?」

看著柳絮比劃著,那也不過是兩個指甲蓋大小的翡翠,柳樹道:「這麼小的東西,難道還能值一萬塊啊?幾千塊的東西,送我一個不行啊?要知道我可是把我姐都送出去了。」

「小子,你什麼眼神?這麼輕易就把姐姐送出去了,萬一所託非人,你姐這一輩子可就毀了。」柳絮沒好氣的道。

「韓星,你說說,這麼一小塊翡翠的價值。」韓孔雀看著姐弟兩個人笑鬧,感覺很溫馨,雖然柳樹看著大大咧咧的,不過做事情還是很有分寸的。

韓星道:「種水很潤,絕對達到了玻璃種,滿綠玻璃種的價格不低,如果用這麼一塊翡翠,鑲嵌一枚玻璃種翡翠戒指,價格應該在五六十萬左右,如果是賣玉料,怎麼也要超過三十萬,如果操作的好,賣到七八十萬甚至更多也不算很難。」

「呃!韓哥,你不是說胡話吧?」柳樹本來還在跟姐姐大鬧,現在一聽,立即有點傻眼。

「怎麼樣?知道厲害了吧?你要真收了這東西,你姐可真就被你賣了。」柳絮揉搓著柳樹的頭髮道。

柳樹道:「姐夫,這是真的?」

韓孔雀還沒有回答,柳樹又轉身對柳絮道:「姐,如果你有了決定,一定要事先告訴我啊!等我把你賣個好價錢之後,你再同意,要不然你兄弟我可就虧大了,你可不要頭腦一發熱,就把自己免費送了出去。」

「我打死你個死小子,我真是白疼你了。」柳絮再次揉虐柳樹的腦袋。

柳樹委屈的道:「我不是徵求你的意見了嗎?你同意了我再賣,放心,有了收穫我分你一半當嫁妝。」

「柳絮。這可是你挑選的原石開出來的,你想要什麼?做項鏈最合適,其他人用剩下的一些材料,也能鑲嵌幾枚戒指出來,你不用擔心照顧不到他們。這快原石出的料,足夠製作一條項鏈的,如果全用來做戒指,就有點浪費了。」韓孔雀道。

韓星早就知道韓孔雀的大方,但他可不能不守規矩,這東西他可不能要:「大哥。這個就算了,這是你跟大嫂一塊買的,我可不敢要。」

「是啊,你們兩個留著做紀念吧!這東西我們可不要。」張向月也道。

柳樹道:「你們兩個還真是實在,這麼好的東西,給我我肯定要。」

「這種好事你就不要想了。這塊原石要是分解開做戒指和項鏈,我總覺的可惜了,再說我也不帶項鏈,所以做了項鏈我也不會要,不如把這個東西做成一個雕件,放在你辦公室里吧1柳絮看著原石若有所思的道。

「恩?」韓孔雀還真沒想到,柳絮會給出這麼一個答案。

這可是價值五百萬的翡翠。柳絮居然會提出這麼一個意見。

雖然很相信自己的眼光,知道柳絮不太可能是一個嫌貧愛富,喜歡佔便宜的人,但女人不都是喜歡漂亮東西的嗎?

特別是這種亮晶晶的東西,她們不都是一見傾心,再見傾情的嗎?

「你可想好了,這就跟那塊藍翡一樣,雖然現在看著不算太漂亮,如果真的打磨拋光出來,並不比我上次給你帶的那些血翡差。那麼漂亮的翡翠,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韓孔雀道。

柳絮聽韓孔雀提到了那血翡,她立即橫了韓孔雀一眼,沒有說話。

韓孔雀立即想到了什麼,乾笑著也說不出話來。上次他可是對柳絮說,那血翡是他老闆的,現在老闆變成了他自己,他已經沒法自圓其說。

看到氣氛有點僵,韓孔雀趕忙轉移話題:「你怎麼有這種想法?這塊原石像石板,到是很適合雕刻一幅圖,不過黑癬和白棉太多了,綠色太少,要想雕刻出一幅圖案,還是很不容易的。」

聽到韓孔雀的分析,柳絮的注意力也被吸引到了原石上,她道:「你看,這些白色的像不像雪花,下面的是不是像一層雪?還有這些綠色,像不像是樹?」

韓孔雀苦笑:「你說的都對,可就這麼點東西,就算雕刻出來,也沒有意思啊!難道雕刻一幅大雪中的三棵樹?」

柳絮大囧,她只想到了原石內部的表現像什麼,可沒想到,裡面的這些東西太過單調了,根本表現不出什麼意境來。

這樣的雕件,雕刻了出來,不說增值,沒準還會因為破壞一些翡翠,反而貶值。

看到了柳絮的失望,韓孔雀立即道:「不要失望,讓我仔細想想,如果真的要雕刻出一幅佳作,只是這麼點綠和白絮是不行的,整個原石,癬的面積最大,如果要想達到一定的效果,這些黑癬也需要利用一下。」

「黑癬也能利用?這麼一片一片的,你怎麼利用?」柳樹好奇的道。

韓孔雀陷入了沉思,並沒有回答柳樹的話,很多人都認為,緬甸玉石翡翠中的癬,是一種瑕疵,會嚴重影響翡翠的美觀,大多數情況也是這樣的。

但有的時候,癬不一不定就是瑕疵,如果能將緬甸玉石翡翠中的癬應用得好,那也會提升翡翠的審美和翡翠的價值。

一些技藝高超的玉雕大師能利用好翡翠中的黑癬,並能將黑癬融入翡翠內容的意境中,化腐朽為神奇,此時的黑癬卻是翡翠的畫龍點睛之筆。

想了好一會兒,韓孔雀還仔細研究了一些邊角,特別是一些比較單薄的地方,那裡的黑癬,更是被他看了又看,如果不是沒有工具,他都想要切下一片來看看了。

看了好一會兒,韓孔雀才抬起頭道:「有些黑癬表面是黑色的,但在透光下是很好的綠色,有些玉雕大師,能夠將有黑癬的翡翠,做成很薄的翡翠成品,癬的黑色就會就變成綠色,增加翡翠的價值,如果這些黑癬在透光下也是很好的綠色,那麼這塊原石的價格就大了。」

剛才韓孔雀就在研究,想要弄明白這塊原石裡面的黑癬,之地純凈不純凈,還有在透光下是不是綠色。

現在韓孔雀還不能確定在透光下,這塊原石的黑癬是不是綠色,但他已經能夠確定,這塊原石中的黑癬面積大,而且質地很純凈,裡面沒有絲毫雜質,只是顏色看著很黑。

「這些噁心的黑色還能變綠?」韓孔雀一說,房間里的所有人都驚訝了。

韓孔雀道:「這要鏤空雕刻出一些試試看,這些黑癬吃的很深,如果鏤空雕刻出一片樹葉,樹葉透光之後,顏色有了變化,就算成功。

不管是不是綠色,只要有了顏色的變化,這塊原石的限制就會被打破,這樣,想要雕刻的內容變化就多了,也就有了更多創作的空間。」

「這麼說,可以做成一個好看的雕件了?」柳絮驚喜的道。

韓孔雀道:「可以,不過要做出一件精品,好需要好好想一想,不過,你真的不要項鏈?」

柳絮白了他一眼道:「我是醫生,你見過幾個醫生帶著名貴項鏈上班的?」

韓孔雀一怔,還真是這樣,不過,不上班也是可以帶的嘛!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