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二十六章好坑(求一下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好像瓷娃娃一樣的容顏,這樣的美女,如果說沒人追求,就算是傻子都不信。 而柳絮就是這麼一個其他的美女,這樣的美女,就跟秦明月差不多,都是有自己的原則的。 如果沒有原則,這樣的美女,隨便勾...

翡翠成品中,癬會影響緬甸玉石翡翠的美觀,所以在雕刻翡翠時,玉雕師傅往往都是避開翡翠的癬來雕刻,保持翡翠的美觀。

但有時候在雕刻或加工時,不一定能將癬完全剔除,所以在市場上,也可以看到有些翡翠花件中,有翡翠的癬存在,這些癬嚴重影響緬甸玉石翡翠的美觀,所以這些翡翠的價格會降低很多。

韓孔雀的信心鼓勵了柳絮,韓孔雀用打磨機擦石,而柳絮在一邊澆水,讓打磨機暴起的石粉不會四處飄飛。

兩個人合作,加上韓孔雀的動作熟練,很快,韓孔雀就擦開了一塊巴掌大小的窗口。

他是順著那塊表現最好的窗口擦的,所以這邊擦出來了一大塊綠色,雖然摻雜在一塊塊黑斑當中,但這些綠卻是絕對的高綠,而且表現出來的種水也很好,最少也達到了冰種,甚至韓孔雀懷疑是玻璃種。

只不過這些綠色,全都被一團團黑癬包圍,完全沒法取出一點料子。

「真是可惜了,是玻璃種滿綠。」不知道什麼時候,店老闆又走了過來。

「什麼玻璃種滿綠?」

「出玻璃種了?」

「這是這次公盤第一吧?」

本來就沒有離開的一些人,自然也看到了韓孔雀的動作,現在聽了老闆的話,立即圍攏了上來。

隨著韓孔雀把一些石沫清理乾淨,一絲濃綠如水的綠意,暴露在人們的眼前。

「真是可惜了,被癬完全破壞了啊1

原石裡面有玻璃種高綠,但這些高綠被癬吃的很嚴重。這些極品翡翠,彎彎曲曲分佈在濃重的黑色當中,根本不可能取出哪怕指甲蓋大小的一點料子。

這完全是一塊廢料,是一塊極品廢料。

「如果我沒記錯,這塊原石的標價是三萬吧?兄弟。轉手了吧!不可能再出綠了,我給你五千,收回一點損失也不錯。」

「你拉倒吧!既然不可能出綠了,你收回去幹什麼?」

「我是一名玉雕師,買回來了自然是想要練手了。」

「你以為你是誰啊?用五千塊的料子練手?」

「兄弟,我出一萬。這樣你也沒賠多少。」

「風險很大啊!不過,就看那絲綠意能夠延伸多遠,還有那麼一大片沒有解開,現在雖然有風險,但同時也有機遇,兄弟。我給你一萬五,這樣你就可以收回部分成本了,接下來的風險,就讓我們來承擔吧1

這裡的這些人都是老手,他們就是吃賭石這碗飯的,所以對這塊原石他們都很了解。

原來這些人沒有下手,只不過是因為這塊原石被糟蹋的太厲害了。所以沒有人有興趣賭一下,因為他們太過了解這家店裡的老闆了。

剛才這家店裡沒有幾個客人,也不止是因為他家對面在解石,也是因為這家店裡的老闆人品不行,所以這裡的一些老人,是從來不來這家店的,也就是今天這裡解石的人多了,他們才會過來看看,沒想到這次卻有了意外收穫。

現在這塊被切開的原石已經不同了,既然見了玻璃種高綠。就算是存在危險,就算是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取出一點小料,這些人也不可能會放過機會。

畢竟只是一塊價值不大的原石,怎麼賠也賠不了多少,萬一要是能夠取料。哪怕是取出一點點,那也賺了,而且會是大賺,畢竟玻璃種滿綠可不是在什麼地方都能見到的。

韓孔雀笑道:「我們不過花了一萬五千塊,就算什麼收穫都沒有也沒什麼,所以這塊原石我們是不會賣的。」

韓孔雀這麼一說,所有人都有點失望,當然,這裡面也包括那個老闆。

那個老闆也是倒霉,切了那麼多次,居然沒有切出一絲的綠意,只有那一角的綠,還被無數黑癬纏繞,並不能挖出哪怕一點點料子。

柳絮看到那麼多人想要收購這塊原石,她也知道,這塊原石好像並不是那麼差。

看到韓孔雀繼續對那塊原石進行打磨,柳絮再次拿起一個小水管,對著原石不斷的澆水。

等韓孔雀一口氣擦出來了三分之一,這時,原石內部的情況,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

韓孔雀用水洗乾淨,頓時鬆了口氣,總算是出現了一點收穫。

收穫不大,但總歸是收穫,在這三分之一的擦面上,出現了幾條粗壯點的玉脈。

雖然這些玉脈被黑癬和一些零星的白絮包圍,把這部分玉脈破壞的厲害,但總歸是有一些粗壯的玉脈,可以挖出幾個一兩公分的蛋面。

要知道這可是玻璃種滿綠,就算再小的蛋面,也有其價值,而且是讓人搶破頭的價值,有很多人想要收購一些極品翡翠而不可得,所以這已經算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可惜了,裡面又出現了白棉,如果沒有這些白棉破壞,也許能夠得到更大的料子。」站在韓孔雀身邊的店老闆看的最清楚。

這塊原石裡面的翡翠,是以葉脈狀分佈的,一條條玉脈,縱橫分佈在整個原石內部。

這樣的分佈本來就很零散,現在除了被大面積的黑癬包圍,還要加上一些棉絮狀白色斑點侵入,讓本來就不算粗壯的綠色玉脈,更是被切割的七零八碎。

現在暴露出來的這部分,只有一些玉脈粗大的地方,可以取出一些小塊玉料,這樣的小碎塊,也只能打磨蛋面了。

「大兄弟,我出五十萬,五十萬買你這塊原石,已經算是天價了。」此時一個中年婦女,擠到了韓孔雀身邊出價道。

五十萬的價格確實不低,要知道胖劉曾經收購的那個帝王綠翡翠項鏈,也不過一百萬左右,雖然翡翠是極品,但無奈個頭太校所以價格也就這樣了。

現在韓孔雀這塊原石,雖然擦出來了翡翠,但翡翠太小,而且現在也不知道到底能夠挖出多厚的蛋面,所以這個中年女人出價五十萬。可以說已經算是很豪爽了。

韓孔雀看了一眼柳絮,發現柳絮雖然很驚喜,但並沒有太過失態,就算那個女人出價五十萬,也沒有讓柳絮做出什麼特別的反應。

看了柳絮的表現,所以韓孔雀根本不為所動:「對不起。我們這塊原石不賣,我們打算留作紀念。」

柳絮看著韓孔雀,越來越感覺到他的不凡,如果今天不是柳絮親自跟來,別人跟她說出今天的情況,她都不一定相信。畢竟平時韓孔雀太過低調了一點。

誰見過隨便就能賺下五十萬,還沒有一點自傲,也沒有一點架子,也不會端著,而是跟什麼人都能有說有笑。

最主要的還是韓孔雀有愛心,通過幫助明玉,柳絮就知道。這個韓孔雀是一個值得結交的人。

現在看到了韓孔雀的能力,而又值得平時韓孔雀的為人,這就更讓柳絮滿意了。

柳絮從小長的漂亮,到了現在,也有很多有錢人追求她,但她都不為所動。

先前是為了那個前男友,現在則是想找個能夠踏實過日子的男人,有錢沒錢到無所謂,最主要的是為人踏實。

當然,有錢有本事而為人有踏實穩重。有情趣不呆板,愛老婆不風li,這樣的男人就更好了。

現在最起碼韓孔雀已經滿足了幾點,是柳絮認可了的,可以深入交往的男朋友了。要不然,柳樹叫韓孔雀姐夫,她早就暴力鎮壓了。

柳絮對韓孔雀滿意,而韓孔雀對柳絮也很滿意,以柳絮白的出奇的皮膚,精緻的好像瓷娃娃一樣的容顏,這樣的美女,如果說沒人追求,就算是傻子都不信。

而柳絮就是這麼一個其他的美女,這樣的美女,就跟秦明月差不多,都是有自己的原則的。

如果沒有原則,這樣的美女,隨便勾勾手,就可以獲得一大票男朋友,當然,錢財對有著傾城容顏的女人來說,更不會是問題。

像柳絮和秦明月這樣的女人,守著自己的底線,過著自己的幸福生活,都算是聰明人。

漂亮的女人不一定幸福,但幸福的女人一定聰明,會過日子,安於平淡的女人,是韓孔雀所追求的。

在兩個人的配合中,在他們的無言凝視中,很快,這個石板裝的翡翠原石,就被韓孔雀把一面表層石皮擦了去。

這時,這塊原石內部的翡翠分佈,已經清晰的展現了出來,沒有什麼驚喜,但也算小有收穫。

這塊石板上面,出現了三大片玉脈,三片玉脈毫不相連,絲絲縷縷,所以佔據的面積雖然大,但全都藏在一些黑癬和白絮當中,被一片黑色分割。

這三片玉脈,都是以絲狀或者說是葉脈狀分佈的,所以每一片玉脈又形成了一個樹狀結構,樹狀玉脈粗粗細細,分佈的很不均勻,而且還被一些白絮覆蓋,更是減少了可以取料的部分。

整塊原石,上面一大部分被黑色籠罩,石板下面一小部分全是白絮,中間分佈了三處玉脈,這三處玉脈,粗大的部分,完全可以挖出十來塊蛋面,所以這塊原石,雖然被黑癬和白棉破壞的厲害,但總歸是賭贏了。

這也是哪位老闆倒霉,葉脈狀分佈的玉脈,深入到原石內部,單純切開一些表皮,是很難發現的,所以他切開了那麼多窗口,看到的還是黑癬,沒有一處是例外,也只有大面積擦開原石表皮,才能看到這些玉脈的分佈。

「五百萬,大兄弟,這塊原石最多值二百五十萬,我出五百萬,這個價格已經是天價了,怎麼樣,幫個忙轉給大姐我吧!

我急需這麼一些極品料子做一條項鏈,你這塊原石最多能夠挖出十個蛋面,製作一條翡翠項鏈正好勉強足夠,我已經很有誠意了。」

剛才出價五十萬的那位大姐,立即又出了一個高價,頓時,讓一些本來想要開口的人,閉上了嘴。他們不可能出更高的價格。

韓孔雀還沒有開口,就聽到外面一連串的鞭炮響了起來,這是店裡的老闆,在宣告世人,他的店裡出了這次公盤第一塊極品翡翠。

現在他來不及嫉妒韓孔雀了。因為有了這個活招牌,這次公盤他的生意會好無數倍,這幾天,足可以讓他賺個盆滿缽滿。

「對不起,這是我老婆挑選的,我們想留作紀念。是真的不賣。」韓孔雀看到圍攏過來的人越來越多,所以他直接抓過身邊的背包,把清晰乾淨了的原石塞進了背包,拉著柳絮就跑。

當他們兩個在鞭炮的轟鳴聲中,衝出這家店的時候,外面街道上已經涌過來無數人群。這些人全都衝進了那家店裡。

「哥,嫂子,你們站在這裡幹什麼?」韓孔雀和柳絮剛剛站定,就聽到了韓榮夏的聲音。

這時柳樹也走了過來:「快走,聽說那家店裡出了寶貝了,我們趕緊過去看看,再不進去。就擠不進去了。」

柳絮跟韓孔雀對視了一眼,她立即拉住了柳樹道:「已經進不去了,那麼多人,我們不去湊熱鬧,願意看極品翡翠,你韓大哥會帶你去的。」

「姐夫,哪裡有極品翡翠?你帶我去看啊?我還沒有見過一次價值上百萬的翡翠呢!聽說那解出翡翠的傻子,五百萬都不賣,我們快點進去,就算看不到原石。看看那種極品傻子也不錯。」

柳樹也看到了那家店裡的情況,此時,那家店裡已經是針插不進了,現在就算過去,也是不可能擠進裡面。但在外米看看熱鬧還是不錯的。

柳樹只顧得興奮了,所以沒有看到兩個極品傻子,正用殺人的目光卡著他。

韓孔雀安撫了一下即將暴怒的柳絮,道:「我認識不少朋友,他們都是做翡翠生意的,如果你們想看看極品翡翠還是不難的,走,我們去吃午飯,現在都中午了,等吃過了午飯,我就帶你們去看看真正的賭石。」

經過這麼一次賭石,韓孔雀已經沒有了興緻在這裡繼續待下去,這次要不是運氣好,就真的虧了。

誰會想到那麼一塊價格不高的原石,居然被做了那麼大的假,所以這賭石,真的是需要運氣,就算韓孔雀再厲害,運氣也不會一直都好,所以他的取勝之道,就算大規模購買高几率出翠的原石,這樣運氣總會降臨到他頭上。

意外跟柳樹韓星他們會和了,讓他們少了不少麻煩,見到了柳樹,柳絮也就放心了:「我們去吃什麼?」

「當然是去吃小吃,我查到了很多這裡的名吃,好像都很好吃的樣子。」柳樹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道:「走,我請客,不過,你姐姐付錢。」

「啊?哪有這樣的?我姐的工資很低,如果讓她請客,沒準回去她要吃一個月的鹹菜條配米飯。」柳樹道。

聽到柳樹的話,韓孔雀和柳絮同時笑了起來,最後柳絮道:「我真是沒有白疼你,現在知道為姐姐打算了。」

揭、陽有許許多多的潮、汕小吃,他們各具特色,如榕、城的兵乓粿、揭、東的埔、田炒筍粿、普、寧的豆乾……

榕城乒乓粿,外觀清潤柔軟,裡面香脆甜美。現蒸菜粿,皮糯不粘牙,韭香壯陽氣。粿汁是用大米漿煎成塊狀薄皮,加鹵五花肉漿料製成。東、燎芋頭口感糯綿,芋香濃郁,新、亨手工面手工製成,彈性好。

除了這些,還有蔥油餅、榴槤酥、糯米錢、普、寧豆乾,咸麵線、惠、來魚面、魚丸,卷煎等,特別是是榴槤酥,入口即化,讓柳絮和韓榮夏愛不釋手,幾乎走到哪吃到哪。

而韓孔雀他們幾個男人,則是一路吃著魚丸,這是用新鮮海魚肉製成,鮮甜爽口。

整個下午,他們誰也沒有再說去賭石,而是沉浸在了美味的海洋之中。

這些小吃,花錢不多,卻吃得很爽,每種都只是淺嘗即止,等嘗遍了美味,他們也就吃飽了。

吃夠了,他們一行人跑到了一家小店,每人要了一碗涼凍五果喝了起來。

涼凍五果是將西瓜、蘋果、菠蘿、山東梨刨去皮、籽,獼猴桃去皮,分別用刀切成丁狀,用純凈水一同洗漂后撈乾,再用清水將冰糖煮滾,使其溶化成糖水,用漏斗過濾,盛在餐碗里,等待涼后,放人西瓜、蘋果、菠蘿、山東梨、獼猴桃5種果丁,加蓋密封放進冰箱冷凍30分鐘做成的。

這種涼凍五果,果汁清香涼爽,喝了后既涼爽又解渴。

嘴裡吃著一塊菠蘿,柳樹含混不清的道:「姐夫,我們還去看翡翠嗎?」

韓孔雀道:「不去了,等會兒我們會酒店好好休息一下,等晚上吃頓大餐,明天我帶你們去公盤裡轉轉,到時,想看極品翡翠,那裡有的是。」

「哥,今天出來,你真的全讓嫂子花錢呢1韓榮夏看看韓孔雀,又看看柳絮,不知道他們兩個人是怎麼了,可這樣追女朋友能追的上嗎?

所以韓榮夏有點擔心,雖然接觸的時間段,但韓榮夏發現,柳絮絕對會是個好嫂子,她大哥長的太過嚇人了,如果有個不害怕大哥的厲害嫂子,以後她也就不用害怕大哥了。

韓孔雀和柳絮對視了一眼,並沒有說話,只是互相笑著。

而韓星和張向月更好像是沒有帶嘴巴出來,他們只管吃,其他什麼都不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