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二十五章坑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人,沒有多少傻子。 切出翡翠也不過值兩三千,而每個人最少也會買個十塊八塊的,這樣一來,就算切出了翡翠,也不過是堪堪保本,更何況大多數人,切了二三十塊,卻什麼都沒見著。 購買狂潮受到抑制...

特別告訴書友們一個事情,聽說訂閱本書滿十塊錢后,就會有一張只能專投本書的免費評價票,大家看看自己的這張評價票有了沒,有了的請投給本書吧,謝謝!!!

這些半賭石,韓孔雀早就注意了,這種原石店裡,經常見到大塊玉石原料上都開著小窗口,雖然這些小窗口極有可能口口見綠,但是見到小窗口一定要格外謹慎。

要知道,如果賣家能確定裡面的綠很多的話,那他為什麼不開個大窗口,或者是直接解開,賣個好價錢呢?

雖然明知道有問題,但韓孔雀也沒有向柳絮多解釋,就算你解釋了,她也並不會太在意。

所以韓孔雀只是拿出自己帶來的強光手電筒,照著那處窗口,讓柳絮看看,果然,裡面一片通透,綠的像是出水,讓柳絮驚呼連連。

表現這麼好的翡翠原石,如果沒有貓膩,那還真是出鬼了,所以對這樣的半賭石,韓孔雀一般是不會碰的。

「價格不貴哎!一公斤只要三千元,這塊石頭只有十公斤多點,只要三萬元,我們的錢正好呢1柳絮有點驚喜的道。

那麼漂亮的石頭,絕對吸引女性的目光,加上價格並不算很貴,所以,就算柳絮知道自己不懂,還是被吸引了想要買下來。

韓孔雀笑道:「已開窗的玉料,一般需要根據不同情況,以磚頭料的標準來出價,有的開窗部位的綠色是鎬的斷口,用燈照射后,裡面綠得可愛,但這都是表象,你看到的,並不一定是真的。」

「不是真的?」柳絮驚訝的道。

「你看,這個切出來的窗口部分,並沒有拋光,如果這裡真的表現的那麼好,這裡的老闆是肯定會拋光的,那樣看起來更加漂亮。」韓孔雀分析道。

「這是為什麼?」

韓孔雀道:「究其原因,極有可能是由於其中的裂紋太多、水不好、綠內夾黑或綠不正等原因,這樣的翡翠一旦拋光,缺點就會全部暴露出來。

如果遇到這種情況,需要對原石上情況不明的地方進行拋光后,再進行議價,這樣才不會吃虧,但賣家是肯定不會這麼做的。」

「那麼多這塊原石沒有多大價值嗎?」柳絮有點失望。

「我好好看看,反正不貴,如果有可能,我們就把它買下來,畢竟是你看重的第一塊原石,很具有紀念意義。」韓孔雀不想讓柳絮失望,所以他也開始認真起來。

韓孔雀又仔細看了一下這塊原石,這是一塊扁平的黑烏紗,所有表現都很好,就是這處開窗,讓這塊原石的價值大打折扣。

這塊原石並不小,長足有四十公分,寬也有三十公分,只是扁了點,厚度只有不到十公分,這麼一塊石板,在一角見了綠,本來是好事,可如果裡面有裂,或者是有癬,那就廢了。

黑烏紗有很大的幾率出高綠,但這塊原石就像是一塊石板,這樣的原石很容易被碰碎,所以這樣的原石內部,很大的可能是有裂的。

所以韓孔雀著重觀察原石的表面,想要看到一些碰撞的痕,但他怎麼看,也沒有發現這塊原石像是有裂紋的樣子,最後他的目光又落在在那處開窗處。

這處開窗應該是一個意外,韓孔雀發現,這裡有一道划痕,應該是在挖掘這塊原石的時候,被機械劃開了表皮,最後礦主沒辦法,所以直接在這處划痕處開了一個窗。

看那痕,劃開的傷口並不深,只是把表面的一塊石皮去掉了,這說明,也許很薄的表層下面,就可以見綠。

這麼一塊原石,如果不是裡面的情況堪憂,是絕對不可能這麼出售的。

不過,韓孔雀看到柳絮那期待的眼神,一狠心,買下來算了,反正不過是三萬元錢,就算賠了也沒什麼。

當韓孔雀下了決定時,店裡的熱鬧已經開始退卻,畢竟像韓孔雀那麼有眼力的人可不多,所以在很多人圖便宜,賣了不少小賭石之後,卻始終沒有再切出什麼好的成品。

以韓孔雀的本事,也不過是做到了百分之二十五的出翠率,其他那些地道的外行,其出翠的幾率之低,就可以想象了。

再說,那邊的原石韓孔雀挑選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他也划拉了很大一片,在那麼多的原石之中,稍微有點表現的,都被韓孔雀挑出來了。

這樣一來,如果不是運氣逆天,要想在那些廢料之中再找出點矬子,那可真是挺難。

所以那些跟風者,往往連續切二三十塊,也只見石頭不見翡翠,這樣一來,熱度自然快速冷卻,畢竟現在的人,沒有多少傻子。

切出翡翠也不過值兩三千,而每個人最少也會買個十塊八塊的,這樣一來,就算切出了翡翠,也不過是堪堪保本,更何況大多數人,切了二三十塊,卻什麼都沒見著。

購買狂潮受到抑制,那老闆也開始變得緊張,如果再不出點好東西,他今天的生意也就這樣了。

「老闆,要不要再給他們來點刺激,把他們吸引過來?」韓孔雀問道。

「咦?大哥又看重哪塊原石了?」那老闆的反應還很快。

韓孔雀道:「你那塊窗口沒有拋光的石板,三千塊一公斤的價格也太貴了吧?」

「你說的是那塊啊!那塊不能便宜了,要知道那也是一塊黑烏紗啊!已經見綠了,如果能夠出高綠,那大哥就發了,所以三千塊一公斤實在是不貴。」那老闆搖著頭道。

韓孔雀笑道:「如果我沒看錯,那塊原石的表面是處理過了的吧?雖然不太可能有裂,但癬是少不了的,原石表層表露出來的黑癬雖然沒有了,但絕對是少不了的。

這樣處理過了的原石,行家是沒有人會碰的,如果不是我女朋友喜歡,我也不會要,所以如果不能便宜,那就算了。」

老闆的神情一滯,接著又十分疑惑的看了一眼那塊原石,他不知道韓孔雀是怎麼發現的,不過韓孔雀是個高手,他現在是十分確定了。

韓孔雀根本看不出那塊原石是處理過了的,但他能夠推測,如果這塊原石真的如現在這種表現,就算其內部有可能有癬,也不可能這麼便宜。

現在這塊原石這麼便宜,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這塊原石的表面是處理過了的,處理的手段無非是染色等手段。

這種手段雖然簡單,但處理好了,還真是不容易察覺,除非是清洗一下看看,當然,這裡的老闆是絕對不可能讓你有機會清洗的。

「大哥是行家,我也不瞞你,那塊原石雖然有點瑕疵,但瑕不掩瑜,從那處開口處來看,裡面出綠是肯定的了,如果是高綠,我現在這個價格賣出去就虧了。

所以這個價格已經是最低價,沒法再便宜了,當然,我總不能不給大哥個面子,你如果真想要那塊原石,我就在送你一塊,那邊兩堆里的原石,你可以隨便挑選一塊。」最後那老闆指著不遠處的那些磚頭料對韓孔雀說道。

韓孔雀似笑非笑的看了那老闆一眼:「算了,本來我還是猜測,現在看來,那塊原石是真有問題了。」

「大哥,你這就不對了,你出價,我還價,買賣不成仁義在,你現在可是在砸我的買賣啊1老闆的臉色不好看了。

韓孔雀道:「那塊原石既然三萬能賣,那肯定也能一萬五賣出,我們都是行家,所以我做多也就出這些了。」

老闆再次看了一眼韓孔雀,道:「那行,既然大哥是玩玩,一萬五就一萬五,這樣一來,大哥就是發現了什麼,也不用出聲了。」

「行,也不過是一萬五千元,玩玩罷了,老婆付錢。」韓孔雀很豪氣的拉過柳絮道。

當然他還沒忘了沾點口頭便宜,如果這樣叫習慣了,柳美女以後更容易接受自己,這就好像柳樹叫姐夫,叫的多了,柳絮潛意識裡也會認可這個稱呼。

「你不是說這塊石頭不好嗎?我們現在幹嘛還要買下?」柳絮道。

韓孔雀笑道:「這塊原石的賭性是很大,但絕對有賭頭,如果輸了,也不過是一萬五千塊錢,就當剛才我們少賺了點就是了,萬一要是贏了,我們可就賺大了。」

「真的可能贏?」柳絮道。

韓孔雀道:「這個我還真不敢說,所以要看你的運氣,這塊石頭肯定是被做了假,如果看現在的樣子,我們贏的把握很大,但做了假就不好說了。」

等柳絮付了錢,韓孔雀對那老闆道:「老闆,那盆水來把外表清理一下吧!這樣我可不敢下手切。」

這是老闆有點不好意思了:「大哥是行里人,應該知道,如果按照現在的表現,肯定不是這個價格,所以不過,外面的這些髒東西是從礦坑裡帶出來的,可不是在我店裡弄上去的,因為很不好清理,所以我也一直沒有來得及清理乾淨。」

「我知道,我沒有怪老闆的意思,只是有這些髒東西,看不清原石的表現,我們害怕切壞了裡面的翡翠,所以你明白的。」韓孔雀很直接的道。

在老闆扭扭捏捏的給端來了一盆水之後,韓孔雀直接把那塊原石放進了水裡,他一摸,就感覺壞了,整塊原石表面,全都黏黏乎乎的,這是用了膠,沾上了一層外殼啊,而且看這種表現,作假的面積還不校

等把整塊原石清理出來,韓孔雀的臉直接黑了。

整塊原石,除了很少一部分沒有變化之外,其他地方,原石的表面變得更黑了。

這真是一塊黑烏紗,不過這塊黑烏紗表面布滿了黑癬,而且這些黑癬都連成片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全是黑癬,布滿了整個石板的絕大部分。

早就想到這塊原石不會好,可韓孔雀還是小看了這些原石經銷商的良心,他們的良心肯定是被狗吃了。

「怎麼樣?有什麼不對?」柳絮看到了韓孔雀那難看的臉色,立即問道。

韓孔雀道:「被這個老闆坑了,不過這樣才對,我說這塊原石怎麼這麼便宜呢!原來上面有這麼多癬。」

「癬?就是這些黑色的東西嗎?」看著比原來黑的多的表皮,柳絮問道。

韓孔雀道:「對,這叫癬吃綠,有這種黑癬的原石,內部也肯定有這種黑癬,這樣裡面就算有綠,也很可能被這些癬破壞了。」

「這麼說我們這次會賭誇?」柳絮緊張的道。

韓孔雀道:「不要緊張,畢竟這個老闆的心沒有完全被狗吃掉,我們買的不算貴,只要有一點沒有被破壞的,也許就能把本錢撈回來。」

也許是因為心中有愧,所以那個老闆根本不敢過來看韓孔雀他們,只給了他們一些手動工具,讓他們自己隨便倒騰。

韓孔雀也不沮喪,畢竟只有一萬五千塊錢的東西,你能夠指望這麼點錢買到什麼好東西。

所以韓孔雀先拿起一把打磨機,對著原石開窗處打磨起來,先從這個窗口擦開,看看裡面的情況,看看有沒有點價值,沒有價值則直接動用切石機,把這塊原石切了。

由於窗口不大,所以只是幾下,韓孔雀就把這個小窗口周圍打磨了出來。

隨意用水清洗了一下,用一塊破布擦了擦,窗口裡本來一片碧綠的顏色,出現了變化,變得黑綠相間,看著再也沒有了原來的美感。

「真的有癬?」柳絮很失望。

韓孔雀笑道:「這是肯定的,要不然這裡的老闆會那麼便宜賣給我們?」

「你還笑得出來?一萬五千塊錢就要沒了。」柳絮沮喪的道。

「這有什麼?我們才開了這麼一點小窗口,還有那麼一大片沒有擦開呢1韓孔雀到是信心十足。

這塊原石內部有綠,而且看樣子還很有可能是高綠,種水現在看著也不錯,雖然內部有癬,但只要有一點點沒被癬破壞的高綠,回本就不是問題。

韓孔雀最怕的就是這塊原石作假的厲害,雖然現在作假的也不輕,但畢竟這塊原石沒有多開窗,如果被人開的窗多了,這塊塊原石就真沒救了。

「呀!這邊自己掉下來了一塊。」就當韓孔雀信息十足的,想要再次磨開一處開口的時候,就聽到柳絮的驚訝聲。

韓孔雀一看,剛才對老闆的那一絲滿意,立即又拋到了九霄雲外,那老闆的心肯定是被狗吃了,現在的是一隻狼心啊!

柳絮拿的是一塊薄薄的石片,而掉下來的地方,出現了一塊大大的黑斑,就是這塊薄薄的石片,把這塊黑斑隱藏了起來。

又是用的特種膠水粘上的,由於泡在水裡的時間長了,膠水的效力減弱,才讓這塊石片自動脫落了下來。

看到這種情況,韓孔雀只能是苦笑,他小看了這裡的老闆的無恥程度。

這樣的作假手法,原來韓孔雀只是聽說過,卻從來沒有見過。

沒想到這次自己獨立賭石,第一次就遇到了。

這種將次料、廢石、假貨粘上優質翡翠皮殼,再放在經酸、鹼浸過的土壤中埋上,使之變為相似「真皮」,掩蓋了人工痕手法,十分高明,一不小心就會讓人上當。

鑒定時首先要水清洗乾淨,檢查皮殼每個點面,不放過細小孔、縫、洞並對比顏色、粒度變化。

看來先前韓孔雀發現的原石染色,沒準是用來遮蓋這些假皮殼的,韓孔雀只能苦笑。

這樣的原石,那老闆居然就敢這麼明目張的賣給自己,怪不得他會降下來了一半的價錢,看來是良心不忍,或者是良心發現,其實,這也怪韓孔雀太過自信了。

如果是一個外行買去了,一般是不會用水沁泡的,這樣,這塊原石所有的偽裝都不會暴露。

如果按照韓孔雀的程序進行解釋,現實擦開一個窗口,這樣結果肯定不會很理想,所以接下來就是切石,切開了原石,裡面的表現就一目了然了。

如果有價值,就繼續切,沒有價值,那就是廢石了,所以店老闆對這塊原石的偽裝,一般是不可能暴露的。

現在,韓孔雀用水沁泡了之後,這些偽裝就全部暴露了出來,一塊,兩塊,等韓孔雀弄下來了七八塊石片,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裡的老闆了。

這是連肺都爛了,換上了狗肺,是貨真價實的狼心狗肺。

看來,原來這裡的老闆對這塊原石,還是充滿了信心的,所以一連切了七八個窗口,但沒有一次例外,全都是黑癬。

到了這個時候,解石人肯定就絕望了,不過,為了挽回損失,最後一些處理過了的石片,就把那些窗口全部堵上了,只留下了一個最好看的窗口,用來吸引冤大頭。

怪不得這塊原石那麼平整,看著就像一塊石板,原來原石上的那些稜角,全都被人切了。

韓孔雀苦笑,而柳絮就算再不懂賭石,也知道他被人坑了。

「我去找那個老闆理論。」柳絮氣憤的道。

「不用,剛來時,我們看到的那些標語你忘了,賣出的原石,概不退換,再說,神仙難斷寸玉,沒有完全解開,誰也不敢說內部是個什麼情況。

就算有癬,也不一定就全部是癬,這塊原石肯定會出高綠,只要不是只有指甲蓋大小就好了。」韓孔雀最後也只能是自我安慰了。

韓孔雀很清楚,就算裡面出高綠,也很可能被癬破壞了,這種翡翠的價值很低,不過價值再低,也是有價值的,只要翡翠出的多,他們還有機會。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