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二十三章賭石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條街上有半賭料,有蒙頭貨,當然,除了這些,還有一些坑貨。 在購買高檔玉料時,經常可見人工打磨的痕,這些痕,大多是在玉料進入我國之前,由於貨主在玉料上找綠時,留下的一些磨、挖、擦的痕。

「算你過關,這次出來就聽你的安排,我到是很像看看你有多少本事。」柳絮不敢再看韓孔雀,雖然韓孔雀的目光很清澈,但裡面有一種讓柳絮害怕的光芒,在這種光芒的照射下,讓她的身體有點燥熱。

「我們先去跟我的朋友們匯合,我想你也許對我的朋友們感興趣,他們都是有錢人,這次去揭、陽,他們是去採購翡翠原石的。

當然,我也許會幫他們點忙,你知道的,我曾經在一家珠寶公司待過十年,對賭石還是有一點研究的,所以這次沒準能夠賺回老婆本。」韓孔雀想讓柳絮融入他的生活,自然會開放自己的一些秘密。

「恩。」柳絮不在說話,開始看向窗外,飛機已經起飛,並且飛行的並不是那麼平穩,可以說顛簸的很厲害,第一次坐飛機的人都會有點不適應,並且害怕。

「飛機起飛時會有點顛簸,但過一會就好了,比做汽車還穩還舒服。」看到了柳絮等人的緊張,韓孔雀的聲音提高了點,讓柳樹和韓榮夏都可以聽到。

魔都到揭、陽的距離很近,所以飛機只要兩個小時就可以到達,在飛機平穩飛行之後,柳樹和韓榮夏又開始有說有笑。

柳樹第一次坐飛機,對什麼都好奇,在幾位空中小姐過來之後,還要順便tio戲一下她們,對她們提供的服務,都要嘗試一遍。

「自己一個人做這架飛機,應該更享受吧?」柳絮低聲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也低聲道:「我想應該是更享受的。要不然,這飛機的主人,也不會花費巨大代價養起這麼多人。」

「這些人難道就只服務他的主人?你借來了,難道不會順便伺候一下你?」柳絮繼續追問道。

韓孔雀頓時有點流冷汗的感覺,柳絮這個美女,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表現,不過這到是讓韓孔雀高興了起來,畢竟對他有了感覺,才會有這種吃醋的表現。

「我到是很想,可你說。這些人會看的上我這種農村孩子嗎?」韓孔雀不得不繼續低調了。如果成了有錢人,那就跟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壞人、敗家子、色狼、紈掛上溝了。

韓孔雀知道,這是柳絮有點不安了,她可能想象到了韓孔雀不是一般人。如果韓孔雀太過有錢。這會讓她不安。並且生出戒心。

這一點韓孔雀早就有所預料,所以他在柳絮面前,雖然表現出來了一些。但又很內斂,並不會給人他很有錢的感覺。

韓孔雀道:「柳絮,你知道的,我喜歡收藏,現在收藏節目很多,如果你看過的話,應該知道,搞收藏的,只要眼力不算太差,一般都能賺一點錢。

所以像我這麼聰明的人,有點錢是很正常的,但我畢竟是從農村裡出來的,基礎差,所以要比別人更加努力,才能在魔都這樣的大城市中立足。」

「你已經做得不錯了。」柳絮心安了點。

她早就知道韓孔雀對收藏古董有興趣,並且他還知道,韓孔雀用十萬的價格,收購了明玉家的那張畫,所以對韓孔雀有點錢的事實很清楚,現在聽韓孔雀證實,反而更讓她放心,並且有點竊喜。

最近因為出來旅遊,她的那些閨蜜可是不時的在她耳邊轟炸,說是一定要找個有經濟基礎的,要不然以後會怎麼難怎麼難,貧賤夫妻百事哀的事情,她們列舉了一大籮筐。

雖然柳絮心性有點單純,可以說是有點天然呆,但她也不傻,如果可以,自然是找個有錢的丈夫最好。

有錢,不算很多,這樣的男人最好了,而現在韓孔雀給柳絮的感覺就是這樣。

韓孔雀有錢是肯定的,但他沒有房子,到現在還住在一座租房當中,這說明他的錢並不是太多,以柳絮知道的一些情況,她的那些閨蜜做了詳細的論證分析,韓孔雀的財產最多可以達到上千萬,最少也不會少於百萬。

這些從韓孔雀的一些表現就可以看得出來,特別是對韓孔雀能夠毫不猶豫的收購了明玉家,那張傳說不值錢的祖傳水墨畫時,更是得到了證實。

兩個小時的時間內,韓孔雀跟柳絮做了初步溝通,把這次出行的目的,還有一起其他的事情全都說了,特別是那輛特別顯眼的猛禽,更是提前給柳絮打了招呼,說是這次揭、陽之行的報酬。

這又讓韓孔雀一陣解釋,最終韓孔雀用自己天縱神武,丰神俊秀,來說明,他那些朋友的眼光是多麼的好,能夠雇請他來參加賭石,是多麼的有眼光,所以這麼一輛車能夠把他請來,實在是他們賺了。

坐上了猛禽之後,柳絮還有點不敢置信:「這車子真的要五百萬?」

韓孔雀道:「四百九十八萬。」

「給你那個信息公司了?」柳絮再次問。

韓孔雀道:「我說過了吧?我很聰明的,上次你也見了,只是一個眾人皆知的信息,就換了一輛價值兩百萬的凱迪拉克,所以,那些有錢人的孩子就是人傻錢多,臉上就差刻上速來兩字了,所以我們不用跟他們客氣。」

「做信息諮詢真那麼賺錢?」柳樹就坐在他姐跟前,韓孔雀的話他自然也聽到了。

韓孔雀道:「怎麼說呢,平時我們要花費極大的代價收集所有信息,但這些信息卻並不一定可以賣的出去,但我們還不能不準備,所以這樣不像一些人想象中的空手套白狼。

這其實是一個非常需要資本的行業,這麼說你們也許不懂,那我就說個簡單點的,信息諮詢,就好像是qing報機構。

不用說,你們也知道。需要大筆資金支持,我們雖然不會涉足政、治軍、事,但只是經濟qing報,就需要很多錢才能支持,所以我這家小公司,只能是小打小鬧。」

「這樣也很不錯了,姐夫,我還沒有工作,不如我也去你們公司上班吧!收集qing報應該不難,我應該可以做好的。」柳樹道。

柳絮直接打斷他的話道:「你想做信息收集?那我先考一考你。既然知道來這裡的目的。你就說說國內的賭石市場都有哪些吧?」

「這裡肯定是了,這還用考嗎?」柳樹翻著白眼道。

韓孔雀好笑的道:「目前翡翠賭石市場的分佈格局,主要是分佈在經濟發達的沿海地區,而主要著名的翡翠賭石市場有:廣、東的平、洲、廣、州、揭、陽,深、圳、四、會、雲、南的騰、沖。盈、江、瑞、麗和昆、明。北、京。上、海,河、南的南、陽,鎮、平。以及香、港共十四個翡翠賭石市常

廣、東目前是全國最大的翡翠賭石市場,其主要特點是翡翠賭石市場規模大,賭石的廠家最多,賭石的檔次較高,市場的成熟度高。

這裡翡翠賭石市場的周邊經濟比較發達,翡翠毛料的商家最多和效益最好,市場周邊加工基地也最多,所以,雖然其他城市的實力也不弱,但始終競爭不過這裡,就是這個原因。」

柳絮白了柳樹一眼道:「既然出來旅遊,這些你知道嗎?你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做信息諮詢?」

韓孔雀他們說著話時,已經到了一條熱鬧的街區,陳嘉義他們早就來了,所以韓孔雀也沒有去跟他們會合,而是直接來了陽、美老街,

剛剛走到街口,就看到一個巨大的條幅,上書賭石有風險!購買需謹慎!

在其他一些門店周圍,還有一些牌子,清楚的寫著:請了解賭石規則,購買後去殼或切開后,輸贏均與賣家無關。

賭石是特殊商品,謝絕對賭石做過任何人工處理以後要求退款!!!

我們保證所售的是緬甸原石!一旦售出,不退不換!不接受的請不要購買!!!

「好熱鬧。」韓榮夏原來最遠也不過去過家鄉的縣城,可一座小山城總共也不過十來萬人,而這裡,只是流動人口就是小山城的十倍。

韓孔雀道:「韓星,向月,你兩個跟著他們兩個,把他們看好了,如果有想要的東西,你們就給他們買下來,如果是賭石,那就讓他們自己出錢。」

「謝謝姐夫。」柳樹到是嘴甜。

有了韓星和張向月看著柳樹和韓榮夏,韓孔雀也就不管他們,只是專心陪著柳絮,柳絮可不是經常出門的人,現在看到街道上的什麼都好奇。

「好多石頭,這些就是賭石?如果平時仍在路邊,我們也不會撿起來的吧?」柳絮驚嘆的道。

確實,街道兩邊的門口都堆著很多石頭,紅的、黃的、黑的,什麼樣的顏色都有,大大小小,一堆一堆,如果是在其他地方,這樣的石頭,根本沒有人會看一眼。

韓孔雀笑道:「這些就是翡翠原石,不過質量都不是很好,是不是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樣?你看那種之有雞蛋大小的,一個要一百元,其實這些都是在礦區之中隨意撿到的,不要說那些礦主,就算這裡的這些石頭的主人,都不可能一個個仔細看過。」

「恩?這樣不是有可能撿漏嗎?他們不看,萬一有好的藏在裡面,他們不是賠了嗎?」柳絮奇怪的道。

韓孔雀解釋道:「你看那一堆雞蛋大小的黑石頭,那是黑烏紗,能夠出極品翡翠的好原石,可那麼多數量,你說有幾塊能夠出極品翡翠?

如果是極品原石,是絕對不可能送到這裡來的,這些裡面就算有漏網之魚,這麼一大堆裡面有個一塊兩塊,就算是老天有眼了,所以,以這種原石賭石,幾乎不可能賭出極品翡翠。」

「我帶了三千塊出來,這次我們出來就有我請客,花光這三千塊我們就回去。」柳絮舉了舉自己的手提包,示意裡面有三千塊錢。

「三千?」韓孔雀呆了一呆,三千塊在賭石市場上能夠幹什麼?他們旁邊一堆稍微大點的磚頭料。其價格就是一塊一千塊錢。

「你不是說你很厲害嗎?我們就花這三千塊,你有錢也留著,這次出來我請客,如果你真有本事憑這三千塊賺錢,賺到的錢隨便你怎麼花,如果不能賺錢,等錢花完了,我們就回家。」柳絮道。

「行,十賭九詐,我們就花這三千塊。不過這樣我有點吃虧啊!如果全用你的錢。賺了錢肯定是你的,這樣我不是百忙了嗎?

所以,我也需要投資,我也拿出三千塊錢來。這樣。不管是賺了還是賠了。都是我們兩個人的錢,這樣才公平。」

韓孔雀笑著掏出錢包,抽出錢。數了三千塊遞給柳絮:「錢你拿著,你就當大總管好了。」

「行,那我們就去看看你的本事吧?咦?柳樹他們呢?」等兩個人談判完成,柳樹他們早就沒影了。

「柳樹這小子,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他。」柳絮恨恨的道。

不用想也知道,好不容易跑了出來,柳樹是絕對不會跟著柳絮的,要不然,他怎麼可能玩的痛快。

當然韓孔雀早就有意讓他們去玩,這樣他才能跟柳絮單獨相處,畢竟柳絮這麼一個大美人,要說韓孔雀不動心,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走,我們不管他們,反正有韓星和張向月跟著不會有什麼事的,來了這裡,不賭石就算是白來了,你看那邊有人解石了。」韓孔雀指著一堆人道。

在這條街上,只要有人扎堆,肯定就是有人開始解石了。

「人太多了,我們擠不進去啊1柳絮雖然很高挑,但對一大群人也只能是望洋興嘆。

韓孔雀道:「我們自己賭。」

「那你去挑石頭吧!不過,你想挑個什麼樣的?」柳絮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本來是不想買全賭石的,畢竟這個雖然便宜,但風險太大。

但是現在他的錢不多,如果買半賭石,肯定買不到品相好的,這樣,要想賭贏幾乎是不可能的。

雖然柳絮對韓孔雀限制了很多,但韓孔雀還是從善如流,任何女人,都不會喜歡一個賭鬼,如果你執著的想要賭博,那就絕對不能帶女人,因為那是自己找膈應。

這條街上有半賭料,有蒙頭貨,當然,除了這些,還有一些坑貨。

在購買高檔玉料時,經常可見人工打磨的痕,這些痕,大多是在玉料進入我國之前,由於貨主在玉料上找綠時,留下的一些磨、挖、擦的痕。

這些痕處往往都無綠,此後,又多用與表皮顏色相同的沙和膠巧妙偽裝。

這樣的賭石,只要心中警惕,一般都是可以認出來的,就怕一些外行,或者是半瓶子醋,不懂裝懂,這樣的人最容易被騙。

賭石作為一種獨特交易方式,之所以歷久不衰,可以說就是因為那份刺激,如果做了假,還有什麼刺激可言。

一塊未經開窗的原石,除了形狀和重量外,誰也說不清裡面是什麼。

賭石界有這麼一句話:「神仙難斷寸玉。」

唯有切割剖開后才有真實的結論。

賭石人憑著自己的經驗,依據皮殼上的表現,反覆進行猜測和判斷,估算出價格。

買回來可能一刀剖開裡邊色好水足,頓時價值成百上千萬,也有可能裡邊無色無水,瞬間變得一文不值,這就是賭石的風險。

「一刀窮,一刀富」,一塊石頭可能使人暴富,也可能使人一夜之間傾家蕩產。

由於本錢不多,韓孔雀只要從最便宜的全賭石開始賭起,這樣的原石雖然不容易出綠,但價格低,韓孔雀可以盡量多買幾塊。

韓孔雀賭的就是個機率,如果買一塊,不管這塊原石表現多好,都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賭贏。

如果買兩塊,就是兩個百分之五十賭贏,賭贏的可能就增加了一倍,如果是三塊原石,雖然都是百分之五十的可能賭贏,但三次機會,總又一次是會賭贏的,這點自信韓孔雀還是有的。

韓孔雀也沒有特意挑選,他選了那一堆只有雞蛋大小的黑烏紗,這樣的石頭,也沒有人會來造假,一百塊的價格,只要多挑選幾塊,賭贏幾乎是百分之百的。

一百塊的成本,只要出綠,只要不是狗屎地,就算是賭贏了。

「老闆,多挑幾塊可不可以優惠?」由於旁邊有人解石,這邊的客人,都被吸引到了那邊,所以這個攤位上根本就沒有人,這樣那老闆就只能專為韓孔雀服務了。

「行,挑十塊讓你一塊。」老闆很想開張,所以就算再差的賭石,他現在也願意解,當然,平時生意忙的時候,對這種便宜的賭石,他是絕對不會免費解石的。

「買多少都免費給解石嗎?」韓孔雀再次問道,他當然也知道這一點。

這時那個年輕的老闆開始注意韓孔雀,這個老闆只有二十來歲,只有一米六多點的身高,如果他跟柳絮站在一起,柳絮都能比他高半個頭,雖然個子不高,卻十分精明。

聽到韓孔雀的話,他認真看了幾眼:「兄弟是行家?」

「算是半個行里人。」韓孔雀也不隱瞞。

「行,只要兄弟自信能夠解出翡翠,就算兄弟幫我個忙,以後來這裡,我的料子優先讓你挑。」老闆也很痛快,如果能夠在這堆添頭之中解出翡翠,沒準今天他還能大賺一筆,把這些添頭全部處理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