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二十二章賊心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前面,讓司機回古玩街。 柳絮還是氣呼呼的:「你給我老實點,如果不老實,我們就把你直接仍在外地,到時候叫天天不應。有你的苦頭吃。」 「姐?你是我親姐吧?如果你真這麼狠心,我會恨你一輩子的...

「哈哈,孫總既然跟韓先生是同鄉,那還用求我,你面前的可是一個大財主。」張國通笑道。

韓孔雀道:「張行長說笑了,這裡最大的財主可是你,誰能比你們銀行的錢多?」

孫玉也湊趣的道:「說的是,我們誰敢跟銀行比錢多。」

張國通感覺他跟韓孔雀的關係近了不少,這完全是因為孫玉,沒想到孫玉居然有實力這麼強的同鄉,看來他的貸款申請還得要想想,不能急著拒絕。

「我跟二位老總可沒法比,你們的錢是自家的,銀行的錢可不是我的,相請不如偶遇,不如我們進去喝一杯?」張國通道。

孫玉趕忙道:「對對,我們進去再坐一回,我們雖然是同鄉,可遇到一次也不容易。」

韓孔雀為難的道:「我跟家人一塊來吃飯的,這就要回去了,不如過幾天我約你們?」

「沒事,沒事,這怪我,這個點了,肯定都吃飯了,我就不打擾了,以後我約韓先生,只要不嫌打擾就好了。」張國通道。

韓孔雀看著老韓他們走向了這裡,他趕忙道:「實在不好意思,我家人出來了,我們要走了,以後聯繫。」

等韓孔雀走了,張國通沒有急著離開,反而又走進了包廂,看到這種情況,孫玉一喜,自然跟著進了包廂。

「孫總,你可真不夠意思,有實力這麼強的同鄉,也不給介紹一下。」張國通開門見山的道,他當然知道,也許這個孫總根本就跟韓孔雀不熟,但這又有什麼關係。誰讓人家是同鄉呢!

孫玉苦笑道:「說實話,我們雖然認識,但根本不熟,要不然也不會求到張行長你的頭上。」

「不熟不要緊啊!既然是同鄉,就有了理由交往。多交往自然就熟了,你這個小同鄉可是了不得,如果有他擔保,不要說借五百萬,五千萬也不在話下。」張國通意有所指的道。

「呃?他實力這麼強?」孫玉吃驚的道。

張國通道:「比你想象中的還要強,說實話。你的超市雖然也不小,但你應該知道,現在這個世道,就是一個比拼資本的時代。

你的資本根本沒法跟那些大型連鎖超市血拚,所以就算我們借給你五百萬資金,也不過是讓你多支撐一段時間罷了。你是拼不過那些資本雄厚的大集團的,所以你也不要怪我不貸給你款。」

孫玉點頭道:「我也知道這樣不是辦法,但我的超市不上不下,如果是小型超市,運作成本低,怎麼也能養家糊口。

如果是大型連鎖超市,完全可以跟那些大集團相抗衡。可現在我這超市高不成低不就,放棄了,讓那些大集團吞併。我心不甘,不放棄又實在是支撐不下去了。」

「融資吧!超市這個行業還是很有利可圖的,只要能夠扛住那些大連鎖超市的擠壓,以超市聚攏現金流的實力,想要盈利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張國通道。

超市賺錢,但像孫玉這種中型地域性超市,絕對難以抗衡大型連鎖超市的擠壓,人家打折促銷降價銷售。活動一次接著一次,不斷的擠壓他們的市場空間。

這樣的情景,只要出現,就會惡性循環,東西賣不出去。就沒有龐大的現金流,沒有錢給供貨商,供貨商就會出現問題,這樣噁心循環下來,很快就會被大型連鎖超市擠垮,最後被他們收購。

看到孫玉不停變換的臉色,張國通再次道:「超市並不需要太多的現金,只要打通了關節,供貨商信任,其他完全不是問題。

最主要的是你要有足夠的背景實力,讓下游的供貨商相信你的實力,這樣,如果再有點資金,不斷的進行擴張,就像國外的那些連鎖超市一樣,你的超市越大,綁架的下游供貨商越多,形成的規模就越大。

只要規模大了,抗風險能力自然就強,到了這個時候,只要管理不算太過混亂,盈利是很簡單的事情,這樣的投資計劃,我相信很多人都會感興趣的,你那個小同鄉,就有這個實力幫助你迅速擴張。」

「來,張行長我們再喝幾杯,你這一席話可真是醍醐灌頂啊!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原來不過是捨不得自己的那點小權利,害怕自己辛苦了大半輩子的那點事業被人吞了,可現在才知道,這不是你不想就不會遇到的事情,來今天我要好好感謝一下你。」孫玉道。

在兩個人推杯換盞的時刻,韓孔雀已經到家,家裡來了這麼多人,住下都是個問題,讓他們住賓客是最簡單的,但那老韓死活不同意,因為害怕花錢。

綠苑小區那邊正在裝修,現在根本沒法住人,沒辦法,韓孔雀只能把所有人領到了古玩街這邊。

幸虧孟光濤一家雖然搬走了,但他家的床還在,還有二樓上,人雖然都走了,但床都留在了這裡,所以韓孔雀也不怕沒有地方讓他們住下。

老韓夫婦住在了原來老孟家,這裡已經被韓孔雀收拾好了,所以他們直接住下就行。

至於榮夏,一個小姑娘,自己住在陌生的地方會害怕,所以韓孔雀把她安排在了地下室的室里,下午清理了一下,住人已經沒問題。

至於韓孔雀和韓榮耀,兩個人只能在地下室客廳的沙發上湊合一晚上了。

雖然陳青一家現在很少回來住了,但他們家的房子韓孔雀還是沒有收回來。

現在韓孔雀不在,最多的還是陳青回來,幫著韓孔雀看家打掃房間,至於韓榮耀,是沒法指望的。

第二天早上,韓孔雀跟程林通了電話,程林通知他可以讓他的律師團解散了,那些人的事情並不經查,畢竟韓孔雀的事情。是程林親手辦理的,用那艘沉船來攻擊韓孔雀和程林,根本站不住腳。

後來經過查證,大日丸號完全屬於日本所有,不管是上面的瓷器還是那艘船。都是完全屬於日本。

就算國內極力表明那批瓷器屬於自己,也沒有多少理由,那個時代,國內政府可沒有多少發言權,而日本政府卻有證據證明,那是通過正規渠道。從袁世凱的後人手裡買下的,而不是搶奪的,所以就算把那艘沉船鬧到了明面上,國內也不可能得到一丁點好處。

更何況那艘沉船所處的位置在公海上,就算屬於國內的沉船,韓孔雀也不用承擔太大的責任。

韓孔雀家裡失去的那些東西。現在成了那些人要命的根源,被程林抓住把柄,直接一棍子打死。

東西現在差不多全都追回了,不過要想拿回來,必須等到結案之後,這方面韓孔雀到是不著急,現在拿回來了。那肯定會被老韓惦記。

「榮夏,你的學校我已經給你聯繫好了,星期一我會讓人送你去學校,大哥就不送你去了,我要離開一段時間,今天是星期六,如果你不願意在這裡待著,我就帶你出去玩兩天,明天下午我們就能回來,我現在要出去一趟。一會兒就要走,有了決定你通知我。」韓孔雀對起來的韓榮夏道。

「大哥,你又去哪?」韓榮耀道。

韓孔雀道:「這次出去根本還沒來得及辦事就回來了,所以還要出去辦事,你這兩天好好考試。馬上就要當爸爸了,你要想想,你孩子以後的奶粉錢怎麼辦。」

韓孔雀沒有管老韓夫婦兩個,老韓是個強勢的人,而韓孔雀他媽,雖然很明理但對老韓太好了,幾乎老韓說什麼是什麼,完全把老韓當天,所以在老韓有錢的時候,韓孔雀也不擔心他媽過不好。

韓孔雀走出家門就給柳絮打了電話,這次回來順利解決了韓榮耀的事情,那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解決自己的人生大事。

現在韓榮耀這小子都有了孩子,他這個當大哥的也要抓緊了,所以對柳絮,他就更應該上心了,這次韓孔雀也是被刺激的狠了。

今天星期六,柳絮不上班,不過,醫院的醫生,隨時都有可能被叫會醫院急診或者是動手術,所以,一些休息的醫生,也會隨時被叫回醫院。

像柳絮這種,平時就是醫院的常備醫生,只要醫院有事,就會把她叫回去,誰叫她沒有家庭負擔呢!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醫院裡的很多醫生,都會把雙休日的意外工作砸在柳絮的身上。

這次,韓孔雀早就跟柳絮說好,讓她把醫院的工作推了,她要出去旅遊,醫院裡的那些佔便宜沒夠的老醫生,自然就沒有理由再讓她做戰備了。

「柳樹。」遠遠的,韓孔雀就看到柳樹在他家小區的門口站著,不知道在幹什麼。

「姐夫,你來接我姐的?我媽說了,不放心我姐跟你出去,所以讓我跟著做保鏢,如果你不讓我去,我媽就不讓我姐跟著去。」柳樹看了一眼樓上,快速的說道。

柳樹還是那麼一身如箭一般的黃毛,穿了一件白色t恤,一件大褲衩,雙腳塔拉著一雙拖鞋,打扮得很有個性。

「行,那你就跟著,我正好也帶著我小妹出去玩,你們年輕人正好能夠玩在一起。」韓孔雀笑道。

「好,我就知道姐夫最敞亮了,我這就叫我姐下來。」柳樹高興的道。

等穿著一身白色休閑服柳絮下來,韓孔雀還有點不敢置信,柳絮居然只簡單的背了一個小背包,這根他見過的其他女孩子出行可是完全不同。

「走啊!愣著幹什麼?」柳絮道。

「好,不過之前我要先回家一趟,把我妹妹接上。」韓孔雀打開計程車的門,讓柳絮坐進去。

「小樹,你上來幹什麼?」柳絮剛坐上計程車,就看到了他身邊的柳樹,立即驚訝的道。

柳樹看了一眼柳絮道:「我當然是去監視你們了,萬一你年輕不懂事,做了一些後悔的事情,那我們家可要吃大虧。」

「我打死你。」柳絮剛拿下里的背包,直接照著柳樹的腦袋招呼上了。

「姐夫。你看我姐,原來沒見過吧?母老虎,姐,形象,注意形象。」柳樹大呼小叫的道。

柳絮氣呼呼的道:「你趕緊給我下去。這裡可沒有人護著你,你要跟著,我可真對你不客氣了。」

「你敢打我,看把你能的,你以後不想回家了?」柳樹根本不害怕柳絮,這就是家裡最小的兒子的強勢之處。

「行了柳絮。你不用趕他走,我們人多還更熱鬧。」韓孔雀坐在前面,讓司機回古玩街。

柳絮還是氣呼呼的:「你給我老實點,如果不老實,我們就把你直接仍在外地,到時候叫天天不應。有你的苦頭吃。」

「姐?你是我親姐吧?如果你真這麼狠心,我會恨你一輩子的。」柳樹有點被嚇住了,他這個四姐還真能夠干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情。

韓孔雀害怕麻煩,所以沒有進家門,只是在外面給韓榮夏大了個電話。

等接上韓榮夏,他們立即離開古玩街,這時。老韓從家裡跑了出來,韓孔雀跑了,他就算想讓韓孔雀出力都沒辦法了。

看著老韓在那裡搖頭頓足,韓孔雀只能是無奈的笑笑。

「我們去哪?」柳絮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道:「我們去揭、陽。」

「揭、陽,好地方啊,聽說那邊現在正在召開賭石節,不過,我們只有兩天的時間,會不會太趕啊?」柳樹道。

「我們做飛機去,很快的。」韓孔雀道。

「坐飛機。我還沒有做過一次飛機。」柳樹高興的道。

韓孔雀笑了笑道:「榮夏也沒做過吧?」

「沒有。」韓榮夏明顯看出來有點興奮,她偷偷的看了眼柳絮,她好漂亮呢!這麼漂亮的一個大姐姐就是大嫂?

韓孔雀道:「這是你柳姐姐,柳絮這是我妹妹韓榮夏,以後要在魔都上高中。所以從老家過來了。」

「我是柳絮,榮夏上高几了?當年我的學習成績還算不錯,如果又不會的可以問我。」柳絮道。

幾個人聊著天,很快就到了機場,走進候機大廳,柳絮看到韓孔雀沒有任何動作,就問道:「你買了機票?」

韓孔雀道:「有人專門過來接我們,你看就在那邊。」

柳絮驚訝的轉過頭,難道坐飛機也能走後門?

旁邊的柳樹此時開口道:「姐夫,去揭、陽的航班好像要到晚上吧?」

韓榮夏此時道:「你們看,晚上十點的飛機。」

韓孔雀笑道:「跟我走,我們很快就能到揭、陽。」

「私人飛機?你還這是讓我驚訝1柳絮有點吃驚的道。

等所有人坐上了飛機,系好安全帶,就可以等著飛機起飛了。

柳樹和韓榮夏兩個人都年輕,對什麼都好奇,在座位上左顧右盼,特別是柳樹,看著飛機上的空乘,就差流口水了。

柳絮此時也恢復過來了,他對韓孔雀道:「你們這些有錢人還真懂得享受,你就沒有什麼想要告訴我的嗎?畢竟柳樹叫了你很長時間的姐夫了。」

韓孔雀看著湊到自己跟前,跟自己說話的美女道:「這是我朋友通過關係弄來幫忙的,你不會以為飛機是我的吧?」

「我可沒那麼說,你們家世代貧農,這個我知道。」柳絮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在跟柳樹聊天的韓榮夏道:「小孩子的嘴就是不牢靠,我本來還想在你面前顯擺一下的,不過,能夠借到一家私人飛機,應該也算有點本事了吧?」

柳絮看著故作得意的韓孔雀,有點哭笑不得:「是很有本事,你這次非拉我出來,到底有什麼目的?」

韓孔雀奇怪的道:「男人約女人,你說有什麼目的?既然跟你處對象,自然要讓你看看我的實力,讓你知道,如果你嫁給了我,我是有能力承擔起一個家庭的責任的。」

「現在我知道你有能力,但這又怎麼樣?」柳絮似笑非笑的道。

韓孔雀道:「自然是繼續表現,只有您滿意了,我才算功德圓滿。」

「不要貧嘴,你知道我想問什麼。」柳絮臉色一正道。

韓孔雀也收起嬉皮笑臉的態度,道:「你也看到了,我雖然沒有一個很好的職業,但我絕對有能力,而且能夠賺到不少錢。

雖然我家是農村的,可能父母兄妹跟你的生活習慣有所不同,但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困難,所以我們兩個人的差距應該不算大,有了這個基礎,我想,我們兩個也許能夠走進同一個家庭。」

柳絮臉色稍微紅了紅,不過很快她就鎮定了下來:「我們才認識多久,你這是在向我求婚嗎?」

韓孔雀想到韓榮耀的手段,趕忙道:「當然不是,求婚怎麼也得多做準備,等有了完全的把握才開始,現在這種情況,我覺得把握不大。」

說完,韓孔雀還十分隱晦的看了一眼柳絮的肚子,如果這裡大了起來,把握就很大了,這種賊心可以有啊!不得不說,韓孔雀是真被韓榮耀刺激的狠了。

柳絮可不知道韓孔雀的鬼心思,如果他知道了,肯定是一腳踩在他的臉上,順便還會跳一跳,如果再黑心點,甚至會換雙高跟鞋再踩。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