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二十章鯗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全都說不出話來,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也沒有臉嫌貴了,誰讓他們那麼心安理得的吃,誰都沒有想到要事先看看價格呢? 「客人應該知足了,你們看,我們紅樓食府的菜肴,都是用這種平底盤承裝的,而你們這一桌用...

現在顧家不提條件,反而開始質疑韓建國引以為傲的二兒子的人品和能力,這讓老韓在憤怒的同時,又開始得意起來。

所以老韓很輕鬆的道:「這個你放心,我兒子是大學畢業,現在只是想考公務員耽誤了,如果他真出去找工作,什麼樣的工作找不到?如果我兒子真當了幹部,掙錢養家是絕對沒問題的。」

看到老韓信誓坦坦的給自己的兒子打包票,顧曉展也不好在說什麼。

這時老韓徹底得意起來:「三六九往外走,明天就是初九,是好日子,我家他大姑就是魔都人,我明天讓他上門提親,不知道你們在哪裡落腳?」

老韓意氣風發的跟老顧兩個人把日子定好,又開始說他家以後會怎麼疼顧小苗,會怎麼對她好,讓老顧一定要放心。

等他吹無可吹之後,眾人也吃的差不多了。

「老大,去結賬。」最後老韓揮斥方遒的道。

這老韓氣勢十足,不過,他過一會還這麼有氣勢的話,韓孔雀才真佩服他。

韓孔雀笑的十分溫和,沒有任何反駁,不過他並沒有動,而是在桌子上的平板電腦上按了幾下,所以他並沒有他笑的那麼聽話。

「這裡能夠呼叫服務員,他們很快就會來。」韓孔雀道。

果然,韓孔雀剛說完,就有人敲門,進來之後,知道他們要結賬,服務員直接遞過來了賬單。

「親家我們來結賬,我們第一次見面,不能讓你們花錢。」顧成立看到要結賬,自然要起身推讓。當然,女方是肯定不會付錢結賬的,這就應該是男方的事情。

所以,韓建國也沒有老糊塗了,他十分配合的道:「怎麼能讓你們結賬。第一次見面吃飯,應該是我們男方的,這個規矩得講,老顧你不要跟我客氣。」

推讓了一凡,韓建國拿過那份賬單,看了一會。也沒看明白:「我這也看不懂,你就直接告訴我多少錢得了?」

雖然是這麼說,韓建國還是把手裡的賬單遞給了身邊的韓榮耀,意思是讓韓榮耀看看,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沒有。

「先生,一共是六千三百六十元。謝謝惠顧。」服務員很客套的道。

「多少?六千多?怎麼這麼貴?」韓榮耀和韓建國兩個人的驚叫聲幾乎同時響起。

「什麼?六千多?」在一邊的顧家人也吃驚的叫了出聲。

只有韓孔雀沒有意外,不過他也不會出聲,老韓剛才把牛都吹出去了,那自然是有辦法付賬的。

「怎麼會這麼貴?你們不會是以為我們是外地人,想坑我們吧?對了,你們老闆還是我們的同鄉呢1老韓有點結巴的對服務員道。

服務員態度不變,還是那麼甜美的笑著道:「尊貴的客人。我們每個包間里都有菜單,就是你們用來點菜的的那個,每道菜的後面都有價格。

而且,就是因為你們跟老闆是同鄉,所以你們的菜,都是按照四倍的份量上的,並且包間費服務費,我們都沒有收齲

如果您對價格有異議,你們可以看一下你們的點菜單,就在那邊的平板電腦上。上面有你們的消費記錄。」

韓榮耀的動作很快,他像老韓那邊湊了湊,擺弄起那台鑲嵌在桌子上的平板電腦,很快,他們都消費記錄就查出來了。

「那個洗手蟹每隻要兩百元?」韓榮耀知道螃蟹貴。可沒先到這麼貴,要知道,這些天,他可沒少吃韓孔雀帶回來的梭子蟹,如果他知道一隻就要兩百,他可捨不得吃,拿出去賣了多好。

「是的客人,我們選用的是剛剛打撈上來的梭子蟹,每一隻都超過一斤重,這樣的螃蟹批發價都在一百元一斤,所以兩百元的價格真的不貴,還有那份姜醋桂花蟹也是每隻兩百元,這樣的價格賣一份螃蟹,我們根本不賺錢。」服務員態度很好,可以說有問必答。

韓孔雀對這個服務員很滿意,真不知道陳青是從哪裡找來的這種熟手,這家飯店開業不長,沒想到服務員的素質會這麼高。

「兩百塊一隻還不叫貴?」韓建國喃喃自語的道。

這時候顧曉展也湊到了韓榮耀身邊,雖然看不上韓榮耀,但他以後畢竟是自家妹妹的丈夫,這麼貴的一桌酒席,他們也害怕被人坑了。

「洗手蟹十隻兩千元,火腿燉肘子兩百八十元,鴿子蛋一百八元,茄鯗三百八元,十隻姜醋桂花蟹兩千元,雞髓筍五百八元,糟鵪鶉兩百八元,燒鹿肉三百八元,糟鵝掌鴨信三百八元,酸筍雞皮湯二百八元,這是飯店嗎?這是黑店吧?」看完了菜譜,顧曉展也怒了。

「什麼鴿子蛋要一百八十元?一百八十元要買多少鴿子蛋?」顧成立也憤怒的道。

雖然客人很憤怒,可服務員還是那麼鎮定,她有十分優美的聲音再次解釋道:「尊貴的客人」

「不要尊貴了,再尊貴我們都要在你們這裡,給你們刷一輩子盤子了,你就說說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盆子鴿子蛋要一百八。」

韓建國雖然很憤怒,但他也沒有挑選最貴的螃蟹說事,他們知道那螃蟹確實貴,兩百元一隻,還真是沒說的。

「是這樣,請看平板電腦,點擊鴿子蛋,下面有鴿子蛋的大體製作方法,請看秘制調料這一欄,上面詳細列舉了一些名貴材料和工藝過程。

只要你們看了,就知道我們根本沒有多收你們的錢,剛才吃鴿子蛋時,是不是感覺收不住嘴,所以一大盆鴿子蛋,居然一隻也不會剩下?

這就是我們紅樓食府的實力,越是簡單的東西,我們的廚師花費的功夫就越大,所以才更好吃。你們花費這麼點錢,吃到這麼美味的鴿子蛋,絕對是物超所值。」

「那這個茄鯗有是怎麼回事?這不就是茄子炸了炸嗎?居然比鹿肉還貴,這麼一盆居然要三百八十元。」顧成立吃飯時,就注意了這道菜。雖然很好吃,但他還是研究了出來,這就是一道油炸茄子。

「還是請看平板電腦,上面也有詳細的記載,當然,如果不耐煩。我也可以介紹一下,這是我們的必備功課,茄鯗這個名字年輕人應該聽說過,我們這家飯店叫紅樓食府,這裡的美食自然跟紅樓夢這部名著有關係,茄鯗就是出自紅樓夢中。」

韓榮耀點開茄鯗。茄鯗是《紅樓夢》中寫得最為詳實的一道菜,製作方法很繁瑣。

摘下來的茄子,先把皮去了,只要凈肉,切成碎釘子,用雞油炸了,再用雞脯子肉並香菌。新筍,蘑菇,五香腐乾,各色乾果子,俱切成丁子,用雞湯煨乾,將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嚴,要吃時拿出來。用炒的雞瓜子一拌就是。

至於好吃不好吃,看紅樓夢上劉姥姥的表現就知道了,上面寫到:這道菜非尋常人家見過吃過。

還有,鯗這個字讀音是xing,「鯗」。即是剖開晾乾的魚乾,如「牛肉鯗」、「筍鯗」等,都是腌醋成乾的片狀物,「茄鯗」,當是切成片狀腌的茄子干。

所以以後如果再有人說請你吃鯗,你還不要不樂意,這鯗絕對是好東西。

看了這麼繁瑣的工序,韓榮耀他們全都說不出話來,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也沒有臉嫌貴了,誰讓他們那麼心安理得的吃,誰都沒有想到要事先看看價格呢?

「客人應該知足了,你們看,我們紅樓食府的菜肴,都是用這種平底盤承裝的,而你們這一桌用的明顯不同,分量都是加大了的,所以我們老闆真的很照顧你們了。」最後服務員做出總結。

「這麼一看,這裡的菜還真是不貴。」老韓手腳有點哆嗦,他沒有說出來,雖然吃著物有所值,但是真心吃不起啊!

這是把四五月里的新茄包兒摘下來,把皮和穰子去盡,只要凈肉,切成頭髮細的絲兒,晒乾了,還得拿一隻肥母雞靠出老湯來,把這茄子絲上蒸籠蒸的雞湯入了味,再拿出來晒乾。

如此九蒸九曬,必定曬脆了,盛在磁罐子里封嚴了,要吃時,拿出一碟子來,用炒的雞瓜子一拌就是了。

做這麼一道菜,得用十幾隻雞兒來配它,這麼操蛋的油炸茄子,還真不是一般人吃得起的。

「老大,我帶的現金不夠,你刷卡吧1老韓猶豫再三,還是選擇了吃大戶,他大兒子有錢,能夠買得起三百多萬的房子能沒有錢嗎?

韓孔雀笑道:「恩,上次我給你辦的那張卡還在吧?用那張卡刷就好。」

韓孔雀沒有看老韓那僵在臉上的笑容,他卻看到了正掙扎著想要說話的韓榮夏,韓孔雀對她眨了眨眼間,直接把韓榮夏想要說的話嚇了回去。

以後她要在大哥手下討生活,這個能得罪誰,不能得罪誰,韓榮夏早就從韓榮耀那裡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韓孔雀不給老韓反應的時間,他直接從老韓剛才拿出來的錢包中,抽出來了一張卡。

韓孔雀記得上次給老韓打入了八千多塊錢,以老韓那精打細算的小摳心性,裡面的錢肯定足夠付賬的了。

桌子上就有刷卡機,韓孔雀直接刷了一下,還不忘好心的提醒老韓:「爸,輸了密碼再在賬單上籤個字就行了,讓榮耀代替你簽也可以。」

韓建國的老臉,此時已經完全不屬於自己了,他即心疼,又心急,這吃了一次飯就去了他六千多塊,這日子是真沒法過了。

韓建國想要發作,誰讓這裡是韓孔雀帶他們來的呢!但親家還在這裡,他也拉不下臉來說韓孔雀。

想到剛才他還讓韓孔雀問問這裡酒席的價格,說要在這裡擺酒,現在是想到這個他就想抽過去。

老韓哭喪著臉結了賬,不過韓孔雀卻並不像就這麼放過他,所以他再次道:「爸,還有顧叔,你們吃的還好吧?」

顧成立有點不得勁道:「很好。吃的很好,就是這價格太貴了,讓親家破費了啊1

「沒事,不就一頓飯錢嗎?」到了此時,老韓只能是大眾臉充胖子。

韓孔雀忍住笑道:「你們滿意就好。這家飯店的老闆是我的朋友,既然雙方吃著還滿意,我們就把榮耀和小苗的婚宴定在這裡吧!

雖然這裡的菜價貴了點,但勝在實惠,如果酒水我們自己帶來,價格也不會再高了。再說,我們雙方在魔都也沒有多少親戚朋友,也花不了多少錢,如果以後回家了想要補辦,那就再宴請一下雙方的親友好了。」

老韓實在是想說不再這裡辦,不過剛才的話已經說出去了。現在他也沒臉說不在這裡辦,只能是苦著臉說場面話,打腫臉充胖子。

而顧家當然也不會說什麼了,本來這麼匆忙嫁女兒,他們就感覺委屈了自家閨女,現在自然不反對在這麼好的飯店辦酒席,這畢竟是可以給自己女兒漲面子的事情。

結了賬。所有人都輕鬆了下來,反正錢再多也花了,心疼也沒用,所以老韓現在也不心疼那錢了,畢竟現在在親家面前漲了面子。

韓孔雀一邊喝茶,一邊詢問一些韓榮夏的事情,這次韓榮夏來了,自然是不打算回去了,她也想在魔都上學。

韓榮夏現在想的很明白,這二哥就要結婚了。家裡肯定不會少花錢,原來老韓就有點不想讓韓榮夏讀書,現在韓榮耀結婚要是把家裡的錢花光了,那老韓是絕對不可能在讓她上學了。

所以這次從家裡出來,韓榮夏盡量減低自己的存在感。能不說話就不說話,以給韓孔雀一個好印象,以便讓韓孔雀收留她。

韓孔雀問了一下韓榮夏的成績,發現韓榮夏的成績居然還不錯,這讓韓榮耀有點欣喜。

他們家雖然出了一個大學生,但也只是三流大學,如果韓榮夏好好學習,沒準能考上魔都大學。

喝了兩壺茶,雙方該說的都說完了,顧成立站起來,想要離開,老韓趕忙把他們一家送走,而他卻沒有一點離開的意思。

「爸,我們不走啊?」韓榮耀問道。

韓建國一邊送顧家一家人,一邊道:「我們再留一會,還要問問酒席的事情,這麼大的飯店,如果不能提前預定,到時候肯定是訂不著位置的。」

韓孔雀奇怪的看著老韓,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韓榮耀直接無語,這老韓還當真了?

不過,如果能在這裡辦婚禮,韓榮耀自然是不會反對。

本來他還有點看不起陳青一家,可真來了他家的飯店,他才知道,人家是真的發了,從整個飯店座無虛席來看,這飯店每天的營業額肯定是給驚人的數字。

這個時候,韓榮耀對陳青一家,剩下的就只有敬畏了,這樣的成就,就算他再沒腦子,再狂妄,也知道自己是達不到的,最起碼幾年十幾年內,他是絕對不可能有這種成就的。

重新回到包廂,老韓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孔雀,再跟他們要壺茶,吃多了,要多喝點水,他們這裡的茶水還算不錯。」

韓孔雀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在平板電腦上點了一下,他點的只是普通的茶水,這樣的只要是在這裡吃飯的,都會免費奉送,如果不滿意,還可以要好一點的茶,當然,那樣的茶水,可就貴了。

雖然紅樓食府的開業慶典韓孔雀沒有參與,但這座飯店裡所有的菜譜,都有韓孔雀的身影,所以他對這裡的一切都很熟悉。

老韓這樣佔便宜沒夠的,就不能給他蹬鼻子上臉的機會,讓他喝點免費的茶水就很不錯了。

「爸,我們真要在這裡辦酒席啊?」剛剛坐下,韓榮耀就有點迫不及待的道。

老韓沒好氣的道:「辦什麼酒席?到時候就說這裡沒位置了,看這飯店的繁忙景象,我們這樣說肯定沒問題。」

「沒事我們喝了這壺茶就走吧!這些天榮耀肯定沒睡好。」韓孔雀道。

「大哥,你怎麼補償我?這次肯定是因為你才連累的我。」這時韓榮耀想起自己受的委屈了,真是黑暗的五天啊!

韓孔雀笑道:「在籠子里待了五天,我就幫你辦一件事吧!你說,隨便說,什麼都可以,當然,要我能夠實現的,那些不現實的就不要說了。」

「恩?」韓榮耀疑惑的看著韓孔雀,他大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

「如果我想要一百萬呢?」韓榮耀猶豫了一下道。

韓孔雀笑容不改:「可以,不過你要想准了,可就這麼一次機會。」

看到韓榮耀猶豫了,韓孔雀笑的更燦爛了,而一邊的老韓夫婦和韓榮夏卻有點小驚。

「孔雀,你是說真的?一百萬也能給你兄弟?」老韓激動了,剛才還在發愁沒錢給二兒子辦喜事,現在天降鴻福,大兒子居然願意出血。

韓孔雀笑道:「真的,如果榮耀想要一百萬也行,我給你們準備一下,結婚時怎麼都能湊夠。」

「老大長本事了,一百萬說湊就能湊夠,這樣才對嘛!你們是兄弟,互相幫助是應該的。」韓建國老懷大慰。

韓孔雀對韓榮耀道:「你怎麼說?真要一百萬?」

看到韓孔雀那樣子,韓榮耀不敢說話了,而老韓雙眼眨巴眨巴,就差代替韓榮耀答應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