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一十八章紅樓食府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所謂「盥手畢,即可食,曰為「洗手蟹」。 相當於點完菜後上洗手間,回來時蟹已腌好可以吃了。 用韓孔雀提供的方法處理過了的螃蟹,陳青做過衛生檢疫,這樣的螃蟹體內,根本檢測不出一點寄生蟲寄...

韓孔雀一看,來的還挺全,最前面的是韓建國夫婦,他們後面是韓榮夏,再後面的是韓榮耀。

在韓榮耀身邊,則是一個女孩,女孩左右是兩對夫婦,想來一對是她的哥嫂,一對是她的父母。

韓孔雀有點頭疼,這些人雖然有不少他不認識,但他能夠猜到這些人的身份,兩伙人這個時候湊到一塊,肯定要出亂子。

果然,他們是無意中湊到一起的,經過顧小苗一介紹,兩方就吵了起來。

老韓心疼二兒子,抱怨顧小苗的哥嫂心腸狠毒,而顧小苗的哥嫂也不是善茬,直接想要暴打韓榮耀,被顧小苗和她的父母擋了下來。

看著混亂的人群,韓孔雀直接走到了一邊,白曉亦和白衣走了過來,白曉亦道:「沒有什麼問題,連皮外傷都沒有,那些警察都是老手,在方面的手段還是很高明的。」

韓孔雀看向白衣,白衣道:「放心,有程局長幫忙,還有那個從京城來的律師,該倒霉的一個都少不了。」

「恩,交給你們了,白曉亦,你今天把公司里高層的車子配齊,司機也要招夠,財務部一輛,法務部一輛,你們四個經理每人一輛,再給韓星這個顧問配一輛,公司里再配上一台商務,這樣就齊全了。」韓孔雀吩咐道。

這次白曉亦他們又立功了,只是一份關於太平天國寶藏的分析報告,就可以讓她們得到大筆獎金。

不過這筆獎金韓孔雀卻不知道該怎麼發下去,所以現在就先提升一下她們的福利。

等張向月和韓星回來了,韓孔雀再完善一下公司的獎懲制度,盡量補償一下白曉亦她們這些功臣。現在先給她們都配上一輛車,方便她們的出行再說。

把白曉亦和白衣送走,韓孔雀走到了正爭吵的面紅耳赤的老韓面前,把顧小苗的大哥和老韓分開。

兩個人不斷掙扎,可韓孔雀的力量。讓他們的動作徒勞無功,最後,他們不得不放棄口水戰,同時看向韓孔雀。

韓孔雀看到他終於吸引了兩個人的注意力,才不緊不慢的道:「你們打算怎麼處理?這樣能夠解決問題?」

「我妹妹還在上學,我們不可能耽誤她的學業。」顧曉展梗著脖子喊道。

「當然。我們不可能耽誤你妹妹的前途。」韓孔雀點頭認可,他接著道:「不過,你們沒有問問兩個年輕人是怎麼想的?」

「他們?他們還能怎麼想?年輕人不負責任,難道他們還想把孩子生下來啊?」顧曉展道。

「生不生要問問兩個當事人,我們都沒有權利去決定一個小生命的命運。」韓孔雀道。

韓孔雀堵住了眾人七嘴八舌的嘴,轉過頭對韓榮耀道:「你們兩個是怎麼打算的?」

看著韓孔雀瞪著自己的雙眼。韓榮耀不由自主的一哆嗦,他看了一眼顧小苗,低聲道:「我想要孩子。」

「你再說一遍,大聲點。」韓孔雀口氣變得前所未有的嚴厲。

看到韓孔雀這樣疾言厲色,老韓不願意了:「老大,你幹什麼?那是我們韓家的子孫,難道你不想讓你小侄子出世?」

「就是。韓叔這話說的對,你們難道還想不負責任的直接把孩子打掉?」顧曉展雖然攝於韓孔雀的威勢,但還是嚷嚷開來。

韓榮耀抬起頭看著韓孔雀道:「我這幾天在裡面早就想好了,那是我的孩子,我們不能害了他,我想要這個孩子,小苗,你不想要?」

顧小苗弱弱的道:「我不知道,我想上學。」

顧曉展道:「學校里要是知道了,肯定會開除小苗的。」

「天也不早了。我們一塊找個地方吃頓飯吧1韓孔雀無奈,在這裡吵鬧總不是辦法。

韓孔雀沒有去別的地方,紅樓食府自從開業之後,他還沒有來過一次,所以這次直接去了紅樓食府。

紅樓食府是一整棟的樓房。六層樓不算很高,也不算很大,但勝在有地下車庫,樓前也有一個小型廣常

這讓來這裡吃飯的客人停車很方便,當韓孔雀他們來到紅樓食府的時候,才發現,這裡停車場里已經挺滿了車子。

看著還有很多車子沒有找到停車位,只能倒出來,停靠在路邊或者周圍店鋪的前面,這讓韓孔雀十分慶幸沒有開車來,而是打了計程車。

走進紅樓食府,一層的大廳上面寫著幾個銀字:銀座餐廳。

韓孔雀一眼就看到了擺在大廳走道上的十二個巨大的銀球,每一個銀球都有一千三百斤,這麼中的銀球,他們還真不怕有人來搶。

十二個銀球就算搶去一個,也只能是用車來運輸,一輛車要想從紅樓食府跑出魔都,那幾本是不可能的,所以這東西就是地道的鬼見愁。

更何況,陳青做了完善的防盜準備,在一隻巨大的鬼見愁前面,還有一個牌子,提醒客人不要推動這座銀山。

銀山只要移動,就會掉落如地下寶庫中,只要掉了下去,就不能在短時間內弄上來了。

這需要去銀行保險庫拿出密碼鎖,加上大廳經理和紅樓食府董事長才能合作開啟寶庫。

寶庫完全是鋼筋水凝土結構,要想破開寶庫,沒有幾個小時是白想,所以這十二個銀疙瘩,現在是真正的鬼見愁,如果不是異想天開,應該沒有人想搶這十二個銀蛋子。

「這真是銀子的?放在這裡也不怕被搶了。」周圍有些客人,專門在鬼見愁跟前拍照,當然這樣的議論就少不了。

「銀子做的?」老韓等人全都吃驚的看著那巨大的銀蛋子。

「這東西叫鬼見愁,是原來大戶人家為了防盜,特意做出來的銀疙瘩,因為一般人弄不走,所以叫鬼見愁。」韓孔雀解釋道。

「這是十二座銀山啊!這得值多少錢?」老韓眼裡有了敬畏。這麼一家飯店,吃一頓要不少錢吧?

本來心裡還有點不痛快,不過現在看到韓孔雀把他們一家人領到了這麼一家豪華飯店當中,感覺被重視了的顧家一家人,臉色也好看了點。畢竟韓家的誠意還是十足的。

第一次來這裡的人,不可避免被十二跟巨大的鬼見愁震懾,不過韓孔雀見多了,也就我所謂了,他很快被一條巨大的魚吸引了,這魚不是被吃了嗎?怎麼還在這?

十二個鬼見愁後面。就是一隻巨大的水箱,水箱跟前有不少人,在看一條蟄伏在水底的金色大魚,他知道那就是那條黃唇魚。

「孔雀?你不是出差了嗎?怎麼有空過來?」陳蕊早就在等韓孔雀,看到他過來,立即打招呼道。

韓孔雀道:「有點事情就先回來了。大嫂,這魚怎麼沒吃了?鬼見愁別人搬不走,可這玩意的魚鰾可是很好拿,放在這裡容易招禍。」

「沒事,我們雇了十多名保安,這麼多人還看不住一條魚嗎?」陳蕊笑道。

「還是小心點好,小心無大錯。」韓孔雀道。

陳蕊笑了笑沒有再說別的:「你看看上面那段視頻你就不擔心了。」

看向陳蕊指的方向。在魚缸旁邊,有一台大型顯示器,上面記錄了黃唇魚的一些活動,特別是黃唇魚在覓食的時候,隨著餌料的投放,黃唇魚快速躍起,還真有一股鯉魚躍龍門的感覺,那氣勢十分驚人。

「呀1韓孔雀真看著,被他身邊的一聲驚呼嚇了一跳。

不過,此時韓孔雀也被嚇了一跳。視頻當中,黃唇魚從那魚缸里躍了出來,在大廳里胡蹦亂跳。

出現了意外,剛開始參觀的群眾被驚,接著就是一陣喧鬧。還有人想靠近黃唇魚照相,不過更多的保安圍了過來,害怕出現意外。

可意外還是不可避免的出現了,這條黃唇魚在蹦躂了幾下停在了地板上,可在保安靠近它,想要把它重新送進魚缸之時,那條黃唇魚一尾巴,把一名保安拍到了地上。

接下來的畫面真實一片混亂,在接連拍到了三名保安之後,有人買來了漁網,可被漁網籠罩的黃唇魚,表現出來了遠超人們想象的巨力,十幾個人,居然完全沒有辦法把黃唇魚困祝

最後,還是弄來了一台定滑輪,把漁網拖了起來,才把這條在大廳里待了兩個小時,還活蹦亂跳的黃唇魚,重新弄進了魚缸。

陳蕊看著這些第一次來這裡的客人,笑著道:「我詢問了一名生物學教授,他告訴我們,黃唇魚的生命力很頑強,就算有人拿槍打它,在一個小時之內,它的身體都具有活性,所以,短時間內,應該沒有人可以取走它的魚鰾,真不知道當時你是怎麼抓住這個大傢伙的。」

「這傢伙居然這麼厲害?當時我幾拳就把它打暈了,也沒表現的多厲害啊1韓孔雀意外的道。

雖然這麼說,但他還是能夠猜出來一點,這黃唇魚應該是被活性水滋養的,讓它的生命力更強了,既然不怕被搶,放在這裡也沒什麼,這樣更能吸引顧客。

韓孔雀領著一群被震懾住了的人,走進了一間包廂。

「吃點什麼?」陳蕊看著這一群人,不知道韓孔雀家出什麼事了。

韓孔雀道:「先上幾道菜墊墊肚子,我都半天沒吃飯了。」

「行,急著吃是吧?你看看我們的速度。」陳蕊說完,在餐桌上的一台平板電腦上,點了幾下。

這邊剛剛完成點餐,門外就有人送了過來。

「嘗嘗我們做的洗手蟹,這個在其他地方的飯店,可是沒有人敢提供的。」陳蕊笑著對老韓他們解釋道。

「洗手蟹?名字怎麼這麼怪?」顧曉展道。

「螃蟹吧?我女兒不能吃。」顧小苗的媽媽道。

「不能吃?」陳蕊看了一眼顧小苗,不過她反應很快:「那這位小姐想吃點什麼?」

顧小苗沒有說話,旁邊的韓榮耀道:「吃肉,還有蛋類也給來點。」

陳蕊笑著道:「沒問題,來份火腿燉肘子吧!這個我們有現成的。蛋類就要來點鴿子蛋可以嗎?」

「可以。」韓榮耀道。

「這螃蟹是生的吧?這個也能吃?」這時候韓建國出生了。

陳蕊笑道:「這是宋代的一道名菜,叫洗手蟹,說的是有洗手的功夫,這道菜就可以上桌了,所以用的是鮮蟹。把鮮蟹刨開,撒上調料就可以吃,你們嘗嘗,很美味。」

這是一種快速食品,活蟹剖析后加調料,立即可食者。謂之「洗手蟹」。

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飲食果子》:「生炒肺、炒蛤蜊、炒蟹、渫蟹、洗手蟹之類,逐時旋行索喚,不許一味有闕。」

宋,祝穆《事文類聚.介蟲.蟹》:「北人以蟹生析之,調以鹽梅芼橙椒,盥手畢即可食。目為洗手蟹。」

看到了眾人的疑惑,韓孔雀解釋道:「這種吃法宋代就有,不過後來因為不衛生的原因,慢慢的就沒有人吃鮮螃蟹了,但這裡的洗手蟹是經過特殊處理的,所以不用擔心衛生和寄生蟲的問題,可以放心吃。」

「大哥。你怎麼知道?」韓榮耀早就懷疑韓孔雀跟這家飯店有關係,所以很是懷疑的看著韓孔雀。

韓孔雀指了指桌子上的平板電腦道:「上面有介紹,宋朝兩道最獨特的蟹餚,即「蟹釀橙」和「洗手蟹」,這就是其中的一種。」

韓孔雀故意把雙方所有人的注意力向美食上引,這樣共同吃一頓飯,有再大的矛盾,有再大的火氣,也要消散不少。

陳青一家做的很不錯,只是一個螃蟹。在韓孔雀提供了解毒粉和活性水沁泡之後,就讓他們做出來了無數花樣。

像什麼「炸蜘蛛蟹」、「釀鴛鴦蟹」和「釀如意蟹」,只是一個螃蟹,就弄出來了很多道名菜。

這些菜當中,就是洗手蟹最出名。來這裡吃飯的,這道菜幾乎是必點的一道,所謂「盥手畢,即可食,曰為「洗手蟹」。

相當於點完菜後上洗手間,回來時蟹已腌好可以吃了。

用韓孔雀提供的方法處理過了的螃蟹,陳青做過衛生檢疫,這樣的螃蟹體內,根本檢測不出一點寄生蟲寄生過的痕,而且乾淨衛生,完全適合生食。

做這種螃蟹很簡單,用生蟹剁碎,以麻油並草果、茴香、砂仁、花椒、水姜、胡椒俱為末,再加蔥、鹽、醋共十味,入蟹內拌勻,即時可食。

這麼簡單的一道菜,在紅樓食府火了,而在他們火了之後,其他飯店自然也跟著推出這麼一道菜。

很簡單的工序,任何大廚看看就會做,所以洗手蟹之名立即充斥魔都。

但很快,即將燎原的洗手蟹,就遭到了巨大的危機。

食物中毒,衛生不合格,有客人吃了上吐下瀉。

這其實是生吃海鮮經常遇到的問題,不過螃蟹跟其他海鮮不同,因為它的生活習性,讓它更臟,所以吃了不適的人也更多,這一時之間,洗手蟹被推倒了風口浪尖上。

等洗手蟹成了人人喊打的對象,作為首先提倡洗手蟹的鴻樓食府,才高調宣傳,宣傳洗手蟹的傳奇。

南宋年間,權臣張浚在府內設宴接待高宗皇帝,整個過程《武林舊事》一書記錄得很清楚,「蟹釀橙」和「洗手蟹」這兩道名餚都同時出現在宴席上了。

同書還記載,皇后歸省時皇帝賜筵的十四盞菜肴中就有洗手蟹,這說明洗手蟹這種生吃食物,不單普通老百姓喜歡,甚至還是皇宮大院內的名食。

但是我們這種生吃螃蟹的食俗,大約在明清的時候就消失了,只是在個別地方以一種殘餘的形態繼續流行。

古代生吃螃蟹的習俗之所以不傳,是因為有些螃蟹有寄生蟲吃後會生病,所以洗手蟹不是不能吃,而是一定要處理好了再吃。

鴻樓食府是第一家大規模推薦洗手蟹的飯店,為什麼他們推出很長時間,都沒有一起食物中毒時間發生?

這就是本事,因為鴻樓食府提供的螃蟹,跟其他飯店裡的不同,所以,就算做法相同,其他飯店裡的洗手蟹,也完全沒法跟紅樓食府比。

只是這麼一道菜,就讓鴻樓食府聲名鵲起,所以今天韓孔雀來這裡,才看到了外面車水巒景象。

洗手蟹最美妙的部位是膏腴,最好吃的境界是腌至膏腴稍微變硬,入口有粘牙的感覺。

而要達到這種效果,沒有一定的手法是完不成的,所以即腌即食的洗手蟹,雖然看著簡單,門道卻是不少。

到了現在,這道洗手蟹,已經變成了紅樓食府獨門的一道名菜。

每一隻都要一斤多沉的大螃蟹,其實並沒有多大的吃頭,所以在吃下一隻螃蟹之後,還能吃下其他美味。

接下來,火腿燉肘子、鴿子蛋、茄鯗、姜醋桂花蟹、雞髓筍、糟鵪鶉、燒鹿肉、糟鵝掌鴨信、酸筍雞皮湯,一道道走上餐桌,讓這裡所有人都沒有了說話的興緻,全都低頭對付桌子上的美味佳肴。

韓孔雀在陳蕊離開時,不著痕的對陳蕊伸出了大拇指,美味佳肴一道道上了,這裡的人也顧不得爭執了,等吃完了飯,想來氣氛會好一點。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