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一十七章明馬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不能說它不值一千萬元錢。 韓孔雀看著斷了頭缺了腿的木馬,心痛的一抽一抽的,但一想。壞了也好,本來他還不捨得毀了這匹木馬來做些其他東西,現在有人幫他做了決定。 韓孔雀還沒有說什麼,就看到...

「古玩街派出所爛透了,審訊嫌疑人居然不開監控?把這個所里所有人都控制起來。」程林知道,這個派出所的人都倒向了他的政敵,要不然韓榮耀被抓了四五天,他也不會今天才知道。

等韓榮耀絮絮叨叨說了這些天他受到的委屈,說了他挨了多少打,說了他為了韓孔雀,吃了多少苦。

反正這幾天整個就是一部血淚史,從小到大,韓榮耀從來沒有受這麼大的罪,這次真是長記性了。

「白曉亦,你找幾個律師,陪著榮耀去趟醫院,做下詳細的檢查,其他事情等檢查完了再說。」韓孔雀臉色鐵青,雖然自己看不上自己這個兄弟,但也不能讓別人這麼欺負。

走出警局的大門,朱飛雨叫來的律師到了,白曉亦找的律師團也到了。

「告他們,所有可能涉及到的人員,一個都不要放過,我倒國內的官場,是不是真的那麼牢不可破,鐵板一塊。」韓孔雀對那群律師道。

朱飛雨的律師首先表態:「完全沒問題,如果魔都市的律師不敢接手,我可以自己組織一個律師團,絕對讓韓先生滿意。」

「程叔,拜託你了。」韓孔雀道。

程林苦笑道:「沒事,不過,你這保險箱怎麼處理?」

韓孔雀皺了皺眉道:「如果不能拿回去,你就看著處理好了,裡面除了我剛才說的,還有兩隻北宋耀州窯的青釉香爐,想來程叔應該記得,就是那次在古玩街上,您和江林遇到的那兩隻。

除了這些。最有價值的應該是一隻金碗,那東西江林他們也都知道,如果不信,我現在可以打開保險柜讓你們看看,這些如果出現了意外。到時候照價賠償就好了。」

「那隻金碗比唐伯虎的畫更值錢?」程林道。

韓孔雀道:「還真不好說,按照以往的價格分析,應該是金碗的價格要高點,不過唐伯虎的畫,價格浮動很大,兩者應該相差不大。」

「你帶回去吧!放在這裡關係重大。萬一出現問題,我們可沒有那麼多錢賠。」程林當機立斷的道。

他本來還想留下這個保險柜,以攻擊政敵,要知道,韓孔雀才是這些東西的主人,他們要搜查韓孔雀的房子。怎麼也要通知一下韓孔雀吧?

既然想抓韓孔雀,怎麼放著韓孔雀不動,只對付他兄弟?

還有很多不合法的地方,這些都是很明顯的,如果是對付普通小民,怎麼做都可以,因為他們翻不起大浪來。

現在踢到了韓孔雀這張鐵板。這些小事,都可以被拿出來追究,而且是一追究一個準。

從韓孔雀家抄出來的東西,都在一張清單上,韓孔雀掃了幾眼,發現東西的數量不對。

韓孔雀沒有多說什麼,他蹲下身,直接把保險柜打開,從最上面拿出一張紙,遞給了程林。

「這是我統計的一些盤子碗什麼的。這些東西是江林要的,要給他家老爺子祝壽用,現在數量對不上,這些東西雖然不值錢,但也不能這麼流失了。

還有。我現在還不知道我家裡少了什麼,我希望程叔可以派個人跟我回去看看,也許有沒在這單子上的東西也失蹤了。」韓孔雀道。

「我陪你一塊去看看吧1程林無奈,一招手,身後不少警車開了過來。

玩收藏的人家,不是那麼好進的,現在古玩街派出所肆無忌憚的查抄了他家,要是遇到了無賴,只要隨便說一些沒有的東西,搜查的警察就有可能吃不了兜著走。

這完全取決於韓孔雀的實力,他要沒有實力,自然是任人宰割。

等韓孔雀把保險箱里的東西送進了銀行,他們才回到古玩街,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幾個警察懷疑韓孔雀的話了。

香爐、書畫有可能是假的,因為是真的他們也不認識,但那隻金光閃閃的金碗,幾個警察全都看的清清楚楚。

那麼精緻的一隻金碗,價值之高肯定不可想象,就算他們不懂古董的價值,但他們看了一眼就喜歡上了那隻金碗,這樣的東西,是人看到了就沒有不喜歡的,所以這東西的價格,也肯定低不了。

這麼有錢的一家人,被古玩街派出所抄了,還不知道會留下多大的麻煩呢!

韓孔雀走進自己的房間,房間里已經被翻得不像樣,隱藏在室里的巨大保險箱都被挖出來了,這裡被破壞的程度就可以想象了。

而做這種粗活的肯定不是那些警察,很可能是從勞務市場上雇傭的臨時工,所以韓孔雀家被弄得亂七八糟,書架上的書被仍的到處都是。

廚房裡一片狼藉,冰箱里已經變得空空如野,就連儲藏室也被洗劫一空。

不要說韓孔雀,就連程林也看的嘴角抽搐,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韓孔雀。

「少了什麼沒有?」程林很直接的道。

韓孔雀強壓下心頭的怒火:「只有一個值錢的,那是一隻木馬,明朝木匠皇帝朱由校製作的一隻小葉紫檀滿金星的木馬。

用一大塊老料整體雕刻的,我花了一百萬買的,不過實際價值在千萬以上,如果需要,我可以提供購買合同,上面有詳細的鑒定說明。」

跟著進來的警察全都驚訝的張著嘴,他們都信了,不信不行,韓孔雀絕對不可能用這個騙人,小葉紫檀的木馬肯定有,但至於是不是木匠皇帝朱由校製作的就另說了。

程林知道麻煩大了,不過他還不能不處理:「去請幾個跟我們關係好的專家。」

「小韓,你提供一下合同,讓我們的專家分析一下,我先讓人把你的房間清理一下。」程林看著被弄得很不像樣的房間,只能讓手下人幫著清理一下。這樣的情況,誰看到了都會生氣。

「小韓,那匹小馬既然那麼值錢,怎麼沒有放到保險柜里?」程林轉移韓孔雀的注意力道。

韓孔雀道:「那隻小木馬有七十多厘米高,九十多厘米長。放在保險柜里太佔地方了,而且我的這間地下室是特別加固了的,一般人進不來,就算進來了,不是行里人,也不會注意那匹小木馬。所以,還是我大意了。」

兩個人正聊著天,就有警察跑出來報告:「局長,在房間里的建築垃圾中發現一匹小木馬,不知道是不是那紫檀木的。」

「恩?在建築垃圾里?」程林直接站了起來。

韓孔雀則跑進了房間,看著那個沒有了頭。就連腿上的蹺蹺板也消失了的木馬,臉色一片鐵青。

程林使勁吞了吞口水,並且看了看一直在現場拍攝的幾個人,這些是在韓孔雀要求下,程林安排的,所有拍攝下來的錄像全都可以做為證據使用。

有很多事情,實在是沒法拿到太陽底下曬一曬。就像韓孔雀房間里被破壞的這樣,如果韓孔雀沒有背景,沒有實力,誰也不會來這裡多看一眼,但現在,這就是大麻煩,肯定會有人因為這點小事,而倒大霉。

「小韓,你說的不會就是它吧?」程林很無奈,這東西都找到了。那韓孔雀肯定就不會是信口雌黃,如果這真是朱由校製作的,誰也不能說它不值一千萬元錢。

韓孔雀看著斷了頭缺了腿的木馬,心痛的一抽一抽的,但一想。壞了也好,本來他還不捨得毀了這匹木馬來做些其他東西,現在有人幫他做了決定。

韓孔雀還沒有說什麼,就看到有人走了進來:「秦老?您老怎麼來了?」

「聽說你家被抄了,我來看看有什麼便宜可撿嘛1秦大可施施然的走進了房間。

在他走進來之後,後面又走進來了幾個中年人,這些人韓孔雀雖然不認識,但他曾經在電視上看到過,知道他們都是一些鑒定師,在侯家兄弟落網的那一天,他們都曾經出現在電視上。

「秦老?您老親自來了?」程林道。

秦大可道:「你們兩個在看什麼?咦,這是小葉紫檀?」

秦大可的一聲驚異,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了那匹小木馬的上面。

「滿金星的老料啊!真是漂亮,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個的滿金星老料。」一個中年人道。

秦大可道:「這種小葉紫檀越來越少見了,現在市場上的都是假貨。」

「秦老,你看著批木馬的工藝。」程林提醒道。

秦老道:「我對木雕不太懂,不過看這批小馬的造型,到是有點像明馬的造型。」

聽秦老這麼一說,程林心裡就是咯一下,明馬,他媽的要真是明馬就壞了,要知道,他雖然跟韓孔雀的關係不錯,但公安局這邊出了差錯,處理善後的肯定是他。

接下來,另一個人的花,更加讓程林頭疼。

「對,這完全是明馬的造型,脫胎於唐馬,又跟唐馬有所不同,雕刻的很用心。」一個中年人道。

「小韓,我來給你介紹,這個是唐功武教授,玉器木雕專家,這位是李明林跟我一樣,喜歡玩字畫,那個是陳超對瓷器有很深的造詣。」秦大可對韓孔雀介紹道。

韓孔雀對這些人一一問好。

轉過頭,秦大可又向另外三個介紹韓孔雀:「這是韓孔雀,上次我們在東海打撈上來的那艘沉船,就是他最先發現的,這次引來的麻煩,也肯定跟那批瓷器有關,現在我們都來了,小韓,把你收藏的那些瓷器拿出來給我們看看吧?」

韓孔雀苦笑道:「家裡放的那些被抄走了,拿回來的一些,現在被我送到了銀行,家裡只剩下這麼一批木馬了。」

「以後記得把好東西讓我們這些老傢伙看看就好了,現在我們先幫你鑒定一下這匹小木馬。」這才是秦老他們這裡來的目的,以往韓孔雀可是很不好說話,現在賣韓孔雀個面子,以後再接觸就容易了。

話題又轉移到了木馬上,程林道:「秦老。小韓說這匹木馬是木匠皇帝朱由校的作品,不知道你們怎麼看?」

唐功武仔細看了一下這匹小木馬,才道:「你別說,雖然上面沒有任何字跡證明這隻小馬的身份,但只是其材質和工藝。就很說明問題。

我曾經在首都博物館見過一隻木鳥,聽說就是木匠皇帝朱由校親手製作的,那隻木鳥的工藝,跟這隻木馬還真是很像,但那木鳥的材質可比這隻木馬差遠了。」

聽到這話,程林的臉色更苦了。雖然這不是他的責任,但作為魔都市警方最高層的幾人之一,如果他的政敵被搬到了,這善後處理還是他的事情。

這麼一件寶貝,就這麼被破壞了,這個責任實在太大了。

秦大可自然知道程林想的什麼。所以他笑道:「雖然這件寶物被毀了,但材質還在,損失應該不會很大。」

這些韓孔雀當然知道,所以他根本不給秦大可任何機會。

韓孔雀立即道:「只要能夠給我兄弟個公道,其他都是小事,我不會追究,只有那些盤子和碗。是一定要追回來的,那些已經算是江林的,如果你們追不回來,直接跟江林說就是了。」

知道韓孔雀不追究,程林立即神色一松,這樣就好辦了,進可攻退可守,如果一切順利,他很容易就可以處理善後,如果得不到想要的結果。只是一個貴重文物的賠償,就可以讓整個魔都市公安局陷入絕境。

價值上千萬的東西,公安系統是絕對沒有錢賠的,而且,如果這些事情曝光出來了。那絕對是本年度公安幹線上最大的醜聞。

這種後果,就算是魔都市總局局長,也不可能承擔這種責任,也承擔不起這種責任。

「小韓,聽說你儲藏室里還有不少煙酒?派出所那邊好像也沒有記錄。」程林現在是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韓孔雀雖然沒說,但程林不能不提,那些人也太放肆了,價值十多萬的煙酒,就敢隨意瓜分了,這也太沒腦子了。

韓孔雀無所謂的道:「具體有多少東西我也不知道,那些東西大多數是魔都市博物館劉韶山老爺子送的,他從我這裡借去了一套春秋戰國刀幣,用作研究,不如你問問他吧,也許他那裡有禮單。」

程林再次苦笑,這又是一件麻煩事情,大多數是劉韶山送的,那還有少數呢?

雖然只是些煙酒,但全都是名貴煙酒,每一箱就都要幾千塊錢,十箱就是幾萬,這點錢也許看不在韓孔雀這種富豪的眼裡,但盜竊價值上萬的財物,罪名絕對不輕。

走出韓孔雀家的大門,秦大可疑惑的道:「程賢侄,你為什麼對那些韓孔雀這麼客氣?」

秦大可有點看不懂程林了,這小子可是十分傲氣的,這次怎麼這麼平易近人了。

程林苦笑:「知道最近西湖市的那家慈善基金吧?」

「就是鬧的很熱鬧的那個什麼瘋子族基金?」秦大可道。

「瘋狂布依族,韓孔雀手下的一家小公司今天捐款一億一千萬,你說在這個時候,誰敢對他不客氣?」程林道。

程林每一次想到那些人的動作,都會恨的牙疼,那些豬腦人身的傢伙,韓孔雀這種人是他們能夠網羅入罪的嗎?

就算別人不知道韓孔雀的實力,難道他們公安系統的人也不知道嗎?

程林看著變了顏色的幾人,他心裡更是恨極,就連這些普通人,都知道韓孔雀這種富豪的可怕,那些人居然肆無忌憚的想要收拾他。

知道了韓孔雀的實力,本來對韓孔雀還有點輕視的唐功武等人,眼神立即不同了,捐了一億一千萬啊!

這得多麼有錢的人,才能做出這種事情?

有錢就是大爺,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這麼有錢,還這麼年輕,這樣的人,誰也不敢輕易得罪啊!

雖然房間收拾乾淨了,但韓孔雀怎麼也找不到原來那種溫馨的感覺了。

韓孔雀走出房間,想要收拾了一下原來孟家的那間租房,不過他想了一下,還是放棄了。

九月份魔都大學開學之後,在二樓租房的那戶人家沒有回來,他們已經確定接觸租賃合同了。

現在這裡只有陳青一家還在這裡住幾天,而二樓的頂尖模特公司,這幾個月只有秦明月回來住了一天。

這些房子的租期都要到了,現在正好收回來,仔細裝修一下,正好收藏了那麼多東西沒地方放呢!借著這次機會,一次性解決了也好。

要不是這座房子是人家的祖宅,那個倔老頭明確說了不賣,要不然,韓孔雀現在還真想把這座小院買下來。

不想再在地下室里住著,韓孔雀費了一個小時,把下面的廚具和一些生活用具搬了上來。

上面有完整的電路,韓孔雀把一些家電也辦了上來,冰箱里儲存上了不少韓榮耀愛吃的海鮮,有對蝦、花噶、梭子蟹和帶魚。

想了想,韓孔雀又去南邊草頭王專賣店,買了兩隻雞還有一些牛羊肉放在冰箱,這次韓榮耀受他的牽連受了苦,回來肯定要跟他抱怨,還是買點東西先堵上他的嘴好了。

韓孔雀剛收拾完沒一會,家裡就湧進來了不少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