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一十六章構陷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道了韓榮耀,他們一怒之下,就去報了案。 其實兩個人只是想找到韓榮耀,想要一個說法罷了,畢竟男歡女愛的,以懷孕這個理由告韓榮耀強、奸是不會成立的。」 「真的確有其事啊1韓孔雀心裡發狠,韓...

今天三更一萬五,各種求,訂閱、月票、收藏、推薦、點擊,多多益善。

那名高大的警察,此時已經臉色難看,他們本來計劃抓著韓孔雀就走,沒先到現在留在了這裡,周圍圍著大量群眾,很多人都把剛才的事情拍了下來,如果不能給韓孔雀定罪,他知道他們的麻煩就大了。

「我們只是想請韓先生回去配合調查。」高大警察道。

白衣道:「手銬,這是配合調查的程序嗎?」

「韓先生對我的手下進行了攻擊,對於危險分子,我們有權利限制他的人身自由。」高大警察。

「警察先生,或者是某某某,你到現在還沒有證明你是警察,所以,就算現在,我的當事人也有權利對你們進行攻擊,因為這也屬於正當防衛。」白衣道。

白衣一說完,不止是警察愣了愣,韓孔雀也愣了愣,他沒想到,到現在他也可以反抗。

「韓先生,我希望你能明白,如果你敢繼續抵抗,我們有權開槍,萬一把你擊斃,你就算再有錢都晚了。」高大警察一看要壞事,立即湊近了韓孔雀,低聲威脅道。

「你到現在都不想表明身份嗎?」韓孔雀也低聲問道。

高大警察看到自己的手下完全控制了韓孔雀,頓時放心下來,冷笑道:「不表明又怎麼樣?你也不過是一個農村來的小子,難道還能翻得起什麼浪花?實話告訴你,你進去了看我們怎麼玩死你,就像你那個兄弟一樣,等你被我們弄回去,天王老子來也不可能給你翻供。」

韓孔雀也冷笑道:「看來我兄弟在裡面受苦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不客氣?難道你還能逃出我們的手掌心?」高大經常再次欺近,不想給韓孔雀一點反擊的機會。

韓孔雀既然想反擊,自然不可能多客氣,他雖然手上戴了手銬,可他的腿卻沒有被限制自由。

所以他一個高抬腿。把小腿就放在了那高大警察的肩膀上。

只聽碰的一聲,那高大警察,直接被他一腿砸在了地上,他連吭都沒吭一聲,直接昏迷了,也不知道骨頭被砸斷了幾根。

他以為靠的近。韓孔雀就沒法反擊了,這高大警察,從始到終都小看了韓孔雀的危險性,實際上他控制的是一頭暴龍,就算把韓孔雀渾身綁住,也不可能限制住他。

韓孔雀的動作不停。他猛然一轉身,把壓著他的兩個警察從他的身後甩了出來,接著碰碰兩腳,直接把兩名警察砸在地上。

這個時候,韓孔雀故意停了一年,以給周圍五名警察反應的時間。

果然,這些都是很有經驗的刑警。剛才雖然收起了槍,但出現意外之後,他們全都訓練有素的抽出槍,向著韓孔雀這片撲來。

等他們靠近了,韓孔雀快速進行了幾個規避動作,躲過可能的子彈,幸好,五名警察沒有開槍。

周圍圍滿了看熱鬧的人群,如果開槍,最大的可能不是擊中韓孔雀。而是擊中周圍的人群,這樣的後果,這些老刑警自然都很清楚。

碰碰碰碰,幾聲響動之後,五名警察高高飄起。接著落地,再也沒有動彈,這些人遠遠的拿著槍威脅他,韓孔雀還沒有什麼辦法,靠近了那全都是送菜。

把所有出現的警察擊昏,韓孔雀立即靠近了人群,萬一被人大了黑槍,那可就不值了。

韓孔雀靠近了白曉亦那邊道:「這傢伙身上有鑰匙,給我打開。」

看著韓孔雀彪悍的樣子,周圍所有人全都無語,就算是白曉亦和白衣,也沒想到,韓孔雀居然能夠彪悍到這種程度。

打開了手銬,韓孔雀拿出電話,撥了一個號:「程叔?我是韓孔雀,先前跟你通電話的那個。」

「小韓?到了沒有?你不要著急,我已經了解了情況,這完全是一個誤會,女方的家人意外發現了妹妹懷孕,氣不過才報的警,現在他們的情緒已經平穩,他們也不會想要把你兄弟送進監獄的。」程林的話從電話中傳來。

「恩,謝謝程叔,不過我這裡還有另外一個麻煩,我剛下飛機,居然遭到了一夥自稱是魔都刑警隊的警察攻擊」

「什麼?你說刑警隊的攻擊你了?你現在在哪?」程林一下站了起來。

雖然他跟韓孔雀的交往不多,但他知道,不管是侯家兄弟走私國寶案,還是後來的東海沉船,都跟韓孔雀脫離不了關係。

而他靠著這兩件事情,可以說離青雲直上不遠了,現在韓孔雀被刑警隊攻擊,肯定不是簡單地事情。

韓孔雀道:「說我跟一件文物盜竊案有關,如果我們沒記錯,我有可能盜竊的文物,只有東海那一次,不過,那應該不算我盜竊的吧?」

「你在那裡等著,我一會就到,我肯定會給你個交代的,不管涉及到誰,我們都會一查到底。」程林此時已經怒發如狂。

這肯定是沖著他來的,明知道東海沉船是經過他的手打撈的,居然還想對付韓孔雀,這就有點作死的節奏了。

程林拿著手機,一邊聽韓孔雀說話,一邊向外走:「什麼?攻擊你的人到現在也沒有亮出警官證?而且還動手銬了?沒有逮捕令?好,你等著,如果能夠控制局勢,就不要讓任何一個人離開。」

掛了電話,韓孔雀對白曉亦道:「沒事了,魔都公安局的人很快會來。」

白曉亦根本就沒有一點擔心,她的這個老闆有多少錢難道她不知道?

那麼有錢的人,隨便拿出一點錢來,就可以砸死不少人,更不要說現在還不是韓孔雀的責任。

程林的效率很快,沒有一分鐘。機場公安局的人就先到來了。

他們好像接到了命令,迅速封鎖了現場,順便把離韓孔雀最近的一些圍觀者,也控制了起來,用他們的話來說。他們是目擊者,要配合警察做現場筆錄。

「韓先生?」一個胖胖的中年人走了過來:「我是機場公安局的政委楊國光,請跟我到裡面稍等一會,程局很快就來。」

韓孔雀笑著道:「韓孔雀,請楊局長幫忙收繳一下那些人的錄像設備,我不想太過出名。」

「韓先生放心。周圍已經做了信號干擾,一點信息都不會發出去。」楊國光很上道。

韓孔雀這樣的人,一看威勢,就知道不凡,這樣的人,絕對不是他一個分局局長能夠得罪的。

不要說得罪。就算平時想巴結一下都巴結不上,現在遇到了這種好機會,他自然是不想放過。

楊國光走出候機廳的貴賓室,看著還躺在地上睡大覺的刑警隊長,他當然認識這些人,魔都市刑警大隊的重要骨幹,平時走到哪裡都是牛哄哄的。像他這種分局領導,還真不看在這些刑警隊員的眼裡。

不到二十分鐘,程林走進了候機廳的貴賓室。

韓孔雀趕忙站了起來:「程叔,麻煩你了。」

程林一擺手道:「我們之間就不用這麼客氣了,你跟程軍是兄弟,所以我就是你叔叔,自家子侄被人欺負了,我要是看著不管,那不是太讓人寒心了嗎?」

韓孔雀明顯能夠看出,這次見面。程林已經沒有了一絲架子,當然也可以說是那種高高在上的矜持,看來是認可了韓孔雀。

「程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先是說我弟弟強、奸,現在又想逮捕我。而且我一下飛機就給了這麼一下。」韓孔雀雖然心中有所猜測,但還是直接問程林道。

程林道:「應該有我的一部分責任,我的一個政敵,利用了你兄弟,說出來很簡單,你兄弟去古瓷齋賣東西,被古瓷齋的老闆告了,說你兄弟是盜寶賊。

而當地派出所還真就信了,直接把你兄弟抓了起來,並且查抄了你的房子,從裡面搜出來了不少民國瓷器。

這更讓一些人以為自己有了機會,後來你兄弟傳出出事的消息,也是他們特意散播出來的,要不然我還不知道情況,沒想到他們連我都想利用。」

「那強、奸又是怎麼回事?」其他事情韓孔雀並不關心,是白的就是白的,一些人怎麼對他污衊,也不會起到作用,反而是韓榮耀,更加讓韓孔雀擔心。

程林道:「那完全是個意外,你兄弟的那個小女朋友,自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你兄弟壞話,不依不饒的是她的哥嫂。

他們兩個人來魔都辦事,沒想到發現了自己妹妹懷孕了,怎麼問也沒有問出什麼,這讓她大哥怒氣衝天,後來通過她的朋友,知道了韓榮耀,他們一怒之下,就去報了案。

其實兩個人只是想找到韓榮耀,想要一個說法罷了,畢竟男歡女愛的,以懷孕這個理由告韓榮耀強、奸是不會成立的。」

「真的確有其事啊1韓孔雀心裡發狠,韓榮耀這小子還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這才老實了幾天,就給了他這麼一個驚喜。

「走,我帶你去把你兄弟弄出來,他們只不過是想利用你兄弟,把你構陷入罪,幸虧你沒有被他們帶走,要不然就麻煩了。」程林道。

走出候機大廳,程林笑道:「做我的警車,還是自己走?」

一般人還真是不願意做警車,而韓孔雀卻是例外:「就坐一回警車,試試是種什麼感覺。」

「找律師,帶上一些設備,該告的一個都不能落下。」韓孔雀現在是誰都不怕,這麼點事情,如果陳嘉義他們的家族都不能給他擺平,他們也就沒有資格再跟他合作。

合作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礎上的,原來陳嘉義他們俯視韓孔雀,而現在,韓孔雀已經表現出來了他那超卓的能力,現在則是韓孔雀看陳嘉義他們背後的勢力,到底有多麼深厚了,看看配不配的上韓孔雀的付出。

就像這次出去獲得的李園的寶藏,如果你沒有本事,那又憑什麼讓韓孔雀分出來?

這時的韓榮耀是真的害怕了。他現在已經知道,也許用不了一年,他就要當爸爸了,但是他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他現在已經完全被古玩街派出所的人嚇住了。

上千件民國瓷。其中精品瓷三十七件,這麼多東西,用那些警察的話來說,就算不吃槍子,也要把牢底坐穿。

所以韓榮耀交代的很清楚,把知道的不知道的。甚至是猜測的全都說了出來。

不過,就算這樣,審訊他的幾個警察也沒有滿意,對於韓榮耀提出來的八卦信息諮詢公司,他們做過了解,本來向上面申請逮捕令。卻意外的沒有通過,這讓他們只能想其他辦法。

最後,他們變著法的,獲得了韓孔雀租房的搜查令,這才有了大收穫。

上千件民國海撈瓷,還有一個隱藏在牆壁中的巨大保險柜,只是這個保險柜。就浪費了他們兩天的時間,等實在沒辦法打開,他們不得不拆除了那間地下室的牆壁,把那個保險柜挖了出來。

鑲嵌在鋼筋混凝土中間的保險柜,並不是那麼容易挖的,所以他們耗費了兩天的時間,才把保險柜搬了回來。

保險柜雖然搬了回來,他們卻還是沒有辦法打開,找了很多專家,也沒有打開這個看著很笨重的落後保險柜。最後沒辦法,只能找來了電焊工,準備把保險柜直接切開。

氣割切開堅硬的保險柜,溫度絕對會升高,如果裡面有紙質的東西。是絕對不可能保留下來的,這才是他們剛開始沒有想到切割開保險柜的原因。

當程林他們走進古玩街派出所的時候,在派出所辦公樓前面的小院子里,一伙人正圍著保險柜,在滿頭大汗的切割保險柜。

韓孔雀下車看到這一幕就火了:「我保險柜里有一張唐伯虎的畫,還有兩本珍惜典籍,一本韓氏家譜,如果有任何損傷,都不是這個派出所能夠賠得起的。」

程林本來還沒當回事,他聽到韓孔雀那幽幽的語氣,立即一愣,其他他沒有聽清楚,他只聽到了唐伯虎的畫了,唐伯虎的畫如果毀了,那是錢能夠賠償損失的嗎?

「住手。」程林急忙推開圍觀的幾個警察,一把打掉了那個電焊工手裡的割槍。

「你們所長呢?你們是豬腦子?」程林都要氣瘋了,既然知道是涉及古董的案件,面對一個可能承載重寶的保險柜,他們居然敢大膽的用氣割破壞。

韓孔雀冷笑道:「我們還是去裡面看看吧,也許還能看到一些奇怪的畫面。」

說著,不管外面的警察怎麼被程林收拾,他自顧自的首先向里走去,白曉亦身邊跟著幾個人,同時向里闖去。

其中一個中年男人熟門熟路,領著白曉亦既然,向著一間房子就闖了過去。

「小子,這些天吃的苦頭不少了吧?趕緊交代,你大哥的同夥都有哪些?保險柜的密碼是多少?還有,其他贓物藏在哪了?」

當白曉亦跟前那個中年男人無聲息的打開門,他們看到的是一個胖胖的年輕警察,正在拍打著韓榮耀的臉,說著一些威脅的話。

韓孔雀制止了剛要有所行動的眾人,而韓榮耀的實現被那個胖警察擋住了,所以他也沒有看到門口的情況。

房間里有兩個警察,除了那個威脅拍打韓榮耀的,還有一個正在寫筆錄:「胖子,你用點手段,所長可是說了,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拖了四五天,這個案子就要隱瞞不下去了,要儘快拿到證據。」

那胖子聽到另一個警察的話,臉色立即變得無比獰猙:「你小子還真是嘴硬,說,你大哥的保險箱里都有什麼?」

說著,胖警察直接扯住了韓榮耀耳前鬢角上的幾根頭髮,直接向上拔了下來,這個地方的頭髮一揪動就很疼,更不要說直接扯下幾根頭髮了。

頓時韓榮耀猛地一抬頭,張開嘴就像叫痛,不過那胖警察很有經驗,立時出拳打在了韓榮耀的肚子上,頓時,即將出口的慘嚎,憋在了肚子當中。

不過,韓榮耀的悶哼之聲,就算在門外的眾人,都能清楚的聽到。

這讓白曉亦等幾個小女生,頓時心頭一哆嗦。

「大哥。」韓榮耀被打殘了,他猛然一抬頭,立即看到了韓孔雀,這讓他委屈的不行,頓時淚流滿面,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你小子嚎什麼喪?你家誰死了,哭的這麼傷心?看看,這是我給你準備的一份盜撈國家寶藏的筆錄,簽了字后,我們可以不再打你,你看著辦?」那個寫筆錄的清秀警察,雖然在笑,但看在韓榮耀的眼中,卻是那麼的冷酷殘忍。

「簽你媽的字,我大哥什麼都沒幹,我也什麼都沒幹,我不會放過你們的,我會讓我大哥讓你們生」韓榮耀面目獰猙的咆哮著,不過他的話並沒有說完,就被韓孔雀打斷了。

「榮耀,不要多說,你只要把這幾天在這裡遭受到了什麼待遇說出來就好了。」

韓孔雀走進房間,同時走進房間的還有程林,此時程林的臉陰沉的能夠滴下水來。

「把他們兩個抓起來。」刑訊逼供,而且還被事主抓了現行,這兩個人已經沒救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