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一十三章巔峰之作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韓榮耀是絕對不捨得這麼奢侈的,兩個包子一杯豆漿就要七元錢,包子還那麼小,他要是想吃飽,得花七十元吧? 看著手中小了一半多的包子,韓榮耀狠狠的罵了一句奸商。 紅樓食府一號店,這就是現在...

韓孔雀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他還真是需要他們的幫忙,畢竟他們每家都枝繁葉茂的,在這個社會上混,沒有點關係,做什麼都吃不開。

就像他那家信息公司,到現在都沒有人找過麻煩,韓孔雀絕對相信是江林他們打了招呼,要不然只是一個稅收就很麻煩。

畢竟韓孔雀那公司里走的錢可不少,只要有財務往來,就要交稅,如果沒人打招呼,早就有人上門查稅了。

「吃好了我們就回去休息,誰都不準出去鬼混,養好了精神,我們去那邊,讓小韓帶著我們再次發財,我可是聽說了,小韓在賭石一行也是高手。」陳嘉義最後叮囑眾人道。

「走吧,去房間里看小電影。」朱飛雨小呵呵的道。

「你也不怕慾火焚身。」賀承前道。

朱飛雨做了一個挑眉的動作道:「所以要發泄啊!你懂得。」

回到房間,看到韓星很張向月也跟了過來,韓孔雀道:「你們回去睡覺吧1

韓星道:「我們也在這個房間里睡。」

「恩?」韓孔雀滿腦門的黑線。

張向月指了指旁邊,韓孔雀才看到那邊有兩個門戶,應該是套間。

「一天一千八的套房,有傭人房和保鏢房,還算不錯,平均下來每個人也不過六百。」韓星道。

韓孔雀哭笑不得,沒想到他也有享受這種待遇的一天。

原來他跟著鳳凰珠寶公司的那些大師出來賭石,如果住高見也有這麼一間小房間,那時他就是在僕人房裡住的。

「向月,車裡的筆記本能不能拿出來?我剛睡醒沒有一點睡意,想上會網。」韓孔雀道。

「可以,我帶出來了,在我房間里。」張向月道。

韓孔雀道:「如果你要上網,房間里應該有電腦,我要用那台電腦玩遊戲,上面收藏的有。」韓孔雀道。

出來這幾天韓孔雀給韓榮耀打電話,卻一直打不通。這讓韓孔雀有點擔心。今天沒事了,上遊戲看看,也許韓榮耀那小子玩遊戲玩瘋了,連自己的電話關機了都不知道。

韓孔雀不知道。韓榮耀此時正痛並快樂著。

韓榮耀這小子就是個好吃懶做。好逸惡勞。並且眼高手低的主,做事情不會腳踏實地,總想著一步登天。所以在韓孔雀把一隻打碎了的小碗交給他處理之後,他就做開了美夢,夢想著用這隻小碗賣出個天價。

除了這個,他對韓孔雀倉庫里的那些盤子和碗,也有了其他的想法。

至於櫥櫃里的那些,他已經放棄了,在韓孔雀走了之後,他立即全都搬了出來,卻沒有發現一件帶字的,雖然他沒有多少鑒定知識,但他也知道,那些應該都不值錢。

那天早晨,韓孔雀一出門,韓榮耀立即從床上爬了起來,等到確定韓孔雀走了,他也立即拿來早就準備好的幾張破報紙,包上了那個碎碗,和幾個普通青花盤,出了門。

最近的花銷比較大,原來那點存款,早就被他花光了,所以在韓孔雀在家的這段日子,他才那麼老實。

除了出去偷偷見見女朋友,其他人都不敢見了,實在是沒有錢了,要不是這些天跟著大哥吃飯,韓榮耀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

本來韓榮耀以為,可以從裝修房子的工程中弄點錢,沒想到他大哥更狡猾,居然派了一個財務監管,所有用錢的事情,都要找那個財務,這讓韓榮耀變成了一個打雜的,而不是監工。

拿上破碎的小碗,韓榮耀極其後悔,早知道他就小心收著這些寶貝了,現在弄碎了,想賣個好價錢,就只能去修補一下。

韓榮耀走在古玩街上,這個時間鬼市剛散,擺攤的還不多,他去陳青家的包子鋪買了兩個包子一杯豆漿,邊吃邊走。

要不是今天可能有大收穫,韓榮耀是絕對不捨得這麼奢侈的,兩個包子一杯豆漿就要七元錢,包子還那麼小,他要是想吃飽,得花七十元吧?

看著手中小了一半多的包子,韓榮耀狠狠的罵了一句奸商。

紅樓食府一號店,這就是現在古玩街這家包子鋪的名字,為了對應自己的招牌,店裡的包子做了巨大的調整,由原來的拳頭大小,變成了現在的雞蛋大校

由原來的皮厚餡多,變成了現在的皮薄餡大,雖然名聲一樣的好聽,但包子的個頭小了啊!再怎麼餡大,也不如原來的一般大,現在這種包子,韓榮耀一口能塞到嘴裡兩個。

一口吞下這個價值三元的小包子,剩下的一個,韓榮耀怎麼也捨不得一口吃了,他開始細嚼慢咽,仔細的品嘗包子的美味。

韭菜肉餡的包子,濃郁的韭菜味被同樣濃郁的肉香調和,咬在嘴裡很勁道,很有嚼頭,看著有點乾燥的肉餡,一咬,卻能夠輕易咬出肉汁,這更是讓人滿口馨香。

雖然變相的提高了一倍的價格,但不可否認,這陳家包子更好吃了,而且也更有名氣了,要不然,也不會生意更好了。

韓榮耀有點嫉妒,不過他很快就收拾好了心情,賣包子的再掙錢,能夠有做古玩掙錢嗎?

沒準他賣出這麼一隻小碗,就能夠掙到這家包子鋪一年的利潤。

再次看了一眼,在紅樓食府門前排隊買包子的長隊,韓榮耀嘟囔著離開了:那麼貴的包子,怎麼就那麼多人去買?

現在正是吃早餐的時候,所以街上的人不多,但也有一些早來的老攤主,已經把攤子擺好。

韓榮耀看到一個攤子上的瓷器不少,他直接走了過去:「老闆。有沒有民國時期的瓷器。」

老闆是一個年輕人,看歲數並不一定比韓榮耀大,但人家卻沉穩異常:「民國的?要民國什麼瓷器?普通的還是精品?要是明窯名家的,那可就貴了。」

「要官窯的。」韓榮耀道。

「官窯?」年輕攤主詫異的看著韓榮耀,這是個棒槌?

「沒問題,你看這個怎麼樣?民國官窯,正宗洪憲瓷。」攤主的反應很快,直接從一堆青花瓷當中拿出一個,放在了韓榮耀的身邊。

韓榮耀小心的拿起來,一看。青花暗淡。跟家裡的那些青花根本沒法比,雖然韓榮耀說不上哪裡不對,但他還是能夠看出來,這隻青花小碗。根本沒法跟家裡的任何一隻青花小碗相比。

「這是洪憲瓷?袁世凱讓人燒制的?」韓榮耀驚異的問道。

攤主忍住笑道:「對。這就是洪憲瓷。要說是官窯也不能錯,民國官窯也只有洪憲瓷算是了。」

「你騙誰?這連款都沒有?會是洪憲瓷了?」韓榮耀看著平平無奇的小碗,這樣的小碗。還不如土產店裡賣的青花瓷漂亮,就這玩意還是官窯?

「這你就不懂了,洪憲瓷號稱是沒有款的官窯,所以你不要看這青花小碗沒有款,這可是正宗洪憲瓷。」知道韓榮耀是跟棒槌,所以攤主開始隨意的忽悠。

「這隻小碗多少錢?」韓榮耀反正也不買,他只是想打聽一下價格,所以也不介意攤主忽悠。

攤主也很精明,看韓榮耀的樣子,也不像是來買東西的,身上背著一個背包,很可能是來賣東西的,所以攤主道:「我做生意是童叟無欺,這隻小碗雖然是洪憲瓷,但沒有款識,這種瓷器的市場價格並不算高,所以只要三千,只要三千你就可以把它拿走。」

本來還想少說點,但攤主害怕韓榮耀真的要買,所以出了一個中不溜的價格。

這樣的價格賣了這隻小碗,能賺百倍的利潤,如果是打聽價格的,要真收到了洪憲瓷,三千的價格也不貴。

「三千?就你這種的還要三千?」韓榮耀轉頭就走。

看到韓榮耀漸行漸遠,攤主直接傻眼,韓榮耀偷笑,想騙自己,你們還嫩了點。

這個時候,街道兩旁的古董店大多都沒有開門,所以韓榮耀才會在街上轉悠,順便了解一下洪憲瓷的價格。

他這隻小碗雖然破碎了,但破碎的不嚴重,只要修不好了,價格肯定不低。

在古玩街上晃悠了一個多小時,韓榮耀也打聽的差不多了,一般的民國精品,價格在三萬左右,他這樣的小碗,屬於精品中的精品,價格應該還高。

等八點多了,韓榮耀直接走進了古瓷齋,這是古玩街上最大,也是歷史最悠久的一家古玩店了,而且古瓷齋擅長修復瓷器。

在韓榮耀走進古瓷齋的時候,其實古瓷齋的老掌柜早就起來很長時間了,他在古瓷齋的頂樓,正在修復一些瓷器。

實際上最近一段日子,古瓷齋的所有人都很忙碌,大多數老師傅都在帶著徒弟修復一批瓷器。

由於瓷器的數量太多,到現在,他們能夠拼湊起來的瓷器才寥寥兩三件,這還是因為瓷器破損的很輕,加上圖案特殊,沒有同類,才能讓他們輕易拼湊了起來。

這批碎瓷大多數是碗盤碟,這樣的瓷器破碎了,碎片都差不多,所以很難找出一隻完整器。

幸虧這批瓷器除了青花就是粉彩,這樣兩個大類一分,再加上圖案的不同,讓他們的工作量小了不少。

現在他們主要是在排除一些沒有價值的生活瓷,這樣的瓷片最多,而花紋又跟一些精品瓷大多重複,所以挑選起來更加麻煩。

李成和看著自己面前的瓷盤底片,這是一批海撈瓷,而且是被人提前打撈過了的海撈瓷。

有關部門得到線索之後,在沉船之中,只發現了一些沒有多少價值的完整器,和這些價值很高的碎瓷片。

這批有價值的碎瓷片,有的已經被海水腐蝕的很厲害了,而且還有更多被淤泥和海生物污染,這些都需要清理養護。

幸虧不管是碗。還是盤子,其底部都是最厚實的,所以底部破碎的並不算多,這讓很多款識都完整的保留了下來。

看著塑料袋中封著的底片,李成和感覺牙疼又心疼,這麼一大批精品瓷,毀了也太可惜了。

而他更痛恨那批盜寶賊,居然把剩下的完整器全都洗劫一空。

這可是一次研究袁世凱官窯的極好機會,袁世凱這批瓷器在近代很具有爭議,如果有了大量瓷器供人研究。爭議也就沒有了。

好就是好。雖然現在的第的只是一批碎瓷,但通過這批碎瓷,李成和就能看出當時的燒制工藝,一點都不比清宮御窯的產品差。

這也讓李成和十分慶幸。慶幸自己頂住了壓力。把這批瓷器爭取到手。

雖然修復瓷器魔都市博物館也給了一部分費用。但那點費用,最多也只夠人工開銷的,其他費用。得他們古瓷齋白搭。

就算這樣,很多研究所和個人機構,都想搶到這批碎瓷,都想通過這批碎瓷,提高自己對民國瓷器的認識,如果能夠學到點什麼,提高一下自己人的制瓷工藝,那就更好了。

李成和能夠搶到一批碎瓷,一個方面是碎瓷不少,另一個方面則是他的手藝,能夠完整修復瓷器,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

最起碼,除了魔都市博物館有這種技術,在魔都也就是他古瓷齋的手藝最好了。

這批瓷器每一片都做了登記,並且拍照編號,以免出現丟失現象,雖然限制很多,但李成和還真是不後悔弄來這個麻煩,通過這些日子,他手下的很多學徒,都學到了很多東西。

不說別的,現在遇到了民國瓷,他店裡的所有人,都可以完全獨立鑒定,看了這麼多真品,如果還不能獨立完成鑒定,那也太廢物了。

這批瓷器的品種比李成和能想到的更加豐富,只是他現在翻找出來的一些底款,就足以讓他把為了這批碎瓷付出的代價,全都拋之腦後了。

這裡有「居仁堂」、「居仁堂制」、「靜遠堂制」、「延慶樓制」,甚至還有一些「觶齋」、「觶齋主人」、「郭世五」、「陶務監督郭葆昌謹制」等底款的瓷器碎片。

「居仁堂」和「居仁堂制」這兩個底款不用說,肯定是為袁世凱燒制的,其他的「靜遠堂制」、「延慶樓制」是給徐世昌和曹錕燒制的。

而「觶齋」、「觶齋主人」、「郭世五」、「陶務監督郭葆昌謹制」是郭葆昌自己燒制的私款瓷。

可以說,這一批瓷器,完全包攬了郭葆昌燒制是多有瓷器種類,這樣的情況是很少見的。

但這次的發現,卻更讓人心痛氣惱,發現了那麼多精品,居然全都是碎瓷。

這麼一批沒有年款的御窯,居然破碎的這麼厲害,雖然只是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這批精品瓷最少在上千件。

有人傳說,郭葆昌只給袁世凱燒制了不到六千件的瓷器,如果這裡就毀了一千件,這可就是六分之一沒有了,這怎麼不讓李成和心痛。

雖然現在有很多人不認可袁世凱的這批偽官窯,但這批瓷器的燒制工藝,卻絕對要比滿清時期的御窯還要精湛。

袁世凱雖然只做了八十三天的短命皇帝,卻留下了一批民國瓷器史上,品質最高的仿古瓷。

1916年初,袁世凱委派庶務司長郭葆昌赴江西監燒洪憲御瓷。

為了這批瓷器,他花費了140萬大洋,摺合白銀約為一百萬兩。

有人說這批瓷器約有四萬件,也有記載稱只有六千件,不論四萬件還是六千件,分攤到每件瓷器上的成本都是非常高昂的。

據清史檔案記載,乾隆時期,景德鎮御窯每年要上交瓷器四到五萬件,而朝廷一年撥付的費用才三萬兩白銀。

洪憲瓷如此不計工本,當然極為精美,從這個意義上說,它也可以算是民國的官窯瓷器,甚至很多人認為其工藝比乾康盛世時還要精湛,就不用說後來國力日下的晚清了,可以說這批瓷器應該是歷代以來,集瓷器巔峰工藝之大成者。

郭葆昌赴江西后,最先為袁世凱督燒「居仁堂」款的瓷器,同時,他還為北洋軍閥徐世昌和曹錕各燒制了一批瓷器。

主要有陳設瓶,杯、盤、碗等日用瓷以及成套的餐具,這批瓷器胎質細白而輕巧,釉面潔白潤澤,器型精緻玲瓏,少有大件。

這幾批瓷器是同時燒造的,但因為用途不同,風格雖然類似,也不完全一致。

「居仁堂」瓷用於在開國大典上贈送賓客和袁世凱自用,都是仿琺琅彩和粉彩器物。

雖然這批碎片當中沒有琺琅彩,但只是粉彩的工藝,就極其讓人驚嘆。

瓷器碎了,更能看出燒瓷師傅的功底,不管是瓷胎還是瓷畫,工藝都很精湛,特別是瓷畫,描繪精緻入微,很輕易就能看出,這不是一般民窯所能達到的。

「爺爺,你快下去看看,下面來了個年輕人,要修復一件瓷器,如果我沒有看錯,那是一個居仁堂款的粉彩小碗。」李薇從下面快速跑了上了,對她爺爺喊道。

她知道,她爺爺最近正在為一批民國瓷器傷身傷神,肯定會對她說的東西感興趣的。

「你看著辦吧!見了這麼多民國精品瓷片,應該能夠輕易辨別真偽了。」李成和並沒有孫女想象中的那麼高興。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