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一十二章瘋狂布依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多少,怎麼花的,一目了然。 龍鱗道:「這個小姑娘真是了不得。」 韓孔雀看了幾眼網頁,她居然還弄出來了一個等級結構,除了他們基金會的原始管理層。還有一系列名譽理事董事的什麼的。這些名頭,...

「路叔叔,你幫我們抱著金磚,如果金磚是真的,黎老師的病就有救了。」陳佳的臉上綻放出如花笑容。

「好人有好報,果然是好人有好報啊1路明感嘆。

「對,有心人都是有好報的,善心越重,回報越多,那個大叔還真是有心。」此時陳佳已經知道了韓孔雀的想法。

當然,看慣了人情冷暖的路明,當然看的就更清楚了。

他雖然老實,但也能夠看出誰是真心幫忙,韓孔雀那些人,怎麼看都是有錢人,但他們並沒有捐出一分錢,反而是在這裡擺攤賣出來了三十萬元。

雖然路明很高興,但他知道,這些錢是遠遠不夠的,雖然知道,對一些有錢人來說,他們的零花錢,就可以救一條人命,但路明沒有再提出過要求,他只是靜靜的看著韓孔雀離開,並沒有再說什麼。

看著韓孔雀最後留下的一個五十斤的大桶,路明又想起了韓孔雀離開時的話:「這是活性水,能夠提高人體免疫力,給你妹妹喝吧!每天少喝點,完全能支撐到她的刀口癒合。」

說完,韓孔雀就走了,當時路明心裡還發苦,三十萬雖然不少,但是不夠給他妹妹動手術的,他送給他一桶水又有什麼用?

他完全沒有想到,人家已經把可能想到的事情都想到了。

陳佳的心最善良,這個刀子嘴豆腐心的美麗女孩,是捐款最多的。只有她威脅著自己的媽媽,買下了最重的一塊金磚。

這塊價值超過八百萬的黃金,她只是用了三萬就買下來了,雖然看著簡單,但善財難捨,又有幾個人能夠捨出三萬元,來買一個被所有人都認為的假貨呢?

韓孔雀就是要的這種效果,雖然看著很荒誕,但卻又是那麼的真實,反映出來的現實。絕對真實。這古玩市場上有錢人多了,可又有幾個人來這裡獻愛心?

仗義每多屠狗輩,最後買下韓孔雀大量黃金的,只是在這古玩市場上做小生意的普通人。那些古玩店鋪。和古玩攤販。很少有人買這些黃金。

從這裡也能看出人心,對這些可以無私奉獻的人,韓孔雀還是很願意他們得到豐厚的回報的。

走在路上。韓孔雀想到了路明的話:「是我沒本事,如果不是我撿到了她們,也許她們現在活得更好。」

韓孔雀忍不住翻白眼,沒有你,也許她們全都進天堂了啊哥哥!!!

進入了一家大酒店,韓星把韓孔雀送進了一間豪華套房,雖然只是隨便逛了逛,但韓孔雀卻感覺很累,他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韓孔雀聽到有走動的聲音,驚醒了過來:「韓星?幾點了?」

「晚上九點了,陳大哥讓我來看看你醒了沒有。」韓星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韓孔雀起身:「他們在幹什麼?」

「在餐廳吃飯呢1韓星道。

休整了一天,所有人都不回復過來,現在正是生龍活虎的時候,那些傢伙在餐廳正在謀划今天晚上的活動,只不過被陳嘉義壓了下來,明天就要繼續趕路,今天晚上還是好好休息一下的好。

「韓兄弟來了1韓孔雀一出現,所有人都跟他打招呼,就連程軍和葉天,也破天荒的跟他問候了一句。

韓孔雀坐下,發現餐廳里已經沒有別人,只有陳嘉義他們一夥了:「在聊什麼?」

陳嘉義笑道:「再聊你的眼光,你不止是尋寶厲害,就是看人也很厲害。」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韓孔雀笑道。

韓星道:「先吃飯,大哥,你吃點什麼?」

「你們吃的什麼?」韓孔雀看向陳嘉義他們身邊,只是幾個盤子,所以他沒看出他們吃的什麼。

「這裡是西餐廳,只有牛排等西餐。」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西餐啊!要是有醬牛肉就好了,不過西餐弄好了也不錯,讓他們給我來一大份,一天沒吃東西了,還真餓了。」

陳嘉義等韓孔雀點完了餐,才道:「你送出去的那快金磚,還真是給對了人,你知道那女孩幹了什麼嗎?」

「做了什麼?不會直接送給她老師了吧?」韓孔雀問道。

陳嘉義道:「雖不中亦不遠矣,那跟女孩年紀不大,心卻是不小,她在銀行里找人做了鑒定,直接賣了八百多萬。

她用這八百萬設立了一個慈善基金,專門幫助有需要的人,現在連西湖市市長都驚動了,說要以最快的時間,給她辦好所有手續。」

葉天此時道:「能夠花三萬買一塊不值錢的假貨,只是為了幫助自己的老師,這樣的人面對八百萬還能面不改色,絕對不是池中之物。」

韓孔雀也在感嘆,那個女孩不止是聰明,而且還這麼大氣,只是這份心胸,就可以愧煞多少男兒。

程軍道:「還有更加火爆的消息,買你那些黃金的人,在那女孩的號召之下,幾乎全部都出現了,而且把黃金都送到了那個女孩手裡,打算全部加入基金會,用來幫助需要的人。」

陳嘉義道:「你看,這女孩絕對不簡單,只是一天的工夫,人家的慈善基金宣傳網站都完善了。」

說著,陳嘉義拿過一台平板電腦,點開了一個新聞,上面鏈接了一家叫做瘋狂布依族的網站,網站主頁上的東西不算多,只是帶著點夢幻的紫色,述說著自己的夢想。

這個名字看著十分不靠譜的網站,裡面的內容讓人一看,卻十分靠譜。

網站裡面有基金會的管理委員會,而且還聘請了專門的律師和財務。所有支出全部在網站上公布,並且是每日一次公布。

他們的財務完全透明,現在有多少資金,晚上十二點結算餘額,剩下多少錢,一天花了多少,怎麼花的,一目了然。

龍鱗道:「這個小姑娘真是了不得。」

韓孔雀看了幾眼網頁,她居然還弄出來了一個等級結構,除了他們基金會的原始管理層。還有一系列名譽理事董事的什麼的。這些名頭,是依靠捐款來升級的,不過最近卻沒有開放。

這個小姑娘還真是聰明,雖然她撐起來了一家基金會。但她並沒有盲目的擴張。

現在她還在穩紮穩打。只是在盡量完善這家慈善基金。

到現在她都沒有接受社會上的任何一筆捐款。不過她的行為卻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認可,已經有很多人在網站上留言,說要支持她的互助計劃。

韓孔雀的那批黃金看著不少。可價值也不過一千多萬,如果全都用來救助一些沒錢治療的大病,也治不了幾個。

但凡是大病,每一種的醫療費都不會少於一二十萬,這樣,一千萬也不過救助五六十人。

「你看這小姑娘的心有多大,捐助百萬,升級成盟主,可以通過第三方雇請一位專屬財務專員,只對盟主一人負責,用來監察基金會財務流向,一年盤一次賬,每百萬元留下一個財務專員。」陳嘉義指著網站上的等級晉陞說明道。

「這樣到是不錯,可以讓捐錢的人,看到自己的錢到底花到哪裡去了,省的做了冤大頭。」韓孔雀到是十分贊同這一點。

如果真心想幫助人,就把所有事情都透明化,只要沒有私心,財務透明化也不是多麼可怕。

「我決定了,如果他們開始接受社會捐助,那我就捐個千萬盟好了。」江林道。

韓孔雀笑道:「那是最好了,這樣的慈善做著才放心。」

「那個小姑娘這是要一飛衝天的節奏啊1劉鳴玉道。

韓孔雀笑道:「機會只給有準備的人,從這裡也能看出來,這是個有心人,我想,她平時肯定很恨自己,無力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所以她平時就會夢想著,如果我有了錢,會怎麼做,所以,我們有幸看到了一個小姑娘的夢想。」

「你還真是那個小姑娘的知己。」江林側目的道。

韓孔雀笑道:「你們絕對想不到,我之所以很快確定那批寶藏在茶山之下,就是因為這個小姑娘。」

接著韓孔雀說了他認識那個小姑娘,並且尾隨著她走到了地下迷宮的水脈之處,並且聽了那小姑娘的高見。

「你不會是故意幫助那個小姑娘的吧?」江林瞪著眼睛道。

韓孔雀道:「我是想幫助她,所以拿出來了一塊金磚,還特意說了一個她媽媽能夠拿得出來的數額,你們也見了,她還真就讓她媽媽花了三萬塊買下來了,要知道那三萬塊是給她轉校用的,她們家的條件並不是很好。」

「你也沒想到這小姑娘,能夠折騰起這麼大的陣勢吧?」陳嘉義道。

韓孔雀看著這個叫瘋狂布依族的基金會,還真是夠另類的,也還真是夠瘋狂的,一天之間,一個資金過千萬的基金會就誕生了,而且可以預見,以她那財務透明制度,社會捐助肯定會洶湧而來。

雖然名字不靠譜了一點,但上面的計劃卻十分吸引人。

還是那句話,如果自己的善意,真的能夠用到需要的人身上,這個社會上的好人還是不缺的。

「這網站的社會捐助系統什麼時候開始運行?到時候我們一塊捐款啊1龍鱗問陳嘉義道。

陳嘉義道:「銀行賬號已經有了,不過他們的會員註冊還沒有完成,如果有人不願意用真名,所以就要註冊會員賬戶。

這個是跟銀行賬號綁定的,可以用假名,但又能讓政府監控資金流向,這個可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協調完成的。

不過,西湖市政府已經承諾了,他們將幫助瘋狂基金會,在今天晚上十二點之前完成所有準備工作。

同時,網站開始接受救助申請。所有共和國的公民,都可以申請救助,只要是確實遇到了難處,他們才會幫忙。

你們看,這裡還有一些補充條款,幫助並不是無條件的,他們的原則是救急不救窮,不扶貧,只救急,只有那些確實沒有經濟能力的人。並且繼續錢救命的人。才會得到無條件救助,很多接受幫助的人,都是需要償還救助金的。

這種願意償還全部或者是一部分救助金的申請更容易獲得幫助,而那些不打算還錢的。就要接受更加嚴格的審查。以免造成升米恩斗米仇的鬧劇。」

「這樣的制度不錯。有很多病人家主雖然一時拿不出那麼多醫療費,但他們確實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基金會只能是救急。不能救窮,只有這樣,這家基金會才能良好的運轉。」韓孔雀十分贊成的道。

這樣的條款寫到明處,讓人所有申請救助的都要想一想,這錢是需要還的,這樣你還想不想借,也許這樣,會擋住不少人的依賴心理。

至於治好了病,錢還多少,要多少年還,這個都是可以商量的,你要實在沒有償還能力,基金會也有很多免款規定,可以免除所欠款項,而歸還的款項,也是每天公布明細賬的,這樣大公無私財務制度,也就不怕有人攻擊。

「李園那邊有什麼反應沒有?」說完了基金會的事情,韓孔雀把話題轉移到了李園那邊。

陳嘉義道:「當然有人反應過來了,今天你的那批黃金出來,魔都那邊的反應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我們的博物館可能要開始進入準備階段了。

茶山那邊也有人過去了,不過我們已經收尾,他們也不能發現什麼,應付一下也就過去了。」

「沒有引來麻煩就好。」韓孔雀放下心來,雖然知道陳嘉義他們有計劃透漏一些東西,不過他卻把這種計劃提前了。

程軍道:「能有什麼麻煩!我們不怕麻煩。」

陳嘉義笑道:「放心,如果沒有點能力,我們也就不要混了,最多也不過是失去一些意外之財,如果真出現了意外反而更好,這樣正好驗證一下我們這個團體的穩定性。」

也許是看到了韓星的驚訝,陳嘉義笑道:「就說韓星,你雖然跟著孔雀的時間不長,但你會把我們做的事情捅出去嗎?」

韓星好笑的道:「我傻了?這對我有什麼好處?」

陳嘉義聳了聳肩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跟著我們的人,都是有利益關係的,可以說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我們是個利益共同體,我想應該沒有人會出賣我們才對。」

劉鳴玉道:「出賣了又能怎麼樣?最多我們也不過是把東西吐出來,但誰讓我們把東西吐出來了,那以後可就要小心了,我們十大家族,可不是好惹的。」

陳嘉義對弄起這個聯盟還是很得意的,他們這些人都沒有從政,都是走的經濟路線,但他們這種潛在的勢力,卻更讓人懼怕。

因為他們做起事情來,是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的,背叛了他們的下場,肯定不會太好。

「我們不說這個,小韓,你先說說我這個酒壺,我問了我爺爺一下,他老人家雖然看好這把酒壺,但不認可三萬這個價格。

畢竟沒有傳承,也沒有名氣,所以並不能確定它的年代,如果是宋壺,才能勉強達到三萬這個價。」劉鳴玉道。

韓孔雀道:「這很可能就是一把宋壺,這個我雖然不能確定,但我能夠確定這是一把很少見的陰陽壺,陰陽壺知道吧?」

「陰陽壺?」陳嘉義他們都被吸引了。

劉鳴玉摸出那把錫壺,看著壺嘴上的孔:「還真是兩個孔,難道這就是古代用來投毒的酒壺?」

「就是那個,機關在把手上,那裡有兩個孔,按住這這兩個孔,就可以控制壺中的酒。」韓孔雀解釋了一下陰陽壺的原理,陳嘉義他們立時就明白了。

「這壺口這麼小,怎麼裝進兩種酒啊?」龍鱗搶到了那把錫壺,嘖嘖稱奇的看起來沒完。

韓孔雀道:「用漏斗,雖然麻煩點,但酒壺的口如果不弄這麼小,不是很容易讓人看到裡面的間隔嗎?」

「你別說,這古人的工藝還真是精巧。」江林兩眼放光的道。

「這個玩意應該給朱飛雨,有了它,朱飛雨肯定是如虎添翼。」賀承前道。

朱飛雨道:「諷刺我幹什麼?不過我還真想要,劉哥,把這把酒壺讓給我吧?你又用不到這東西。」

「這麼漂亮的酒壺,還是一把特殊的陰陽壺,你說我能夠讓給你嗎?給了你不是助紂為虐嗎?」劉鳴玉直接從龍鱗手裡搶過了陰陽壺。

龍鱗道:「這把酒壺還真是漂亮,看這形態,就跟個美女似地,這線條也太好了,韓哥,這把酒壺能夠賣多少錢?」

韓孔雀笑道:「這把酒壺的製造工藝在宋之後就失傳了,所以很可能是把宋壺,加上是陰陽壺,製作工藝很精湛,如果遇到了喜歡的,賣個三五十萬應該沒有問題,這個東西賣的就是個工藝,誰讓這種陰陽壺的製造工藝失傳了呢1

江林感嘆道:「怪不得我爺爺總說,玩古不富識古不窮,這有本事的人,怎麼也能發財。」

「小韓就是個財神,跟著他怎麼也能發財,小韓,以後要是有發財的事情,絕對不能忘了我們,我知道你害怕麻煩,有麻煩的事情就找我們,我們不怕麻煩。」陳嘉義狀似玩笑的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