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一十一章真金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來的太多,很明顯就不太正常了。 「要個金元寶吧1老者嘆息了一聲,最後忍不住道:「黎老師我認識,那個學校也就那麼一個好老師了,現在這個老師走了,那個學校也就完了。」 「您是?」陳佳在一邊...

這段視頻剪輯的並不完美,接洽的也不是那麼流暢,可就是這麼一部小電影,卻看得所有人心情沉重。

最後在一間潔白的房間之中,躺在床上的女人,凝視著站在旁邊的一個男人,當男人轉過眼眸,跟女人視線相交時,畫面停止。

看著定格在顯示器上的畫面,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

這部視頻中穿插了很多街坊鄰居的話語,他們都自報家門,並且說了一些囑咐的話語。

「路明這個孩子不錯,每天一大早就出來掃街道,十幾年如一日,剛開始有人說他學雷鋒,也有人說的神經病,當然,這是有些諷刺意味的,但時間長了,我們都知道,他就是活雷鋒,也許有人標新立異,想起一出是一出的出來學幾天雷蜂,但那絕對不是路明。」

「我們的老師始終是那麼溫柔,始終是那麼不急不躁,不溫不火,始終是那麼關心呵護我們,剛開始我們以為她虛偽,可虛偽了兩年多,她怎麼就不顯現出本來面目呢?後來我知道了,原來,那就是她的本來面目。」

「汗,現在還真有這樣的活雷鋒。」

「大德啊1

「這傢伙金蟬子轉世吧1

「這樣的傻子還真有。」

「這得有多少功德值了?我看這位兄台是要肉身成聖的節奏啊1

「我捐一百,不要嫌少,這是我一星期的生活費。」

「我捐五十。今天就帶了這麼多。」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有錢的幫個錢常沒錢的幫個人場,現場出售黃金,只為幫助好人,所有錢款,全部有那位小姑娘代收,所以,諸位都不用害怕我是騙子。」韓孔雀的聲音再次響徹全常

本來他攤子上的黃金就很吸引人,這時。更多人的人注意到了他。

「那個小姑娘,過來收錢,我這就要開張了。」韓孔雀含著陳佳,這小姑娘有腦子,把錢放在她那裡韓孔雀也放心。

「大叔,你這江湖騙術太老套了,好像沒有人會上當。」陳佳拉著自己的媽媽。來到了韓孔雀身前。

韓孔雀忽悠道:「剛才不是說了,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好心人還會在乎這些是磚頭,還是黃金嗎?小姑娘,剛才我看你想買那個酒壺,那玩意送禮誰要。要買就要買金磚,這東西拿出去,不止是送禮管用,如果有人對你不禮貌,還可以當板磚用呢1

韓孔雀十分欣賞這姑娘。之所以拿出金磚來,除了想幫助一下那對好人。還有一方面就是想感謝一下這個小姑娘,如果沒有她的引導,韓孔雀沒準現在還在李園忙著尋寶呢!

「你賣金子的錢真的全部給我?」陳佳忽閃著大眼睛,看著韓孔雀,好像要看透他想幹什麼。

韓孔雀臉不紅氣不喘的道:「那是當然,你們直接讓人捐款,數額少了還沒什麼,可多了是誰都會心疼,所以我欲行大善,在這裡賣黃金行大善,造福世間黎民百姓。」

「行了,你就不要在這裡吹了,這些東西就當做紀念吧!怎麼賣,我讓我媽媽先捧個常」陳佳了解清楚了韓孔雀的目的,立即打斷他的長篇大論道。

「不貴,絕對讓你物超所值,從小到大,小的一千,大的五千,金條兩萬,金磚三萬,今天優惠大酬賓,先到先得賣完即止。」韓孔雀直接開價。

「金磚三萬?要真是這麼大的金磚,三百萬也買不來吧?」

「三百萬?得上千萬!哎!現在的年輕人什麼都敢幹啊1

「行了,人家也算厚道了,這不是才賣三萬嘛!就憑他那做工,那表面上的鍍金,也值幾千塊錢了,畢竟那麼大個,表面上的那些鍍金也不少。」

陳佳沒有受外面那些人的影響,她拿起一枚小花生道:「這小花生賣一千啊?」

這花生鑄造的活靈活現,加上通體赤黃,看起來十分漂亮。

「呀!這麼重。」陳佳抓著金花生驚訝的道。

「那是當然,填充了鉛嘛!如果不重怎麼騙人。」姦猾中年人諷刺的道。

韓孔雀道:「貨賣好心人,有人買嗎?就算我這是偽劣產品,你們就當獻愛心不就完了嗎?」

韓孔雀心中冷笑,這些人自以為聰明,不想當傻子被韓孔雀騙,可他們不會想到,今天最大的傻子是韓孔雀。

他拿八百萬的金磚賣個白菜價,就是要回報一些善心人,能夠花三萬買下一塊不知道真假的金磚的人,足夠資格獲得一筆巨大的財富。

「年輕人說的不錯,給我來一個。」一個儒雅的老人道。

「大爺要個多少錢的?」韓孔雀樂了,看來還是好人多。

韓孔雀拿出來的小東西最多,足有五六十個,金元寶十幾個,金條五根,金磚卻只有一個,不是他不想多拿金磚,而是他的背包就那麼大,拿出來的太多,很明顯就不太正常了。

「要個金元寶吧1老者嘆息了一聲,最後忍不住道:「黎老師我認識,那個學校也就那麼一個好老師了,現在這個老師走了,那個學校也就完了。」

「您是?」陳佳在一邊忍不住問道。

「你們都是好孩子,我是你們原來的校長,不認識我吧?不要怪那些走的老師,他們也需要生活,每個月只有兩千塊錢的工資,在這個城市裡能夠幹什麼?」

「黎老師走了,我們也要轉校到一些私立學校了,那裡的學費雖然貴點,但教學質量要好不少。」陳佳心情低落的道。

「我知道,一代不如一代了啊!這是五千塊錢。本來打算買個硯台的,現在也獻了愛心吧1老人拿出來了五千元錢。從攤子上抓了一隻金元寶,掉頭向外走去,不過他沒有離開,而是在一邊看電腦上的宣傳視頻。

「媽,我們也買一個,你看這些金子多漂亮,送禮絕對上檔次。」陳佳抓著她媽媽的手央求道。

黎老師的醫療費要超過五十萬,如果單純靠她們募捐。一時半會絕對做不到,而配型成功的心臟,卻不能等的太久。

今天幸虧有韓孔雀想了這麼一個辦法,不管這些金子賣不賣的出去,只要賣出去了一個,就頂她們半天的功夫。

五千塊錢看著不多,如果靠募捐收集。還真是不太容易。

「我們也拿個五千塊的吧1陳佳的媽媽無奈的道。

「不行,我要這個三萬的,這樣的東西才拿得出門,我就不信了,這麼霸氣的一塊金磚,直接拍在那不要臉的臉上。他要真不要臉了,我就讓他真沒臉。」陳佳惡狠狠的道,轉個校居然明目張的要錢。

「你不要亂來,聽你的好了,就要這三萬的。」歐辰看著自己的女兒。長的這麼秀氣,怎麼就會跟她爸爸一樣是個爆裂脾氣呢?

她是服了他們爺倆了。脾氣上來了,雖然也很冷靜,但面對那些他們不能容忍的事情,卻十分的不講理。

不知道是因為韓孔雀的金子,還是因為陳佳她們宣傳的原因,反正韓孔雀的生意變得特別好,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他所有東西都賣出去了。

陳佳此時已經樂得見眉不見眼,所有的錢,她都放在自己前面的一個捐款箱中,現在五十公分高的捐款箱,已經半滿了。

看著陳佳這麼高興,韓孔雀看著被陳佳坐在屁股底下的金磚,也高興起來,雖然賣的錢不多,總共也不過二十多萬,但韓孔雀的目的已經達到。

他對劉鳴玉使了一個眼色,在陳佳數錢、她的同學在給好心人登記的時候,悄悄的走了。

陳佳數錢的動作很快,她看著一摞摞的人民幣,心中高興無比,本來應該賣二十萬的,可現在箱子里的錢卻足有三十多萬。

這肯定是有人多給錢了,有些人買了一千塊的金花生,可往往會扔下兩千三千,甚至五千,能夠捐出一千塊的人,也不在乎多捐兩三千。

就這樣,一個願意賤賣,而更多的人願意貴買,居然讓韓孔雀的生意紅火到了最後。

所有買的人,也沒感覺自己吃虧,反而都樂呵呵的傻笑。

就連愁著弄錢給自己女兒走後門的歐辰,看著自己女兒那高興的樣子,也開懷起來,他們困難,總沒有女兒的老師困難,困難總有辦法度過。

現在的人並不是冷血,他們只不過是心冷了,如果知道他們捐出去的錢,真的能夠幫助到有需要的人,還是會有無數人,願意捐出自己的心血的。

劉鳴玉他們此時已經知道韓孔雀的用意,他手裡拿著一根金條,這是他自己從車子上拿來的,當然,現在他對外的說法,已經是從韓孔雀那裡買的。

劉鳴玉也不管認不認識,他拉住那個好心幫助路明鑒定酒壺的老頭道:「老人家,看你還有點本事,不知道這黃金怎麼鑒定,我怎麼感覺這黃金很重,像是真金呢1

宋明耀無奈的道:「年輕人,這種好事就不要想了,如果這根金條是真的,價值絕對超過二十萬,你說你有這麼一根金條,你會以兩萬元的價格賣出去嗎?那是傻子才幹的事情。」

還沒等老頭說完,劉鳴玉就毫不猶豫的道:「會。」

宋明耀無語的看著這個年輕人,愣神了好一會才道:「地上就有白瓷磚,赤金最好認了,在白瓷磚粗糙面上輕輕劃一下,划痕黃色和紅黃色為金子,划痕為黑色,綠色,墨綠色則為銅,黃銅,黃鐵礦等,你試試吧1

說著宋明耀拿著手中一根金元寶,心裡還在不斷嘆息,怎麼就沒忍住,五千元就換回來來這麼一根金元寶。

雖然不後悔幫助路明,可五千元是他近兩個月的退休金了,現在他卻不知道,回家該怎麼對家人和老伴說。

「要是真金就好了啊1說著。宋明耀也忍不住,蹲下身體。在街道旁邊一個白色瓷磚上,輕輕的劃了一道。

「赤黃色,做的還真像,這麼壓手,放的鉛也很合適,做這個金元寶的人是個高手啊1說著宋明耀把手中的金元寶鬆開。

金元寶做了一個自由落體運動,「噗」地一聲掉落在地上。

「聲音也很對,如果內部填充了大量鉛。應該發不出這種聲音的啊1宋明耀疑惑了,但是,不管他怎麼疑惑,他也沒有想到,這會是真金。

「老爺子,我怎麼沒有找到你說的鉛啊?」就在宋明耀失落時,劉鳴玉的話再次傳來。

宋明耀看過去。劉鳴玉手裡的金條,已經一分為二,從那橫切面上看,金黃色的一片,帶著一樣的紅色,這是正宗的赤黃色。

「好像有點不對勁啊1宋明耀沒有反應過來。但他好像感覺到了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劉鳴玉忍住笑道:「是不太對勁啊!鉛不是應該是黑色的嗎?我這根金條裡面怎麼沒有?」

說著,劉鳴玉又用一把小刀,使勁砍了幾下手中的兩塊黃金,黃金太軟,直接砍開了一個大口子。不過,裡面並沒有出現宋明耀想象中的黑色。那裡面還是一如既往的赤黃色。

「這是怎麼回事?」宋明耀疑惑的道,他有點傻眼了。

劉鳴玉心裡腹誹,這也太不上道了,都到這種程度了,難道還不能猜出來這是真的純金?

不過他沒有想過,只有人拿假貨冒充黃金賣,什麼時候有那真金當假貨賣的?

「老爺子,你說這是不是真的赤金啊1劉鳴玉最後忍不住說出了答案。

「真金?」宋明耀看著自己手中的金元寶。

「我用用你的小刀,」等拿過了劉鳴玉手裡的小刀,宋明耀又下不了手了,他看著劉鳴玉手裡那金燦燦的金條,已經被砍得不像樣子:「還是研究你那個吧!我這個破壞了太可惜了。」

「您隨意研究。」劉鳴玉忍住笑道。

等劉鳴玉手裡的金條被大卸八塊之後,在他們身邊看到了他們動作的幾個攤販,已經全都呆愣無語了。

先前那個姦猾中年人,和那個想買錫壺的青年,也完全傻了眼。

他們兩個都是常年在這古玩市場廝混的,自然知道黃金是什麼樣,也知道,就算是填充鉛塊的假貨也是有價值的,純粹的坑貨,是鍍金的鉛塊。

而現在,劉鳴玉的這根金條,已經被砍得稀巴爛,不要說是鍍金了,現在連鉛塊都沒有發現。

內外全都是赤黃一片,這樣的表現,只有純金才是這樣。

「小佳,小佳,你快過來。」宋明耀轉身就開始呼叫那個叫小佳的女孩。

「小佳,你快看,這金子是真的。」宋明耀也在古玩行混了幾十年了,先前他是因為從來沒有認為這些黃金是真的,所以才會認為是鍍金的假貨,可現在看到了內部的表現,他要是在認不出真假,那這把歲數就算是白活了。

「怎麼可能?這玩意是真貨?這要是真貨,我現在就把地上的瓷磚啟出來拿去賣了,沒準那是白銀做的。」陳佳完全不信宋明耀的話。

「是真的,你看這塊金條。」宋明耀拉過陳佳,讓她看劉鳴玉手裡的殘破黃金。

「真的內外一樣?」陳佳驚奇的道。

「真的,我這塊要是真的,價值絕對超過五萬。」宋明耀興奮的道。

這時,他們的動作已經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而陳佳的同學,那個被她呼來喝去的男孩,聽到了宋明耀的話,立即高興的跳了起來:「啊!我這個金花生難道也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這個值多少錢?比一千多吧?」

「怎麼可能?你買了個小不點就這麼高興,那我還弄來個五六十斤的大傢伙呢!這又怎麼說?」陳佳鄙視的看著自己的同學。

這個男孩攝於陳佳的強大,縮了縮脖子不說話了。

而宋明耀道:「如果這些全是赤金的,最小的金花生也值一萬多,我這個金元寶價值五萬以上,這種金條的價值超過二十萬,至於你那個,如果是真的,價值應該超過八百萬。」說著,宋明耀自己也開始苦笑。

這種事情也太玄幻了點,價值上千萬的東西,誰也不可能就這麼隨意的賣個二三十萬,而且還把賣的這部分錢送給了陳佳。

「這東西是真的?」已經有人拿著手中的金元寶或者是金條,稀奇的看著。

陳佳想了想,慢慢的走到了攤位跟前,把一張破布先開,下面露出一塊碩大的金磚。

金磚寬差不多二十厘米,長四十厘米左右,厚度在十五厘米以上,這麼一塊金磚,重量在五十斤以上,一個人兩隻手都不一定抱得起來。

就是因為那麼重,所以在買下來了這唯一一個大個頭之後,不管是陳佳的媽媽歐辰,還是陳佳,都沒有想搬動它。

「送去銀行吧!不管是不是真的,我們先去銀行,就算是假的,我們也要把錢存入銀行。」這些人裡面,反而是陳佳最鎮定,就算是她媽媽,都有點手足無措。

「快打電話,通知剛才所有買了黃金的捐款者,讓他們小心處理手裡的東西,不要隨意扔了。」陳佳看著已經陷入混亂的人群趕忙喊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