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一十章大善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是那麼深,剛才給路明鑒定酒壺的那個老者吃驚的張大了嘴:「赤金?」 「金磚?」 「是金子吧?」 「太假了吧?這得多少錢?」 本來一些看熱鬧的人已經想走了,畢竟他們沒有義務...

「你個小丫頭,以為我不知道你在這裡演雙簧啊?你跟這個小子認識,我早就看到過你們兩個說話,如果你真出三萬,我們立時就走。」這時圍著看熱鬧的人中,一個眼珠子不斷轉悠的中年人說話了。

劉鳴玉狠狠的瞪了小丫頭一眼道:「三萬,我買了,不就三萬塊錢嗎?至於讓你們在這裡演戲?」

「說誰演戲呢?說誰演戲呢?你不買就放下,看看我們買不買?」小女孩是一句話都不讓人。

劉鳴玉還真是拿她沒轍,他還真不敢放下那把酒壺,能夠被韓孔雀認可的東西,肯定是好東西,萬一這小女孩不是演戲呢?

「拿錢,走人。」劉鳴玉狐疑的看了眼小女孩,再看了眼那美婦和攤主,怎麼看也不能把這三人聯繫起來。

一個絕美少婦,一個青春可人,還有一個則是下苦力的清淤工,怎麼想他們也不太可能一起演戲騙人。

「小夥子不要上當,他們確實認識,肯定是騙人的。」那個有點姦猾的中年人再次道。

「小夥子,你敢說你不認識這小丫頭?今天早上你來了不長時間,這小丫頭就曾跑過來找你了三次,那時市場上人少,但我正好就在,全都看到了。」姦猾中年人直接對準了攤主,這攤主看著就一臉忠厚,是那種最好欺負的人眩

「我不認識這個小女孩,她是我妹妹的學生。」攤主十分肯定的道。

姦猾中年人一聽樂了:「這還叫不認識?她是你妹妹的學生?我說你怎麼認識這麼一個漂亮姑娘呢!原來是這麼認識的。你妹妹還真是教了一個好學生。」

「你不要在這裡大放闕詞,我老師是天下最好的老師。你要說我老師,我就不客氣了,抓花了你的臉,你不要嫌丟人。」小姑娘惡狠狠的對著那個中年人道。

韓孔雀好奇的看著這個漂亮的小姑娘,她的年紀最多也就十七八歲,正好是叛逆的時候,這樣的小姑娘,居然能夠對學校里的老師這麼維護。還真是少見。

別人也許可能認為這小姑娘是在跟那青年演戲,可韓孔雀知道不是,這小姑娘就是他在李園地下迷宮裡遇到的那個聰明人。

韓孔雀之所以那麼快的找到李園寶藏,可以說這個小姑娘幫了大忙,要不是她直接把韓孔雀領到了通向茶山的水道,韓孔雀就算最後能夠推測出寶藏的出處,也要花費大量時間。畢竟他對李園不是太熟,要直接看出問題,還是很不容易的。

「這什麼孩子?這樣的孩子,她老師是什麼樣還用說嗎?」姦猾中年人說完,就縮到了人群中,看來是怕了小女孩。

「你這個奸商。騙死人不償命,讓你給我老師捐款,居然一毛不拔,你有什麼臉在這裡說我老師的不是?」小女孩絲毫不讓人。

進了人群,中年人也不怕小女孩真的給他難堪。他繼續道:「現在的騙子可真多,我說怎麼看著你眼熟。原來早上過來募捐的小孩子之中也有你,怎麼,早上還在這裡要飯,現在開始騙人了?也不怕人認出來?」

中年人的話很刻薄,可也在理,小女孩氣不過道:「我們為什麼要騙人?我們是市一高的學生,我們的班主任李老師是先天性心臟病,確實需要錢,要不然我們會出來募捐?

要是有人不信,可以上我們的微博,上面有我們的真實身份信息,這樣不害怕被騙了吧?

要是有人獻愛心,我們的微博上有愛心捐款賬號,請記得一定要留下真實身份信息,以後我們會上門感謝。」

「誰信啊?現在這年頭,網上的騙子更多。」姦猾中年人道。

「你說誰是騙子呢?你這個賣垃圾的,把一些爛東西泡在尿里幾天,就拿出來忽悠人,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以後我找同學來每天給你做義務宣傳。」小女孩惡狠狠的撲向那個尖酸刻薄的中年人。

而她身邊的美婦,好像早就知道自己女兒的德行,所以很有預見性的拉住了她的手臂,讓她拖離不了她的掌握。

「小程你不要多說了,這個小夥子我認識,都不容易,得饒人處且饒人。」這時一個一直沒出聲的老頭道。

「老肖?不會是你給這小子做的鑒定吧?你這可是有點破壞我們的規矩。」姦猾中年人等著說話的老頭道。

老頭道:「我也不偏各位,這小夥子住在我家附近,是個好人,他妹妹有病,而且還收養了兩個有病的嬰兒,能幫一般的就幫一把吧1

「小佳,你就是因為這個,想買下他的那個酒壺?」美婦本來還不太高興,畢竟自己的女兒像個潑婦一樣,對著一個種男人呲牙咧嘴,總是不太好看,現在卻知道,自己的女人是因為這個,才會這麼做,自然是有點安慰。

「我們老師要換心臟,現在已經配型成功,可沒錢治療。」小佳很失落。

「你們老師是好老師,要不是有她,你也不可能在那個學校上到高三,不過,我們家也不富裕,只能在能力範圍之內幫一下忙,你馬上要高考,上大學也需要錢,我們也沒辦法。」美婦無奈的道。

「我知道,我沒想讓家裡出太多的錢。」小女孩有點失落也有點無奈。

父母對她的好,她不是不知道,所以她總不可能為了自己的老師,而踐踏自己父母的關愛。

但她也實在放不下自己的老師,那麼一個溫婉知性的大姐姐,難道就可以這麼無聲無息的消失在天地間?

「怎麼樣?」在一邊的韓孔雀開口道。

江林道:「是真的,黎蘭是那個青年的妹妹。不過不是親的,好像是他六歲時抱回家的。當時還引起了轟動。

他們的街坊鄰居都知道,他那個妹妹是先天性心臟病,今年已經二十五歲了,能夠活到現在,還真是老天垂憐。

這個傢伙絕對是個好人,他最近收養了一對雙胞胎女嬰,是梅毒攜帶者,現在一家四口。有三口在醫院裡住院呢1

「真有這麼好的人?」陳嘉義道。

江林道:「你們自己看她班上學生髮的微博,這個傢伙絕對是個奇葩,他父母出車禍后雙雙去世,肇事者賠償的錢,居然全都被他和他妹妹用來治療那對女嬰了,花了二十多萬,到現在還沒有好。你們看醫院的官方網站上,還有捐款的號召。」江林道。

「我曰,這傢伙是大德高僧轉世啊?這樣的好人現在這個社會還有?」陳嘉義看著一些微博道。

如果只有一個人這樣說,他也不會信,但這上面,只要是跟那個小女孩陳佳有關連的。幾乎都是異口同聲的誇讚這個叫路明的攤主。

這小子從小就是個好人,小時候撿到一分錢都會交給警察叔叔,長大了扶老太太過馬路是常事,最要命的是,這傢伙還有撿小女孩的惡習。

他那個便宜妹妹就是他小時候撿到的。先天性心臟病,而現在的一對閨女。則是梅毒攜帶者。

這是由於母體感染梅毒壬辰之後,傳染給了嬰兒,所以嬰兒生下來就是梅毒攜帶者,這種病毒很不好殺死,所以醫院就算給他減免了很大一部分醫療費,還是讓他把家裡的所有積蓄花凈了。

他那個妹妹黎蘭也是一個極品,自己有心臟病,她大哥為了給她湊醫療費,到現在三十多了還沒有結婚,而只是因為那對便宜雙胞胎侄女更需要錢治療,而她的醫療費怎麼湊也是不夠的,所以那些錢就給她侄女治了玻

而她卻在靜靜的等死,如果不是她的那對侄女實在需要人照顧,到現在,她肯定還在學校里上課,而不是在醫院裡附帶接受治療。

這樣的一家人,功德值都超高,人家從小到大,都是在做好事的過程中長大的,這樣的人要還不是好人,那這個世界上就真沒有好人了。

「以後遇到了有人躺在公路中間,我還會下車去扶的,我們是爺們,絕對不會怕惹麻煩。」陳嘉義喃喃自語的道。

劉鳴玉默默的收起那把錫壺,心裡卻已經決定,他一定要幫一把這個青年,這樣的人,現在這個世界上快要絕種了吧?

韓孔雀拉住了就要掏錢的龍鱗,道:「怎麼樣?看了這個凈化心靈吧?你們都不要動,看我的。」

韓孔雀拉住了收拾好攤子,就要走的攤主道:「大哥,你現在需要多少錢?」

「不需要了,有這三萬塊,我兩個女兒就可以出院了。」路明臉上露出一股莫名的光輝。

韓孔雀一陣無言,那可不是他的親生女兒,她們自己的親生父母已經把她們拋棄,而這個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輕人,卻義無反顧的承擔起來了做父親的責任,這讓韓孔雀有點汗顏。

相比這年輕人,他這些年就過的再過自私了,不要說外人和朋友,就連自己的家人,韓孔雀也沒有照顧到多少。

「大哥,你妹妹不需要治療了?」韓孔雀拉住路明道。

路明苦笑:「手術費就要二十五萬,這還是醫院裡照顧我們,買心臟要三十萬以上,我們換不起。」

「不要著急,我相信好人還是有好報的,你這個攤子不用了吧?不如你在這裡等一下,我用一下你的攤子,也許很快就能湊齊你妹妹的醫療費。」韓孔雀拉住急著走的路明道。

路明無奈的道:「不用麻煩了,誰家要是一次拿出五六十萬也不容易,我妹妹已經是晚期,手術費用還要高。」

路明不是不心疼自己的妹妹,但是他真的是無能為力,這種絕望,每天都讓他在夢中驚醒。

那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疼,看著自己的親人那麼無助的死去,而自己卻只能是看著,是那麼的無力。這種心痛,是刻骨銘心的。

看到了路明的苦澀。韓孔雀道:「我家裡有些東西,不如讓我賣賣看,如果能夠賣出一些錢,也許幫助。」

韓孔雀沒有在多說,直接搶過路明的包裹,撲在地上,他放下自己身後的背包,從背包里拿出一個東西。擺在了攤子上。

背包是所有身具空間的異能人士的必備之物,雖然韓孔雀是一個水的空間,但從空間里向外那東西,還是有這麼一個背包方便。

有了這麼一個背包做遮掩,誰也不會想到,他從背包里拿出來的東西,會是憑空變出來的。

韓孔雀的動作自然吸引了很多人觀看。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不過,在看到韓孔雀拿出來的東西之後,所有人都驚呆了。

只見韓孔雀不緊不慢的,從背包里掏出來了很多東西,剛開始十幾個金燦燦的花生,接著是黃色的小蘋果。而再來,就是像年畫里財神爺身邊那金燦燦的元寶了。

接下來好像是金條,金磚,特別是最後韓孔雀拿出來的大型金磚,一個足有六十五斤。古代的一斤可是差不多六百克,而跟金銀的兌換更是重。往往都是一斤六百五十克。

韓孔雀拿出來的這批李氏藏金,在古代都是足五十斤的大金磚,轉換為現代的重量單位,正好是六十五斤。

這樣的一塊金磚,按照最低價也要近八百萬一塊。

除了金磚,金條一根也有一千多克,這又是二十多萬一根的玩意。

除了這些,還有價值五六萬的金元寶,價值上萬的小型金裸子,最小的價值最低的金花生,也有五十多克,這樣的也要一萬兩千多元。

看著破布攤子上,瞬間變成了一片赤黃,而是顏色還是那麼深,剛才給路明鑒定酒壺的那個老者吃驚的張大了嘴:「赤金?」

「金磚?」

「是金子吧?」

「太假了吧?這得多少錢?」

本來一些看熱鬧的人已經想走了,畢竟他們沒有義務幫助路明,雖然路明是個好人,但他們也生活的不容易,根本沒有太多餘力幫助別人,還是眼不見心不煩,就當他們是騙子,離開好了。

可現在,他們全都被韓孔雀的動作吸引,那麼一大片赤黃,還是很吸引眼球的。

那個一直說陳佳是騙子的姦猾中年人的動作最快,他身邊的那個想要買酒壺的年輕人動作也不慢,兩個人幾乎同時竄到了韓孔雀面前,同時伸出手抓向攤子上的黃金。

「幹什麼?」韓孔雀毫不客氣的把兩個人的手打到了一邊。

「韓哥,你這是幹什麼?」龍鱗站在韓孔雀身邊,有點吃驚的道。

韓孔雀沒有理會龍鱗,而是自顧自的吆喝起來:「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祖傳黃金,今日優惠大酬賓了啊!賣了黃金治病救人了,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

所有人看到韓孔雀那樣子,全都無語了,這還吆喝上了?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十足真金,顏色赤黃,成色在95%以上,信譽保證童叟無欺,數量有限賣完為止了啊1韓孔雀看到吸引了所有人過來,立即又吆喝了起來。

這裡大部分人是在這古玩市場擺攤的,鑒定黃金他們都會,而且眼力都不差,黃金純度越高,色澤越深,深赤黃色絕對屬於赤金。

「你這怎麼賣?不讓看,我們怎麼買?」那姦猾中年人看著攤子上的黃金,問道。

「不能摸,不能碰,只賣給與人為善者,別有用心者請去別處。」韓孔雀看都沒看跟前這倆人,這兩個人都不是他的潛在客戶。

「不能摸?不能碰?有這樣賣東西的嗎?」那年輕人鄙視的說道。

純金柔軟、硬度低,用指甲能劃出淺痕,牙咬能留下牙印,成色高的黃金飾品比成色低的柔軟,含銅越多越硬,折彎法也能試驗硬度,純金柔軟,容易折彎,純度越低,越不易折彎。

這不讓碰,那就是不讓鑒定的節奏,這樣的黃金就算看著再真,也沒人敢買。

韓孔雀卻不管這些,他大聲吆喝著:「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願意買的就是一塊紅磚也會買,不願意買的,就算是十足真金也不會買,貨賣真心,不懂的可以走了。」

「看一看,瞧一瞧,弘揚社會風尚,宣揚傳統美德,不是都不信任我們嗎?我們來個集體簽名,都來看看,我們老師的街坊鄰居同事朋友,全都可以出面作證,上面所有人的身份,都有他們自己說出,好人一生平安,好人有好報,獻出一片愛心,換來美好人間」

正當韓孔雀吆喝的起勁,沒想到有人的聲音比他還要大,因為人家用的是大喇叭。

「韓哥,有人搶你生意。」

「沒事,這些小傢伙還真是有心。」韓孔雀有點感動了。

是陳佳的那幫同學,他們弄個來了一台電腦,正在放映一部小電影,就算韓孔雀,也被電影中的故事吸引了。

如果這樣的畫面出現在電視上電腦上,也許韓孔雀會直接點屏幕右上角的叉號,可在這裡,卻顯得特別感人。

很狗血的言情劇,名字就叫路黎之戀,上面說的就是路明和黎蘭的事情,裡面路明的故事大多數口述,而黎蘭的事情,卻有很多視頻。

這些視頻,都是一些平時幫助學生,教導學生的事情,這樣的事情在學校里應該有很多,而就是這麼一些普通的小事,卻在這裡更是感人。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都是一些小事情,但能夠一連堅持十幾年如一日,這就是大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