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零七章啟出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在天京周圍形式迅速惡化的情勢下,給自己留條後路是所有人都會想到,也會做的,這個時候,洪秀全也不會想到要在天京自fen,而起義失敗之後,他唯一的退路就是出國,所以讓李秀成秘密把寶藏藏在這裡,到時候也很容...

韓孔雀笑道:「你說呢?李家當年,可是把自己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全都搬進了藏寶洞,你說東西多不多?」

「真找到了?」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找到了,不過,現在我們怎麼處理?」

陳嘉義想了一下道:「既然是你找到的,自然是你說了算。」

韓孔雀立即拒絕道:「算了吧,如果你們都不知道,我自己偷摸著運出來處理了也沒什麼,現在你們知道了,我還能守住這座寶藏嗎?」

陳嘉義也笑了:「還真是這樣,不過剛才你要不告訴我們,不把這金裸子拿出來,不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嗎?」

「行了,我要真不拿出來,你們就不知道我有收穫了?」韓孔雀才不信他們那麼傻,韓孔雀的行蹤太好掌握了。

這種事情,韓孔雀肯定信不過任何人,只要他再來這裡,就肯定是有姦情,那時要是陳嘉義他們還不懷疑,那就是真傻子了。

就是因為這個,韓孔雀才會留下李家寶藏,讓陳嘉義他們處理,反正寶藏是他找到的,他是怎麼也不可能吃虧的。

「那我來處理?」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你就不要矯情了,如果你打算直接上繳國家,我也不反對。」

韓孔雀是真不會反對,全部上繳國家了,那也是陳嘉義他們都損失,反正韓孔雀已經吃飽喝足了,剩下的那些就算他一點都不要。也沒什麼了。

反而把那些東西拋出來,還會省下他很多麻煩。

「不會讓你吃虧的。」最後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沒有吃虧佔便宜一說。反正都是意外之財。」

「哈哈,我就喜歡你這種大度,明明知道九龍寶劍是世所罕見的寶物,還那麼輕易的賣給了我,我知道,你根本不怕我們背後的勢力。」陳嘉義低聲笑道。

「每一個人的成功,都不是幸致的。」韓孔雀又想起了周美人,如果沒有她。他現在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打工仔吧?

韓孔雀把身上所有的銀裸子都掏出來,想了一下,只給了陳嘉義三十五個,他手裡還剩下了十來個。

這五十來個金裸子雖然不大,但卻極其沉重,帶在身上很不方便,給了陳嘉義這麼多。足夠讓他們這個車隊的人每人一個了。

這也不過是留個紀念,以後把洞穴里的寶藏啟出來后,每個人分到的會更多。

江林划著小船向回趕,而陳嘉義則拿出電話,直接打電話讓人過來處理善後。

兩個人知道的事情就不在是秘密,現在這麼多人知道了。陳嘉義可沒有韓孔雀那麼放心。

他吩咐人直接找人承包這座茶山的,等承包下這座茶山之後,他會第一時間把那批寶藏弄出來,要不然肯定會夜長夢多。

畢竟這種埋藏在地下的東西,應該是國家的。他們這種私自盜挖的行為,屬於違法行為。如果處理不好,肯定會人財兩失。

這也是韓孔雀交給陳嘉義處理的原因,他們這些公子哥,處理起這種事情來,肯定要比他有辦法的多。

「金裸子都藏起來,不要說出去,我們會在這裡待幾天,等離開這裡后再拿出來就沒問題了。」陳嘉義看船靠岸之後,吩咐韓孔雀等人道。

他不是信不過他們帶來的人,這不過是以防萬一罷了。

畢竟他們也不敢弄出太大動靜,畢竟李園那邊還有一支考古隊呢,如果把他們引來了,那可就不妙了。

所以陳嘉義需要時間,只要給他幾天時間,他就能悄無聲息的把東西弄走。

「回來了,回來了。」江林剛把船撐回來,就有人看到了船上的韓孔雀。

「好啊,我沒回來你們居然就吃開了,你們也太不夠意思了。」韓孔雀看著擺放在一張簡易桌子上的燉雞,立即嚷嚷開了。

龍鱗笑道:「我們早就知道你的本事,這不,正好準備了牛鞭燉草雞來給你去去寒,我做主了,牛鞭讓你多吃點。」

「你這小子,還真夠沒心沒肺的。」陳嘉義搖著頭道。

韓孔雀也不跟他們計較,自己找了一個座位,坐下撈出來了一隻雞大腿就吃,忙碌了四個小時,他還真餓了。

「韓哥,在下面待了四個小時,不知道有什麼收穫?」龍鱗看韓孔雀終於抬頭,趕忙問道。

韓孔雀還沒說話,陳嘉義就介面道:「吃飯還堵不住你的嘴?景龍,聽說你家有一家茶業公司?」

「恩?怎麼?」粟景龍道。

陳嘉義道:「那茶業公司也不是你們家的主業,你就把他拿出來,算是我們集體買下了,我看這座山頭不錯,就以你家那茶業公司的名義,把這片茶山包下來吧1

「恩。」粟景龍什麼也沒說,直接答應了,只是一個茶業公司,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果他想要,再投資跟幾百萬就能再弄一家。

「現在就聯繫,我已經讓人跟本地政府聯繫了,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在這裡浪費,所以這裡的茶園要儘快承包下來。」陳嘉義道。

「知道了,我這就讓公司的負責人過來。」粟景龍一如既往的沉穩。

他穩得住,可有人穩不住了,朱飛雨道:「陳哥,難道真有收穫了?」

「很快你們就知道了,我們先吃飯,等大部隊來了再說。」陳嘉義看了一眼韓孔雀,沒有再說什麼。

等韓孔雀他們吃完了飯,朱飛雨已經從江林身上把那一個小小的金裸子搶了過去。

「你是小孩啊?不顯擺一下你難受?」陳嘉義氣的直罵江林。

江林道:「我只是在口袋了摸了幾下,誰知道朱飛雨長了一雙賊眼。」

朱飛雨鄙視道:「你就像那八輩子沒見過金子的窮鬼一樣。現在身上帶了那麼一塊金子,自然是不時的摸摸。深怕一不小心丟了,你不知道?那賊就專找你這樣的人下手,他們一看你身上就知道帶了好東西。」

「說你是賊,你還真不要臉的在這裡介紹經驗啊?」江林驚訝道。

「既然你們知道了,那就每人給你們一個,這只是紀念,可不要到處嚷嚷,要不然可是會有麻煩的。」陳嘉義道。

說完。陳嘉義讓自己的司機,拿出來了三十多個金裸子:「一人一個,都不用搶,在場的所有人都有份。」

韓星和張向月早就得到了,所以他們兩個看著其他人你搶我奪,感覺很有意思。

韓星拿出自己的那個金裸子,仔細看了起來。其實這就是一個小型的金元寶,不過它的樣子要比金元寶要漂亮。

而且樣子各式各樣,有的像饅頭,有的像蘋果,有的直接就是一個桃子的樣子,而韓星這個。看著有點像饅頭,而上面也有四個字:豐衣足食。

陳嘉義把韓孔雀拉到了一邊:「等會兒就有人過來,這次我們都進去,要不然可能要出問題。」

「這次不用走水路,我們從上面進去。」說著。韓孔雀指了指小山的半山腰道。

「從那裡能夠進去?走我們先上去看看。」陳嘉義道。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道:「你看那條小河的上游,是不少經過一處轉折點?就是那處轉彎的地方。」

「看到了。怎麼了?」陳嘉義疑惑的道。

「你看那處轉彎的地方,是不是跟我們現在腳下的地方很像。」韓孔雀道。

「是有點像,如果河邊上的那塊地,地勢低點,那邊也能形成一座湖泊。」陳嘉義道。

韓孔雀笑道:「那邊的地勢本來是很低的,原來也有一座湖泊,只是後來被人掩埋了。」

「啊?」陳嘉義很驚訝。

韓孔雀解釋道:「你看那邊的地勢,是不是跟遠處李園一般高?如果那邊有座湖泊,而湖泊地下如果跟李園的水道相連,那李園那邊會是什麼情況?」

「李園現在對外開放的地下迷宮也會被水淹沒。」粟景龍的聲音突兀的插入,把韓孔雀和陳嘉義嚇了一跳。

「你們這些小子跟著我們幹什麼?跟著就跟著了,怎麼還沒聲沒息的?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啊?」陳嘉義火了。

「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粟景龍幽幽的道。

「粟哥說的很對,這裡原來是屬於李家的桑園,所以,對這裡進行一些改造是完全可以的,如果這邊蓄滿水,北面李園的整個地下都會被水充滿。

這種環境,在古時候絕對屬於絕地,只要在這裡蓄滿水,就可以把整個地宮灌滿,這一方面可以保護自己的地下不被人入侵,另一方面又可以掩護地下的通道不被別人發現,危機時刻還可以阻擋追兵,就是不知道李家的人,是怎麼被李秀成的士兵全滅的。」韓孔雀解釋道。

「古人的智慧絕對不能小看,有很多我們不敢想的事情,人家直接就做了。」陳嘉義道。

韓孔雀笑道:「現代人的智慧更不能小看,你們這那邊。」

說著,韓孔雀指向一個方向,那邊有一塊大石,不過大石附近有很多小土堆,如果仔細看,還是能夠看出一些翻動的痕。

原來湖泊的地方被改造成了茶園,所以那些盜墓賊打盜洞,就只能選擇一些不引人注意的地方,而那方大石之後,自然是最不引人注意的。

這樣,他們挖掘出來的土壤,就不好處理了,所以他們都是分散灑在茶樹跟前。

但這邊沒有被茶樹佔據的空間很少,就算被風雨掩蓋過,一些挖出來的新土,還是能夠看得出來。

當然,這要韓孔雀他們這樣的有心人才能看出來,普通的茶農上山,只要茶樹不被破壞,是不可能注意這些的。

劉鳴玉首先反映過來:「你是說有人曾經進入過那裡?」

他說完,就直接跑到了大石之後。看著石后乾枯的雜草,他的臉色就變了。

這樣的情況他太熟悉了。這絕對是盜洞,雖然挖掘時盜墓賊盡量保密,但掩埋盜洞時,他們就沒有那麼用心了。

在埋住洞口之後,他們只是尋找一些枯枝草木掩蓋一下,只要短時間內沒有人發現,以後就是發現了,也找不到他們了。

「什麼?」龍鱗他們不知道韓孔雀和劉鳴玉說的是什麼。就連陳嘉義也有點摸不著頭腦。

「這裡有一個盜洞,有人曾經先小韓一步進入過裡面。」劉鳴玉解釋道。

陳嘉義道:「真有人先進去了?東西沒少吧?」

韓孔雀笑道:「藏得很隱秘,要不是我確信裡面有寶藏,我也要放棄了。」

韓孔雀是真的感到慶幸,他幾次都想回來了,不過他總是在最後關頭,又想到了一些線索。才堅持了下來。

如果中途出現一次不自信,認為這裡根本沒有寶藏,那就絕對跟這批寶藏失之交臂了。

這還真要感謝白曉亦她們都,最近白曉亦她們搜集了大量關於報內外寶藏的傳說,並且針對一些寶藏做出了分析報告,他還真不一定能夠堅持找到寶藏。

白曉亦提交的一份分析報告中。關於太平天國寶藏的論證很詳細,她們認真分析了所有可能,最後下出結論,太平天國寶藏真實存在,並且沒有被曾氏兄弟得到。而且她們推斷,最有可能知道這批寶藏下落的。很可能是太平天國的後起之秀李秀成。

李秀成是太平天國最後的一位優秀將領,在天京周圍形式迅速惡化的情勢下,給自己留條後路是所有人都會想到,也會做的,這個時候,洪秀全也不會想到要在天京自fen,而起義失敗之後,他唯一的退路就是出國,所以讓李秀成秘密把寶藏藏在這裡,到時候也很容易啟出來運走。

就是因為看了白曉亦她們的報告,加上韓孔雀自己的分析,才能讓他堅持到最後,找到了這批太平天國寶藏。

雖然沒有打開寶箱看看,不過那個上帝聖旨天生真主坐山河金印卻讓韓孔雀吃了定心丸。

韓孔雀知道,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的,肯定是誰都不信的洪秀全才能做出來。

雖然讓李秀成把自己的寶藏運了出來,但出於對手下的防備,所以他還是把每隻銅箱子都澆鑄成了一個整體,並且在接縫處印上了自己的金璽,這樣只要有人開了寶箱,就不可能不被發現。

雖然洪秀全機關算盡,但他也沒想到,他的失敗來的那麼快,最終被圍在了天京城,出不來了,最後只能跟一家人一起上天堂。

「聰明人是不少啊!這麼隱秘的地方,離李園那麼遠,居然還有人想得到。」陳嘉義也看了看盜洞,洞穴里的土,跟外面的土,軟硬程度還是很明顯不同的。

韓孔雀道:「等來了人,讓他們順著這條盜洞挖下去,能夠直接挖到裡面的一個小碼頭,碼頭裡還有被燒了的三艘木質小火輪,這些東西清理時要注意一下。」

韓孔雀猶豫了一下道:「有一條水道之中,有不少屍體,如果沒有意外,應該是李家人的屍體,讓人收斂出來找個地方埋了吧1

「交給我處理好了。」陳嘉義道。

指明了地方,韓孔雀不再多說,只要從這裡進去,進入寶庫的大門韓孔雀並沒有遮掩,他搬出來的那堆石塊還在門口放著,只要進去了,別人一眼就能看到進入寶庫的入口。

事情交給了陳嘉義,韓孔雀不再關心,他昨晚沒睡好,今天又幹了半天搬運工,現在也有點累了,其他人自由活動,而韓孔雀自己則鑽入車上,去休息了。

等韓孔雀一覺醒來,太陽已經快要落山,從車裡出來,韓孔雀看著人來人往,熱鬧了不少並且如同工地一般的茶山,韓孔雀很驚愕。

「大哥,你醒了?」張向月看到韓孔雀走下車,從車子邊上的一張椅子上站起來打招呼。

「恩,這是怎麼回事?」韓孔雀指著遠處的一台挖掘機道。

張向月道:「這裡已經被烏龍茶業有限公司買下,現在正在對茶園進行改造呢1

「他們的動作這麼快?」韓孔雀驚異的問道。

張向月道:「聽說他們花了極大的代價,才從茶農的手裡把這座茶山包下來。」

「韓星呢?」沒看到韓星,韓孔雀問道。

張向月道:「韓星跟著他們進洞了,那邊不時有車子過來,卸下一些鋼絲網,順便捎走一些東西,現在已經走了四五十輛車了,每輛車帶走的東西都不多。」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看,陳嘉義他們的動作還真快,這是大半天的功夫,茶園被包下來了,而且工程隊也進駐了。

這裡離李園有十幾公里,以茶業公司做掩護,以工程隊的車輛做運輸,還真能夠避人耳目。

有了挖掘機,那座被掩埋的小碼頭根本不經挖,只有五六米厚的山體,就算小心翼翼的挖,也用不了半個小時就可以挖透。

此時的挖掘機,正在平整地面,陳嘉義打算在這裡建座別墅,當然,現在只不過是掩人耳目,但別墅真建成了,他們沒事也可以來這裡玩。

「小韓你醒了?快過來。」遠遠的陳嘉義就看到了韓孔雀。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