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零六章發現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只要是不會被水破壞的東西,他都快速收進玄元控水旗。很快他又清理出來了一片巨大的空場,當然,又是上千個銅皮箱子被他收了起來。 這邊的東西明顯比另一邊的東西整齊,所有東西都是裝在箱子里的,這讓韓...

韓孔雀幾乎把每一寸地面都踩了一遍,也沒有發現有另外虛掩著的地方,這時他才感覺這次尋寶失敗了。

他出來的時間太長了,雖然沒帶手機,但韓孔雀猜測,他出來了足有兩個多小時了。

不想從那個堆滿死人的地方出去,韓孔雀再次進入那條狹小的通道,只要打通那處地方,韓孔雀相信從那邊能夠輕易出去。

如果這裡真有寶藏,韓孔雀還真不信寶藏能夠自己長腳跑了,他現在短時間內找不到,並不意味著以後也找不到。

等出去之後,韓孔雀就讓江林幫著把這裡買下來,以後他有的是時間來這裡尋寶。

韓孔雀既然已經確定了這裡有寶藏,自然是不會輕易放棄。

有了決定,韓孔雀用手中的一根從廢棄的小火輪上弄來的鐵棍,直接插入一道石縫當中,把一塊三百多斤的大石撬了下來。

啟出來了一塊,其他石塊全都活動了,韓孔雀直接把鐵棍扔到一邊,他徒手搬起三百多斤的十塊,使勁向後扔去。

這條通道太過狹窄,既然想從這邊打通通道,就顧不得保留後面的道路了,反正以後再進來,韓孔雀可不會從水下潛入了。

那座廢棄的碼頭雖然被人掩埋,但有了那條盜洞做指引,只要把那邊挖通,就可以輕易進入這裡,至於這條通道,以後僱人進來清理就好了。

所以韓孔雀毫無顧忌,直接把巨大的石塊向後仍。只要給自己留下足夠的空間活動就好。

韓孔雀的動作很快,只用了十幾分鐘。他就向前走了兩米。

「恩?」這時韓孔雀發現,這邊封堵起來的石塊,要比裡面那道門戶還要厚。

難道這邊還有蹊蹺?

這讓韓孔雀又變得動力十足,他不斷把一塊塊巨石扔向後面,終於,韓孔雀扔向後面的一塊巨石,被先前扔到後面的石塊反彈,撞向了邊上的牆壁。

只聽「咚」的一聲。韓孔雀愣住了。

好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他又搬起一塊石頭,直接扔到了一面牆壁上,接著,再次傳來「咚」的一聲。

不是「碰」的一聲,而是「咚」的一聲。難道這面牆壁是中空的?

韓孔雀欣喜如狂,本來已經完全失望了,沒想到到了最後關頭,居然又給了他希望。

韓孔雀重新拿回那條被扔了的鐵棍,直接把牆壁上一大塊青苔鏟掉,這時一道金色的光芒顯露了出來。

金色的牆壁?難道是金子?

很快韓孔雀就發現。不是金子,而是銅。

等清理完一大片青苔,一隻只整齊碼放在一起的銅皮箱子顯露了出來。

看著整齊如牆的銅箱,韓孔雀震撼了,難道這狹小通道兩邊。全部是用銅箱壘砌起來的?

韓孔雀把露出金光的地方清理乾淨,從上到下全部清理乾淨。

兩米高的通道。用四隻大銅皮箱子堆砌起來,每隻箱子都有半米高。

韓孔雀把最上面的一隻箱子搬下來,看著箱子,卻沒有發現箱子要怎麼打開。

這隻箱子的開口,接縫處有一溜凸起,把整個接縫焊接了起來,這是用銅水澆鑄封閉的,讓整隻箱子成為一個整體。

韓孔雀把箱子外面的銅綠擦乾淨,箱子上只有那麼一道縫隙,其他地方是整體澆注出來的,沒有在發現其他開口,並不能看到裡面到底裝了什麼東西,不過韓孔雀卻在箱子的接縫處,發現了發現了幾個字:上帝聖旨天生真主坐山河。

上帝聖旨天生真主坐山河,這句話好像是洪秀全一隻印璽上的字跡。

這時韓孔雀那超凡的記憶再次發揮作用,1858年11月,洪秀全給英國特使額爾金頒發了一道詔書,上面蓋了兩方金璽,其中一方金璽好像就是這個上帝聖旨天生真主坐山河。

這兩方金璽長寬都是9.5厘米,前一方的文字就是「上帝聖旨天生真主坐山河」,后一方為金璽「奉天誅妖斬邪留正太平天王大道君王全」。

韓孔雀十分慶幸,這多虧了白曉亦她們,如果沒有白曉亦她們提交的研究報告,他也不可能記下這麼多東西。

白曉亦在關於太平天國寶藏報告之中,重點分析了寶藏存在的可能性,可能落在誰的手裡,可能埋藏的大概地域,其中的重點寶物,而這兩方金璽,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韓孔雀記的很清楚。

這銅皮箱子上的字跡大小,正好跟那方傳說中的金璽的尺寸一樣大。

發現了用上帝聖旨天生真主坐山河字跡封印的銅皮箱子,讓韓孔雀鬆了一口氣,這應該就是李秀成弄來的那批財寶,雖然還不能確認是不是出自洪秀全的聖庫,但這已經不重要。

韓孔雀凝聚出一團水分,直接把銅皮箱子包裹,並瞬間收入玄元控水旗當中。

一個、兩個、三個、十個、一百個、五百個、一千個,隨著一個個銅皮箱子被韓孔雀收入玄元控水旗,這個本來狹小的通道,慢慢的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洞穴。

足足收起來了一千個銅皮箱子,韓孔雀才發現這裡儲存的東西有所變化。

這時,箱子已經不再是銅皮包裹,這些箱子已經是可以打開的,韓孔雀隨意打開了幾個箱子,裡面不是金塊就是銀塊,還有一些金錠和銀錠。

這些箱子上沒有上帝聖旨天生真主坐山河字樣,所以韓孔雀認為,這些箱子應該是後來李秀成搜刮而來的,這裡這些財富,不是從蘇杭二州搶來的就是李家的。

韓孔雀現在也顧不得是哪來的,他只要確認不怕水浸。就全部收入玄元控水旗之中。

又收了不少銅箱子,接下來的箱子又有變化。這些箱子是一些木箱,不過這些木箱全都被油布封存,油布的接縫之處,還用大量的蠟封了,這完全是一副防水的準備。

既然能防水,韓孔雀也沒有破壞這些封裝,所以直接收入了玄元控水旗當中。

把所有碼放整齊的箱子收起來之後,後面的東西就比較零碎了。韓孔雀看到了堆放在一起的屏風,有碼放整齊的花瓶,還有一些金銀餐具。

看到一隻銀盤上李氏精製字樣,韓孔雀知道,這些應該是李家的東西。

這些東西零零散散什麼都有,等把這些東西清理了一遍,韓孔雀在最裡面。又發現了一些銅箱子。

這些箱子也是被封起來的,上面也有字跡,不過字跡已經不是上帝聖旨天生真主坐山河,而是李氏藏金,這些才應該是李家的窖藏金銀。

李氏千年的窖藏也不少,韓孔雀大體數了數。這裡的箱子也足有上百個,如果一個箱子里裝上幾萬兩金銀,這些寶藏也有幾百萬兩。

這些東西韓孔雀沒有動,外面還有很多人等著他呢!

如果把這裡的東西全都弄走,不給外面的人留下一點。也說不過去,再說。東西多了,他也沒有辦法光明正大的拿出來用,這樣還不如給陳嘉義他們留一點。

韓孔雀隨意的查看著,只要是他喜歡的,他就會毫不客氣的收起來。

瓷器和金銀器這些都不怕水,所以韓孔雀只要遇到了喜蝗胄元控水旗。

其他一些明顯是捲軸的書畫類油包,韓孔雀並沒有打開,而是直接收進了玄元控水旗。

這種書畫類的油包,碼放的很整齊,一看就是分類封裝的,韓孔雀也沒有全部收走,他只是在數量多的地方,隨手收起幾個,把大部分東西留了下來。

雖然要給陳嘉義他們留下一部分,但也沒必要留下太多好東西。

清理到最後,韓孔雀不知道打開了多少油布,直到看到了他猜算中的一件東西,才停下了動作。

那是一堆木質門窗等東西,看著那牛毛紋和顏色,再試了試重量,這不是紫檀木又是什麼?

雖然是很零散的一些木製品,但從一些簡單的造型之中,韓孔雀還是能夠看得出,這其實是一張拔步床,只不過是被拆開了的拔步床。

看到了這張床,才讓韓孔雀完全確認,他已經找到了所謂的李園寶藏。

這李家還真是捨命不舍財,當年李秀成圍攻了他李園幾個月,他們居然能夠想到把床都要搬走。

他們把李園收拾的那麼乾淨,李秀成當然不會放過他們,所以李秀成緊咬著他們的腳步,一直追到了這裡,把李家的所有人都留在了這寶庫當中。

想來李秀成那批知道這座寶庫的手下,其下場也好不了多少,要不然,這批寶藏也不會保存到現在。

韓孔雀看著寶庫中的鍋碗瓢盆,還有字畫古籍,桌椅條凳,碗筷茶杯,這李家是真的要搬家。

這麼多東西居然都弄到了地宮當中,看來也是恨極了李秀成,不打算給他留一針一線,不過,最後還是李秀成技高一籌。

這些東西都被精心的包裝了起來,看來李家是決定水淹地宮,所以事先把自己的東西都做了防水處理。

也幸虧他們處理好了,要不然以這地宮的潮濕程度,不管是木質的還是紙質的,想來都不會保存下來。

拔步床是用紫檀木製造的,所以也不怕被水淹,韓孔雀毫不客氣的收了起來。

最後他從一隻箱子里拿出來了四五十個精緻的金裸子放在了口袋裡,其他東西,他打算都留在這裡。

既然決定剩下的李家寶藏不再動,韓孔雀開始清理李秀成寶藏的存在痕。

清理完了,看著擴大了很多的通道,韓孔雀笑了,那狹窄的通道,還真是專門留出來走人的。

韓孔雀看著另一面長滿苔蘚的牆壁:這邊不會也是用銅箱子壘砌起來的吧?

韓孔雀想著好事,隨手錘了一下那面牆壁。「咚」,一聲十分美妙的聲音再次傳來。

韓孔雀一愣。難道他真猜著了?

他再次拿起那根被扔了的鐵棍,把一些青苔清理流出來,另一邊的牆壁,直接變成了一隻只銅皮箱子。

這讓韓孔雀有點哭笑不得,真是沒想到,他差點大意失荊州。

這次他沒有絲毫猶豫,只要是不會被水破壞的東西,他都快速收進玄元控水旗。很快他又清理出來了一片巨大的空場,當然,又是上千個銅皮箱子被他收了起來。

這邊的東西明顯比另一邊的東西整齊,所有東西都是裝在箱子里的,這讓韓孔雀知道,這些東西,除了外面那千多隻箱子里是聖庫藏金之外。裡面的,應該是李秀成在蘇杭二州的收穫。

這些東西跟李家的東西不同,全都是分裝好了的,這明顯更利於運輸。

戰亂時期搶劫到的東西,大部分都是金銀玉器,瓷器字畫很少。因為這些東西不利於運輸和保存。

再說,起義軍中的士兵,也沒有幾個有文化的,所以大多數不會重視字畫古玩,所以這邊。這樣的東西也不算多。

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明顯看出在字畫的,也被人用油布包裹好。仔細的封存了起來。

在這樣的環境當中,只要不傻,都知道要做防水防潮處理,所以這完全便宜了韓孔雀,讓他輕易就收了起來。

這邊又收起來了兩千多隻箱子,讓韓孔雀的精神一直有點恍惚。

這次他是真的玩大發了,從此之後,他不說是富可敵國,可算是家財巨萬了。

不過,要想把這批藏寶,化為明面上的財富,韓孔雀要走的路還很長。

不過他不著急,本來他還有點發愁,害怕自己沒法支撐建造一座島嶼的資金。

現在他不愁了,那一艘運輸土石的巨輪,運費不是要上百萬嗎?

那有什麼,等他回去,就開始張羅,一定要不能停止運輸,不就百多萬嗎?

一個月運輸個百八十趟,也不過才一億元,他現在手裡現金都有十幾億,足夠支撐他建設島嶼一年的費用了。

把周圍的痕清理乾淨,韓孔雀又弄來了大量的水,把剛才堆放箱子的地方沖刷了幾遍,直到完全看不出這裡存在過箱子的痕之後,他才退回碼頭那邊的洞穴。

既然已經找到了藏寶,自然就不能把通向李園那邊的入口暴露了。

韓孔雀忍著水中漂浮的骨頭架子,從來時的入口又潛了出去。

韓孔雀剛剛冒頭,就被人發現了:「在這邊,在這邊。」

韓孔雀換了口氣,看向人聲之處,那邊有一艘鐵皮船,上面有幾個人,裡面就有張向月和韓星。

「你們哪弄的船?」韓孔雀笑道。

陳嘉義看到了韓孔雀,總算是鬆了口氣:「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們就要報警了。」

「報警?要是真報警了,我們可就吃大虧了,咦,江林你還會划船?」韓孔雀看著在划船的江林道。

江林道:「那是,我什麼不會?我早就說了,小韓是絕對沒問題的,你們就是不信,看看,現在自己回來了吧?」

陳嘉義道:「小韓,你這兩個兄弟真不錯,這幾個小時,他們幾乎就是在水下度過的。」

看著渾身濕漉漉的韓星和張向月,韓孔雀有點感動:「韓星應該知道我的水性,以後再遇到這種事情了不要著急了。」

韓孔雀抓住船沿,一翻身上了船,讓小船一陣猛烈的搖晃。

「這船太小了,我們五個人就有點擠了。」江林努力控制好小船。

韓孔雀道:「走,我們回去1

韓孔雀把背在身後的氧氣瓶扔到了船上,脫下緊貼在身上的潛水服,才問道:「我在水下待了多長時間?」

江林道:「四個小時了,你躲在哪裡了?我們向前找了很長一段,就是沒有發現你的蹤跡。」

韓孔雀嘿嘿笑著道:「我沒走遠,就在那邊的山體上方。」

說著,韓孔雀指向了不遠處的小山頭。

「你找到東西了?」陳嘉義和江林同時驚喜的道。

韓孔雀從口袋裡摸出來幾個金裸子,直接一人一個。

「這是什麼?」江林也不操船了,直接拿起韓孔雀給的東西把玩。

這是一個小金錠,上面有長命富貴四個字,這個金裸子程不規則半圓形,中央凸起,可在手中把玩。

韓孔雀扔給他們的,都鑄有吉祥字樣,這種東西雖然很值錢,但不在市場上流通,是富貴人家長輩給晚輩的禮物。

「金裸子?這玩意有一百多克重吧?你真的找到李園寶藏了?」江林顫聲道。

陳嘉義和韓星他們三個,全都看著金裸子說不出話來。

韓孔雀笑道:「這應該是五兩重的金裸子,換算成現代的計量單位,應該有一百八十多克。」

「一百八十多克?這麼重?」陳嘉義驚異的道。

江林道:「黃金的密度大啊!一百八十克能賣多少錢?」

陳嘉義道:「現在黃金三百多一克吧?」

「珠寶公司的黃金是三百多,他們要是收,也就二百四五。」韓孔雀道。

「就算二百四十元一克,這麼點小東西就值四萬多?」韓星道。

張向月道:「四萬三千二。」

「我曰。」陳嘉義直接出口成臟。

「下面的東西多嗎?」江林反應過來后,立即問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