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零五章太平天國寶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p> 有人甚至將天王府後花園湖水放干,掘地三尺,結果一無所獲。 這就是太平天國寶藏之謎,所謂太平天國寶藏之謎,分兩種,一個是天京窖金下落之謎,另一個是翼王石達開大渡河藏寶之謎,這是太平天國兩...

韓孔雀最先想到的是來時那密密麻麻的小型洞窟,那裡每一個都有可能是一條通道的出口。

還是老辦法,韓孔雀控制大量水分,潑灑在所有有可能是通道的地方,由於很多地方是石灰岩,所以那種地方水滲透的很慢,這種地方,也不太可能有通道。

只要有人工開鑿的通道,那肯定就會被水分輕易滲透進去,想法是好的,但結果並不能讓人滿意。

韓孔雀大面積洒水,可這些小型洞窟並沒有絲毫反應,用了一個多小時,韓孔雀終於放棄,這些小型洞窟太過密集,應該沒有隱藏的通道在裡面。

在這個過程當中,韓孔雀也發現了不少盜掘的痕,想來這些痕是原來進來的那些前輩留下的,他們也有韓孔雀的想法,所以在這些小型通道之中進行過探索。

在最可能有暗道的地方沒有發現,韓孔雀又把目光對準了外面的大型洞窟。

很快,韓孔雀就在洞窟的三面牆壁上都發現了盜洞,不過這些盜洞打的都不深,每一個都只有兩三米,在沒有什麼發現之後,盜洞就廢棄了,畢竟是在石灰岩上挖掘盜洞,想來並不是那麼容易。

韓孔雀苦笑,他能想到的,別人也想到了,如果這裡真有他想的通道,最大的可能是被別人先發現。

不過韓孔雀也沒有放棄,這洞窟除了碼頭那一面,其他還有很大面積沒有被探索。畢竟別人可沒有韓孔雀的控水神通,沒法全面探查所有洞壁。

果然,韓孔雀很快就有了發現,在韓孔雀發現遮擋那廢棄碼頭的左後側,在一個盜洞的旁邊,韓孔雀又發現了一個被掩埋的通道。

當那條通道被韓孔雀清理出大體輪廓來時,韓孔雀發現,旁邊那個盜洞,其邊緣已經很接近這條被掩埋的通道了。

只是稍微清理了一下,韓孔雀就發現。這是一條被特意封堵的通道。是用巨大的石塊壘起來的一條通道。

韓孔雀花費了半個小時,才把這處用石塊壘起來的門戶重新挖開。

看著堆成山的巨石,韓孔雀十分慶幸,也只有這種巨大的十塊壘砌起來的牆壁。經過時間的掩飾。才能躲過盜墓賊的雙眼。

如果他不是能夠操縱水分進行滲透。兩米多厚的石牆他是怎麼也發現不了的,這種石牆用的石塊,每一塊都超過三百斤。如果不是韓孔雀有一把子蠻力,他還真拆不開。

沒有了石塊掩藏,一道鐵門暴露了出來,韓孔雀推了一下,鐵門輕易的被他推了開來,這道門居然只是虛掩著的。

門戶洞開,一道亮光從門后射出。

這是什麼?

韓孔雀伸手從門后一處摘下一串明珠,每一棵明珠都有鴿卵大小,而且都閃爍發光,看起來十分喜人。

這是夜明珠啊!雖然韓孔雀曾經弄到過一塊發光的玉石,但真正的夜明珠他還是第一次見。

看著長長的一大串夜明珠,韓孔雀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是這麼一串明珠,其價值就不可估量,這就讓他這次尋寶得到圓滿的回報。

收穫了一串夜明珠,韓孔雀的心中更加痒痒,如果再弄到一跟翡翠西瓜,那就更加完美了。

曾經野史傳說,曾國荃得到部下所獻明珠一串,這串珠子像今天的巨峰葡萄那樣大,而且還會放光。

這串明珠「大於指頂,懸之項下,則晶瑩的鑠,光射鬚眉。珠凡一百零八顆,配以背雲之類,改作朝珠。」

還有人說,曾經在曾國荃的家裡,見過一個洪秀全收藏的翡翠西瓜,並且通過種種跡象,懷疑太平天國銀庫的火就是曾國荃放的,目的是將銀庫里的財物據為己有。

傳說說的有鼻子有眼,說曾國荃獲一翡翠西瓜,裂一縫,黑斑如子,紅質如瓤,朗潤鮮明,殆無其匹。

就是說他還得到了一個翡翠西瓜,比大南瓜還大。中間裂開一道縫,裡面黑子紅瓤,都是天然形成,絕對是無價之寶。

這些傳說有鼻子有眼,十分富於轟動效應。

不過,這些傳說其實都靠不住,比如這個「翡翠西瓜」,其實不是第一次出現在野史傳說中。

早在嘉慶皇帝抄和珅的家的時候,人們就傳說和珅財寶中有這麼一個東西。

後來人們說孫殿英炸慈禧陵的時候,又說慈禧的棺材里也發現一個「翡翠西瓜」。

這個西瓜,做了太多歷史故事的道具了。

韓孔雀不知道曾國荃是不是得到過一個翡翠西瓜,但他知道,江林他們手裡就有一個。

現在曾經傳說落在曾國荃手裡的明珠,卻出現在了這裡,這讓韓孔雀欣喜的同時,又充滿了疑惑。

曾國荃在這次天京大劫掠中,到底收穫多少財產,這個誰也不知道,但要說洪秀全的聖庫落在了他手裡的說法是「無稽之談」。

洪秀全的聖庫,也就是傳說中的太平天國寶藏,這個寶藏名氣大,所以韓孔雀是肯定要調查一番的,而且他也確實這麼做了,白曉亦就曾經給他了一份分析報告,對太平天國寶藏做了很詳細的分析論證,說明太平天國寶藏是真實存在的。

1864年8月14日,曾國藩奏請裁撤湘軍25000人,這些人回到家鄉后,的確也置了一些田地,蓋了幾間房屋,但其基本生活狀況不見有多大改變。

所以說,湘軍在攻陷南京后搶得的財物,並非民間傳說的那樣『驚人』,他們其實沒有搶到多少太平天國的財寶。

曾國藩「向以節儉聞名」,《曾國藩家書》里說:「余教兒女輩惟以勤儉謙三字為主……弟每用一錢。均須三思,諸弟在家,宜教子侄守勤敬。吾在外既有權勢,則家中子弟最易流於驕,流於佚,二字皆敗家之道也。」

從《曾國藩家書》里的記載可以看出,曾氏主張不把財產留給子孫,子孫不肖留亦無用,子孫圖強,也不愁沒飯吃。這就是他所謂的『盈虛消長』的道理。

1872年3月。曾國藩因「時髮腳麻之症,舌蹇不能語」而溘然長逝后,「曾老九」開始編輯整理《曾國藩家書》。

可等書編輯整理好后,曾家卻一度因無錢刊印而只好暫時擱置……

無獨有偶。1890年11月。66歲的曾國荃辭世。他的兒女們欲為他編《曾忠襄公文集》亦拿不出錢來。

洪秀全的聖庫,也就是所謂的太平天國寶藏,也許今天韓孔雀就能揭開這個謎團。

有了這串明珠。說明,當年李秀成確實從天京帶出來了很多珍寶,不管洪秀全是怎麼想的,反正他在天京的聖庫確實消失了,而最大的可能,就是落在了當時他手下唯一的大將李秀成手裡。

這樣的想法不止是韓孔雀有,曾國藩也有,天京失陷,李秀成全軍覆沒,天京的大批珠寶從人間蒸發。

中外紛傳洪逆之富,金銀如海,百貨充盈,更多財物被藏地下。

李秀成被擒后,曾國藩威逼利誘,多次追問金銀所在,這也是忠王被處死較晚的原因。

李秀成是真的威武不能屈,他很是忠誠,始終未曾吐露珠寶下落。

有人甚至將天王府後花園湖水放干,掘地三尺,結果一無所獲。

這就是太平天國寶藏之謎,所謂太平天國寶藏之謎,分兩種,一個是天京窖金下落之謎,另一個是翼王石達開大渡河藏寶之謎,這是太平天國兩大寶藏。

現在韓孔雀追尋的肯定是天京窖金的下落,而這批窖金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這裡就是一處。

韓孔雀提著一串夜明珠,在通道里走來走去,整個通道並不長,只有不到百米,北面同樣有石牆封堵,這說明,這裡應該是被故意隱藏起來的,可在這裡,韓孔雀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難道這裡就放了這麼一串夜明珠?這明顯是不可能的。

韓孔雀看著這處通道,只有一人可以通過的狹小通道,實在是沒有隱藏東西的地方,難道自己推斷錯了?

本來發現了這處通道后的驚喜,已經完全消失無蹤了。

通道的另外一頭是連接李園地下迷宮的水脈,如果李秀成的財富也埋在了水下,韓孔雀也只能是望水興嘆了。

難道太平天國的聖庫,真的被洪秀全他們花光了?

這個好像也不太可能,太平天國實行聖庫制度,所謂聖庫,「實洪秀全之私藏也」,也就是說,太平天國所有的財產都充公,收入聖庫,由天王和政權統一使用。

這源於洪秀全對「天國」的理解,他曾經和外國傳教士探討過,他認為所謂「天國」,是可以真實存在的,不過是用金銀珠寶堆成的。

太平天國的窖金的價值是極為可觀的,你只要想一下,洪秀全把整個南方半壁江山所有金銀全部收繳,就知道他到底聚攏了多少財富。

就算一個鄉下土財主,都能積攢下幾萬兩銀子,只要洪秀全弄到十分之一的財富,那就是一個天文數字,要想在十幾年間把半個中國十分之一的財富花乾淨,這還真是個技術活。

當然,如果太平軍有錢,又怎麼可能落到後來那種悲慘的境地,所以有人就說,天京保衛戰時天京城已經用野草充饑,要是有錢,那時為什麼不把錢拿出來用?

這種想法韓孔雀認為跟晉惠帝那句「何不食肉糜」一樣有些無知,清軍兵臨城下,壕溝遍城,錢又有何用?

當然,具體的窖金數量無人知曉,但這批窖金是真實存在的。

後來曾國藩收復南、京后,清廷嚴旨追查「逆匪」窖金下落,曾國藩多番推脫說並無發現,死拖硬抗,以「偽天王」玉璽獻上邀功,使朝廷放棄了對天京窖金的追查。

所以有人說洪秀全的藏金被曾國藩私藏了。可這明顯是不切實際的。

天京陷落後,湘軍公開搶劫三天,曾國藩的夫人從南京回老家時,有三百多量滿載貨物的船隻隨行,所以眾多人推論太平天國窖金歸於曾國藩之手。

這種說法,在韓孔雀看來,也純粹是無稽之談,那時曾國藩不敢反叛清廷,自從清剿「洪楊之亂」后不居功自傲,謹小慎微。如果那些真是聖庫窖金。那曾國藩純粹在自找死路。

所以,更多的人不信這批寶藏落在了曾國藩手裡,到現在太平天國寶藏這件事本身就是謎團,民國時期還有人去挖過。也是無功而反。

既然那批窖金沒有藏在天京。那就只有一個可能。被人事先運出了天京,或者是另外隱藏,或者說挪作他用。

不過。以韓孔雀看來,被洪秀全挪作他用是很有可能的,而這筆錢最大的用處是什麼?

自然是購買軍火物資,以保江山社稷,韓孔雀認為這是最大的一種可能,當然,也有人說,洪秀全昏庸無能,怎麼可能幹這種事情。

洪秀全作為一國領袖,他就真的像傳說中的那麼無能?

如果他真的那麼無能,還能打下滿清半壁江山?

要知道,他那時是什麼情況,後來袁大頭,孫大炮時是什麼情況?

實際算起來,洪秀全比袁大頭孫大炮蔣光頭之流強的太多了。

就是這樣一個人,居然落了一個昏庸無能,十年不出後宮的謠傳。

要不怎麼現在都說,史書是有勝利者來書寫的,既然洪秀全那麼無能,他又怎麼能夠支撐太平天國十幾年?

所以,洪秀全的藏金被運到了這裡,韓孔雀一點也不奇怪,既然在這裡的可能性那麼大,那這批藏金到底隱藏在哪裡了呢?

韓孔雀盯著這個狹小的通道,想破了腦地,也沒有想到,那批藏金在什麼地方。

韓孔雀知道,湘軍進入天京后,燒殺姦淫,肆意搶掠,洗掠全城三日,可稱得上是撈盡了地上浮財,但那些只是浮財,還有更多財寶窖藏在別處。

於是,曾國荃嚴審李秀成,曾國藩也派幕僚訊問李秀成,其中有一條問:「城中窖內金銀能指出數處否?」

李秀成就利用自述來對付曾國藩,他在自述里十分巧妙地作了委婉敘述,然後分別引出「國庫無存艮銀米」、「家內無存金艮銀」的結論,搪塞了曾國藩。

天京城陷時,全城的口號是:「弗留半片爛布與妖享用!」

但湘軍仍然相信當時相傳的天京「金銀如海」之說,城陷之後,湘軍到處掘窖,就是曾國藩在給朝廷的奏報里也公然提出「掘窖金」的話。

后南京民間還有太平天國窖金的事,如所傳蔣驢、王豆腐致富的故事便是。

直到辛亥革命以後,還有軍閥要掘太平天國窖金髮財。

種種跡象表明,天京城應有窖金。

太平天國在南京苦心經營十載,一直就有洪秀全窖藏金銀財寶的傳說。

攻打南京城的湘軍十分相信這個說法,待到破城之日,湘軍四處掘窖,曾國藩甚至還發布過「凡發掘賊館窖金者,報官充公,違者治罪」的命令。

湘軍入城后,又有了曾九得窖金的傳說,曾九是曾國藩之弟曾國荃,排行老九,故名。

其部隊是最先進入天王府的,相傳曾挖得洪秀全的藏金而入私囊,最終為毀滅證據,一把大火燒了天朝宮殿。

清人有筆記記載,洪秀全的窖金中有一個翡翠西瓜是圓明園中傳出來的,上有一裂縫,黑斑如子,紅質如瓤,朗潤鮮明,皆是渾然天成,這件寶貝和現在韓孔雀手裡的這串明珠,都傳說在曾國荃手裡。

當年,太平天國為了應付殘酷的軍事鬥爭,所有公私財產都必須統一集中到「聖庫」,人們生活的必需品由聖庫統一配給,百姓若有藏金一兩或銀五兩以上的都要問斬。

這種制度使得太平天國的財富高度集中,為窖藏提供了可能。

天京事變后,太平天國政權由洪氏嫡系掌管,「聖庫」財富已成洪秀全的「私藏」,既然是私藏,那自然是不會用到公事上,最起碼太平天國初期,這筆錢是花用不到的,這也就沒有了被花費一空的說法。

既然沒有花用一空,又沒有在南、京,這筆錢總不可能憑空消失,而這裡通長江,長江一線,可以直通南、京,如果說把那裡的財寶運到這裡,韓孔雀是十分相信的。

而種種跡象也表明了這一點,從曾九把當時的天京,掘地三尺都沒有挖出洪秀全的聖庫,就很能說明問題。

韓孔雀在這條通道之中,來來回回走了無數次,又用水侵染了一遍,也沒發現哪出地方是水分特別容易滲透進去的。

這裡的牆壁應該屬於石灰岩,水分侵潤不進去是應該,更何況牆壁上長滿了一層厚厚的青苔,就更容易阻止水分的深入。

這裡是一定有藏寶的,相信這一點不止是韓孔雀確信,外面在北面李園做地質探測的那些專家更應該確信,還有那不少的盜洞都能證明,既然有寶藏,那寶藏到底藏在哪裡呢?

看著空空如野的通道,再看了一眼手中的夜明珠,如果沒有發現這串夜明珠則還罷了,既然已經發現了它,其他寶藏應該就近在咫尺了。

所以韓孔雀也不信劉秀成會把寶藏藏在李園地宮裡,如果真藏在那裡,韓孔雀相信,也許早就被曾國藩他們弄到手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