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零四章盜洞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想到這裡,韓孔雀的心中立時又火熱起來,這次要是真有收穫,可就不是李家寶藏的問題了,裡面肯定還有李秀成的軍費,甚至是劉秀成從周圍及省份搜刮的寶貝。 當然,就算沒有別的東西,只加上李秀成的軍費也...

韓孔雀道:「那今天早晨你們就吃這張大床吧!我那裡的東西也不多了。」

「別介啊!我們可不像老朱這麼無恥,要是真不夠了,就不給老朱吃了。」龍鱗道。

韓孔雀笑道:「那你的車上帶了什麼?」

龍鱗道:「我帶了釣具、鍋灶、帳篷等東西,本來是打算在野外宿營時好大顯身手的。」

「現在也不晚,這裡有湖,你就釣魚給我們做魚湯喝吧1江林道。

「那你幹什麼?」龍鱗不服的道。

江林道:「我可不像你這麼不懂事,我的車子後備箱被我改造成了一個保險庫,這次翡翠公盤要是有了收穫,放在我車子上最安全。」

「老粟,你車子改造成什麼了?」韓孔雀好奇的問道。

粟景龍道:「我改造成一間辦公室了,我可不像你們這麼輕鬆,我每天還要處理公司的很多事情。」

韓孔雀真是無語了,這些人出來自駕游,居然都沒有想著帶食物的。

三十個人吃飯,能吃下的東西實在是不少,韓孔雀準備的幾大包東西,只是兩次,就全部吃光了,這還要算上他準備的巧克力,要不然還真不夠這麼多人吃。

吵吵嚷嚷的吃完了飯,潛水設備也有人送了過來,而且是從魔都送過來的。

其實,他們離開魔都也不過一百公里,開車速度快點,用不了一個小時就能到這裡。而他們用了一天一夜才走到這裡。

潛水設備送來了二十套,除了韓孔雀十人,其他十個大部分是隨行的保鏢,他們之中,也只有韓孔雀沒有帶保鏢。

這裡和海中可是不同,進入未知的地下水脈,沒有保鏢跟著,這些公子哥還真是不敢進去。

張向月也弄了一套潛水設備,他是充當韓孔雀的保鏢了。

「我的水性很好,所以你可以不用下去。」韓孔雀對張向月道。

陳嘉義道:「說的是。這些人裡面。就是小韓不用擔心,他不用氧氣瓶,也能在水下待兩個小時。」

「走,潛水燈都打開。不要在水下溶洞迷了路。要是出不來可就危險了。」韓孔雀喊道。

韓孔雀這次也穿上了潛水服。帶上了氧氣罩,這樣不會顯得太過另類。

韓孔雀囑咐了張向月幾句,讓他跟著陳嘉義他們幫忙。他自己則迅速潛入水中不見了。

其實不用韓孔雀吩咐,陳嘉義他們也不會太過拚命,如果在地下迷宮之中迷路,就算帶著氧氣瓶,也能把人憋死,所以,這些人潛水下去,也不過是湊熱鬧罷了。

也是因為這個,這地下水脈才會沒有人願意進去探索,地下複雜,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沒命,這樣的後果,作為現代人,誰也負擔不起,也不會想負擔。

如果慢慢摸索,又極考驗人的耐心,也極為浪費金錢,這一點從李園那邊的地宮就能看出來,那麼複雜的地宮,沒有水都不容易走出來,更不要說有水的地方了。

在水下,誰的速度也不如韓孔雀快,所以韓孔雀雖然跟陳嘉義他們一塊潛入水中,可當陳嘉義他們進入水下的時候,韓孔雀已經消失無蹤了。

隨著韓孔雀控水神通越來越厲害,他在水下更顯的胸有成竹,只要有水的地方,他就能夠隨心所欲。

在一百米距離之內,水就是他的觸手,水就是他的眼睛,水之所在,無所不知。

只要是在一百米之內,水能夠觸碰到的東西,都像是韓孔雀親身觸碰到一樣,這讓他的眼睛延伸出去了一百米,方圓一百米之內的情況,完全映射在他的腦海當中。

在水下,韓孔雀就好像帶著一台雷達,能夠快速掃描方圓一百米之內的所有情況。

兩百多米的湖面,韓孔雀在十幾秒之內就穿過了,進入地下溶洞之後,韓孔雀發現,洞里的地勢在逐漸變低。

順著溶洞,韓孔雀快速向前推進,而只要出現岔口,韓孔雀都會停留一下,仔細探索一遍。

只要是被水完全淹沒的溶洞,韓孔雀都不會在乎,他尋找的是沒有被水淹沒的中空溶洞,也只有這種地方,才有可能是藏寶所在。

摸索著向前行進了五六十米,繞行的路線絕對超過了上千米,韓孔雀終於有了發現。

水下直線距離五六十米的地方,水壓已經很強,普通人在這麼深的水中,已經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所以一般人是不會進入這麼深的水域的,而韓孔雀,卻完全不在乎這麼點水壓。

他的控水神通,讓他周身百米範圍之內秋毫畢現,所以他才能發現了另外一處岔路口。

水下六十米,應該就是地下u型水脈的最底層,在這最底層,韓孔雀發現了另外一處通向上面的水道。

這種發現,讓韓孔雀知道,這不是一個u型水槽,而是一個w型水槽,在韓孔雀這邊,有兩處通道能夠通向山上。

這不過處在中間的這條水脈,已經被一方大石堵上了,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斷龍石,用這種東西堵通道,不是危險時刻是絕對不會使用的。

這條被封堵的水道,斜著向山體之內延伸了六十多米,幾乎跟山外的湖泊齊平了。

斷龍石韓孔雀是沒辦法移開的,所以他只能想別的辦法進入這條水道。

幸虧這地下全是石灰岩,在經過多年腐蝕之後,石灰岩不斷跟水發生反應,溶解出一個個溶洞,這裡的環境雖然更複雜,但在韓孔雀的控水範圍之內,水就好像他身體的一部分,所以在他可控範圍之內,周圍的環境他能看的清清楚楚。哪兩處溶洞很容易打通,他都能輕易知道。

就這樣,韓孔雀在水下不斷摸索,慢慢的被他打通了一條,進入水道的通道。

剛剛進入那條他想象中的水道,韓孔雀就被嚇了一跳,在他潛水燈的照射下,迎面而來的是一個人形骷髏。

這是一具屍體,接著,零零散散的屍體不斷出現。這裡是一個拋屍地。

幸虧經過了上百年。這裡的屍體已經腐爛盡了,只剩下一些白骨,要不然這種地方,可是能夠噁心死人的。

很快韓孔雀就穩定了心神。發現了屍體。說明他找對了地方。

如果是今天早上那個小女孩在這裡。她也會知道,她的猜想完全正確,追尋著戰鬥的足跡。完全可以尋找到最終的目的地。

不管是藏寶庫,還是隱藏逃跑工具的最後地點,那最後的終點,肯定是戰鬥最激烈的地方。

韓孔雀小心的躲過一句句漂浮在水中的屍體,慢慢的浮出水面。

這條通道應該是一條開通的副道,雖然緊貼著地下的主通道,但又隱秘非常。

由於這條通道是向上的,所以條通道是一處向上的斜坡,由於距離遠,所以坡度並不算很大,走起來難度不算很大。

韓孔雀很快就走出了水面,進入了一個條幹燥的通道之中。

這裡是山頂,肯定有出口通向這裡,因為韓孔雀感受到了風的吹拂,要是沒有足夠的通風口,這裡不會是這麼乾燥。

在潛水燈的照射下,韓孔雀看到了無數小型洞窟,雖然不大,但每一個都能走人,這樣的環境,要想尋找藏寶庫,可不算太容易。

韓孔雀沒有進入岔道,他直接走到了通道的盡頭,在盡頭處,韓孔雀發現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

如果他沒有看錯,那釘在牆上的繩索,應該是一條古老的索道。

而且,韓孔雀還在另一半的牆上,發現了一隻定滑輪,這些東西,都是可以快速運輸東西的工具,這讓韓孔雀對最後的那座洞窟有了極大的期待。

順著休整的整齊的台階,韓孔雀走進了通道,穿過通道,通道外面是一個巨大的洞穴,這洞穴里的情景,卻是讓韓孔雀一愣,這裡居然什麼都沒有。

看到裡面的情景,直接讓韓孔雀一愣,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外面又是滑輪,又是索道的,李家的財寶肯定是運到這裡來了,怎麼可能沒有?

韓孔雀四處查看,可是真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他不死心,從下面抽出一部分水,直接潑灑在洞穴當中,隨著水分侵入地下,韓孔雀的開始了解周圍洞壁內部的情況。

「這是什麼?」

很快韓孔雀就發現了異常,他用腳使勁一踩,直接把一塊地面踩得塌陷了下去,這邊的地面是偽裝的,上面只是鋪了一層木板。

等清理出來了大體輪廓,韓孔雀發現,這裡原來應該是一座類似弔橋的東西,只不過這裡這塊巨大的弔橋,不是用來通行,而是用來遮擋地下的情況。

這邊地下是一條通道,通道半掩埋在地下,有很大一部分已經被破壞,韓孔雀發現的入口是沒有被破壞的部分,要不然,這裡這條通道就完全被掩埋了。

這裡是隱藏在山體中的一座小型碼頭,在這座沒有一點水的碼頭之中,三艘殘破的木船,半掩埋在土石當中,顯得格外凄涼。

找到了逃跑的運輸工具,證明了這裡真的是李家的後路,可輪船都被破壞了,說明李家的那批財寶應該還在這裡,可現在,韓孔雀卻是毫無所獲。

韓孔雀認真檢查了那些沉船,上面什麼東西都沒有,不過船上明顯殘留著焚燒的痕,這很明顯是被人為破壞的。

這是一座隱藏在山體中的小碼頭,能夠停下三艘木船就很勉強了,畢竟外面的河道並不算深,一艘載重十來噸的木船,在當時也算很先進的了。

研究了一會木船,韓孔雀詫異的發現,這艘木船居然是一艘小火輪,這樣的船,運輸能力明顯更強,不過,十八世紀六十年代有小火輪了嗎?

韓孔雀到是曾經記得,中國船舶時上。說曾國藩五十三歲時,安慶內軍械所造出的我國第一條木殼小火輪,那時應該是一八六三年,這樣一來,以李家的財力,從國外買幾艘小火輪應該不是問題。

有了這種發現,韓孔雀沮喪起來,用小火輪運輸,李家的財寶再多,也沒有幾趟就運完了,看來李家的寶藏是真的被轉移了。

韓孔雀站起身,怎麼也沒有死心。所以他再次操縱大量水分。對這座洞窟進行全方位的滲透,萬一財寶還埋在這裡,他總不能大意而失之交臂。

「這是什麼?」很快,韓孔雀又有了發現。

這次發現的是一個被掩埋的六十公分直徑的孔洞。這是盜洞啊!很快韓孔雀又發現了幾個空洞。應該都是盜洞。

還有比這更坑爹的嗎?

本來韓孔雀還信心十足。以為自己是第一個發現這裡的,沒想到這裡連盜洞都有了,他還真是小看了天下英雄。

對於那些摸金校尉。現在韓孔雀是真心的佩服,人家直接從上面打了一個盜洞,就進入了碼頭之中。

看樣子是先發現了這座碼頭,才在坍塌的碼頭外面,從側壁打通了一條通道進入這裡。

不過,很快韓孔雀就開始幸災樂禍,那打通盜洞的前輩,肯定也是沒有絲毫收穫。

這裡就是一個保存完好的戰場,除了一些屍體,其他什麼都沒有,想來,那些比韓孔雀先來的前輩,也是極其失望的吧?

看到了盜洞,韓孔雀也徹底死心了,那些人是幹什麼的,如果這裡還留下了一些有價值的東西,也會被那些前輩弄走了。

韓孔雀沒有了尋寶的心思,直接從原路返回,剛要入水,韓孔雀想到了那些沁泡在水中的屍體。

不對,那些屍體是誰的?

如果是李家的還算正常,但李家人是怎麼死的?

那肯定是太平軍殺的,如果太平軍殺了李家人,李家人的財富當然就要落到了李秀成的手裡,而李秀成是沒有從這裡運出東西的,那這說明了什麼?

還有,上面的碼頭是誰弄毀的?

想來也只有一個可能,是李秀成,如果是李秀成弄毀的,那他手下的士兵是怎麼從這裡退出去的?

以當時李秀成的威勢,他是不需要退路,但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他就真的會不給自己留條退路?

面對現成的一條逃生之路,李秀成為什麼會把這裡的這座碼頭毀了?

這樣,只有一個可能解釋這一切,李秀成在這裡隱藏了什麼。

既然堵住了碼頭,那唯一進入這裡的通道,還是李家的地下迷宮。

原來進入這裡的通道被水淹沒了,而且有斷龍石封堵,加上李家人的屍體被李秀成拋屍在那,那條路肯定就是廢棄不用了,如果那條路不用了,那李秀成用的又是那條通道。

如果這條通道真實存在,那李家的藏寶,會不會在那條通道的盡頭藏著?

通道的盡頭在哪裡?肯定在這座最後的大空穴附近,也只有這裡,才最容易轉運這批財寶。

想到這裡,韓孔雀的心中立時又火熱起來,這次要是真有收穫,可就不是李家寶藏的問題了,裡面肯定還有李秀成的軍費,甚至是劉秀成從周圍及省份搜刮的寶貝。

當然,就算沒有別的東西,只加上李秀成的軍費也是很驚人的,如果李秀成真的像去魔都購買軍火,走這條路應該是最近的一條道路。

要知道太平天國與外國的軍火貿易主要是以魔都、蘇、州、南、京、寧、波為中心的長江下游及蘇、浙佔領區域內進行的。

其運輸線路主要有幾條,一是外商利用大輪船從新加坡、香港等地由海路徑至魔都、寧、波及鎮、海、乍、浦、漳、州等沿海口岸,然後就地或販至各地賣給太平軍,浙、江太平軍尤以此路接濟軍火。

二是利用長江航運的便利,外國人借通商之名,趁機在長江沿岸各埠暗與太平軍做軍火生意,此路所得軍火軍需主要用以加強南、京太平軍的防衛力量。

三是從魔都經水陸各路至蘇、州及其附近各地進行交易,而太平天國後期,大部分口岸都被清軍佔領,而且清廷對外國人跟太平天國走私查的越來越嚴,所以李秀成才會破釜沉舟,想要攻陷魔都,直接打通跟外部的聯繫。

不過,李秀成的想法最終在一些外國人和當地士紳的阻撓之下沒有實現。

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華爾的洋槍隊,這支隊伍就是有當地士紳出錢捐助組建的。

1862年春,太平天國曾計劃花費50萬兩銀子,派人赴美國購買輪船槍炮,后因華爾向蘇松太道吳煦告密,未果。

據曾投歸太平軍的美國人馬惇估計,蘇、州太平軍中有三萬枝外國槍,四分之一的兵士配有步槍,忠王李秀成的1000名衛隊則全部配備來複槍。

1862年10月,李秀成率軍進攻天京郊外曾國藩的湘軍營壘時,軍中擁有「洋槍多至二萬桿」,並配備有相當數量的開花炮這些槍炮。

這些都是需要花費大量代價才能換到手的,從這裡也能看出,李秀成的軍費絕對少不了。

而太平天國後期,李秀成就算籌集的軍費再多,也沒法花出去,這就有了很大的可能,被他隱藏在了這裡。

畢竟這裡離魔都不遠,只要有機會,就可以用這裡的錢,去買到他們需要的軍火或者是物資。

有了想法,韓孔雀不在對著那座空曠的洞穴進行研究,開始返過身來研究進來的通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