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零三章藏寶地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朱飛雨的這輛猛禽,外表跟韓孔雀他們的一樣,但裡面卻是完全不同,只是一開車門,就有一股奢侈之風吹來。 裡面不說金碧輝煌,看起來也是很豪華氣派,車底鋪著地毯,裡面擺放著兩張沙發,車廂的中間擺放...

「對,就是進行地質勘探的鑽機,只要鑽下一定的深度,有沒有寶藏一目了然。」韓孔雀道。

龍鱗道:「你們看,每隔十米就有一個鑽孔,這樣的密度,只要地下有寶庫,就肯定躲不開他們的鑽探。」

「看來國家這次是下了狠心要尋找到李園寶藏了。」從遠處走過來的粟景龍道。

劉鳴玉道:「本來我還想大顯身手一下的,沒想到被國家截了胡。」

「你拉到吧!就算沒有這支考古隊過來,你也不可能找到,要是那麼容易就找到,這麼多年了,還輪得到我們?」賀承前鄙視道。

陳嘉義道:「我們怎麼辦?再留在這裡也沒有可能有所收穫,我們去西湖市?」

韓孔雀道:「我們在這裡休整一天,看看他們最後是個什麼結果。」

「你還不死心?」江林道。

韓孔雀嘿嘿笑著道:「你們以為這樣大規模探測就能有所收穫?我卻不太相信,這些專家,我看還不如一個小女孩看的透徹。」

「小女孩?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女孩?你是不是知道點什麼?」朱飛雨問道。

「虛!!聽聽那邊在說什麼。」韓孔雀指著不遠處的一處地方道,韓孔雀總不會告訴他們,他佔了一個小女孩的便宜,才有了點發現吧?那也太丟人了。

「王教授,我們這麼做也太費功夫了。」

「沒辦法,我們沒有多少資金,不能太過浪費,能夠申請下來這麼一次考古行動,已經很不容易了。」

「有這五十萬,我們還不如對地下水網進行大規模探索,這樣鑽孔探測,總讓人感覺不太靠譜。」

「五十萬夠幹什麼的?僱人進入地下暗河太危險了,我們又沒有本事下去,雇請的外人就算有所發現,也很容易出意外。

沒辦法,我們只能猜機率了,我相信我們推測的結果是正確的,李家寶藏在李園之下的可能最大,這樣一來,我們這麼大規模的探測一次,就算李家寶藏被掩埋了起來,我們也能夠發現,如果真有寶藏在李園地下,這次是怎麼也不可能躲過我們的探測的。」

「還是錢的問題啊1

「放心,這次計劃應該能夠成功,整個李園所在的山丘,海拔也不過六十多米,我們每一個鑽孔都要鑽下最少六十米,這樣還不能找到李家寶藏,那隻能說李家寶藏的傳說是假的。」

聽清楚了那些人的談話,劉鳴玉喪氣的道:「走吧,再留在這裡也是白搭,這些老傢伙可不是吃乾飯的,人家把所有的可能都想到了,這麼探測一遍,只要真有寶藏,是絕對躲不過他們的眼睛的。」

韓孔雀沒有反對,他道:「你們誰知道周圍的情況?」

「怎麼?我知道,我外公家就在西湖市,我也算是在這一片長大的。」江林道。

「對面那座山你知道嗎?」韓孔雀指著遠處的一座小山道。

「當然知道,那裡原來是一片桑園,不過,現在已經被破壞的很厲害了,大部分地方被改造成了茶園,每年天,去那裡採茶的人很多,那邊也算是一處旅遊景點。」江林道。

那座茶山就在高速路旁邊,每次去西湖市看外公,江林都要從這裡走過,自然對周圍的環境很熟悉,就算李園寶藏,他也是知道的,只不過他來過這裡幾次都沒有收穫,所以也一直沒有對韓孔雀他們說。

「茶山啊?不知道那邊的山頭對不對外承包?我對茶山很感興趣啊1韓孔雀喃喃自語的道。

韓孔雀這麼一說,江林和龍鱗面面相覷,他們兩個都知道,韓孔雀可是對茶葉沒有多少興趣的,甚至是好孬不分,這樣的人居然對茶山感興趣?

「你喜歡?那我找關係給你問問,如果有人轉讓茶山,我會告訴你的。」江林反應很快,既然韓孔雀要那座山,幫他買下來就是了,相信有了好處,韓孔雀是不會少了他的。

「等等吧!如果這些專家沒有收穫,你就找人把那座山買下來,我有用。」韓孔雀道。

「好來。」江林聽到了韓孔雀明確的答覆,自然是高興無比。

江林不傻,而陳嘉義他們更不傻,韓孔雀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如果在這裡找不到寶藏,他們就要買下對面的山頭,這說明了什麼?

雖然所有人都沒有說什麼,但他們心中都有數,就算韓孔雀猜測的不對,他們也損失不了什麼,萬一韓孔雀猜測正確,那他們就算喝點湯,那也是能夠讓他們喝到撐的一大鍋湯。

「不如我們現在就去那邊看看。」龍鱗忍不住道。

龍鱗一說完,所有人都看向韓孔雀,韓孔雀苦笑道:「我只是猜測,如果你們想去,我們就去看看也好,這樣我們承包下那座山也心裡有點底,如果不是我想象的那樣,我們也就沒必要承包那座山了。」

「走,我們去看看。」陳嘉義做出決定。

在眾人上車的時候,陳嘉義他們沒有回自家的車子,而是鑽進了韓孔雀的車子。

「小韓,你是怎麼想的?難道那麼遠的一座山,還能跟李園牽連到一起?」陳嘉義一上車就忍不住問道。

「你們注意到這裡的池塘有什麼異常沒有?」說著,韓孔雀指了指外面的一處處小池塘道。

李園坐在的這座小山包,可以說到處都是水,每隔不遠,都有一處水塘,水塘里的水不多不少,始終保持著滿塘。

「沒有什麼奇怪的啊1龍鱗道。

韓孔雀指著李園地勢最低的地方道:「這裡的地勢比李園要低,但又比高速路那邊要高,這裡的池塘卻始終有水,而且都還是滿滿的,難道這不奇怪嗎?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裡面的每一個池塘下面都有泉眼,而且這些泉眼還都很特別,只要池塘里的水滿了,受到水都壓力,那處泉眼就不再出水。」

「你怎麼知道?」江林奇怪的道。

剛才他聽那些專家說過這種奇異的現象,只不過他們以為這是因為地下水脈的位置比較低,所以形成了噴泉。

江林解釋了一下他知道的情況,韓孔雀才道:「看來我猜測的很正確,這裡的水脈跟那邊山上的水脈相通。」

「你是說那些專家說的水脈,是從那座山上流過來的?還真有可能,那邊的地勢要比這邊高點,如果上面有水脈,還真的能夠在這邊形成噴泉,但這又跟寶藏有什麼關係?」江林道。

韓孔雀道:「我懷疑這地下水脈是人工形成的,也就是說,原來這地下是沒有水的,是一條地下暗道,只不過後來被人為破壞了,所以才會變成現在的地下水脈。」

「這怎麼可能?地下水脈也能人工製造?更何況那時候可不是現在,就算現在,也要耗費極大的代價才能完成這種工程。」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要知道,這地下可是石灰岩,只要條件合適,是會形成一大片地下溶洞的。」

江林此時已經有點了解韓孔雀的意思:「你是說當年李家藉助這裡的地下溶洞,製造了這條通向遠處的暗道,用來作為家族逃生的密道?」

「對,如果我沒猜錯,那邊應該有他們準備的,足以讓他們順利逃生的工具。」韓孔雀道。

「我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朱飛雨道。

龍鱗道:「李家的財寶會不會被他們從這條通道運走?」

韓孔雀苦笑:「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想來這種可能性不大,如果李家有人留存,不可能在平安之後也不回歸。」

「那麼一大筆財富,也許他們會害怕被人發現,從而隱姓埋名了呢?」江林道。

「這個誰知道呢,最好的結果就是寶藏被留在通道的另一頭。」韓孔雀道。

江林道:「寶藏會不會留在了通道之中,要知道那裡已經被水淹沒了,作為寶庫是最保險的。」

韓孔雀道:「肯定不是在通道之中,如果我沒有猜錯,通道之中的水,應該是李家最後堵截追兵的手段,或者是同歸於盡的手段,再說,李家的寶藏不可能只有金銀,如果有古玩字畫,那放在水裡不是全都毀了嗎?」

十幾公里,韓孔雀他們很快就到了,由於這片的茶園不小,所以公路修的很好,可以說已經直接修到了山邊。

等到前方實在沒路了,韓孔雀他們才下來。

這個時節,山上采秋茶的人還是不少的,很多人都背著一個茶簍,在山上採茶。

「這地方真漂亮啊1韓孔雀看著這座茶山,從這裡向西向南,都是連綿的高山,只不過周圍只有這一座山最高。

雨後的茶山顯得格外清脆,一行行整齊的茶樹,籠罩在薄霧之中,看起來朦朦朧朧,更添意境。

「來,我們多拍幾張照片,這樣怎麼也不算白來一趟。」粟景龍道。

「你這個烏鴉嘴,這次要是沒有收穫,我就跟你沒完。」朱飛雨道。

粟景龍道:「這也能賴上我?這裡這麼多人,要是有寶藏早就被人發現了,還能留到現在?」

韓孔雀笑道:「粟哥說的還真對,看到這種情況,我也知道為什麼那些考古隊的人,不上這邊來尋寶的原因了,也許不是他們沒想到,而是他們根本就不認為寶藏會被運到這裡來。」

「現在說這些幹什麼,找人問一問情況就好了。」陳嘉義道。

龍鱗的眼最尖,遠遠的他就看到了一個老人:「大爺,向你打聽件事,你們這裡有沒有水潭什麼的?」

老人看著六七十歲了,不過滿臉紅光,精神抖擻,這是早晨出來鍛煉身體的。

「小夥子打聽這個幹什麼?難道也是來尋寶的?」老人笑著道。

「呃1龍鱗直接說不出話來。

老人笑道:「我們這裡地下全是溶洞,不過因為這裡的水源比較豐富,所以也就沒法開發地下的溶洞,如果是來找通向李園的水潭,就在那邊,不過那裡不是水潭,而是一座小型湖泊。

湖泊的北面有一片峭壁,在峭壁下面,有一座被淹沒了洞口的溶洞,聽說那溶洞就跟李園地下的溶洞相通,我想你們找的肯定就是那座湖泊吧?」

老人給韓孔雀他們指明了方向,就搖著頭一路小跑著走了。

韓孔雀的猜想得到了證實,不過這好像沒有多大用處,他的猜想,這周圍的老住戶都知道。

不過這也正常,這麼多年了,現在的科技又這麼發達,就算沒有聰明人想到,也會有人用工具探測明白周圍的地形,這也發現這裡的水脈這裡連同李園下面的水脈,也就不算稀奇了。

「走了,我們先過去看看,這次尋寶只是個意外,就算沒有什麼收穫也沒什麼。」陳嘉義道。

很快,韓孔雀他們就見到了老人說的那座湖泊,湖泊不大,但也不小,足有方圓幾百米。

遠處一條河從高處流下,讓這處湖泊始終保持著充沛的水源。

「那邊就是溶洞的入口吧?」龍鱗指著湖泊北面一片山體道。

這座湖泊就在這座小山的半山腰,其實這座小山從北面看還不算矮,可現在從南面看,就矮多了,說是跟小丘陵還差不多。

這邊地勢比較平坦,從北面看,這座湖泊好像是在小山的半山腰,如果在南面看,就只是在小山的山腳處。

韓孔雀目測了一下,這座湖泊的水位,跟李園地下的水位應該能夠持平。

「這條河能夠流入長江的吧?」龍鱗問道。

江林道:「是流入長江的。」

韓孔雀道:「這就對了,從這裡坐船,很輕鬆就能夠進入長江水道,這樣可十分方便逃跑。」

「也十分方便大規模運輸啊1陳嘉義苦笑。

韓孔雀也苦笑道:「看來李家人真的有可能從這裡,隱秘的把財富運走了。」

韓孔雀想到了劉秀成,如果當年李家的財富沒有被運走,而是落入了李秀成手裡,那批財富也可能從這裡被劉秀成運走。

不過,這也有點說不通,劉秀成到死,都沒有再次來過這裡,他的那批財寶又會運到哪裡去呢?

想來想去,韓孔雀還是認為,最大的可能,還是藏在這裡,想來,這也是那支考古隊在李園那邊掘地三尺的原因。

聰明人很多,韓孔雀能夠想到的,別人也肯定能夠想到,所以那支考古隊,才會不惜耗費巨資,在李園大規模勘探。

如果李園中真的存在寶藏,那這批寶藏會藏在哪?

如果韓孔雀自己是李家的家主,他會把這批寶藏藏在哪?

如果是他,他自然會把寶藏藏在這邊,並且是最容易裝船的地方。

韓孔雀看了看那處溶洞的入口,這裡的水位如果降低一些,把溶洞的入口暴露出來,也許能夠很容易把東西運上船。

「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韓孔雀指著湖泊最北面道。

「既然來了,不進去看看總是不死心,我們先吃早飯,等弄來了潛水設備,我們就潛進去看看。」劉鳴玉道。

陳嘉義道:「在這裡吃什麼?要不,我們還去那家小店吃雞?」

韓孔雀道:「拉倒吧,我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沒睡著覺,那東西雖然好吃,但吃多了上火。」

「那說明小夥子你很壯啊1朱飛雨調笑道。

「你們這些傢伙沒上火,那就說明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多吃點正好補補。」韓孔雀道。

龍鱗道:「不用麻煩了,我們還吃韓哥帶來的快餐。」

韓孔雀道:「我這次買的東西還真用上了,不過,你們的車上都裝的什麼?不會沒有一個帶吃的吧?」

龍鱗道:「誰會想到周圍沒有賣東西的了?我們的車上本身空間就不大,帶多了東西放哪?」

「空間不大?猛禽的空間不大,那哪種車子的空間大?」韓孔雀是真驚訝了。

朱飛雨道:「你不會把空間留著當貨倉了吧?你還真是另類,我那輛車的車廂,我直接改裝成了一間豪華室了,走,讓你們見識一下。」

朱飛雨的這輛猛禽,外表跟韓孔雀他們的一樣,但裡面卻是完全不同,只是一開車門,就有一股奢侈之風吹來。

裡面不說金碧輝煌,看起來也是很豪華氣派,車底鋪著地毯,裡面擺放著兩張沙發,車廂的中間擺放著一張餐桌,隔壁是一間小廚房,各種餐具應齊全。

車廂的後壁上,吊著一台液晶電視,右邊是電腦、冰箱、酒櫃,左邊則是一個大衣櫥。

可以說一應享受的東西,都可以在朱飛雨的這輛車子上找到。

「我次奧,你這是把家搬來了?」

「這不是家,這不是那張拔步床嗎?而且比古人還厲害,這個可是能夠跑得飛快的拔步床。」韓孔雀也很吃驚,朱飛雨還真是敢想敢做。

「還少了點東西吧?」粟景龍是最了解朱飛雨的。

朱飛雨道:「不會少的,中間的桌子是可以摺疊的,只要收起了桌子,地毯就是床,而且是張大床。」

「就知道你小子忘不了帶上一張大床。」粟景龍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