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零二章地宮之謎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次發現的。」韓孔雀正向前走著,就聽到前面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你發現了什麼?這裡沒有什麼特別的啊?」一個小男孩的聲音疑惑的道。 「笨蛋,你看這牆上跟其他地方有什麼不同?」另一個女聲惡狠...

韓孔雀隨意走了走,發現這裡除了他所在的建築群之外,其他地方已經完全沒有了園林的痕。

經過了幾十年的演變,古老的李園,已經完全破敗,如果不是這裡的房子結實,如果不是地下的溶洞沒法破壞,想來這裡不會留下一點李園的痕。

通向地下迷宮的入口在建築群的後方,那裡修建起來了一圈護欄,把入口遮擋了起來,每個要進入參觀的遊人,都要買張五十元的門票。

韓孔雀掏出五十元錢,買了張門票走進了地下迷宮。

這座地下迷宮其實是一座溶洞,千百年來,地下的石灰岩被水腐蝕出大大小小無數洞穴。

隨著世事變遷,地勢的增高,或者是水位的降低,讓這處溶洞里的水源盡去,才形成了現在的這麼一處地宮。

地宮很明顯是被休整過了的,雖然號稱迷宮,但主要線路上都被標記了出來,而一些小型岔道,也被一一標記,給進入這裡的遊客指明了方向。

韓孔雀進入地下之後,也沒有標新立異的進入小型岔道去探險,而是順著主幹道走著,想先看一下這裡的整體結構。

雖然傳說這裡有寶藏,但真讓韓孔雀找,他還真摸不到頭緒,所以他也不費事的瞎摸索。

剛走進地宮之中沒多久,韓孔雀就碰到了幾個有人,聽他們的話語,年紀應該不大。

「小佳,我們真能找到李園寶藏嗎?」一個男聲道。

「當然,我準備了那麼長時間,這次肯定有所收穫。」這可能就是叫小佳的女孩。

「希望能有所收穫,如果還弄不到錢,黎老師就被耽誤了。」

「我一定能找到寶藏的,這樣我們都不用轉校了。」小佳十分自信的道。

「那我們怎麼找?」

「你們跟著我就是了。」

韓孔雀聽了幾句話,也起了興趣,既然自己沒有什麼線索,還不如跟著這幾個孩子去看看。

所以韓孔雀毫不以為恥的跟上了幾個小孩子,順著主要通道,向前走去。

前面的幾個小孩子應該是周圍的學校的學生,難道真的是因為自己的老師不去上學,反而要轉校,還這麼一大早跑來了這裡尋寶?

一路上有了他們,吵吵鬧鬧的,讓陰沉的地宮變得喧鬧起來。

韓孔雀就這樣不緊不慢的跟著這些學生,走過了一個個大小溶洞,如果這裡沒有路標,主道上沒有電燈,不熟悉的人進入這裡,百分之百的要迷路。

就算這樣,在這溶洞之中,每隔幾十米,都有一個導遊在下面給遊客指引道路。

「你們看,這就是我上次發現的。」韓孔雀正向前走著,就聽到前面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你發現了什麼?這裡沒有什麼特別的啊?」一個小男孩的聲音疑惑的道。

「笨蛋,你看這牆上跟其他地方有什麼不同?」另一個女聲惡狠狠的道。

韓孔雀快速走了幾步,順著聲音,走進了一個小型岔道,先前他跟著的那幾個學生,正在一跟不算小的洞穴當中研究著什麼。

「沒有什麼不同。」

「你真是不可救藥了,你看這些痕,是不是像被刀斧砍鑿出來的?」

「對,你不說我還沒有想到,你這一說,還真是。」

韓孔雀聽的心中一動,他順勢拐進了那幾個學生附近的一個洞穴,他掏出一隻手電筒,也看起這裡的洞穴牆壁來。

他仔細尋找了一周,可並沒有發現冷兵器砍擊洞壁的痕,不過他一想也對,就算這裡曾經發生過戰鬥,那也是砍人,如果不是出現意外,是沒有人會用刀斧砍擊洞壁的。

就算有點痕,除非痕很明顯,要不然經過了這麼多年,輕微的痕也被時光消磨了。

想明白了,韓孔雀也不再尋找刀斧的痕,就在他要走出這座洞穴的時候,韓孔雀心中一動,他把燈光對準了洞穴的入口,果然,在洞穴入口之處的洞壁上,有一些小坑。

韓孔雀仔細分析了一下,這樣的小坑在洞穴入口處的石壁上還有不少,這樣的小坑肯定不是天然形成的,而又不想是子彈留下的。

因為槍械的子彈,威力肯定不會這麼小,如果真是步槍打入了洞壁,子彈肯定會留在洞壁上的。

燧發槍?或者還有更落後的抬槍或者是鳥銃?

很快,韓孔雀清理了一些沒有小坑的洞壁,沒有了苔蘚什麼的遮擋,一些細微的小坑顯現出來,果然有鐵砂打過的痕。

韓孔雀瞬間想到了劉秀成,想到了清末太平天國。

如果李秀成進來過這裡,那這一切都說得通了。

太平天國開始時使用的是繳獲清軍的鳥銃和抬槍,比較落後,也肯定不能對這裡的洞壁造成很重的傷害,但燧發槍就不同了。

太平軍後來佔領江南后,通過歐美的走私商,進口了不少近代槍支,就有在那時來說都稍微落後的燧發槍,當然也有當時較為先進的火帽擊發槍。

此後,太平軍也自己仿製了一部分,在後期,李秀成的軍隊火器比例已經很高了,而混雜著燧發槍和鳥銃的軍隊,那時也就是太平天國的部隊了,畢竟曾國藩的部隊是zhngfu軍,裝備要好得多。

這樣算來,如果說這裡是李秀成的部隊留下的攻擊痕,還真的說得通。

有了發現,韓孔雀繼續跟著前面的幾個學生,又發現了不少類似被燧發槍擊中的洞壁,如果這種痕真像韓孔雀推測的那樣,當年這地下溶洞里的戰鬥,應該很激烈。

這裡應該是李園李家的退路,既然被太平軍尾隨追入了這裡,那李家要想輕易脫身,就沒有那麼容易了,其最大的可能,就是被李秀成部剿滅。

「小佳,你領著我們這是去哪?」

「告訴你你也不知道,跟著走就是了。」

「對,有了發現怎麼也有你的一份。」

「膽小鬼,早知道就不帶你來了。」

「能發現什麼啊?」

「跟上,都仔細一點,當年李家的人可狠著呢!他們沒有給太平軍留下一點東西,就連家裡的桌椅都搬進了這座寶庫之中,只要我們順著當年戰鬥的痕,就很有可能發現最終的藏寶之地。」

「我們發現了也沒用啊!人家太平軍肯定在百年前就發現了。」

「你豬腦子啊?太平軍肯定是發現了李園的寶庫,但他們並沒有動這裡的寶貝,反而在後期又運來了不少,我們蘇杭二州那時被他們禍害的可不輕。

那麼多寶貝,如果運了出去,肯定會有傳說出現的,現在沒有,那隻能說明寶藏還在這裡,既然在這裡,那這裡的寶貝就是他們最後的希望,只不過他們後來沒有打通魔都的通道,沒有利用上罷了。

如果真找到了,不止是李家的寶藏在這裡,這裡肯定還有太平天國的寶藏,要知道,到了現在,太平天國的寶藏也沒有人發現。

我想,也許就在我們腳下的某一個地方,就有一個巨大的寶庫在等著我們。」小佳的聲音傳來,說出來了韓孔雀的猜想。

韓孔雀聽的是一頭冷汗,這現在的孩子,還真是不可輕辱,很多大人不能想到的,他們都能想的這麼通透。

就像那個小女孩說的一樣,寶藏的最終埋藏地點,肯定就是戰鬥最激烈的地方,只要找到了這處地方,寶藏就肯定在不遠處。

如果其他人也有這種想法,肯定早就把這批寶藏找出來了,不知道現在為什麼還沒有人能夠發現李家寶藏。

「哎呀!壞了,這裡有水。」

「有水怎麼了?」

「戰鬥痕在這裡消失了,最大的可能就是進入更下面的洞穴了,可現在下面的洞穴被淹沒了,我們沒法繼續追蹤了。」

「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在周圍仔細找找,如果真找不到一些線索,那隻能是被淹沒到了水下,這已經不是我們有能力尋找的了。」

韓孔雀喜歡一切水源充沛的地方,在這裡,韓孔雀能夠隨意的控制這裡的地下水,那幾個學生不能在繼續向下探查,而韓孔雀卻可以順著水流,繼續向下探測了一百多米。

那個小女孩的推測是很正確的,戰鬥的方向就在水底下,而這水下,還有一座極其龐大的地宮,被地下水淹沒在了更深處。

就當韓孔雀想要偷偷的潛下水去探查一番的時候,那個指揮若定,聰明異常的女聲再次道:「好了,我們返回去,把每一處有打鬥痕的地方都仔細搜尋一遍。

特別是地下的縫隙之中,也許在那些縫隙之中就會有一些金銀財寶遺漏,我們現在也只能是尋找戰鬥時遺漏的那點零散財寶了,只要有了收穫,我們就可以購買潛水設備,繼續向下探查。」

「黎老師好像不能等了。」

「要不我們去市裡募捐吧?」

「不要做夢了,求人不如求己,現在的人被騙怕了,我們去街上募捐,也不會要到多少錢的,反而要被人嘲笑。」

「那也要試一試,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真不行就回家拿錢,反正那些錢不給黎老師交醫療費,也會被送給那些教育局的清官。」

「我爸也給準備了不少錢呢!說是轉校費。」

「我們家也是,不過不是送錢,說是要根據校長的喜好,送東西呢1

「真不行就回家拿錢,反正那些錢不能浪費了。」

「真不行我們就僱人來尋寶,再雇些雇傭兵保鏢,真找到了寶藏,就什麼都有了。」

「你小說看多了吧1

「我相信我自己,如果有人支持,我肯定能夠找到寶貝。」這是那個小佳的聲音。

韓孔雀無語,現在的小孩子也太強悍了,簡直是聰明的沒邊了。

聽到了這些小孩子的分析,韓孔雀反而不著急了。

既然一個小女孩都能想到的事情,這麼些年了,別人不可能想不到。

現在他就算下去繼續搜尋,肯定也不會有多少收穫,他現在還不如看看這些小孩,到底能不能有所收穫。

沒有了繼續尋找寶藏的想法,韓孔雀在洞穴之中隨意走動,不斷的通過他控制是水流,來推測地下水脈的走向。

這樣一個地方,其地下卻有著充沛的水源,是很不可思議的,這地下的水脈,可以說是地下暗河也不為過。

以韓孔雀對水的敏感性,他清楚的感知到地下百米範圍內的水源,地下只要有水的地方,都能夠在他的腦海之中清晰的反應出來,水之所至,他的觀感也能隨之而到。

就這樣,韓孔雀順著地下水源,一路向南,很快,他就發現,這股地下水,居然延伸到很遠處。

到了這時,韓孔雀居然不知不覺走到了地下迷宮的另外一個出口,從地下迷宮走出來,韓孔雀發現,他居然到了山腳下。

這讓他感覺更加不可思議,剛才他所在的地宮,完全是在山坡頂部,也就是說,那裡的水位,比外面的地表要高出很多。

看著遠處若隱若現的一座小山,韓孔雀心中升起了一種明悟。

昨天晚上,那跟小飯店的老李好像說過,原來這周圍所有的山頭,都是李家的,也都屬於李園的範圍,那麼說,遠處跟這座小山對應的山頭,原來也屬於李家?

剛才韓孔雀順著水下的地脈,居然發現,這股地脈直接向遠處延伸,也許能夠延伸到了對面的那座小山上也不一定。

水向低處流,這是千古不變的至理,可現在,就是有一股地下水脈,居然能夠向高處流。

這種發現,讓韓孔雀感覺很不可思議,不過這樣的情況也不是不能做到,所以在韓孔雀認真探查了地下水脈的走向之後,他做出了結論。

這李園的地下,有一條人工休整出來的地下河,當然,原來很可能不是地下河,而是地下通道,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地下水淹沒了那條通道,從而形成了現在水向高處流的奇景。

而要形成這種奇景也很容易,只要形成u型渠道,只要一邊的水位高,自然會在大氣壓的壓制下,讓u行渠道的兩頭的水位保持一致,這跟水管做的水平尺是一樣的道理。

如果真像韓孔雀推測的那樣,這李園的地下通道,直接延伸到了遠處但那做小山之上,而這裡離那座小山,足有十多公里遠。

如果這真是人工完成的,這樣工程,不說是在古代,就算是在現代,也是勞民傷財的大工程。

雖然對這麼大的工程感到很不可思議,但想到地下的石灰岩,韓孔雀又知道,這樣的一條通道還真是有可能存在。

只要這片的地下全部是石灰岩,就有可能腐蝕出溶洞,而有溶洞,只要稍微休整一下,不要說十幾公里,就算一百公里的通道,也可以輕易弄出來。

發現了地下迷宮的秘密,可這又有什麼用,這樣的秘密,肯定不止是他發現了,如果下面真有寶藏,也絕對不可能留到現在。

韓孔雀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他出來的時間不短了,也許陳嘉義他們要找他了。

「韓哥,你什麼時候下來的?」韓孔雀剛剛轉身,就聽到了龍鱗的叫聲。

「咦?你們怎麼開車下來了?」韓孔雀奇怪的看著遠處的車隊。

龍鱗道:「不要說了,我也真夠倒霉的,上面的迷宮被一伙人封鎖了,聽說是哪裡的考古隊的,來考古,這不是扯淡嗎?」龍鱗道。

陳嘉義道:「可能是有了新發現,來這裡尋寶的吧?」

「那也不能無緣無故的把我們趕出來。」龍鱗氣憤的道。

陳嘉義無奈的道:「這就是國家的力量,人家就是可以理直氣壯的挖別人的祖墳,你敢嗎?」

「看,那玩意就是傳說中的洛、陽鏟吧?這是考古隊啊!還是盜墓賊?我聽說只有盜墓賊才會用這玩意的吧?」龍鱗指著遠處幾個人道。

韓孔雀看過去,果然,那幾個人拿著一個有著長長的柄,下面細長尖銳的奇異鏟子,在一下一下的挖土,他們用的確實是洛、陽鏟。

「那裡還有。」

「那裡。」

「到處都是。」

「他們這是要幹什麼?」

隨著眾人亂七八糟的議論,韓孔雀發現,這次好像要動真格的,整座李園範圍之內,都有人在用洛、陽鏟對地下進行探測。

「這個辦法好,雖然很笨,但這麼大規模的探測,只要地下有東西,就躲不開他們的鏟子。」陳嘉義感慨的道。

「下面可都是石灰岩,再說地下那麼多地宮,他們這麼做能夠探測到什麼?」龍鱗道。

「他們探測的地方避開了下面的地宮。」韓孔雀很快看出來了蹊蹺。

看來這些考古隊的專家也不是吃白飯的,他們更有證據證明這裡確實有寶藏的存在,在沒有尋找到有用的線索是,也只能採取這樣的笨辦法了。

「看洛、陽鏟也沒用了。」龍鱗指著一處地方,那裡很明顯遇到了地下岩石,已經鏟不動了。

韓孔雀苦笑:「你再看,他們運過來的是什麼?」

「那是鑽機吧?」陳嘉義驚愕的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