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九十九章社會的良心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好吧,這種車子一般人都不認識。 不管認不認識,我要給你們科普一下常識,這種豪車,都是有車載記錄儀的,也就是說,汽車行駛途中發生的所有情況,車載記錄儀都會記錄下來的。 如果事情跟你們說的...

第二天一大早,一溜車隊使出魔都,清一色的大車,讓魔都市街頭一度陷入沉靜。

這樣的車隊在魔都這種國際大都市雖然常見,但這麼大塊頭的車隊,卻絕對少見。

魔都市民見過的車隊多了,見過的大型車隊也多了去了,可這麼威風的車隊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只是十輛車,給人的氣勢卻有點氣吞山河的感覺,這主要是猛禽不負猛禽之名。

「哈哈,今天我們肯定要上電視了。」從車載對講機中,傳來龍鱗的笑聲。

韓孔雀直接嗤笑道:「肯定不會是正面報道,也許人家會說,這又是哪家敗家子弄了這麼一出,出來顯擺了。」

陳嘉義此時傳來命令:「不要說笑了,我們先說一下接下來的行程,第一站西湖市,你們不要上了高速就跑過了頭,如果跑散了,我們在西湖市聚齊。」

「聽說西湖正在清淤,不知道能不能發現幾艘沉船,如果發現了,那我們可是要收點寶貝在手,省的都去韓孔雀那裡打秋風。」劉鳴玉的聲音從車載對講機中傳出。

「你就做夢吧!西湖裡有沉船還能輪的到我們?」江林在對講機里說到。

「怎麼不可能輪到我們?如果到時候真的遇到了寶貝,你們都不要跟我爭。」劉鳴玉道。

陳嘉義道:「這次我們不在野外停靠,最多也就是在大城市的近郊風景好的地方停一下,這樣的行程安排。你要想尋寶可沒有多大的希望。」

「這可不一定,也許今天我們就能遇到寶藏。到時候你們可別跟我搶。」劉鳴玉不服氣的道。

「你就做夢吧!陸地上哪有那麼多的寶藏讓你找。」江林道。

劉鳴玉猶自不服氣的道:「那可不一定,也許我運氣好。」

接下來,你一眼我一語的,整個車隊變得極其熱鬧。

韓孔雀坐在車子里,車后又是冰箱又是倉庫的,而這些設計居然全都隱藏在了車體當中,明明車子里放了不少東西,現在從裡面看卻看不到多少。

「這車子的車廂是大。放了那麼多東西,現在居然看不出來。」韓孔雀嘖嘖稱奇的道。

韓星道:「這車子地盤高,很大一部分東西都隱藏在地盤上的倉庫里了,現在冰箱什麼的,都附在了車體上,由於內部空間大,設計合理。所以在裡面才能看不出來。」

「你不用做在這裡,你去後面躺一會,等高速上車少了,你就上去試試。」韓孔雀對韓星道。

韓星道:「沒事,我現在好好學學,要不然真的開車了。會手忙腳亂。」

張向月道:「只是個感覺的問題,其實跟開小車沒有什麼分別。」

韓星看著張向月熟練的開著車子,已經是十分佩服,這麼大的車子,他居然在城市之中應付自如。在如織的車流當中,隨意揮灑。把個大螃蟹,開的如同小蜘蛛一樣靈活。

這種技巧,已經不比韓星開小車差了,怪不得張向月說就連百噸重的坦克,都能開的順溜無比,現在看來,他還真不是吹牛。

「從魔都到西湖也不過一百多公里,速度快了一個多小時就能到,不如讓我試試?」韓星看的手癢。

「算了,速度這麼快,你跟不上車隊,還是等到了一處空曠的地方,再讓你上上手好了。」張向月拒絕道。

此時車度的速度很快,由於車子的重量足,而且是在高速上,每輛車子的時速都超過一百二,如果手不熟,就算在高速上也很容易出事。

三人正聊著天,張向月道:「起風了,好像要下雨。」

剛走了一個小時,就快要到西湖市了,天色暗了下來。

「前面怎麼了?」韓星驚異的道。

張向月道:「好像出事了,我們不能向前走了,前面就有一個高速出口,如果堵車,我們直接從這個出口下高速,反正也快要到西湖市了。」

「行,你問問前面的車到底怎麼回事。」韓孔雀也發現,這個路段停留的車子越來越多。

很快,韓孔雀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小韓,不要向前走了,前面發生了車禍,堵車了,我們正在想辦法通過,如果不行,就從你們那邊的路口下高速。」陳嘉義在最前面,他們被堵在了車禍現常

韓孔雀看著天色,只是很短的時間,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有點出師不利啊!這才走出多遠,就要下雨了。」

韓星道:「這兩天颱風過境,下雨很正常。」

他們等了一會,沒有等到前面通行的通知,反而把陳嘉義他們等回來了,他們不顧高速路上堵著的車流,硬是倒出來了幾百米,退到了韓孔雀他們這邊。

一眾人從這邊的路口下了高速,剛剛下了高速,瓢潑的大雨就下了起來,瞬間,剛才還只是有點陰暗的天空,完全暗了下來。

現在才早上九點來鍾,看天色卻好像已經是晚上。

「注意一點,前方進小路了。」走了一會,前面陳嘉義的車子發了了警告。

「怎麼回事?」瞬間好幾個聲音想起來。

陳嘉義的聲音傳來:「按照導航儀的指示走的,這條路最近,沒想到進了一條鄉間公路,反正我們是出來玩的,走這種小路也不錯。」

「哈哈,沒準我的第一次尋寶之旅就要從這裡開始。」劉鳴玉哈哈笑著道。

眾人無語,這小子看來是被韓孔雀刺激的不輕,在知道江林他們在韓孔雀那裡的收穫之後,就一隻心裡不平衡,這都有點神經質了。

韓孔雀看著外面的大雨。心情變得很好,他從小就喜歡下雨天。因為下雨天意味著莊家得到了水分滋養。

只要天下雨,地里的活就會變少,要不然,地里的莊稼是需要澆灌的,他們那裡沒有水泵什麼的,而且水源離的也不近,所以他們都是用水桶推水澆地的,這樣無疑增加了勞動強度。

等韓孔雀離開家后不長時間就得到了玄元控水旗。這讓他更加喜歡下雨,因為下雨了,空氣當中的水分就會更多,這讓他好像是如魚得水,感覺更加舒服。

現在韓孔雀的控水能力無疑變得更強,在他方圓百米的範圍之內,只要有水地方。就是受他控制的範圍。

就像現在,車外的水分好像帶著韓孔雀的思維,輻射到了整個方圓百米之內。

「減速,慢慢的停到路邊。」韓孔雀的心神隨著雨水,延伸到了前方百米,卻發現前面又出了事情。

「怎麼了老闆?」張向月道。

韓孔雀道:「前面好像出事了。車裡有沒有雨傘,我們下去看看。」

韓星和張向月驚異的看著韓孔雀,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外面出事的,現在外面不說瓢潑的大雨遮擋了人的視線,就算沒有雨。外面那漆黑的程度,也沒法看到十幾米之外的情況。

韓孔雀沒有多說什麼。接過韓星遞過來的一把小型雨傘道:「你們在這裡等等,我過去看看。」

「大哥,還是我去吧1韓星趕忙道。

「不用,外面的雨太大,還是我去。」說完韓孔雀打開車門走了出去。

他要一把雨傘也不過是避人耳目,如果他願意,不管雨下的再大,也不可能淋到他。

「怎麼回事?」韓孔雀看著前面亂作一團的人群,找到了站在外面的龍鱗問道。

龍鱗渾身被琳的直淌水,看到了韓孔雀他趕忙躲在了韓孔雀的傘下。

「被人訛上了,陳哥太自信了,剛才看到有人倒在路上,他下來想也沒想,就把人扶起來了,現在好了,被人家堵在這裡了,說是被陳哥的車撞了,要報警。」龍鱗擦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后道。

「我們這次出門還真是沒看好黃曆,這種事情居然也能碰到。」韓孔雀哭笑不得的道。

「都怪劉鳴玉這個烏鴉嘴,我看這次我們真要留在這裡尋寶了。」龍鱗有點喪氣的道。

等韓孔雀和龍鱗兩個擠進人群的時候,陳嘉義已經有點不耐煩:「我沒撞到你,如果你還不說實話,後果自負。」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撞了人還而言相向,有錢了不起啊?我們會怕你?鄉親們,您們都不用怕,我倒這個富二代敢把你們怎麼樣?」一個被淋得極其狼狽的女人,大聲喊道。

韓孔雀感覺很好笑,這跟社會什麼時候多了這麼一個正義感十足的女人?不過,這用的好像不是時候。

「不用廢話了,去醫院,看這裡的樣子,也不像是發生了車禍,是不是被撞了,到醫院檢查一下就知道了。」韓孔雀走上前去道。

那個女人看著韓孔雀那強壯的身軀,身體不由自主的躲閃了一下,不過很快她就聽了挺胸膛道:「這還像是一句人話,撞了人不想著去醫院救治,居然在這裡推卸責任,真是人渣。」

「老人家,你感覺怎麼樣?」韓孔雀看了一眼現場,這老人是騎著自行車摔倒的,雖然他趴在地上,可身上一點外傷都沒有,真不知道那女人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裝的正氣凌然。

「老人家,我們可先說好了,去醫院檢查,如果是我們的責任,我們負全責,如果跟我們沒關係,我們是一分錢也不會支付的,而且我們還會追究你的責任,只是耽誤我們三十多人的時間,那賠償的就不是一個小數目。」韓孔雀拉著那還想死死趴在地上的老人,直接把他提溜了起來。

「幹什麼,幹什麼,撞了人還想打人。」這時本來在外圍看熱鬧的一些人,立即擠了過來。

韓孔雀早就注意到了這些人,他們應該都認識這個老人,現在看到韓孔雀的動作,才圍了上來幫忙。

「你們現在離開。我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如果再糾纏不休。可不要怪我們公事公辦了。」這時有了韓孔雀的緩衝,陳嘉義也平靜了下來。

「想明白了沒有?」韓孔雀笑著問道,不過他的笑容,卻讓剛想要說話的那正義女人,把剛想要出口的謾罵吞了下去。

「報警,報警。」

「先去醫院。」

看著圍著的人越來越多,陳嘉義的臉都氣綠了,他真是有理說不清了。

沒辦法。最後車子被留在了現場,陳嘉義在韓孔雀陪同下,去了周圍最近的醫院,要給那個老人檢查一下身體再說,萬一在這大雨之中淋出跟好歹,他們更是有理說不清了。

事情本來很簡單,一旦人有了私心。就會讓事情變得複雜,下面縣城的醫院,辦事效率極低,他們去醫院之後,做了全面檢查,而結果卻要等到下午上班才能拿出來。

等到下午兩點上了班。拿到了結果,已經三點了。

老人確實有病,不過是靜脈曲張,這個病可不是陳嘉義撞得,而是幹活累的。

在農村。得到靜脈曲張的,大部分是累出來的。

這雖然很讓人同情。但這不是他訛人的理由。

拿到了檢查結果,陳嘉義和韓孔雀都變了臉,這已經很明顯了,看他們還要怎麼說。

結果,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韓孔雀和陳嘉義的意料之外,人家就是咬定青山不放鬆,就是說陳嘉義撞了他,讓陳嘉義賠償,不陪就不放他們走。

而且人家就是跟醫生說渾身疼,雖然醫生檢查不出什麼毛病,但也不敢說這老人的身體就沒問題。

弄到現在這種程度,陳嘉義他們只能苦笑。

現在他們十輛車子,都被堵在了那個鄉村小道上。

陳嘉義苦笑:「報警吧!看看警察會怎麼處理。」

這種事情是明擺著的,如果警察不能公平公正的處理,他們也只能以勢壓人了。

結果,事情再次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警察處理這種事情極其有經驗。

來的兩個警察雖然年輕,看著好像也就二十來歲,還帶著滿臉的稚嫩,但人家的辦案經驗卻極其豐富。

只是三言兩語,就把事情擺平了。

事情很簡單,那兩個小警察一來,沒有聽老人的辯解,直接問陳嘉義:「這位先生,如果他們不再糾纏,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陳嘉義是滿臉無奈,被這裡的一群人糾纏了一整天,他早就沒有了跟他們奉陪到底的精力,現在他只想儘快離開這裡。

對這些村民你能夠怎麼辦?打人?讓他們賠償?還是讓他們還檢查的費用?

陳嘉義他們雖然誰都不怕,但人家畢竟人多勢眾,你還真沒法做的太過分,既然拿人家沒辦法,只能是無奈的妥協。

「只要讓我們離開就好了,我們過後不再追究。」陳嘉義道。

「那好,你們在這份諒解協議上簽字后就可以離開了。」警察遞過來一份筆錄,裡面寫清楚了發生的事情,不過雙方意見卻是互不追究。

「不行,他們撞了人,還耽誤了我們一天的功夫,要他們賠償,要不然我們就打電話叫記者來曝光。」

「對,叫記者,開豪車撞人,還想行兇。」

「不能放他們走。」

「調查清楚他們的身份,把他們的老子也曝光出來,看他們還怎麼囂張。」

「對,這種坑爹的玩意,一定要曝光他們的身份,最好是讓他們的老子也要受到懲罰,我看沒有了他們的老子給他們撐腰,他們還能這麼囂張。」

甚囂塵上的謾罵,讓陳嘉義漲紅了臉。

還沒等他發作,那個年輕的警察,直接拉過一個叫囂的最厲害的男子道:「你要叫媒體來?你要曝光?那好,趕緊打電話,讓人看看你們這些社會的良心,看看你們的良心是不是黑的。」

「你怎麼說話呢?你是警察了不起啊?我們連你一塊曝光。」

「就是,警察現在更不是好東西。」

「曝光,曝光。」

那個警察不理會外面人的叫囂,他從容不迫的道:「你們不知道吧?看到那是一輛什麼車了嗎?好吧,這種車子一般人都不認識。

不管認不認識,我要給你們科普一下常識,這種豪車,都是有車載記錄儀的,也就是說,汽車行駛途中發生的所有情況,車載記錄儀都會記錄下來的。

如果事情跟你們說的不一樣,你們是要負法律責任的,老人家,你可要想清楚了。」

「你嚇唬人,我們才不怕。」

「對,嚇唬人的,就算有那又怎麼樣,我們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哈哈,我怎麼忘了,好,你們等著,打電話,我要告你們,告到你們傾家蕩產。」被憋屈了一整天的陳嘉義,直接大笑起來。

此時他感覺天再也不是陰沉沉的,而本來感覺下起來讓人厭煩的雨,現在也變得可愛起來了。

聽到了陳嘉義的笑聲,韓孔雀他們所有人全都歡呼了起來。

剛才他們不佔理,就算占理也是有理說不清。

可現在不同了,他們有了證據,這樣一來,就算事情鬧大了他們也不怕了。

剛才他們雖然都不說,但還真是害怕被曝光,這樣的事情,黃泥掉在了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是根本說不清楚的。

但現在他們有了明確的證據,這讓他們這些心高氣傲的年輕俊傑,怎麼能夠忍受這種窩囊氣。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