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九十八章張向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你姐夫還當了點官,總算是有點門路,等一會你開車把你哥送到一個小區,那裡普通人不讓進。」韓媽道。 韓星奇怪的道:「我開著那輛凱迪拉克就讓進了?」 張向陽道:「你那車兩百多萬,這樣的車普通...

韓星接著道:「居仁堂是慈溪的寢宮,坐落在中南海,應該算是西式建築,光緒皇帝就是在這裡被慈溪太后囚禁的。

這隻小碗上留的是居仁堂款,應該是袁世凱稱帝后製作的瓷器,因為袁世凱也是住在這裡的,所以他命人在景德鎮燒制的最後一批御yng瓷,留的款中就有居仁堂三字款,或者是居仁堂制四字款。」

「知道了吧?你把袁世凱命人燒制的一隻小碗摔成這樣了?這隻小碗的來歷韓星也說明了,知道這隻碗值多少錢嗎?

現在我就把這隻小碗留給你,它就是你們以後半個月的伙食費,你看著處理好了,這以後半個月是吃飽穿暖,還是餓著,就看你能賣出多少錢了。」韓孔雀沒好氣的道。

雖然韓孔雀的態度很不好,但此時的韓榮耀是一點也沒有感覺,他只是雙眼放光的看著那些碎瓷片。

由於飯桌離地面並不高,加上地下就是木質地板,這讓這隻小碗摔得並不是很厲害,只是碎成了三塊,而且一塊最大的碎片就佔據了整個碗的三分之二。

摔得這樣,應該能夠修補好,如果尋找一位高手,完全可以修補的看不出一點痕。

袁世凱的御yng瓷,就算韓榮耀沒有學到多少本事,也知道,只要是能夠跟皇帝划拉上一點關係的東西,都是很值錢的。

看著陷入了意yn狀態的韓榮耀,韓孔雀只能是搖頭。吃過了飯,韓孔雀送韓星出門:「韓星。你回家問問你爸,找不到長期的司機,找個臨時的湊合一下也行。

臨時的給他們每天五百元的工資,管吃管住,如果是長期的,看情況而定,如果只是單純開車,月工資五千。公司給交保險,如果公司里的事情他能夠幫倒忙,提成也算他一份。」

「行,我知道了,我回家就找。」韓星道。

看著凱迪拉克啟動,韓孔雀想到了什麼:「車上有兩條煙,你拿回去給你家老爺子抽。明天早上你把車子直接送到公司,把鑰匙給白曉亦吧1

韓星開著車子,好車就是好車,雖然開了不短的時間,但韓星並不累。

走下車子,把一些東西拿下來。想了一下,他還是把韓孔雀說的兩條煙帶了出來,明天車子會直接送到公司,裡面留下東西並不好,想來韓孔雀也想到了吧?

韓星感覺心裡暖暖的。韓孔雀是真的對他好,害怕他不收這兩條煙。所以連他拒絕的可能都堵上了。

看著懷中的一個盒子,裡面有兩隻盤子,一隻青花人物盤,一隻粉彩纏枝蓮紋盤。

這是韓孔雀借給他,用來平時觀摩的,雖然東西並不是太過貴重,但如果運作的好,賣個十來萬也是正常的。

這樣的東西,韓孔雀能夠隨便給他學慣用,也算是很大方了,要是普通人,藏都來不及,怎麼可能送給別人研究學習?

鑒定知識的積累,離不開真東西的觀摩,如果沒有見過太多的真東西,一般是沒法學到一些東西的,當然,這樣就更加沒法在鑒定行業嶄露頭角,當然,如果有韓孔雀那種變ti的記憶,那又另說。

韓星知道,自己慢慢的在走進韓孔雀的生活圈,這樣,他能夠學到的東西會越來越多。

就像今天晚上那隻粉彩小碗,雖然韓星知道那是居仁堂出品,但是不是真的,他還真是說不出來。

他知道韓孔雀手裡的東西,應該不會是假的,所以他只要好好幾下真品的表現,以後再遇到這種瓷器,只要做作比較就好了。

現在他見過了真東西,如果在讓他鑒定其他民國時期的粉彩,他就有了比較,特別是居仁堂款的粉彩,他就有了很大的把握鑒定真偽,畢竟見過了真東西,假的仿的再好,也不如真的。

韓星走進家門,立即看到客廳里那熱鬧的氣氛:「姐姐,姐夫你們來了?我外甥呢?怎麼沒帶來?」

韓星的姐姐韓美道:「你這是剛下班?這麼晚了,晚飯我都要吃完了。」

韓媽也道:「真是的,要我說就不去上班,還是開出租自由。」

這時韓爸不幹了:「你們女人知道什麼?開出租自由,那誰給買養老保險?生了病誰給報銷醫療費?開車到是自由了,風裡來雨里去,沒白天沒黑夜的跑,那樣叫自由?

我看星星的這家公司不錯,工資好,福利好,獎金還高,現在說出去我都很有面子,我兒子剛剛大學畢業,就是一家公司的高級顧問了。」

韓星好笑的道:「爸,你可不要這麼向外說,我算什麼高級顧問,那就是說出去好聽,我現在在跟著我們公司的老闆學鑒定,等到真的學到了本事,你再去外面吹噓好了。」

「行了,你們父子兩個都不要丟人了,家裡有客人。」韓媽道。

韓星走進客廳,在客廳的一角站著一個男子,男子的長相跟他姐夫張向陽有點相似。

「這是我二弟,張向月。」張向陽道。

「表哥好。」韓星向張向月打招呼道。

等所有人再次坐下,韓媽道:「快點吃飯吧!這飯菜都快涼了。」

韓星道:「我已經吃過了,在我們老闆家裡吃的。」

「又給你們老闆開車了?我看你都快成你們老闆的專職司機了。」韓媽道。

韓星笑著道:「媽,你這不是要用車的時候了?我第一次把車開家裡來的時候,誰拉著我非要出去風光風光的?」

韓美此時道:「我們來就是想讓你幫下忙,你姐夫要出去辦點事,正好用你的車。」

「咱爸的車不是隨便什麼時候都能用嗎?這不花錢的車用著格外舒服啊?」韓星看不慣了。

韓爸此時道:「你瞎說什麼。你姐夫是這樣的人嗎?」

此時張向陽道:「星星,你不知道。現在的人都狗眼看人低,有些地方,車子不好,人家根本不讓你進。

我這也是沒辦法,張向月剛剛轉業回來,我要想辦法給他走走關係,要不然根本分配不到一個好單位。」

「現在還能分配工作?」韓星詫異的道。

張向月此時道:「中級以上士官和軍官轉業,可以安置到國有企事業單位。甚至國家機關,比如說轉業軍官進入到公檢法機關工作的軍人就非常多,但是必須是軍官,士兵不可能進入的。

到國家機關工作的,士官基本上沒有,我當兵八年,也只是個上士。國家機關就不想了,能夠進入個好點的國企就很不錯了。」

「現在的國企多難進啊!幸虧你姐夫還當了點官,總算是有點門路,等一會你開車把你哥送到一個小區,那裡普通人不讓進。」韓媽道。

韓星奇怪的道:「我開著那輛凱迪拉克就讓進了?」

張向陽道:「你那車兩百多萬,這樣的車普通的門衛還真不敢攔。只要悄悄的進了小區,這事就算成了一半。」

「表哥打算進什麼企業?」韓星好奇的道。

「看看上汽能不能進,不行在想其他辦法。」張向月無奈的道。

張向陽道:「盡量爭齲」

「那行,你們吃晚飯了吧?我現在就送你們過去?」韓星道。

韓星放下手中的盒子,兩條煙直接放在桌子上。

「這是什麼?」韓星的大姐好奇的道。

韓星道:「兩件古董。這個你們都不要給我亂動,打碎了就不好了。那兩條煙是我們老闆給的,給咱老爸抽。

對了,我們老闆讓我給他找個司機,爸,上次我讓你打聽一下,你問的怎麼樣了,我們明天就要用,最好是有b證的老司機。」

「要b證的司機?我有b證,反正最近我也沒法工作,要不然明天我去幫忙?」張向月道。

「你能不能開大車?那種皮卡的猛禽f650你知不知道?就是那種車,明天我們老闆要開車出去自駕游。」韓星很意外,但還是很高興能夠輕易找到一個司機。

「猛禽f650?這樣的名車我當然知道,我雖然沒開過,但上百噸的坦克我都能開,這種車子應該沒有什麼難度。」張向月道。

「到底是什麼車?如果是皮卡車,我也能開,如果你們老闆要急等著用人,明天我去給你們開車。」韓爸此時道。

韓星無語,張向月道:「韓叔,猛禽f650是一種大型越野車,算是皮卡車是一種改進型,六米多長,兩米多寬,跟小貨車不是一個類型。」

「這麼大?這樣的車子是皮卡?」韓爸奇怪的道。

「咦?這是什麼煙?黃鶴樓?小弟,你們老闆可真大方,這煙要一千多元啊1這時,韓美手中拿起來了韓星放在桌子上的盒子,正好看到了上面的兩條煙。

「姐,你小心點,下面那是兩件瓷器,不要摔了。」韓星急忙道。

雖然民國的瓷器不算貴,但賣個三五萬還是輕而易舉的,這樣兩件就是七八萬,如果碰到合適的買主,賣個十萬三十萬都也不稀奇,這要打碎了那可就壞了。

「什麼好東西,貴不貴,我這次找的王科長就喜歡古玩,如果我們能送兩件古玩過去,沒準事情就成了。」張向陽雙眼放光的道。

「東西很好,也不算貴,如果我買的話,兩件也就值七八萬吧1韓星道。

「啊?七八萬的東西,你們老闆就這樣讓你抱家裡來了?」韓美道。

韓媽道:「就是,你可小心著點,打碎了我們可沒錢賠。」

韓星道:「行了,我知道該怎麼辦,只要你們不給我碰,我是不會讓它們出意外的。」

「小弟,打開來看看,我還沒有見過古董呢1

「不去送禮了?」韓星道。

韓美道:「去,不過我這不是在商量送什麼好嗎?這次分配指標下來的急。我們沒有買到特別好的禮物。」

「這兩條煙你們拿去,兩千元的煙。也能夠拿的出門去了。」韓爸很大方的把兩條黃鶴樓推了過去。

「爸,我們怎麼能拿你的東西呢?」張向陽立即拒絕道。

韓美也道:「爸,我可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那古董,如果可以,買了來送禮正好。」

「對,韓叔,我轉業拿到了不少轉業費。你這樣我們可沒臉在這裡了。」張向月也道。

韓星本來還有點不高興,現在卻變成了不好意思:「姐夫,表哥,你們不用這樣,這兩件瓷器是我老闆送給我讓我學慣用的,如果你們真的需要,我就問問我老闆。我相信我老闆還是會賣給我的。」

「我們先看看再說。」張向陽道。

「那就讓你們見識一下,看看我們平常吃飯用的盤子和碗,跟皇帝用的有什麼不同。」韓星笑著道。

韓孔雀給韓星的兩間瓷器,一件是粉彩小碗,一件是仿古瓷盤。

盒子里的那件青花盤屬於仿古瓷器,是民國仿宣德青花人物盤。裡面有一副精緻的牧童吹簫圖。

這隻盤子燒制的非常精美,不管是牛還是牧童,都刻畫的活龍活現。

雖然牧童的面目不算太清楚,不過畫師的畫工,彌補了這一點。側身坐在水牛上的牧童,只是顯露出來了個側面。所以青花最難把握的雙眼,並沒有表現出來。

雖然這是一個缺陷,但又何嘗不算這件青花的成功之處,畢竟畫師把難以燒制的地方,巧妙的遮掩了過去。

「大明宣德年制?這是明朝青花?聽說東西很貴啊?」張向陽一看後面的落款,立即愣住了。

這些年官場上送禮,也在不斷的提升檔次,而古玩字畫是很受歡迎的一大類,所以張向陽也懂一點,他知道,明代的青花,就沒有掉下幾十萬的。

韓星道:「怎麼樣?嚇著了吧?如果這真是大明宣德年制的明青花,幾十萬都買不到手,這是民國仿明青花,所以幾萬塊就可以拿到手。」

「那這件呢?」韓美拿著那件粉彩小碗問道。

韓星道:「這是袁世凱為自己燒制的專用瓷器,可以說是中國最後一批御yng瓷,這件小碗的價格比那件青花盤還要貴,一般的在市場上也要五萬元以上。

這麼精美的瓷器,往往是有價無市,現在有統計的數字,留存的也不過幾千件,可以說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

「用這兩件東西送禮太可惜了。」張向陽嘆息道。

「如果能夠當點官,送出這兩件瓷器也沒什麼,我能從我們老闆那裡低價拿到手的。」韓星道。

韓美有點心動:「小弟,你多少錢能夠拿到手?」

韓星想了想:「十萬以內應該可以,不過我想最低應該不會少了八萬。」

張向陽摸著下巴道:「如果能夠給二弟換個小官噹噹還值得,不過,這個應該沒有可能,八萬塊有點多,並不上算。」

「那就送一件,只要這件袁世凱用的小碗好了,五萬元的東西,也不能說寒酸了,最起碼這樣的東西可不是誰都能夠拿得出來的,用這個送禮,這次的事情肯定能成。」韓美道。

「還是算了,國企雖然福利好點,但工資也不算高,為了三五千元一個月的工資,送出幾萬塊的東西,不上算。」張向月道。

韓美道:「這個可不能這麼算,要知道一份好的工作,可是關係到一輩子的大事,多花點錢也值得。」

韓星道:「一個月只有三五千元啊?也不比我的工資高啊!我看這樣吧!表哥,你既然有開車的本事,不如來給我們老闆開車,以後跟我老闆混熟了,實在不想開車了,就讓我老闆給你安排一下,到時候你就算是公檢法系統,也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雖然原來沒有見過張向月,但通過今天晚上的表現,韓星對張向月的印象很好,這樣的人,韓星肯定韓孔雀會喜歡,所以他才會拉攏張向月。

如果張向月得到了韓孔雀的認可,不管是跟著韓孔雀,還是經過韓孔雀介紹一份工作,都是前途無量的。

「做司機能做一輩子嗎?再說,說出去也不好聽。」韓媽反對的道。

韓星道:「表哥,你要想清楚,我們老闆的兩輛車子都是別人送的,下面那輛凱迪拉克兩百萬,明天還要提一輛,五百萬的猛禽f650,這樣的本事,能是普通人能夠具有得嗎?

要不是我不敢直接開著猛禽上路,我們老闆才不會急著找司機,等以後我能開著猛禽上路了,如果我願意,我還能給老闆做司機。」

「對啊!你老闆那麼有錢,肯定認識不少人,讓你們老闆出面幫忙,肯定是事半功倍。」張向陽雙眼一亮道。

韓星道:「那我看今天晚上你們也不用去送禮了,還是明天讓表哥跟著我出趟差,等回來了,他就會知道,我們老闆有多大的能量了。

到時候你真的想進公檢法系統,真不算太難,再說,我們老闆開的工資也不低,月工資五千,五險一金福利都齊全。

如果有本事,公司里的一些項目也可以參與,那樣獎金也可以照拿,這樣的好事可不容易遇到。」

「行,我就聽你的,坐得起幾百萬豪車的大老闆,掉根毛都比我們的腰粗。」張向月當機立斷的道。

韓星神情一滯,張向月好果斷。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