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九十六章洪憲瓷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朱飛雨看他的眼神有異。 朱飛雨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江林:「剛才你那麼不待見我這套瓷器,就是因為這個?」 「那是當然,你那套在市場上假貨太多,就像現在的青銅器一樣。足可以亂真,所以」江林正說...

江林搶到手的是一整套居仁堂款的瓷器,旁邊朱飛雨挑出來的,卻是洪憲款的,由於江林和龍鱗都沒有跟他搶,所以他也湊了一套。

洪憲是袁世凱的年號,時間很短,「洪憲瓷」便是其中的代表品類。

所謂的「洪憲瓷」主要是民國初年,郭葆昌為袁世凱稱帝專門燒制的一批瓷器,題款多「居仁堂」、「靜遠堂」,洪憲年制或洪憲御制、「懷仁堂」等,現在知道的存世量僅有六千餘件。

洪憲瓷器是民國時期燒制的日常用瓷,粉彩居多,琺琅彩較少,鑒於瓷器自身較高的藝術價值,和歷史研究價值,所以這種能夠反映重大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的瓷器都會受到追捧。

雖然洪憲瓷從民國初年到解放前都有燒制,但這種瓷器瓷細胎美,目前完整成對的器物價格並不低。

很明顯,韓孔雀撈上來的這批洪憲瓷,應該屬於袁世凱時期燒制的,這批瓷器工藝水準,完全達到清朝官窯的工藝水平。

由於燒制時間短、存世量較為稀少,拍賣會上更是難得一見,目前市場價為幾萬至幾十萬元不等,算是拍賣市場的常青樹。

在韓孔雀這裡,江林他們也不用擔心弄到假貨,所以他們只要看款識拿東西就好。

不管是明代的款識,還是洪憲的款識,只要是有字的盤子碟子或者是小碗,他們全都挑了出來。

最後江林很幸運的湊成一套居仁堂款的粉彩瓷,裡面有碗、碟、盤子,這些都算是其中的精品。

每一件的胎質精白如雪,彩質純凈,碗壁內外採用了「過牆」技法,繪有粉彩花卉。

像江林挑選的那一套,繪製的是梅雀圖,紅梅、白梅與綠葉相映。極富立體感。

雖然這是一批海撈瓷,但這套粉彩瓷保存的很好,目前仍精緻如新,並未有海水腐蝕過的痕。

此外,每件器物的圈足內,紅色「居仁堂」印章十分醒目,這樣一套三十件瓷器。在外面絕對少見。

江林挑選的這一套三十件瓷器,包括十件盤子,十隻小碗,和十隻小蝶,如果在配上一套茶具,就是一套完整的酒宴用具。

看著忙的滿頭大汗的龍鱗。再看看得意洋洋的朱飛雨,江林嘿嘿的笑了。

「你笑什麼?」朱飛雨剛才沒有搶過江林,所以那套居仁堂款的瓷器,被江林湊成了一整套。

畢竟江林要比朱飛雨專業點,所以他搶到的居仁堂款的瓷盤比較多,最後眼看沒法成套,朱飛雨才撿了江林不要的「洪憲御制」款的一套。

不過看到在那邊還在翻找的龍鱗。朱飛雨的心裡也有點平衡了。

江林最是得意:「你知道嗎?洪憲御制款的瓷器在外面根本沒人要。」

「沒人要?這麼漂亮的瓷器為什麼沒人要?」朱飛雨道。

「款識是洪憲年制的瓷器,多是袁世凱時期的民窯產品,袁世凱時期的官窯真品,多是居仁堂制的款識。

關於洪憲年制這個款,現在很多專家雖然認為是有精品,但是仿品也是同時期的,所以鑒別工作較為困難,在市場上。誰遇到了都要頭疼,所以為了避免麻煩,一般都是乏人問津的。」江林嘿嘿笑著道。

江林剛說完,就看到韓孔雀和朱飛雨看他的眼神有異。

朱飛雨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江林:「剛才你那麼不待見我這套瓷器,就是因為這個?」

「那是當然,你那套在市場上假貨太多,就像現在的青銅器一樣。足可以亂真,所以」江林正說著,聲音戈然而止。

「怎麼不說了?市場上為什麼假貨多?因為這個款式的精品瓷器更少,所以」朱飛雨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江林。

江林神情獃滯了很短的時間。接著他臉色一正:「看在你是個外行的份上,我照顧你一下,你這套給我吧!我這套換給你,你這樣的外行還是玩這個比較好,這樣比較能夠得到別人的認同。」

「你把我當傻子呢?我雖然是外行,但我也知道,越少的東西越珍貴,再說,在小韓這裡能有假貨嗎?我看你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朱飛雨冷笑著道。

江林的臉立即拉長了,他是犯了先入為主的錯誤。

他在看到兩種款式的瓷器之後,潛意識裡就害怕那些洪憲御制款的瓷器是假貨,而且在他的認知當中,這樣的瓷器一般賣不上價,而且假貨居多。

但他沒有想到,如果是真正洪憲款瓷器,那價值又是兩說,畢竟這種款識要比居仁堂款的瓷器更少。

「你真是傻人有傻福,便宜你了。」江林恨恨的道。

「哈哈,終於湊成一套了,你們來看看我這一套怎麼樣?」正當江林和朱飛雨眉目傳情的時刻,龍鱗他也湊長了一套。

「這是琺琅彩?」江林驚異的道。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不過我這套比你們兩個的都要漂亮。」龍鱗得意的哈哈大笑。

韓孔雀無語的看著龍鱗,這龍鱗也是外行,但外行看熱鬧在這裡卻正好。

琺琅彩要比粉彩還要漂亮,這個不用多高深的鑒定知識,只要不傻,都可以看的出來。

洪憲瓷器以粉彩和琺琅彩居多,而琺琅彩存世更少,他們誰也沒想到,龍鱗居然在這裡找出來了一套,而且都是富貴牡丹圖的一套碗盤碟。

韓孔雀只是隨意一眼,就能看出,這些琺琅彩件件造型規整、胎釉潔白、彩質純凈、繪畫精美,確實要比粉彩還要漂亮。

「你們三個挑出來了三套不同的瓷器,就不打算說點什麼?」韓孔雀都有點嫉妒了。

他拿出來的瓷器雖然不多,但也有上千件,一千多件瓷器當中,他們才挑選出來的三套,也許剩下的還能湊出幾套,但幾率已經不大。

江林嘿嘿笑著道:「你銀行里不是還有一些嗎?那些肯定要比這裡的好,只是這麼三套瓷器,在你小韓眼裡還是個事嗎?」

「就是。韓哥你有本事找到這麼多,就還有本事找到更多,我看好你。」龍鱗道。

朱飛雨道:「要不我這套給你留下,你就把剩下的這些雜貨處理給我好了。」

很明顯,朱飛雨更加貪心,他雖然對古玩不在行,但他可是聰明人。剩下的那些,怎麼也比他們手裡的這套瓷器要珍貴。

韓孔雀直接無語,他存在銀行里的瓷器,大多數是花瓶等可能價值高的瓷器,只有少數盤子等東西。

最重要的是,由於東西太多。他根本就沒有去鑒定,所以東西好壞他也不知道,他只不過是想找個理由,把手裡藏起來的東西,光明正大的拿出來。

當然這些理由他是不能說出來的,其實他故意為難一下江林他們,也不過是讓他們知道。他還是很在乎這些瓷器的。

要知道,海撈瓷一般都是不值錢的,其主要一個原因就是數量太多。

所以,國外的那些打撈公司,在打撈沉船時,會銷毀打撈普通瓷器,只留下數量稀少的精品瓷器。

這樣既節省打撈成本,又可以提套瓷器價格。

「好了。好了,我也沒說什麼,你們喜歡就拿走吧!不過我希望你們不要到處宣傳,要不然我就是有再多的東西,也不夠分的。」韓孔雀道。

韓孔雀這麼一說,江林他們三個立即高興了,正當他們三個想要抱著自己挑選的瓷器離開時。江林再次停下了腳步。

「我還忘了件事,我這次來可不是為了這麼點瓷器,小韓,你這些普通的生活瓷。能不能賣給我一批,我們家老爺子就要過八十大壽,我弄這麼一批瓷器回去撐場面。」江林這時才想起他來這裡的目的。

他來這裡可沒想到弄到精品瓷器,因為陳嘉義也沒有對他說清楚,只不過是在他提出要弄一套高檔瓷器,用來給老爺子賀壽時辦宴會。

陳嘉義聽了,就說了幾句大日丸號沉船的事情。

說他們在上面找到了一批瓷盤,不過完整的瓷器比較少。

最後陳嘉義說韓孔雀手裡可能有一批,所以江林就來找韓孔雀了。

據江林了解,韓孔雀存在銀行里的那批瓷器,盤子最多,由於數量多,所以也沒有包裝的太好,所以有銀行人員看到了,這樣也就流傳了出來。

江林通過一些手段知道,那只是一些普通的民國生活瓷,也就是外銷瓷,不算是多好的東西,但這樣的瓷器拿來辦宴會也足夠了。

至於韓孔雀存在銀行里的那部分花瓶、梅瓶、方瓶等瓷器,被他精心收藏,一件件全都放在了盒子里,所以沒有人知道他還存了一批花瓶在銀行,要不然,江林又要眼饞了。

「你們家老爺子要過大壽,我能說不給你嗎?你要多少,我整理一下,給你湊成套。」反正放在儲藏室里的盤子碟子就有不少,這些應該足夠江林使用了。

「你這些全部處理給我就夠了。」江林有點不好意思的道。

韓孔雀瞪著江林道:「這可是一千多件。」

江林道:「你這些才多少?盤、碗、碟,三樣才一千多件,如果湊成套,也不過三十來套,只有三十桌的,我們家老爺子這些年,還是不讓大操大辦,如果像原來那樣,這些連十分之一都不夠。」

韓孔雀無語,他忘了他家老爺子的身份了,曾經的高層,就算再簡單操辦,也不是普通人家能夠相比的。

「我挑選一下,加上銀行里的那些,盡量給你多湊一點。」韓孔雀無奈的道。

江林道:「還挑選什麼?我就以三萬一件,全都給你收了,這樣你肯定不吃虧。」

「做人不能太貪心,你總得給我留一點吧?這裡面的仿古瓷我要挑出來,還有你們挑剩下的精品,你們只拿洪憲瓷了,剩下的新彩瓷和仿古瓷也是好東西,至於普通的生活瓷,就送給你了,算是我給你們家老爺子的壽禮。」韓孔雀想了想道。

「韓哥你還真是大方,不過。你這些禮品雖然價格高昂,但江哥的爺爺肯定不喜歡,如果你真想送禮,那就送跟鬼見愁給他家老爺子吧!看到那東西,他肯定樂得見眉不見眼。」龍鱗道。

「怎麼?你們家老爺子喜歡真金白銀?」韓孔雀詫異的道。

江林道:「我們家老爺子喜歡有用的東西,在他的眼裡古玩不能當吃,不能當水喝。是最無用的東西。」

韓孔雀道:「你們家老爺子那一代,正好是國家經濟開始發展的時刻,那個時候,到處需要用錢,我記得那時投資一千零二十四億的南水北調工程啟動時的轟動,投資一千多個億。那是多少錢?

可現在轉過頭來看看,一千多億很多嗎?我們國家確實強盛了,但為什麼會強盛?不就是因為你們家老爺子這一代的付出嗎?

也許現在很多人仇視當官的,但國內高層還是很讓人佩服的,不管怎麼著,現在農民不收稅了,而且還能拿到補貼。生活變好了也是事實,這是誰都不能抹殺的。

你放心,你們家老爺子過大壽的時候,我肯定送給他一件好東西,一件他肯定喜歡的好東西。」

「嘿,你還真是我們家老爺子的知己,不過,現在的社會沒法說。跟我們家老爺子的時代沒法比了,我們不說這個,你的壽禮我可是惦記上了。」江林笑著道。

龍鱗道:「韓哥,你不會真的弄一個鬼見愁送過去吧?」

韓孔雀道:「那像話嗎?我會做那麼沒品的事情?」

「韓哥,你不會要把你那金飯碗送出去吧?可別,那東西用來送禮太貴重了,要不然我給你想想辦法。你把那金飯碗讓給我得了。」龍鱗舔著臉道。

韓孔雀瞪了他一眼,轉過頭對江林道:「你不是也惦記我的那隻金碗吧?」

江林嘿嘿笑著道:「哪能?我是那麼貪心的人嗎?不過,你要真的送給我們家老爺子,我就代表我們家老爺子謝謝你了。

你放心。我們肯定不會讓你吃虧的,畢竟那隻金碗太值錢了,我們會補償你的,我知道你不想要錢,我可以給你一些珍貴的古玩作為交換,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

「這種好事你就不要想了,到時候我肯定送上一份,讓你家老爺子滿意的壽禮就行了。」韓孔雀道。

他家老爺子不是喜歡金銀嗎?

這東西韓孔雀手裡有的是,到時候韓孔雀直接拿一塊金磚去就行了,一塊五六十斤的金磚,價值差不多上千萬,這樣的禮物,就怕到時候他們家不敢收。

把江林他們趕了出去,韓孔雀才輕鬆了點,不過他很快又想起來還有一件事情必須解決。

「韓星,你能夠開猛禽吧?」韓孔雀問坐在一邊的韓星。

韓星也在為這個事情苦惱,現在他算是韓孔雀的半個司機,可猛禽那個大傢伙,他卻沒有信心開好,最少也要讓他適應一段時間。

畢竟原來他是開小車的,而猛禽f650可是六米長,兩米多寬的大傢伙,這種車開起來,和小車是完全兩種不同的感覺。

韓星道:「如果給我一段時間適應下感覺,就應該沒問題。」

韓孔雀抽出一支煙,遞給韓星一顆,不過韓星不抽煙,所以沒有接:「總讓你開車也不是辦法,上次我讓你給找個司機,你找的怎麼樣了?」

韓星道:「我爸認識不少司機,可那些都是自由慣了的,一般不願意受約束。」

「你先想辦法雇傭一個臨時的也行,這次出行你跟著我,上了高速,你就開一段適應一下,總不能車買回來了,我們誰都開不了吧?」韓孔雀道。

韓星道:「可以,不過,韓哥你不學一下嗎?開車還是自己開著方便。」

「我會開車,只不過沒有駕駛證。」韓孔雀笑了笑。

他會開車,而且開的很好,就算專業的賽車手,也不一定有他的那種反應能力和駕馭能力,可他只會為一個人開車,這是他的承諾。

其他的承諾,他現在無力做到,可這種承諾,他卻能夠輕易辦到。

「走,我們出去買點東西,要七天才能到揭、陽,萬一路上沒有賣東西都,我們都要挨餓。」

韓孔雀可是知道,自駕游在野外露宿是很正常的,在有人的地方還好,萬一在曠野之中露宿,有錢也買不到東西。

剛走出大門,就看到韓榮耀他們進院子。

「大哥,這麼晚了你們去幹什麼?」現在到吃飯的時候了,韓孔雀出去了他可怎麼吃飯,所以韓榮耀不得不過問一下自家大哥的去向。

韓孔雀道:「明天我有事出差,出去買點東西,你們吃飯了沒有?」

「沒呢!家裡還有菜嗎?」韓榮耀問道。

韓孔雀道:「還有點海鮮,我不在家,只有你們自己做著吃了,如果不會做,就請個鐘點工過來幫忙。」

「我跟你們一塊去吧!家裡的很多東西也不多了,正好一塊補充點。」韓榮耀直接拉上孫家兩兄弟跟上了韓孔雀。

韓孔雀在家,家裡的一切都是他買的,如果韓孔雀出差了,可就沒有人給他們買了。

韓孔雀出海的那一個星期,都是韓榮耀花的錢買水,這讓他記憶深刻,現在能夠提前準備一下,韓榮耀自然不想放過。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