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九十五章民國官窯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有居仁堂這三個字的瓷器,是不是就是袁世凱御窯出品的?看這裡有一個盤子。這裡還有,這個小蝶也是,這是茶碗吧?哈哈,這些茶碗低下都有居仁堂三個字。」龍鱗的驚喜叫聲不斷傳來。 看到這裡,江林直接擠進...

海撈瓷因為在海水中待的時間長了,其胎腳由於被海水長期浸泡,形成一層年代的氧化層,在原有的胎上形成一層包漿狀,致使胎釉形成一體,呈乾燥狀、自然而均勻。

而且海撈瓷出水后,由於保養不好,致使釉面暗淡無光。

因為釉的表層被破壞,海生物的液體及貝殼還沾在上面,即使出水后,已把器物沖洗乾淨,但沾在釉層破氣泡里的膠質物質還在,無法徹底洗乾淨,因此釉表還會附著一層膠物質遮住釉光。

要使海撈瓷光潔,必須用含1%的草酸水浸泡一天,再用洗衣粉水浸泡一天,然後用淡水洗乾淨后,經常用手摩擦器物釉表,把沾在釉面上的「老泥」擦掉,經常撫摸器物才會使釉光逐漸回復。

而韓孔雀這批海撈瓷,卻只是在海水裡沁泡了幾十年,由於封裝的很好,所以並沒有被海洋生物破壞,也沒有被海底淤泥沾染。

而被韓孔雀收入玄元控水旗之後,被玄元控水旗裡面的活性水沁泡,等於變相的做了一次全方位的保養,所以在韓孔雀把這批瓷器弄出水后,瓷器表面的釉色幾乎沒有什麼變化。

百聞不如一見,韓孔雀把感興趣的龍鱗江林和朱飛雨帶到了自己家裡之後,直接拿出來了幾個他們現在用的盤子,給江林他們觀看。

韓孔雀喜歡顏色絢麗的粉彩,而不太喜歡青花,所以他用的都是粉彩瓷盤。

「這些都是?」江林指著桌子上面,幾個沒有洗刷的粉彩小碗道。

韓孔雀一看,那應該是韓榮耀他們用來吃飯的小碗,不過他們吃了飯,卻連桌子都沒有收拾,他們怎麼吃的,就怎麼放在了桌子上。

「那裡是什麼?不會是一隻粉彩小碗吧?」龍鱗指著旁邊一個垃圾桶道。

一個小型塑料垃圾桶的旁邊。放著一隻被打碎了的小碗,由於沒有扔進垃圾桶,所以才能被龍鱗輕易發現。

朱飛雨快步上前,拿起一個較大的碎片一看,上面居仁堂三個字落入了他們的眼前。

看到這種情景,韓孔雀的眼角也開始抽搐。

他只是隨意的放了一些碗盤碟在櫥櫃里來使用,可他卻沒有發現。這種小碗地下居然還有這種款識。

「這是袁世凱的御yng瓷吧?」江林指著小碗問韓孔雀道。

韓孔雀苦笑,他又拿起幾隻小碗,總共八隻小碗,裡面只有那隻碎了的有居仁堂款,其他一個都沒有。

韓孔雀再次苦笑,他當時是檢查過這批瓷器。因為是外銷瓷,所以韓孔雀本身就沒有太過重視,誰知道裡面就摻雜了一隻袁世凱御窯出品的小碗呢!

現在恰恰是這隻小碗被打碎了,這還真是夠倒霉的。

「瓷片很完整,應該能夠修補好。」朱飛雨道。

「你拿過來我看看,你一個外行知道什麼?」江林說著,就想把那隻碎了的小碗搶到自己手裡。

朱飛雨也不傻:「還是算了吧。你也是半瓶子醋,我看韓兄弟也不太重視這隻小碗,這些碎片我就幫他扔了吧1

龍鱗可不管他們,他一頭扎進韓孔雀的那隻櫥櫃里,開始翻騰裡面的碗碟。

「你們也就是這點出息了,哈哈,有居仁堂這三個字的瓷器,是不是就是袁世凱御窯出品的?看這裡有一個盤子。這裡還有,這個小蝶也是,這是茶碗吧?哈哈,這些茶碗低下都有居仁堂三個字。」龍鱗的驚喜叫聲不斷傳來。

看到這裡,江林直接擠進了櫥櫃,而朱飛雨也放棄了那些碎片,想要搶幾個袁世凱的御yng瓷。

「居仁堂」便是袁世凱稱帝后的住所。原來是為清末慈禧太后在中南海修建的西式樓房。

一九一五年,袁世凱稱帝后,效仿其他皇帝,從故宮中選出雍正等各朝瓷器精品作樣本。命令景德鎮燒制精瓷,以備御yng,所以,這種款識的瓷器,說是御yng瓷也沒錯。

韓孔雀拿起被朱飛雨隨意扔在桌子上的那隻小碗的碎片,看著小碗底部的三個字,還真是最後一批御yng瓷。

這也不怪韓孔雀沒有重視他撈上來的這批瓷器,因為民國時期的瓷器,還真是沒有幾個精品,特別是用來外銷的碗盤碟等小型瓷器。

民國陶瓷分為四個大類,最好的一種,就是所謂的最後一批御yng瓷器,也就是袁世凱復辟帝制時期,在景德鎮燒制的御yng瓷,這些器物可稱之為民國宮廷瓷。

其次就是清末民初的偽官窯,這個時期官窯瓦解,官窯裡面的高級工匠,在中國清末至民初收藏gaochao中,製作了大量的仿古瓷,這些瓷器可稱之為民國仿古瓷。

其三,民國期間以文人潘宇、汪曉棠以及珠山八友等為代表的繪瓷名家創造了新興的粉彩工藝,這些新興的粉彩之作可稱之為民國粉彩新藝瓷。

其四才是韓孔雀認為的那一批,也就是民國期間為抵制洋貨,興我國貨,廈、門福、建寶華制瓷有限公司、萍、鄉瓷業公司、湖、南瓷業公司等30多家公司紛紛成立,它們生產的是日常生活用瓷,這些生活用瓷,可稱之為民國生活瓷。

韓孔雀就認為大日丸號上的瓷器,應該就是這樣的生活瓷,而且他在船上也檢查過不少,都是那種沒有什麼特別的生活瓷。

就是因為這個,後來的瓷器很客氣才沒有認真檢查,因為瓷器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在他拿出來之後,也只是隨意的撿了點漂亮的,放在了櫥櫃里,打算自己用。

要知道,四種民國瓷器中,前三者都頗具收藏價值,就只有生活瓷,產量大,質量差,幾乎沒有什麼收藏價值。

誰會知道,隱藏在大量生活瓷中,居然會出現袁世凱的御yng瓷。

這不得不說小日本狼子野心,在二戰時期大肆掠奪中國的珍貴文物。就連袁世凱燒制的這批御yng瓷,居然也被搶奪到了船上。

袁世凱的御yng瓷可比生活瓷高端的多,也極具收藏價值,這是1916年,袁世凱效仿明、清歷代皇帝的做法,在景德鎮設御窯,任命郭葆昌為督陶官。燒制名貴瓷器,供宮廷使用。

郭葆昌是中國歷史上最後一任督陶官,在他的主持下,景德鎮御窯製造了以「居仁堂」為款名的瓷器,其胎質、釉面和彩繪都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

韓孔雀看著被江林三人拿出來的一堆碗碟,這些總共也就四十來件。二十四個盤子,八個小碗,八個小蝶

在這裡面有居仁堂款的袁世凱御yng瓷五件,其中還包括那隻碎了的小碗。

除了這些,其他都是粉彩,不過,現在這些粉彩瓷被一隻只擺了開來后。就算是外行,也能看出其中的差別。

有些盤子不管是在色彩,還是在造型上,都要比另外一些要好的多。

原來韓孔雀沒有在意,所以看著也就是那樣,現在他拿起一隻十分漂亮的粉彩小碗,才發現,這隻小碗不管是在造型、線條、光澤、色彩等方面。都要比普通瓷器好的多。

這樣的小碗雖然不是袁世凱御窯出品,但也肯定是精品。

從種種表現看,這樣的瓷器,肯定屬於新彩瓷,要不然不可能比其他粉彩瓷要漂亮。

不得不說,韓孔雀的眼力就是厲害,他只是所以挑選了一些漂亮的瓷器。就挑選出來了這麼多好東西,畢竟,好東西就是好東西,它們的一個最根本的特點。就是漂亮。

由於撈出來的海撈瓷太多,所以很大一部分,現在還在韓孔雀的玄元控水旗當中,他只是拿出來了很少一部分存到了銀行的保險庫里。

之所以這麼做,韓孔雀就是想讓其他人知道,他手裡有一批這樣的海撈瓷,還有那批銅箱子,也是出於這樣的理由,韓孔雀才把他們放進了銀行保險柜。

而其大部分,現在也還隱藏在韓孔雀的玄元控水旗當中,之所以拿出一部分,是韓孔雀害怕被玄元控水旗中的海水腐蝕了。

現在韓孔雀沒有了這種擔心,因為改造之後的海水,已經具有了活性水的特點,泡在活性水當中的瓷器,不止是沒有被破壞,反而被保養的更好。

因為銅箱子封閉的很好,所以韓孔雀從玄元控水旗中取出來的銅箱子最少,而瓷器拿出來的最多。

現在還有不少堆積在他家的儲藏室中,其中大部分是盤子。

盤子佔地方少,只要摞起來,堆在牆角就好。

想到了堆在儲藏室的盤子,韓孔雀放下手中的新彩瓷小碗,直接去了儲藏室,他的動作自然被江林他們看在眼裡。

韓孔雀的儲藏室中,現在除了煙酒,就是瓷器多,一摞摞的青花瓷和粉彩瓷,隨意的堆放在牆角。

「這是明青花?」朱飛雨目瞪口呆的看著一隻盤子的底部,上面寫著大明宣德年制,這樣的東西,就算沒有一點收藏知識的朱飛雨,也能輕易辨別。

「不可能吧?這批瓷器不是民國的嗎?」江林道。

韓孔雀一看道:「是民國的,不過是民國的高仿,那時候被稱為仿古瓷,民國時期仿古風盛行,無論什麼年代、什麼窯口無所不仿,仿古範圍包括瓷質,釉色及彩繪等各方面,青花器自然不例外。」

「這件青花盤好漂亮。」龍鱗驚嘆道。

韓孔雀笑道:「民國時期的高仿做的還是很好的,那時少數器物,在技巧上幾乎達到了「亂真」的地步,如民國孫瀛洲先生專仿明代前朝青花器,他仿製的永樂、宣德青花盤、碗類,凝重結晶的青花斑點,深入胎骨之間,效果與真正永樂、宣德青花器相似,極難辨識。

除了民國的仿古青花,民國初期出現的新粉彩,也是一種極大的成就,新粉彩瓷畫與傳統粉彩相比,無論在造型、線條、光澤、色彩等方面都吸收了近代畫的營養,作品以工見長,色彩濃艷,更符合大眾市民的欣賞水平。」

韓孔雀手中拿著一個粉彩盤,心裡已經樂開了花,這次真是賺到了,他實在沒有想到。他隨意挑選出來的一些看不上眼的瓷器,居然藏著這麼多好東西。

大日丸號上的小日本,還真是他的財神,現在發現的已經有袁世凱官窯,新彩瓷,仿古瓷。

可以說民國時期的精品瓷器,他這裡已經齊全了。雖然品種只有盤子、小碗、和小蝶,但只是這些也讓韓孔雀感到很滿足了。

韓孔雀雖然還不知道,從那艘沉船裡面弄出來了多少精品瓷器,但幾萬件瓷器,總會挑出不少精品。

本來這批瓷器韓孔雀並沒有太過在意,要不然他也不會隨意放在櫥櫃里。作為餐具使用。

現在卻不同了,雖然民國的瓷器不算值錢,但這只是相對來說,一些民國的精品瓷,也是很能賣的出一些價格的。

民國瓷器日漸升溫是近兩年的事,在2002年的中國嘉德春季拍賣會,曾經一次推出了民國粉彩瓷器12件。

其中「粉彩羅漢像」以4.95萬元成交;「粉彩魁點斗圖觀音瓶」估價6萬元至8萬元。最終以13.2萬元成交。

在2003年北京榮寶秋季拍賣會上,一件民國粉彩人物牧童騎牛圖花瓶,估價8萬至9萬元,最後以9.68萬元人民幣成交。

此前,已有一件民國粉彩人物紋瓶,底上有藍料款印章「陶務監督郭葆昌謹制」,這件拍品開始估價3.6萬元,經過一番競投。最後以6萬元成交。

除了這些,還有一對民國粉彩錦地開光人物圖瓶,以25萬元成交。

這已經高於清晚期普通官窯的價位了,韓孔雀手裡的碗盤碟,雖然不可能有花瓶什麼的貴,但只要是好東西,價格也差不了多少。

民國瓷器精品之所以被逐漸看好。就是因為無論從燒造技術上,還是圖案設計、繪畫技法上,都不亞於清晚期的官窯瓷器。

民國精品大多仿清三代官窯瓷器,流至海外的不少。世界上很多博物館,都把這些民國仿品看作清三代的官窯。

這無意中抬高了民國瓷的檔次,加之民國仿品距今也近百年,有不少仿品完全可以和清三代官窯瓷媲美。

這些都給藏家收藏民國仿瓷帶來了信心,當然,收藏民國瓷器自然收藏精品。

所以,所謂的民國官窯就成了現在收藏界的新寵,袁世凱稱帝時間短,這讓他的這最後一批官窯瓷的數量也多不了,這就更顯彌足珍貴。

民國粉彩瓷中,就要數由郭葆昌監製的「洪憲」古瓷最為精美,韓孔雀這裡的彩瓷,只要有居仁堂款的,不管是盤子還是小碗,其胎體都很輕雹潔白細膩、胎質堅硬,瓷化程度非常高。

這些碗盤碟的器形秀美,足邊修胎都很規整,這絕對的民國「官窯」。

現在的人,只要是古代皇帝用過的,都要受到追捧,就算袁世凱這個皇帝也不例外。

看著越來越多的彩瓷被挑選出來,韓孔雀差點笑彎了眉,雖然會被江林他們分走一批,但他手裡還有更多。

幾萬件瓷器,他不信只有很少一點是精品,因為韓孔雀當時收起那些瓷器時,除了很少一部分花瓶是零散的,其他都是一大摞,一大摞擺放的。

再加上韓孔雀的一些推斷,如果沒有意外,他手裡的幾萬件瓷器,其絕大部分應該都是精品。

雖然韓孔雀現在沒法仔細鑒定,但只是推測,也應該八九不離十。

要知道,近代日本的制瓷工藝已經很高了,特別是面相歐美的外銷瓷,更是被他們長期霸佔。

以那個時代日本人的技術,國內的普通瓷器他們肯定是看不上眼的,所以他們實在沒必要從國內進口一些普通生活瓷。

現在韓孔雀發現的那批生活瓷,肯定是日本人掛羊頭賣狗肉的結果,這樣的生活瓷,應該只有一少部分,被用來遮掩那些精品瓷器。

如果這種推斷正確,那韓孔雀的這次出海,其收穫就要增加不少了。

其實不止是他,陳嘉義之所以沒有過來打秋風,就是因為他也有了足夠的收穫。

當時由於時間緊迫,韓孔雀並沒有仔細清理那艘沉船,所以很多碎瓷片堆積的地方,韓孔雀並沒有動,他只是清理了一些保持完整地船艙。

這就讓一批倖存下來的瓷盤留在了船上,現在那艘船就算沒有被打撈出水,但船上的東西,現在肯定已經面世。

江林之所以知道韓孔雀手裡有一批瓷器,初期根本不是從銀行那裡獲得的消息,而是陳嘉義透漏出來的。

他從陳嘉義那曖mi的話語當中,聽出來了他的得意,有了懷疑之後,後來他又通過關係,在證實韓孔雀在銀行里保存了一批瓷器,他才找上門來。

原來韓孔雀的那點收穫,江林是沒有看在眼中的,畢竟只是一些銀子,這對他們沒有多大的吸引力。

後來他打聽到的事情,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實在沒有想到,韓孔雀第一次尋寶,居然就有那麼大的收穫。

看著手裡的東西,就算江林,也開始傻樂起來。

他不是沒有見過好東西,但是他從來沒有一次性見過這麼多好東西。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