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八十九章坐地起價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水經濟海域賣個好價錢,同時渾水摸魚佔據他們先前計劃的那片海域。 第三步當然是藉助佔據的海域建立基地,從而尋找阿波丸號寶藏。 至於龍計劃,則是後續海島的開發。 只要前面的三步能夠...

韓孔雀再次搖頭,他沒有多說,直接把這幅畫收起來,放好,意思是沒有繼續談下去的必要了。

劉鳴玉無奈的嘆息了一聲,雖然他猜測這幅畫是唐伯虎的畫,可他畢竟沒有韓孔雀那超級變ti的記憶,所以在沒有認真考證的前提下,他也只能出到這個價格了。

「小韓,剛才你用十萬收下的吧?現在劉哥用十倍的價格買下,你居然還不賣?看來你是知道這幅畫的價值所在了?」江林道。

程軍則直接對劉鳴玉道:「你小子總是靠著自己多看了幾本書到處佔便宜,現在便宜沒占著,反而把這幅畫的價值暴露了出來,我相信這幅畫的價格,絕對在你出價的十倍以上。」

「真的?」江林雖然猜測這是一幅珍貴的名畫,但他絕對沒想到這幅畫的價值超過千萬。

在他的印象里,一幅畫的價值如果超過千萬,也只有一些很出名的大師畫作才能達到,難道這麼一副消寒圖,會是哪位大師的作品?

現在江林也知道消寒圖是什麼了,這東西往往是民間有戲只做,但也架不住哪位書畫大師,就有了興緻創作出這麼一副消寒圖,並且順利傳承了下來。

這麼一想,可能還很大,畢竟大師也是人,他們還真的有可能會做這種事情。

韓孔雀看了一眼劉鳴玉,劉鳴玉苦笑道:「韓兄弟應該看出什麼來了,要不然不會一百萬的價格都不想出手。」

韓孔雀道:「我只是猜測,這幅畫跟唐伯虎的《枯槎鴝鵒圖》很像,所以價格太便宜了,我怎麼可能出手?」

「《枯槎鴝鵒圖》?在魔都博物館里藏著的那副?」江林雖然有點心理準備,但還是被韓孔雀嚇到了。

《枯槎鴝鵒圖》是什麼,江林當然很清楚,他們畢竟也想建立一家博物館,所以對國內各大博物館里的鎮館之寶都有所了解。而《枯槎鴝鵒圖》絕對算是魔都博物館里的鎮館之寶,當然這隻能算是之一。

就是有了這樣的一幅唐伯虎名畫收在博物館中,魔都市博物館才能在國內博物館中聲名鵲起。

往往人們在提起一些名畫之時,才會想到,這副名畫現在收藏在哪,就是有了這種作用,才會讓魔都博物館在國內博物館中立足。

「我只是看著像是唐伯虎的畫風。卻沒有你那麼肯定,看來我還是小家子氣了。」劉鳴玉苦笑道。

江林此時卻已經是雙眼放光:「一千萬,韓兄弟,你把這幅畫轉給我,你說你弄那麼多好東西,連個擺的地方都沒有。這不是明珠暗投嗎?」

韓孔雀笑道:「我這不是等著你們的博物館開業嗎?誰知道你們吹出來這麼長時間了,到現在還沒有一點影。」

江林雙眼一瞪道:「這還不是怪你?如果不是你節外生枝,我們也許早就把那批東西撈出來了。」

程軍此時道:「行了,你就說點靠譜的,這樣的話你也說得出口,如果沒有小韓出海那一趟,我們現在還有心情在這裡聽你胡說?

你應該知道。當時小韓的處境,就是我們的榜樣,到時候不要說藏寶地點會被人發現,就算我們撈出來了那批寶藏,也肯定不會屬於我們。」

江林訕訕的笑著道:「我也就是說說,韓兄弟了解我的為人,是絕對不會怪我的。」

韓孔雀道:「當然,江公子可是給我幫了大忙了。不過這次我幼小的心靈也受到了點傷害,所以,上次請你幫的忙,你就勉為其難的再幫我一次好了。」

「什麼事?你是說幫你一個小妹妹找學校的事情?這根本不算個事。」江林很大方的道。

韓孔雀一拱手道:「那就多謝了。」

「行了,人來了帶過去就是,我會跟他們校長打招呼的。」只是安排一個轉校生,在江林這種大家公子看來。還真不算是多大的事。

韓孔雀的妹妹要來魔都,所以韓孔雀要提前安排好,要不然到時候肯定是跟麻煩。

韓孔雀道:「走,今天我請客。」

韓孔雀起身。這麼些人來了,他也沒心思在公司里待著,還是跟他們出去一塊交流一下感情好了。

跟這些人混熟了,好處還是大大的有,就像這次他妹妹轉學來魔都,如果沒有一些關係,想順利進入魔都的學校,可不止是花錢就能辦成的。

「等等,我們來這裡找你有事。」江林站起身就想跟著韓孔雀走,可程軍卻阻止了他們。

江林道:「程軍,有事情還是等我們兄弟們聚齊了再說的好。」

程軍道:「跟那件事沒有關係,我這次過來,一個是認識一下韓兄弟,另外一個就是想跟韓兄弟做筆交易。」

「恩?程大哥以什麼身份說著話?」韓孔雀看著程軍,如果是他猜想的那樣,這筆生意還真有得做。

「你們?小韓,陳哥現在做的事情,可是關乎我們所有人的利益,現在你們可不能挖他的牆角。」江林也不是笨人,能夠引動程軍的買賣,自然是大利益。

劉鳴玉此時笑道:「江林,你不要著急,如果是挖牆腳的事情,程軍這個榆木疙瘩會帶著我們兩個來嗎?」

江林只是一時沒有想明白,此時一聽劉鳴玉的解釋,立即就知道他想差了。

程軍沒有理會江林,他認真的對韓孔雀道:「我可以說是代表國家,我們對你的一些情報很感興趣。」

韓孔雀笑著道:「沒問題,不過你也知道,我這是信息公司,所有信息都是要錢的。」

「錢不是問題,不過只要你提供的信息有用。」程軍道。

韓孔雀一聽,大戶啊!錢不是問題,這話說的多霸氣?問題是我害怕你們沒錢,要真那樣可就壞了。

「要什麼信息直說好了,只要我們有的。」韓孔雀笑道。

雖然猜到了可能有人想要他手裡的一些信息,可他沒有想到,會是軍方來人想要。

程軍直言道:「我要你手裡留下的那份信息。」

「可以,價格怎麼算?」韓孔雀回答的很痛快。

而劉鳴玉和江林聽到這裡。也有點變色了,江林忍不住道:「小韓,你這可就不對了,我們兄弟幾個可沒有虧待你,你這留一手的習慣可不好。」

劉鳴玉也道:「如果對利益分配不滿,你完全可以提出來,畢竟整個計劃都是你提出來的。現在這麼做可有點不地道。」

韓孔雀苦笑,而程軍卻臉色不變:「你們不要亂說,有些東西是普通人不能觸碰的,就像現在公布的那處地方,雖然可以獲得極大的利益,但處在重要航道上。能夠威脅周圍五個國家,這樣的地方如果你們自己留下,能夠保得住嗎?」

江林道:「國家手裡沒有詳細的海圖?難道還需要從小韓這裡購買?」

程軍道:「我相信小韓手裡的海圖應該會有所不同。」

「小韓手裡的那些海圖應該不如國家手裡掌握的全面吧?」劉鳴玉道。

程軍道:「如果是這樣,你們為什麼不自己收集海圖?那樣你們獲得的利益,肯定不會是現在這些。」

江林道:「不是時間來不及嗎?」

「對,現在已經被我們搶了先手,國家總要獲得一些資本。來確保國防安全,要知道,這次我們這麼做雖然沒有錯,但已經威脅到了國家安全。」程軍道。

韓孔雀道:「算了吧!我們現在不能說有海無防,但也好不了哪裡去,就算那片海域被美國人佔據了,對我們又能造成多少危害?這已經是我們認真分析之後才做出的決定。

現在最著急的應該是日本,他們現在急著搶佔地盤。沒有辦法分神他顧,等他們搶到了足夠的利益,美國人的麻煩就來了。」

「我們不說這個,如果你手裡的海圖有足夠的價值,國家不會忘記你的。」程軍道。

韓孔雀道:「我可不想被國家惦記,只要給錢就好。」

「看來你手裡還真留了一些東西。」江林笑著道。

看著江林笑的不太自然的樣子,韓孔雀無奈的解釋道:「有些東西是沒法拿出來的。更不是我們可以隨意去買賣的。」

聽到韓孔雀的話,程軍精神一震:「你手裡真的還有像東海那樣的地方?這怎麼可能,我們的衛星測繪的海圖,雖然不算太過精確。但要有這麼重要的地方,現在我們不可能查找不到,就算我們查找不到,英美法德也不可能找不到。」

韓孔雀冷笑道:「時間,就像你們一樣,如果有足夠的時間,整個四大洋都可以被你們翻個底朝天,但那又怎麼樣?

現在你們沒有時間,也可以說是誰先找到,誰獲得的利潤就可以最大化,就像陳哥他們做的那樣,雖然很多富豪都知道,我們賣的只是幾句話,甚至是一個坐標,但就是有人會出高價買,先到先得,後到的什麼也不會有。」

「我們國家的超級計算機是吃乾飯的啊?用超級計算機計算,用不了幾秒鐘就可以把所有海圖分析一遍,這樣還不能有所發現?」劉鳴玉道。

程軍苦笑道:「問題是現在誰也不敢亂動,如果沒有準確的目標,就沒有必要冒險。」

他沒有說,雖然現在的世界看著很平靜,但在平靜的下面,卻是一座火山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要不是韓孔雀提供的一部分海圖,都是在一些不重要的地方,就算現在那裡已經被人佔領,也會被各國海軍驅逐。

這也是韓孔雀他們足夠聰明,打草驚蛇計劃就算要把美國人拉下水,現在美國人最先獲得了一處戰略要地,自然是不想放手。

他不想放手,自然也就沒有理由要求其他人放手。

不管是個人還是國家,美國人其身不正,自然不能要求別人放棄佔據的公海當中的淺海經濟海域。

要知道這種地方,不說水下的水產,只是那麼一片淺水區,只要稍微投點資,就可以形成一座海島,而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有錢人,對有錢人來說。一個自己完全獨有的地方,是其最渴望獲得的。

完全自己所有的一座海島的主權,是任何一個頂級富豪都不可抗拒的。

而韓孔雀他們計劃很完善,第一步打草驚蛇,拉美國人下水,第二步渾水摸魚,他們放出第二份海圖。把韓孔雀事先收集公海淺水經濟海域賣個好價錢,同時渾水摸魚佔據他們先前計劃的那片海域。

第三步當然是藉助佔據的海域建立基地,從而尋找阿波丸號寶藏。

至於龍計劃,則是後續海島的開發。

只要前面的三步能夠完成,龍計劃的實施就再沒有太大阻礙,以後只要有足夠的現金支持。龍計劃就會順利實施。

這些計劃現在已經順利實施到了第二部,而第二部的渾水摸魚韓孔雀他們也快要成功了,最起碼他們已經獲得了部分利益。

陳嘉義負責執行後續計劃,現在應該已經把所有海圖都賣出去了。

雖然現在韓孔雀不知道賣了多少錢,但程軍的到來,讓韓孔雀知道,他已經引起國家的注意了。

「我手裡還有四份海圖。都是在重要航道上的,你們能夠出到什麼價格?」韓孔雀開門見山的道。

這裡幾個人都知道龍計劃,所以韓孔雀也不用隱瞞什麼。

「四份?還都在重要航道上?這樣的地方我們應該不需要。」程軍聽了並沒有高興,而是充滿了失望。

如果真的能夠在重要航道上建造一座人工島嶼當然最好,但這有可能嗎?

一般重要航道上,都是各國關注的重點,以美國的海上實力,如果真有這種地方。哪還能輪到別人?

韓孔雀道:「我們收集的資料跟軍用地圖不同,你們用衛星測繪海圖,只要準確定位暗礁、沙洲,和海水深淺就可以了。

而我們這次需要的是適合人工製造島嶼的地方,這樣的地方,應該不會在你們的海圖中顯現出來,要不然。你也不可能來到我這裡。」

韓孔雀好像沒有看到程軍臉上的失望,而是信心滿滿的道。

就像他說的,如果他們先前的海圖有用,那還有他們什麼事?

以現在的科技實力。只要幾秒鐘,就能把所有可能有價值的暗礁區分析出來。

就算這樣分析出來的目標有所偏差,但有殺錯不放過,只要派出大量民用船隻過去看一看,如果是好地方,直接坐沉一艘大型貨輪,形成事實上的佔領再說。

現在沒有人做這種事情,只能是一個原因,整個四大洋中的暗礁區多了,暗礁群也不少,適合填海造陸的地方哪裡都可以,只不過是付出的代價高低和獲得的利益多少的問題。

韓孔雀利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讓公司里的職員做著飛機四處亂跑,總算根據一些公開的海圖,確定了一些目標,但其中佔據關鍵位置的只有四處。

其他海圖他都交給了陳嘉義,讓他待價而沽,而剩下的四處海圖,他本來沒打算拿出來,因為太過出風頭了並不是好事,但現在程軍已經找上門來了,自然是懷疑上他了,那他也不介意用來換取一部分利益。

韓孔雀的分析,讓程軍的臉色一變:「你出個價,如果價格合適,四處地方我們都要了。」

「一處地方在南海當中,雖然離越南遠了點,但勝在那裡屬於公海,周圍連個沙洲都沒有,所以任何國家對那片海域都沒有主權要求。」

韓孔雀沒有說具體的地方,中國要突破美日韓的封鎖,向南是最簡單的。

雖然那邊遠了點,但南海縱橫迴旋的餘地大,更加適合國內海軍生存,如果在東海和黃海這邊突破,從而進入太平洋,那幾乎是沒有可能的,反而是向南,直接進入東南亞更容易。

如果真的把觸角延伸入東南亞,那些東南亞小國還敢向現在這樣挑釁中國?

「面積有多大?」程軍是軍人,而且是一名優秀的軍人,韓孔雀能夠看到的好處,他當然也能夠看到。

韓孔雀搖了搖頭沒有說話,程軍道:「你出個價好了。」

韓孔雀伸出一個巴掌,程軍一皺眉道:「五百萬?只是一份信息你就敢要五百萬?」

韓孔雀再次搖了搖頭道:「不是五百萬,是五千萬。」

「你想錢想瘋了,居然要五千萬?不要說五千萬,就算是五百萬都不可能。」程軍有點氣急敗壞的道。

韓孔雀嘆息道:「陳哥沒有告訴你,那些我們提供的普通海圖的價格?那樣的海圖價值最低的也要五百萬,高的需要上億。

這可不是玩笑,也不是吹牛,如果不是我們需要有人來把誰攪渾,有些地方,我們是絕對不可能放出去的,現在我手裡四處最重要的地方,賣五千萬絕對是吐血價了。」

他們四個人中,只有韓孔雀對賣出的那些海圖最了解,江林知道一些,而劉鳴玉和程軍雖然知道計劃,但具體的信息他們並不知道,所以聽到韓孔雀這麼說,他們全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眼神。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